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天道纵横录 > 第九十七章 大圣惹祸

天道纵横录 第九十七章 大圣惹祸

        恒河水底到处星光灿烂,那一元重水中密密麻麻地都是天星沙,放眼一望,如进入了洪荒星空当中。唐化不敢大意,此时的压力已经到了相当恐怖的地步,就算有玄黄之气护体,仍然感觉气闷。

        “若是有人能把整个恒河炼成法宝,用来砸人,保准与那半截不周山炼成的番天印不相上下。”唐化念头一起,又觉荒唐,恒河乃是天下河水之源头,当年星辰栖息的地方,广大无边,不可计量,也惟有混元无极太上教主才能具体明了,其他人要探个究竟,那时间就无法估摸了。

        唐化飞了几万里,一路挑那大粒的天星沙收集了一些,品质比从罗宣那里得到的还要好上几倍,突然眼前一亮,强烈的光芒刺得眼睛微微发疼。

        “找到了。”唐化大喜,抢身上前,就见一片方圆几里的天星沙,颗颗有龙大小,中间裹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晶珠,分八面,光华四射,周遭隐隐有祥瑞之气。

        唐化取了紫金琢,向那片天星沙抛过去,赤光照射之下,方圆几里的天星沙连带那颗恒河星母一起被吸了进去。

        “已经得了两件,只差冥河血莲了。”唐化盘算了一阵,忽然心神一动,随即笑道,“果然是耐不住寂寞,这下更热闹了。”当下也不急着去幽明地府,出了恒河,随手破开虚空,选准了方向,向那三界缝隙而去。

        且说齐天大圣从牛魔王那里套出了一点信息,假装不在意要去傲来国,随后一个人破开虚空。到了人间界。

        这人间界自从洪荒破碎之后,灵气日益稀少,再加上凡人多孽障,纠缠之下,到处都是一片肮脏。土生土长的修士习惯了倒还不觉得如何,但在齐天大圣眼里,就算如昆仑洞天那等福地也是大大不如他那花果山。

        “这人间界好歹也是洪荒世界的一块,怎会如此不堪?”齐天大圣正落在那南疆之地。遍地皆是毒虫鼠蚁,巨莽横行,瘴气连天,灵气稀薄的可怜。像那地仙界虽也有不少恶地,但却不缺乏灵气,毒物修炼得个个都要成精,多少带点灵性,看起来还算顺眼。

        齐天大圣性子急躁,懒得慢慢去找唐化的线索。当下神念横扫,整个人间界都逃不过探察。

        “咦,竟然还有好几位证得天仙道果的人物。且去问问,或许能有收获。”齐天大圣心里暗喜,一个筋斗云翻起,就到了昆仑山前。

        他这番探察,毫不隐匿,修为低的人自然是发觉不了,似那蜀山剑派地剑仙李元成,昆仑派的天仙道士,茅山派的张道宏,以及远在东海的郭午阳都有感应。四人都是大惊,掐指一算,却又算不出来,只以为是唐化搞鬼,惟有郭午阳隐约间发现不对。再进一步却是不能。急忙叫来兰花仙子,庄俞,李玉华三人,道:“你等关闭山门,告诫众人不得出去。违者追去修为。打进轮回当中。”

        三人不明所以,但见他神色严厉。不敢有违,当即关了门户,一应大阵全部开启,又告诫了众人一番。一时整个魔教人心惶惶,郭午阳也不理会,闭关推算天机去了。

        那昆仑派此时却是热闹非凡。齐天大圣落在昆仑山外,望着满山的禁制,嘿嘿笑了两声,从耳朵里拿出一跟三寸长短的金色细针,道了声变字,那细针立刻就长,晃眼就有几十丈长,通体金黄,上面以古篆刻着“如意金箍棒”五字,只轻轻把棒儿一戳,昆仑满山的禁制哗啦哗啦碎响,顷刻间化为乌有。

        苍梧子正接了那天仙老道的传讯,尚未赶到他闭关之地,忽感整座昆仑山都在摇晃,如天塌地陷一般。立刻出了玉虚宫,顿时惊地说不出话来,只见昆仑山前站着一只身高万丈地黄金巨猿,头部比昆仑山还要高出一截,眨着两只大如星辰的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满山慌乱的道士。

        “哪里来的妖怪,竟然敢到昆仑派撒野?”苍梧子强自镇定,架云飞到与齐天大圣齐平的上空,声色惧厉的喝道。

        “修为太差,回去再修炼个几万年。”齐天大圣看都懒得看,仰天打了一个喷嚏,顿时平地卷起一阵狂风,把那天上的白云驱散了近万里。

        虚梧子被狂风一吹,连挣扎都是不能,翻身栽倒,飘飘荡荡往那西域而去。

        “上仙留情。”玉虚宫里忽然透射出万千道青光,一道人影凌空飞了出来,把手一扬,那风立刻止了。苍梧子急忙稳住身体,飞了回来,已是满头大汗,站在那道人后面不敢言语。

        “定风珠,有趣,有趣。”齐天大圣见空中浮着一颗藏青色的珠子,光华到处,风息云静,不由抚掌大笑道。

        “不知上仙架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这拿定风珠息风的人正是昆仑派地天仙华阳真人,苍梧子的师叔,对齐天大圣恭敬稽了一首,说道。

        “哦,这么说你认识我了?”齐天大圣将脚一跺,那昆仑山又是一晃,许多弟子都载倒在地,摔得鼻青脸肿,人也跟着缩小到一丈高下,手中的金箍棒依旧化为细针模样,塞到耳朵里去了。

        华阳真人苦笑道:“上仙大名,三界无人不知,那如意金箍棒又是上仙地招牌,几乎无人不识,小仙自是听说过。”

        “恩,既然你认识俺老孙,那就不好玩了。晦气,晦气。你且说说,这人间界可有修为高深的修士?姓甚名甚?何处修行?”齐天大圣颇有些苦恼,本来还想耍上一耍,不想遇到识得自己身份的人,再戏耍于人,却是有**份。

        华阳真人摸不准齐天大圣用意,一时倒不好言语。这人间界比他修为高深的除了唐化和郭午阳再无其他人,倘若他要去寻晦气。自然是高兴指明,若是平白让二人再结上这个煞星,那以后昆仑派的日子更难过了。眼看齐天大圣极是不耐,华阳真人这才道:“人间界的修士倒是有几个法力高深之人,能入大圣法眼的恐怕只有那鸿蒙教地鸿蒙道人和魔教的郭午阳二人。”

        齐天大圣大喜,把方位一问,自言自语道:“刚才我神念扫遍人间界,那鸿蒙道人似乎不在。一定是还在地仙界未归,看来帮那老牛的定是他了。只是不知他什么时候才会回转?也罢,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先到东海走上一走,会一会那郭午阳。”说罢,也不见怎么动作,一晃眼就不见了踪迹。

        且不说华阳真人如何伤脑筋修补昆仑派守护大阵,齐天大圣不过一个跟头就到了东海上空,一双火眼金睛向下一扫。魔教一切遮掩阵法尽现眼底。

        “恩,奇怪。”齐天大圣见那魔教内地大阵无不是奇妙无比,心里不由一惊。“这些上古时候的阵法怎么会出现在人间界?”

        “不管了,再厉害的阵法,也经不起俺老孙几棒。”齐天大圣对郭午阳愈发感兴趣,伸手在耳朵里一掏,摸出了如意金箍棒,晃了一晃就有几万里长短,把整个东海都照得金黄一片,海水吃不住巨大的元力压迫,硬生生挤开一道宽千丈、长不可见的海沟,那些个海底地精怪吓得纷纷逃窜。

        齐天大圣轮起金箍棒往前一杵。虚空顿时被搅成一片糨糊,魔教外围的阵法哗啦啦破去了几千道,露出一片金光闪闪的仙俯,几千的修士张慌失措地四处躲闪,呼喝声不断。就是无一人敢出来。

        兰花仙子一张脸吓得煞白,慌忙闯进郭午阳闭关之地,叫道:“师傅,不好了,外面来了一位煞星。”

        郭午阳缓缓睁开眼睛。刚才静算天机。稍微有些所得,笑道:“你慌怎的。那暴猿自然有人前来带走,你等稍安无躁。”

        这时,整片仙俯又是一阵摇晃,似乎天地都要塌陷一般,兰花仙子听了郭午阳所言,立刻安定了许多,只是脸色变了一变就恢复正常,疑惑地问道:“师傅,外面地煞星是什么来头?为何要与我魔教为难?”

        郭午阳叹了口气,道:“这位煞星咱们暂时还招惹不得,倘若我修为还在,自然是不用怕,不过眼下……”

        兰花仙子见他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不敢再问,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齐天大圣打了两棒,眼看破了一半的大阵,正要一鼓作气把剩余地大阵一并破去,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你这猴头,不好好在花果山待着,却又到人间界来惹祸,莫非当真无人能制你乎?”

        齐天大圣一看,来人正是才分别没多久地定光欢喜佛,不由笑道:“你这秃驴,快回你那西天念经去,莫要管爷爷的事情。”

        定光欢喜佛此来乃是奉了西天佛祖的佛旨,规劝齐天大圣不要在人间界惹祸,他本在齐天大圣手下吃了亏,心里不服,如今又有佛祖地旨意,自然胆气大壮,喝道:“猴头,佛祖有旨,快快回花果山闭门思过,莫要惹祸。”

        齐天大圣双眼一瞪,怒极反笑道:“爷爷的事情你也敢管,简直不知死活,看来先前教训的还不够,正好俺老孙手痒痒,来来,你陪爷爷过上几招。”说罢不由分说,把金箍棒往后一捅,朝定光欢喜佛顶去。

        定光欢喜佛眉头一皱,料定不好接,摸出一片翠绿的菩提叶,扬手一抛,那小小一片菩提叶立刻长到无边无际,向齐天大圣卷去。

        金箍棒碰到菩提叶如陷泥沼,抽动不得。齐天大圣怪叫一声,一个筋斗云向远处逃去,哪里那菩提叶比电还快,呼啦一下就把其卷住,如裹粽子一般包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