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完)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正在寻找字谜的姜箬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转身望去,只见一个身姿修长的男子缓步走来。

    他逆着日光而来,刺目明亮的阳光模糊了他的轮廓,他一身玄色云纹锦衣,被日光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圈,夺目耀眼。

    姜箬一时看呆了,冷凌泽走到他身边,轻咳了两声,姜箬才站起身,有些茫然警惕的打量着他。

    姜箬的警惕尽数落在冷凌泽眼中,他拉着小胖走了过来,浅笑有礼道:“我是这个孩子的舅舅,刚才多谢小姐相助!”

    姜箬低头看了一眼小胖,小胖此时干干净净的,脸蛋白皙粉嫩,比起刚才不知道要可爱多少。

    “原来是你呀!你找到娘亲了吗?”姜箬弯下身子,轻轻摸了摸小胖的头,笑着询问道。

    小胖拉了拉冷凌泽,大大方方的回道:“小舅舅会带我去找娘亲!”

    姜箬扬唇一笑,温柔的点头,“那你下回不要乱跑了,若是遇到坏人,你娘亲会很着急的!”

    小胖乖乖的点了点头,团团拉着小小躲在暗处,他转了转眼睛,贼兮兮的笑了起来。

    “哥哥哥哥,我们去找小舅舅吧!”小小奶声奶气的说道,他想娘亲了,更想让娘亲抱抱。

    “乖!再等一会儿,也许这个就是我们的小舅母呢?”

    小小不解的歪了歪头,见团团目光明亮的望着不远处,便老老实实的拉着哥哥的手,也向那三人处张望。

    “我这小外甥顽皮的很,今日多亏了小姐,不知小姐贵姓,来日我必携礼以报!”

    姜箬连连摆手,“公子客气了,我也没有做什么,不值得公子如此,若是公子无事,我便先走了!”

    她还要去给姜萦找字谜,而且这深宫之中,她与一个男子攀谈并不妥当,若是触犯了宫里的规矩,回府之后她和弟弟又要遭殃了!

    冷凌泽岂能放她离开,嘴角一扬,笑得温润俊美,“依我看小姐似乎在寻找字谜,在下现也无事,便让在下来帮忙吧!”

    冷凌泽说完,不等姜箬拒绝,便开始在周围搜寻,如此一来姜箬也不好意思独自离开。

    冷凌泽一边找字谜,一边随口问着姜箬的事,姜箬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既然你也是姜府嫡女,你为何不入宫参选秀女呢?”

    姜箬苦笑,摇头道:“我母亲早已病逝,父亲素来喜欢二妹,自是想让二妹进宫。

    况且,我家中还有一个幼弟,我若是进宫,便再也无人护他了!”

    冷凌泽叹了一口气,感触颇深的望着不远处的粼粼湖面,“我母亲在生下我之后便去世了,我自小便是姐姐带大的。

    我父亲有很多妾室,也有许许多多的孩子,他不喜欢我们两个,那些女人更是想杀了我们……

    姐姐年长我六岁,自从母亲离开后,她便也没有享受过快乐的时光。

    她每日都要提防那些君心叵测的女人,还要忍受父亲的冷漠无情……”

    姜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静静的听着,心中酸涩苦楚,这种感觉她最能理解!

    他的父亲更偏袒继母所生的子女,对他们姐弟不闻不问,继母讨厌他们,总是会找各种理由来为难他们姐弟。

    “那你一定与你姐姐的感情很好吧?”姜箬看着冷凌泽,看他器宇不凡,又能进得了深宫,想来定是有出息的,他姐姐一定很欣慰。

    想到自己年幼的弟弟,姜箬眼中也泛起一抹柔光,她倒不奢求弟弟有多大的出息,只要他能平安长大,她就知足了!

    冷凌泽点点头,“我姐姐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如今我长大了,自是要护她周全!

    我听说你在家里过得不是很好,你的继母可是经常欺负你们?”

    姜箬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玩蚂蚁的小胖,难道这孩子与他说的?

    姜箬没有抱怨什么,反而豁然一笑,似乎什么苦难都压不倒她,“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倒也没什么忍受不了的。”

    继母虽是苛责他们,总归没有杀意,比起他,他们姐弟的处境还算可以。

    “难道你打算一直忍受吗?既然她不喜欢你,想必也不会给你安排太好的婚事,若是让你嫁给一个品行恶劣的人,你也嫁吗?”

    “嫁!”

    姜箬毫不迟疑,直接应道。

    冷凌泽垂了垂眸子,略有失望,她还是太过软弱了一些。

    “我弟弟还小,他需要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家,更需要读书学习,而这些我暂时给不了他。

    可他总有一天会长大,等到他成年,我便再也没有顾忌了。天下之大,处处为家,那时我便可以安心的带着他出去闯荡,就算穷困至少自在!

    至于婚事,若他真是个无良之人,大不了休了他便罢!”

    姜箬身上的衣裙发饰其实很是普通,却掩饰不了她出众的容貌。

    此时她双眸明亮,嘴角盈笑,说话间透着豁然和坚强,比起那些温婉柔美的女子要更加的夺目。

    冷凌泽嘴角一挑,轻笑出声,亏他还以为这个是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没想到张嘴便是休夫,真是有趣!

    姜箬听到冷凌泽发笑,顿时脸颊一红,羞赧的低下了头,后悔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她都说了些什么啊,若是被别人听到,她就完了!

    都怪他刚才说的那些,每句话都说到了她的心坎里,让她一时感触太深,竟大意了!

    冷凌泽看着她手足勿措的模样,嘴角的笑更加轻缓温柔。

    其实姜箬说的没错,他们姐弟无处可依,拿什么与继母较量,他们能做的唯有隐忍,等待时机而已。

    冷凌泽颔首看着姜箬,眼中有赞赏也有怜惜,都说世上无不是的父母,可父亲一旦绝情起来,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姜箬不莽撞冲动,也不逆来顺受,这样很好。

    “小姐放心,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

    冷凌泽将手中的字谜递给姜箬,意味深长的笑道:“天理昭彰,善恶有报,姜小姐放心,你的善良会为你带来福报!”

    冷凌泽说完,牵着小胖转身离开。

    姜箬看着手中的字谜,不知是因为阳光,还是那男子手心的温度,手中的纸条竟如此温暖。

    她抬头望着男子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轻抿,笑得满足欢愉。

    这些话她从没有与人说过,在姜府她行事小心,也从不语弟弟抱怨,免得弟弟难过。

    今日她竟将埋在心里的话尽数吐露,有一种豁然解放的感觉。

    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姜箬嘴角的笑却迟迟未落,虽然短暂,但今日这一幕足以成为她日后的美好记忆。

    愿他和他姐姐能够一直平顺幸福,也希望她和弟弟能够否极泰来!

    姜箬回到御花园时,姜萦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她一把抢过姜箬手中的字谜,低声警告道:“今日我若是输了,你给我等着瞧!”

    姜箬没有说什么,抬步回到了自己的作为,姜夫人斜眼扫了姜箬一眼,眼中皆是不屑。

    同为嫡女又怎么了,她的女儿才是天上的明月,而姜箬只配在尘埃中仰望!

    最后的获胜者是姜萦,玉太后赏了她一支白玉双环百合簪,姜萦美滋滋的领赏谢恩。

    赏赐还是其次,至少这一次她在太后面前露脸了,能被太后记住,这才是最重要的!

    玉太后笑着说了两句话,其实她有些意外,她原以为今日的胜者会是林芊芊。

    可林芊芊却只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难道是因为输了所以有些不平?

    玉太后正自己想着,不远处突然传来孩童稚嫩欢快的声音,“娘亲!娘亲!”

    姜箬抬头一看,正是那个白胖白胖的小孩,心中不由担忧起来。

    小孩子哪懂得什么规矩,就是不知他这样会不会惹怒贵人,若是责罚他该怎么办呢?

    就在姜箬胡思乱想之际,那个肉团子一头扎进了锦安世子妃的怀里。

    姜箬的心都险些吓停了,这孩子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如今该如何是好?

    他舅舅呢,怎么不好好看着孩子?

    “娘亲娘亲,我想你了!”

    小胖挽着云曦的手臂撒娇,不一会儿小小也跑了过来,张着手臂要云曦抱抱。

    姜箬彻底傻了,他们叫世子妃什么?

    娘亲?

    他们竟然是锦安王府的孩子?

    而此时更崩溃的是姜萦,因为那个孩子不就是刚才要找娘亲,却被她推翻在地的脏孩子吗?

    天哪!

    她都做了些什么啊?她不但拱手赶走了大好的机会,还得罪了锦安王府的小公子,若是这孩子向世子妃告状,她还能留在宫里了吗?

    姜萦脸色刷白,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她屏气息声,希望自己能够隐身才好,最好谁都不要注意到她。

    玉太后伸手拉过一个肉团子,抱在自己怀里,“你们两个小白眼狼,我平日那么疼你们,合着你们眼里只有娘亲啊?”

    “没有,小小也喜欢姨祖母……”

    小小奶声奶气的撒着娇,逗得玉太后更是喜笑颜开。

    “你们三个跑了一天,都去哪疯玩了?”玉太后将小小抱在自己膝上,轻揉着他的小胖脸。

    小小抿了抿嘴,笑着不说话,大哥吩咐过他们,不许把今天的事告诉别人。

    “今日是儿臣带着他们玩乐的!”

    冷凌泽领着团团缓步走来,众人立刻起身跪拜。

    姜箬呆住了,直到姜夫人扯了她几下,她才回过神,忙伏在地上,将头压下。

    他竟然是皇帝陛下!

    不过想来也是,既然那孩子是锦安王府的公子,他们的小舅舅自是只有当今陛下。

    想到她与陛下说的那些话,心脏猛地跳个不停。

    她刚才是不是与陛下说了要休夫?

    若是陛下因此怪罪姜家,她这次可真是惨了!

    冷凌泽随手一挥,命众人起身。

    玉太后招呼着冷凌泽落座,笑着挑眉,意在询问冷凌泽可有满意的女子。

    冷凌泽只淡淡一笑,摇头不语。

    团团看了姜萦一眼,走到云曦身边,皱眉委屈道:“娘亲,小胖今天被人欺负了!”

    姜萦此时更是如坠冰窟,整个身体都仿佛被冰冻了一般。

    她一直盼着能见到陛下龙颜,今日见到了,不但毫无欢喜,有的只剩恐慌。

    “小胖挨欺负?你是不是说错了?”云曦并不相信,他们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欺负他们?

    “我说的是真的!小胖刚才都被人推倒了,还吓哭了呢!”

    团团添油加醋,云曦低头看了一眼小胖,小胖咧嘴傻笑着,却连连点头应道,“娘亲,小胖怕怕了……”

    玉太后和云曦相视一眼,两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冷凌泽见此便答道:“他们几个本是在园中玩泥巴,小胖跑丢了,本想找人帮忙,却被人不耐烦的推倒在地……”

    冷凌泽如此一说,玉太后顿时便沉了脸色,楚宫的宫人不可能这么没规矩,能这么做的便只有这些寻找字谜的小姐了!

    “竟然有这样事!谁做的,站出来给哀家瞧瞧!”这些孩子是她们的心肝肝,若是与别家小孩子打闹,她也就不管了,可做为一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就不可饶恕了!

    姜萦扑通一声跪下了,刚才还一副胜者的模样,此时却脸色苍白无血,姜夫人见她如此,心中也蓦地一紧。

    “太后饶命,陛下饶命,臣女真的不是有意的,若臣女知道这位是锦安王府的小公子,便是借臣女几个胆子,臣女也不敢啊!”

    姜萦有苦说不出,只连连跪拜磕头。

    团团却撇着嘴问道:“你的意思是,别人的家的孩子就可以这样了?”

    姜萦一愣,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连忙辩解道:“不是,臣女没这个意思,臣女只是寻找字谜急切了些,不慎碰到了小公子……”

    玉太后不欲再听,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分明是这姜萦没认出小胖,只以为他是谁家孩子,懒得理会,便推了一把。

    这样的女子品性不佳,对一个小孩子都能如此,怎么配留在陛下身边。

    “不知者不怪……”

    玉太后幽幽开口,姜萦心中一松,可接着便听玉太后道:“哀家希望留在陛下身边的女子能够良善温柔,姜小姐这便随母离开吧!”

    “太后!”

    姜萦不可置信的看着玉太后,没想到玉太后一句话便断了她入宫的可能。

    玉太后不欲听她分辩,命人将姜家母女送出宫去。

    姜萦不愿离开,被宫人一路拖行,姜夫人脸色难看,抹着眼泪离开,姜箬瞧瞧看了冷凌泽一眼,便连忙收回视线,跟上了姜夫人的步伐。

    看陛下这意思,他应该是不会怪自己言语不当了,可不知为什么,在得知他是帝王之后,她竟有一点点小失落。

    原以为她们是一样的可怜人,现在想想,她的想法真是可笑!

    姜萦被遣送离宫,在姜府哭的是死去活来,姜夫人每日愁眉不展,耐心的安抚着女儿。

    就算是做不了皇妃,凭他们在蕲州的势力,女儿想嫁什么样的不行!

    特别是没过几日,冷凌泽便将所有人的秀女都遣散了,那些秀女也大概猜到了原因,要怪就怪她们好胜心强,没有一个人理会那个来求助的孩子!

    想来那定是陛下考验她们的方法,追悔莫及,她们只能老老实实的离开。

    林芊芊最是失望,她本以为当今陛下是明君,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刚愎自用,锦安王府迟早会心生叛意,意图取而代之,到时候他一定会后悔的!

    这位林小姐就抱着这样的心思嫁人生子,可她并没有心思做一个当家主母,反是整日关注朝堂之事,因为她在盼着朝堂动乱的一日。

    那时候,陛下便会知道他当初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可即便她已经为人母,因为她的冷漠,她的丈夫纳了一个又一个小妾,生了一个又一个儿子,她也没等到锦安王府谋逆的那天。

    反是老锦安王解甲归田,带着王妃游走四方。

    冷世子承袭爵位,不但没有上进的心思,反而三日一告假,带着妻儿踏青游玩,仗着陛下的宠信,懒散至极。

    而当冷凌泽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后,更是与锦安王府的几个公子打成一片,一家人和和乐乐,不分彼此,君臣关系堪称万中无一!

    至此,林芊芊彻底傻了,她的忠诚她的正直此时看起来是如此愚蠢,锦安王府没有谋逆之心,冷凌泽也没有丝毫的怀疑之意。

    只有她这一个外人,说了一堆自以为是的话,生生断了自己的后路!

    想到冷凌泽今生只娶一个皇后,她更是悔不当初,若是她没有说那些话,这皇后之位是不是就是她的了?

    为此林芊芊大病了一场,看着冷漠的丈夫,看着后院里莺莺燕燕的妾室,看着满地乱跑的庶子庶女,她只觉得自己这一生真是失败至极!

    这是后话,姑且不提。

    姜萦落选之后,姜夫人便准备收拾东西回蕲州了,金陵虽好,可金陵贵人太多,她见到谁都要颔首低头,不如在蕲州痛快。

    可没想到姜提督竟被一纸调令直接调回了蕲州,做起了京官。

    虽然官职未变,手里却并无实权,实则这也是另一种方式降职。

    等到姜提督入了金陵,夫妇两人一脸莫名,后来听说了姜萦的事,姜提督更是大怒。

    本想着让女儿入宫为妃,自己更近一步,没想到却反招来了祸事。

    陛下与锦安王府时何等关系,自己这个女儿怎么如此愚蠢!

    姜提督将姜萦狠狠骂了一顿,本就委屈的姜萦更是寻死觅活。

    姜夫人心气不顺,便又开始找姜箬姐弟的麻烦,说是姜箬命硬这才使得姜萦失利,姜提督被贬,命人将她送去尼姑庵修行。

    姜箬咬了咬牙,没有反抗,如尼姑庵也比嫁人好,再忍个几年,她就带着弟弟远走高飞!

    姜提督对此也没有异议,直接默许了姜夫人的提议。

    就在姜家人要将姜箬送走时,锦安王府突然来人了,说是姜箬入宫时说了些话让陛下十分不满,要将她带走审问。

    姜提督一听,更是恨死了这个女儿,只言她所说所做的一切都与姜家无关,是死是活任由发落。

    玄商瞥了姜提督一眼,冷笑一声,道:“姜大人这般说可不妥,姜小姐是你女儿,子不教父之过,血缘之亲你可跑不了!”

    姜提督心中大惊,忙偷偷的给玄商塞了厚厚一摞银票。

    玄商捏了捏,满意的笑了笑,回去后安华一定会夸他能干!

    收了人家的银子,玄商自是要出力,“姜大人,若是姜小姐犯错,你难逃其责,除非你们断绝了父女关系!”

    姜提督猛然抬头,见玄商是真心在为自己出主意,短暂的思索后,便直接答应了。

    姜箬心中冷笑,这便是她的父亲,真是可笑至极!

    “既然这样,父亲也把我除名吧,我是姐姐的弟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这个姜府我不待了!”

    姜箬的弟弟年纪虽小,却甚有风骨,姜提督有些犹豫,这儿子与女儿不同,他有些不舍。

    姜夫人却是喜不自胜,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嫡长子,没了他,这府中的所有不都是自己儿子的了吗?

    在姜夫人的苦言相劝下,姜提督大笔一挥,与自己儿女断了关系。

    看着儿女被锦安王府带走,他除了残留的恐慌,便再也没有其他了!

    姜箬姐弟被带进了锦安王府,可不但没人苛责他们,反是客客气气的将他们请到了一间院落里。

    “姜小姐,有人想单独见您一面!”

    姜箬安抚了弟弟,一个人抬步迈进了屋内,屋内坐着的正是当今陛下冷凌泽!

    姜箬正欲跪拜,冷凌泽却扶住了她,好笑道:“你不必如此拘谨,还是那日敢休夫的姜箬更有趣!”

    听冷凌泽促狭自己,姜箬脸颊微红,心里只想着以后还是谨言慎行的好。

    “姜箬!”

    “是!陛下!”

    “你可定了婚事?”

    姜箬摇头,冷凌泽随即扬唇一笑,那笑若百花齐绽,温润俊美之中又带着些许的魅惑,竟让姜箬一时看得头晕。

    姜箬眼中的惊艳没有逃脱冷凌泽的视线,冷凌泽十分满意,嘴角弯弯,俯身说道:“真巧,我也未定婚事!”

    姜箬疑惑的抬头,正对上冷凌泽那双璀璨的眸子,那眸子太过清澈明亮,让姜箬有一种深陷其中,难以自拔的错觉。

    “我今生只娶一后,不纳妃嫔,没有庶子!我想要的不是佳丽三千,而是一个真正的家!

    而我觉得,这个皇后人选,你很合适,若是你愿意,从今以后我来照拂你们姐弟。

    若是你不愿,我也会让你们一生平顺,再不用受人欺凌!”

    姜箬的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脸色瞬息而变,仿若唱戏变脸,逗得冷凌泽更是开怀不已。

    “此事你不用急着答复,毕竟感情的事要两情相悦才好,而且若是你心有不甘……”

    冷凌泽低下头,平视着姜箬的眼睛,他眨了眨眼,倏然弯唇,笑着道:“我毕竟是个皇帝,若是日后被你休弃,着实难看了些!”

    两人彼此对视,两人都“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气氛轻松愉悦,仿佛回到了那日楚宫深处,两个同病相怜之人彼此相惜。

    姜府等了许久,也没打听到冷凌泽对于姜箬的处置。

    姜提督暗暗觉得不对,若是真的陛下恼怒,一道圣旨处置了就行,何必麻烦锦安王府?

    就在他疑惑不解之时,宫里突然下了诏书,陛下竟是钦点了皇后,且昭告四海,自此之后再不纳妃嫔,一帝一后,共享盛世!

    金陵瞬间掀起了波澜,都在猜这到底是谁家的女儿,竟然有此福气,不但成了皇后,便是娘家也会水涨船高!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位未来的皇后竟然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弟弟,而她正是之前被姜家逐出府中的姜箬!

    一时间众人由羡慕转为了对姜府的嘲笑,亲手将天上的馅饼扔掉,只怕姜府现在都要悔死了!

    姜提督知道后当即便晕了过去,既是后悔,又害怕姜箬姐弟找后账。

    他本是厚着脸皮去锦安王府接人,却连个管家都没看到,直接被小厮奚落回去了。

    原来锦阳侯府的殷小侯爷一见姜小姐便觉得投缘的很,直接认了义妹,更是将姜箬姐弟的名字登上了锦阳侯府的家谱。

    也就是说,从今以后再无姜箬,当今楚国皇后是锦阳侯府的小姐殷箬!

    姜提督被人嘲讽了一通,回去便对着姜夫人母女撒气,整个姜府鸡犬不宁。

    姜提督连连犯错,一贬再贬,可冷凌泽却就是不让他离开金陵,只每日让他看着女儿富贵,却与他毫无关系,让他在余生都活在悔恨之中。

    众人自是看得明白,没有人家会与姜府结交,就连自命不凡的姜萦也只能下嫁商户,没有官家敢于姜府联亲,否则便是得罪皇后娘娘!

    冷凌泽婚事已定,帝后感情甚好,每日都过着蜜里调油的生活。

    而此时,各国也终于一统,夏国最后一寸土地也归入楚国所有,南帝更是早已送上降书,自此天下再无分裂,天下国土皆属楚国!

    江山一统,冷凌泽要更改国号,毕竟现已不分楚夏南,对待天下百姓皆要平等。

    众臣没有异议,冷凌泽稍稍作想,嘴角微扬,抬手写了一个“华”字

    从此,天下定号为华,冷凌泽便是第一任华帝!

    冷凌澈嘴角一扬,与冷凌泽两人四目相对,两人扬唇而笑,都明白这“华”字的意思。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自此天下再无阴霾!

    而这是他们对她的承若,如今终已达成!

    ------题外话------

    这是最后一章番外了,一晃写了大半年的时间,感谢各位小仙女们的陪伴,浮梦给你们比心心啦,么么哒(づ ̄3 ̄)づ

    浮梦要暂时离开大家一段时间啦,等宝宝出生,浮梦再带着更好的作品回来,到时候你们可要回来哦,否则哭给你们看,嘿嘿嘿……

    煽情的话不多说啦,愿我的小仙女们都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浮梦永远爱你们,么么哒,我们明年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