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九章 反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九章 反击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是不是一直躲在这屋子里!”韩贵妃双眸微红,咬牙切齿的说道。

    云曦微微歪头,露出了茫然不解的模样。

    “我在门口,刚才看见了长公主是从门口走进来的!”

    “是啊是啊,我也看见了!”

    云曦嘴角轻挑,杏眸含笑,看着韩贵妃缓缓开口道:“贵妃这般说是什么意思?本宫为何要躲在这屋子里?”

    韩贵妃气怒,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有人为云曦讲解了一下大概的事情,云曦闻后了然,开口说道:“既然贵妃有所疑问,问一下当事人不就好了!”

    “公主,那两人酒喝多了,此时正呼呼大睡呢,叫不醒的!”沈静歌见云曦无事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便笑着解释道。

    司老太太背过脸去,还算云曦守妇道,没有丢了他们司府的脸!

    “长公主,这可是锦泽宫的婢女?”

    韩贵妃伸手指着那小宫女冷声问道,云曦看了一眼畏畏缩缩的小宫女,扬唇一笑,开口说道:“的确是,可是她不过就是一个下等宫女,本宫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长公主,奴婢名唤芬儿!”

    韩贵妃冷着脸,继续开口说道:“这芬儿死守着门,不肯让人进殿,说是你在里面小憩,可结果却是平怀世子和青儿被人灌醉扔在了房里,你可有何解释?”

    云曦心里冷笑,韩贵妃的脑子转的的确快,见无法在清白上算计她,就要将所有事都推到她的身上!

    “本宫从未在这殿内小憩过,芬儿,你可真是这般说的?”

    云曦居高临下的看着芬儿,芬儿脊背一凉,不敢抬头,却是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是,奴婢是这般说的,公主明明……”

    云曦却是不等芬儿说完,便开口道:“父皇,这宫女分明是在说谎,还请父皇严加审问,看她意欲为何?”

    夏帝眼神一眯,若有所思,韩贵妃却是继续开口说道:“长公主可是要杀人灭口?”

    云曦闻后一笑,开口道:“本宫可从未说过要对她用刑,只说要交给父皇处理!

    这宫女居然敢口口生生污蔑本宫,难道不该审问吗,还是说贵妃娘娘另有打算?”

    韩贵妃看了芬儿一眼,芬儿立刻抓着云曦的衣摆说道:“公主,是您让芬儿守门的啊,您不能不要芬儿啊!”

    芬儿哭得声泪俱下,众人不禁疑惑,完全猜不透事情的真相。

    云曦淡漠的抽开自己的裙摆,嫌恶的看了一眼芬儿,开口说道:“那本宫就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把事情都说出来!”

    芬儿看了一眼韩贵妃,似乎是有了勇气,便开口说道:“是长公主您让奴婢来此处看门,说是……说是要约见平怀世子……”

    杨柳一听就怒了,正想上前,却是被丽妃一把拉住,瞪了杨柳一眼,让她不要冲动。

    丽妃可不信云曦会这么做,云曦的心里就云泽一个人,哪里会有心思找男人!

    “若是如你所说,这般重要的事情本宫为何不叫安华她们来?”

    “因为安华姐姐她们在照顾太子……”

    “也就是说,太子未醒,本宫便丢下了他来寻欢作乐?”

    众人都知道云曦对云泽的关切,她怎么可能会扔下云泽!

    芬儿缩了缩头,轻声道:“这些……奴婢就不知道了……”

    “满口胡言!你可知污蔑皇室是死罪!”云曦眉目凌厉,语气森然,眉间嫣红的梅花印记更是显得她尊贵无双。

    司辰看着这一幕却是觉得有些心酸,以前的云曦不过就是一个温柔的小女孩,如今竟是变得这般的威严,难道她每天都活在这样的生活之中吗?

    “长公主还是不要急着动怒,若这芬儿说的是假的,你刚才又在哪里,本宫可是派人去找了你许久啊!”

    云曦与韩贵妃两人四目相对,杀意弥漫,云曦却是突然摇头一笑,轻声说道:“夏宫这般大,贵妃都是去何处找的本宫?

    父皇,泽儿醉酒实在难受,儿臣记得贤妃娘娘那有一种药膏解酒十分有效,便厚着脸去讨了来……”

    “回陛下,奴婢桑葚,是贤妃娘娘的贴身婢女……”一个不起眼的宫女突然开口道,她抬起头,夏帝隐约有些印象,的确是贤妃的宫里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陛下,贤妃娘娘的家里世代出战将,家里更是有许多世传的药膏以供征战。

    贤妃娘娘处也有不少药膏,这醒酒药便是其中一种,贤妃听闻世子醉酒,便特命奴婢拿着药膏与长公主一起照顾太子殿下!”

    桑葚将手中的盒子打开,众人了然,贤妃的娘家姜家不仅出战将,更是有无数祖传的药方,当年谁若是能得姜家一瓶金疮药,那简直是无价之宝!

    只可惜后来姜家败落,贤妃虽说生了三皇子,却也是无声无息,几乎都让人忘记了她的存在。

    听到姜家的事情,夏帝的眉毛动了动,似乎是不想提及。

    云曦收回视线,看着芬儿说道:“本宫一直都在贤妃娘娘宫中,你为何要冤枉本宫?你又到底是受了何人指使?”

    芬儿脸色一白,开始颤抖着嘟囔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将你锁在了屋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