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八十八章 交心之谈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八十八章 交心之谈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仿若被冷凌澈那双深邃的眸子卷入了墨色的漩涡,那里寂冷压抑,让人喘不上气来,似乎只需一个小小的缺口,那旋涡便会变成喷涌的洪流,将人彻底掩埋。

    云曦倏地的收回了视线,气息不匀,微微的喘着粗气。

    她越发的心惊,越发的觉得眼前的男子太过可怕,她完全看不懂这个男人,那沉寂的眸中更似乎蕴藏着毁天灭地的力量。

    似乎只要他想,便可以毁灭一切,这样的他让她有些害怕。

    冷凌澈收起了眸中的起伏,刚才那卷起波澜的眸子瞬间化为了死寂的深渊,平静无波。

    云曦有些不自然的别开眼神,清了清嗓,开口道:“若是别的事,我也许还能帮你一二,可是这感情上的事……”

    她自己的事情都尚未处理明白,如何帮人分忧?

    “我知道……”

    冷凌澈的笑里带着一丝促狭,听得云曦有些羞恼,“既是这般,你还找我作甚?”

    云曦的恼羞成怒加重了冷凌澈眼中的宠溺,“我只需要一个倾听者,我说,你听,可好?”

    云曦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她亏欠这扶君甚多,一直也未能偿还人情,既是他心情不佳,她理应分忧一二。

    冷凌澈见此,只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宛若那昙花一绽,刹那间足以惊艳万物,只可惜他的这抹笑意被面具所遮,未能入了云曦的眼中。

    “你觉得,十年的时间可长?”

    云曦点头,母后已经去世十年了,这十年她日日过得心惊胆战,却是不能显露分毫,十年,太过漫长……

    云曦的悲戚被冷凌澈尽收眼底,他垂眸低语道:“我不知道十年在别人的眼里算什么,可这十年对我来说,却是不可替代,弥足珍贵……

    我看着她一点点的成长,愈发的坚强,愈发的尊荣,这十年我一直默默的守着她,在不被她察觉的情况下,为她铲除异己,除掉那些君心叵测之人……

    可是,我爱慕了她十年,她却甚至都不知道我的存在,如今更是横空出现了另一名男子,要来夺走她,你觉得我该如何来做?”

    “你……从来没有与那名女子说过?”云曦没想到,眼前这深不可测的男子竟然这般的痴情!

    “她那时还小,局势不明,我如何会徒添她的烦恼,我在等她长大,等她可以正视自己的感情,可是,她心中无我,我该如何来做?”

    冷凌澈眼里的灼灼光华竟是让云曦觉得有些心虚,云曦暗暗腹诽,她又不是那个亏欠他颇多的女子,她为何要心虚?

    “若是这般,你的确应该表明心意,否则即便你做了那么多事,她不知情,岂不是白白辜负了你的一番情谊?”

    “哦?你也觉得她辜负了我?”冷凌澈长眉微挑,语气微扬,却是透出了一股酸涩之意。

    云曦心头一跳,不自然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复又说道:“那个女子可喜欢那名横空出世的男子?”

    冷凌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云曦,眸中闪过一抹幽深,淡淡道:“不知!”

    云曦蹙了蹙眉,无奈叹道:“这个就不好办了,若是那女子无喜欢之人,那你如何作为都好,若是人家两人情投意合,那你……”

    “那又如何?我既是此生认定了她,便绝不会让人夺走她!她,只能由我来护着!”

    云曦一怔,这人也未免太过傲慢了,“你既是已经这般作想,为何还要来问我?”

    “不过想与你说说而已……”

    云曦:“……”

    云曦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丝恼火,她这般认真的听他倾诉,结果他却根本不是想听自己的意见,这男人还真是惹人讨厌!

    云曦正想发火,冷凌澈却是倏然起身,声音清凉如夜,“不早了,你早些休息,我无事时再来看你……”

    “不必劳烦!”云曦冷然垂眸,淡漠的说道。

    冷凌澈却是溺宠一笑,双目灿然如星,仿若不过是在看着一个撒娇的小女子。

    “早些休息……”冷凌澈语落,便抬身而去,玄色的衣衫与夜色融为一体,只荡起一抹月色。

    云曦冷哼一声,“砰”的一声将窗子合上,真是个怪人!

    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彻底还了他的人情,绝不要再与他有任何的牵连!

    ……

    最近宫中的武学堂中十分的热闹,不少的宫女都争抢着要去武学堂打扫,不为别的,只为能远远的看一眼司辰。

    她们倒是不敢对司辰有什么妄想,长公主的未婚夫,便是借她们一百个胆子,她们也不敢心存妄想。

    不过,宫里的生活乏味辛苦,能远远的看上一眼英俊的将军也是好的!

    这日云曦和云茉一起来了武学堂,那些围着的小宫女顿时做鸟兽状,忽的一下子就都跑开了。

    云茉有些吃惊,不解的问道:“大皇姐,她们跑什么呀?”

    云曦嘴角一扬,开口道:“许是我长得比较可怖吧!”

    云茉歪了歪头,云曦却是笑道:“好了,我们去看看泽儿他们习武吧!”

    云茉笑着点了点头,这段时间韩妃沉寂,云娴也没有欺负自己,她过得轻松多了,之前的那消瘦的脸颊都圆润了一些。

    两人刚进武学堂,却是只见云娴胸前握着双拳,一脸兴奋的看着指导众人射箭的司辰。

    司辰一身天蓝色的锦袍,长发束起,端的是气宇不凡,英姿飒飒。

    云茉有些震惊的看着司辰,上次宫宴,云娴因为心情不好,毁了自己的宫装,她不敢与云曦告状,便只好称病在宫。

    她总是听人说司辰如何的英俊潇洒,听得多了便觉得人言夸张,可是今日一见,才知道那些人所言非虚,司辰远比她想象中的要更加的俊美!

    云茉看了一眼云娴,轻声开口道:“大皇姐,六妹她……”

    云曦微微蹙眉,虽然她想与司辰退婚,可是这不代表她可以容许云娴胡来。

    若是其他女子便也罢了,哪家府里若是娶了云娴,那可真是不得安宁!

    “六妹不在韩妃娘娘榻前伺候着,怎么有空来武学堂?”云曦斜睨了云娴一眼,冷声开口道。

    “云曦!你还有脸出来,你害死了我的韩德表哥,还害的我母妃被罚,你这个贱人!”云娴便不是那种知道收敛的人,她在宫里霸道惯了,即便如今今非昔比,她还是一样的傲慢。

    云茉被云娴的气势吓得向后退了退,云娴见到云茉,立刻找到了发泄的地方,大声骂道:“好你个云茉,如今我母妃刚刚失势,你便迫不及待攀上了云曦!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拍云曦的马屁就能过好日子,云曦的母后死了,可是她至少还有国公府做靠山,而你不过就是一个宫女所生的小贱人!”

    云茉的眼睛红了,身上有些颤抖,“六妹,你真是太过分了!”

    “你还敢还嘴了?看我今日不打死你!”云娴说罢就高高的抬起了手掌,狠狠的向云茉打了过去。

    云曦站在了云茉的身前,一把握住了云娴的手腕,双眸冷厉如冰,“云娴,云茉是你的皇姐,你居然敢出口顶撞,真是不顾尊卑!

    来人,去告诉丽妃娘娘,云娴辱骂皇姐,应该好好的学些规矩了,若事学不好,也就没有必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云娴却是被云曦彻底的激出了怒火,她一把甩开了云曦,狰狞的咬着牙。

    她因为之前挥鞭打到了马蜂窝,所以不敢再用鞭子了,却是一直随身带着一把嵌满了宝石的匕首。

    匕首出窍,闪过一道寒光,云娴双眼满是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云曦,我今日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