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七章 公子如玉,佳人悦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七章 公子如玉,佳人悦之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公主……”

    云曦闻声望去,嘴角轻扬,冷凌澈亦是扬起了嘴角,缓步而来。

    “阿姐!”冷凌澈身边的云泽立刻跑上前来,笑着挽住了云曦。

    云曦温柔的看着云泽,才抬眸轻声说道:“冷公子……”

    “阿姐,冷先生知道的可多了,我有什么不懂的,冷先生都能讲给我听!”云泽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兴高采烈的开口说道。

    “如此你便更是要好好学,方才不会辜负了冷公子对你的照拂!”

    云曦那温和柔美的模样,让冷凌澈一时失神,他喜欢这样的她,卸下了层层伪装,宛若一朵白色的木芙蓉,娇美纯洁。

    “冷公子,这些时日还要多谢您的照拂,泽儿最近倒是越发的认真了,就连文章也写的越来越好。”

    她抬头笑着,他含笑望着,“公主谬赞了,这些都是在下应该做的!”

    两人相视而笑,一人淡逸飘然,一人尊华冷贵,阳光打在他们的脸上,竟是别样的契合。

    云泽几人一时都看呆了,甚至是不敢出声破坏了此时的美妙。

    而这一幅画面也同样的落在了特意赶来的云涵眼中,云涵听闻冷凌澈与云泽一同来了御花园,便立刻赶了过来,却是没想到竟是看到了如此刺眼的画面。

    他们两人明明没有说什么,可是之间却是萦绕着一层暧昧的流光,云涵怔怔的站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终是让她看到了症结所在!

    冷凌澈很温润,很谦和,可是她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笑,那笑容没有一丝的距离,没有一丝的防备,仿若是春风化雪,仿若细雨润物,仿若是看着世间他最爱的女子……

    云涵震惊的望着,虽然冷凌澈往日的笑意也很是温暖,可是她一直都觉得冷凌澈的笑容缺少了些什么。

    如今看来,她方才知道,他往日的笑虽是完美,却是空洞而没有灵魂,更没有注入丝毫的感情。

    紫香看着云涵失神的模样,便开口说道:“公主,你在想什么?”

    冷凌澈倏然抬眸,收敛了眼中潋滟的波光。

    云涵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堪称完美的笑意,“大皇姐,”七弟,你们都在啊……

    云泽收起了笑意,站直了身子,云曦没想到云涵也在,正想开口,却是只见她那一双眼睛都落在了冷凌澈的身上。

    云曦蹙了蹙眉,便开口说道:“我们要回曦华宫了,二妹可要与我们一起?”

    云涵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劳烦皇姐了,我还有些问题要请教冷公子。”

    云曦闻此点了点头,只略有担忧的看了冷凌澈一眼,便道别离开。

    “乐华,你留在暗处看着,若是冷公子有什么麻烦,你便回宫找我!”云曦小声说道,乐华点头,随即藏在了暗处。

    “公主,难道二公主要找冷公子的麻烦吗?”喜华不解,二公主应该与冷凌澈没有什么仇怨吧!

    云曦微微皱眉,她那个二妹妹看起来像天仙似的,实则却是个喜欢掌控一切的,若是她猜的没错,只怕……

    此时御花园中,四周芳香缭绕,佳人在前,冷凌澈笑意温润,墨眸深处却是一片冷寒。

    “冷公子……最近过的可还顺遂?”云涵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冷凌澈,笑的妩媚动人。

    “借公主吉言,一切顺遂。”冷凌澈不由得望向了园中的那株白色木芙蓉,脑海中便不由得浮现了云曦刚才的那抹笑意,竟是轻轻的扬起了唇。

    “冷公子在看什么?”云涵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

    “没什么,二公主可是还有何事,若是无事,在下就告辞了!”

    “冷公子,我前几日新得了一首曲子,有些地方却是看不清楚,不知冷公子能否能指点一二?”云涵满眼期冀的看着冷凌澈,眼波楚楚。

    “二公主,在下不过是一个质子,岂敢指教公主,而且男女有别,不敢有损公主的名声,在下先行告辞了……”

    冷凌澈抬步就要离开,云涵却是急着开口道:“那若是大皇姐找你,你可会答应?”

    冷凌澈停下脚步,眼里闪过一道杀意,却是被温润的光芒所掩,“二公主,在下身份特殊,不想多惹是非,不论是您还是长公主,在下都不会牵扯……”

    冷凌澈说完,便翩然离开,云涵却是蓦地松了一口气。

    紫香有些奇怪的问道:“公主为何要那样问?”

    云涵仍是痴迷的看着冷凌澈的背影,清丽的外表却是浮现了一丝势在必得的狰狞。

    冷凌澈是她的,她不许任何人惦念,若是云曦敢招惹他,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凰谋之妖后九千岁》/南城有耳

    正史云:她祸乱朝纲,谄媚君王,淫乱后宫,屠害忠良,倾覆朝堂,实乃天下第一奸佞小人也!

    朗钰说:愧不敢当!

    她是21世纪的传奇政客,为人“奸诈”“狡猾”,专擅权谋,谁知一朝穿越,阴错阳差竟作了太监,还是个毫不起眼的女太监!

    为了翻身,她斗恶奴,诱妖后,岂料动作太大,入了帝王之眼。

    至此,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不过……

    有人嘲她难成气候,只因靠山皇帝是个无权“草包”。

    她笑而不语,心道眼瞎!

    有人骂她得瑟,说她再如何也只是个太监!

    她笑问:被太后倒贴过吗?

    当过群臣的“亲爸爸”吗?

    皇上给你暖过床吗?

    没有?

    拖出去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