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四)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四)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团团自是也跟着云曦进宫了,可他们却一反常态没有粘着云曦,反是直接去找冷凌泽了。

    看着三人远远跑着的身影,云曦不疑有他,抬步走向了花园。

    “大哥,我们为什么不和娘亲一同去啊?”小胖虽然不明白,但他最听团团的话,团团去哪他便去哪。

    “笨笨!要是我们与娘亲一同去了,她们不就都知道我们是娘亲的孩子了吗?她们敢不喜欢我们吗?”

    团团虽然还不知道权势是什么东西,但却知道自己的爹娘很厉害,没有人敢对他们不好。

    “我们要偷偷的……”

    小小小声嘟囔着,团团点了点头,三人贼溜溜的进了冷凌泽的寝宫。

    看着换衣服的某双胞胎,冷凌泽看了一旁的团团一眼,“这样不好吧……”

    团团让冷凌泽给小胖和小小准备了两件普通质地的衣服,两人都很听大哥的话,乖乖的换上了。

    “穿的好会被认出来的!”

    团团一本正经的说道,冷凌泽略略无语,他自然明白团团的意思,可团团不过才六岁,这小脑瓜也有些太聪明了吧!

    想出的主意虽然有些幼稚,却条理清晰,假以时日这孩子不得比他父亲还狡猾啊?

    可他们他们没想到的是,团团的祖父被人熟知是因为战功赫赫,团团的父亲被人熟知是因为神机妙算,而团团日后被人铭记在心是因为这个家伙太难缠、太腹黑,就算再厉害的纨绔遇到他之后都会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因为锦安王府一出动便是四个男孩子,这四人都对团团这个大哥的话唯命是从,遇到哪家贵公子,玩得好便拜把子,玩不好便四个人将人家一顿打。

    人家孩子受了欺负自是不能忍着,但凡找上门来的,锦安王就搬着椅子坐在院中,瞪着一双眼睛盯着人家,什么时候把人家盯毛了,什么时候才罢休。

    人家受了委屈,锦安王府不管教,便告到冷凌泽面前。

    冷凌泽不大愿意管这些事,小孩子哪有不打架的,谁让你家孩子少,谁让你家孩子不够厉害呢?

    可身为帝王不能明目张胆的偏心,于是冷凌泽每每遇到这件事便痛批冷凌澈一顿,罚上一月俸禄,常常没到两月,冷凌澈一年的俸禄就罚完了。

    不过后来众人也发现了,锦安王府的几个公子哥虽是霸道了一些,但却颇有侠义。

    在他们的带领下,那些混吃混喝的纨绔们竟随着他们练起了拳脚,文不成,不能武不就,因为这位小世子专打没本事还霸道的人。

    时间长了,金陵的风气反是好了起来,不想被收拾的就要有一技之长,要么便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否则出来横行便会遇到更横的!

    结果,各家都不在意孩子被打了,读书不行,若是身手好以后也能谋个武将的官职,毕竟再溺爱孩子的家长也不希望养出个废物来。

    甚至还有些家长上赶着将自家不听话孩子送到团团几人面前,管你多骄横,打上几顿便乖乖的了!

    本以为在这种平和的时代,团团只能活在祖荫的庇护下,毕竟海晏河清着实没有需要他做的事,可没想到他竟为楚国的人才培养立下了这般大的功劳。

    不过,自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冷凌泽看着三人,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总觉得怪怪的。

    因为众人要找字谜,自是要分开行动,他们先到了一个秀女处,团团碰了碰小胖,小胖立刻就要冲出去。

    “等等!”

    团团将小胖拉住,将小胖的脸涂满了泥巴,才满意的说道:“去吧!”

    看着欢快跑走的小胖,冷凌泽发问道:“你怎么不自己去呢,你去应该会试探的更好吧!”

    “不行,我长的太出众了,我若是去了,会被认出来的!”

    团团说的一本正经,冷凌泽抽了抽嘴角,冷凌澈也这般自恋吗?这个他还真没发现!

    看着欢快不已的小胖,冷凌泽心中有些同情,只怕他还不知道自己被大哥嫌弃了呢!

    小胖的两只手上也都是泥巴,他照着团团的话,上去便抓了其中一个秀女。

    “呀!”

    找字谜的秀女被吓了一惊,连忙跳开,低头一看,正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望着自己。

    那孩子的手上脸上全是泥,她心中一惊,低头一看,自己漂亮的裙子上赫然是两个脏兮兮的手印。

    “我的裙子!”

    她是蕲州提督之女姜萦,她虽不在金陵,但在蕲州她的待遇与公主无异,自幼娇生惯养,只盼着一朝被选上便可荣耀加身。

    可如今她弄脏了衣裙,若是被陛下和太后不喜,岂不就全毁了!

    姜萦打量着小胖,他的脸上全是泥巴,看不出模样,但身上的衣料她却看得出,虽然是上好锦缎,但却并不十分贵重,看来也只是一般人家的孩子。

    今日有不少人家都带着孩子进了宫,想来是谁家的孩子玩疯了,却倒霉的被她碰上了。

    “姐姐!”

    小胖还要去拉姜萦的裙子,姜萦黑着脸躲开,开口叱道:“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这般没规矩?”

    “姐姐,我找不到娘亲了,你送我去找娘亲好不好?”其实这个角色更适合小小,天生自带可怜的模样。

    小胖只觉得好玩,还咧嘴笑着,若不是年纪小,一下子就被人拆穿了。

    可他这副模样此时更像是明知故犯,看得姜萦更是生气。

    “你找不到娘和我有什么关系?离我远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

    姜萦嫌弃的挥着手,像赶苍蝇一般的赶着小胖。

    小胖不知羞,还笑着往姜萦身边跑,气得姜萦连连躲闪。

    这若是在蕲州,她早就命人将这小鬼丢出去了,可这里是宫里,她必须要注意仪表,就算生气也不能显露。

    眼看着小胖的手要碰到她,她下意识伸手将小胖推到在地。

    冷凌泽眉头一皱,正想上前,又有一个女子走了过来。

    “你这是做什么?他才多大的孩子,你怎么能推他呢?”

    一身穿黄衣的女子走来,她连忙将小胖扶了起来,温柔的开口问道:“你摔伤没有,有没有哪里疼?”

    小胖摇了摇头,傻乎乎的看着面前的黄衣女子。

    “姜箬,你少在这里装好人,你忘了母亲说什么,她可是让你帮我找字谜,我若是今日不能拔得头筹,小心你这一身皮!”

    姜萦不屑的嘲讽道,姜箬的眼睛暗了暗,起身说道:“你已经是秀女了,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若是被人知道你如此苛待嫡姐,只怕你也别想留下宫里了!”

    “呵呵……”姜萦冷笑出声,“嫡姐?你娘都死了几年了,还好意思自称嫡女呢?你若是不想我娘收拾你那个弟弟,就动作快点!”

    姜箬脸色一变,眼中浮现了丝丝怨恨,更多却是无力。

    “我先把这孩子送到宫女处,就回来帮你找!”是啊,她空有嫡长女的名分,可她实际上连自己的弟弟都难以保全。

    “我先回去换身衣服,你最好别偷懒,否则你那弟弟就别想吃饭了!”

    姜萦高傲的仰头离开,姜箬默默的站着,形单影只,孤寂无助。

    她转身间却发现那个小孩子不知跑到了哪里,左右也没有找到,却不知道刚才这里的一幕被某人无比清晰的看到了。

    冷凌泽蹙了蹙眉,没有说什么,转身与团团几人离开。

    “大哥,我演的好不好?”小胖丝毫不记得自己刚才被人推倒,只一脸求表扬的模样。

    “还好吧,就是傻了点!”

    团团敷衍了一句,转身与冷凌泽说道:“小舅舅,这个人不好!”

    冷凌泽点点头,摸了摸团团的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这样的女子他自然不会娶,姜家,本以为那姜提督是个得力的,看来也是个冷漠无情之人!

    想到他和阿姐曾经的处境,他对这样的父亲最是厌恶,为父不慈,何以堪当大任!

    倒是那姜箬,又一个可怜人,保全自己都已艰难,还要护着自己的弟弟。

    想到此处冷凌泽眸色一暗,当年阿姐便是在委屈隐忍中度过的,所以他才要给阿姐最好的东西!

    在团团几人的试探下,那些秀女不是嫌弃,便是不愿浪费时间理会素未谋面的脏孩子,几番试探下来,达到标准的人实在微乎其微。

    “哥哥哥哥,她们为什么都不喜欢小孩子呢?”小小十分困惑,他们自出生起身边便围满了人。

    家里人喜欢他们,便是外人见了他们也无一不夸他们可爱漂亮,可今天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帮他们呢?

    “说明她们喜欢的是锦安王府的孩子呗!”团团一语道破,冷凌泽摸了摸团团的头,无奈的一笑。

    这孩子还真是早熟,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了,我先带你们回去洗把脸,瞧你们脏的,像是花猫似的!”

    冷凌泽看着被涂了满脸泥巴的小胖和小小,又看了看白白净净的团团,摇头叹气,还好他只有一个姐姐,若是也有个哥哥,只怕小时候也难逃厄运!

    几人正走着,却在一处假山旁遇到了同样在找字谜的林芊芊,她的衣服款式一看便是秀女。

    团团拉了拉冷凌泽的手,轻声道:“我们再试最后一个吧!”

    冷凌泽拗不过他们,只好点头答应。

    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女子,蹙了蹙眉,这女子好像在哪见过?

    冷凌泽突然想起,有一日玉太后拿着秀女们的画像给他看,问他有没有一眼就中意的。

    画像再美,终究是死的,他怎么可能对着一张画钟情?

    其中玉太后刻意给他介绍了一个秀女,说她不论是才华还是相貌都是拔尖的,性格更是端庄稳重,看来好像就是这名女子。

    小胖跑上前去,重复着刚才的戏码,林芊芊看着身边傻笑的小胖,不由皱起了眉。

    她打量了一眼小胖,衣着普通,身上更是脏兮兮的,可若是外臣家的孩子敢在宫里如此随意吗?

    跑丢了还傻笑,不是真傻便是装的!

    她抬头四处打量了一下,看见了一片衣角从假山边划过,便轻轻勾了勾嘴角。

    “好!我带你去找娘亲!”

    林芊芊拉着小胖离开,团团歪头噘嘴道:“她真的要帮小胖吗?”

    “只怕不是……”

    冷凌泽只见那女子领着小胖一路朝他的方向走来,冷凌泽知道她已经发现了他们,便也不藏着,从假山处走出。

    林芊芊抬头望着冷凌泽,眼中闪过一抹惊喜和憧憬,随即她连忙低下头,恭敬的行礼。

    “参见陛下!”

    冷凌泽挑了挑眉,“你见过朕?”

    “回陛下,臣女曾远远瞻仰过陛下龙颜,况且……敢在宫里肆意行走,除了侍卫便也只有陛下了!”

    冷凌泽扬唇一笑,倒是个胆大聪明的。

    “平身吧!”

    林芊芊站起身,小胖立刻跑到了冷凌泽身后,眨着眼睛看着她。

    林芊芊低头看了一眼三个肉团子,半抬着头轻声道:“陛下这是想通过三位小公子来考验臣女的品行吗?”

    “既是你已经看出,为何不好好表现,也许会得到朕的青睐呢?”

    冷凌泽有些不解,既然看出了,何不趁机机会展示自己一番?

    林芊芊摇了摇头,神色端正,“祖父曾教导过臣女,宁为真死,不为假存,臣女不愿欺瞒陛下!”

    而且便是她表现的善良耐心,最多也就是给陛下留下个好点的印象,但陛下不可能只凭这一件事就对她倾心,所以她要抓住这个机会!

    冷凌泽有些意外,这女子倒是有些特别。

    团团几人出来的久了,长时间没看见自己的娘亲,小小突然想的很,便拉着冷凌泽的衣摆,干净的衣摆上赫然出现了两个小手印。

    林芊芊皱起了眉,锦安王府的公子当真是没有规矩!

    “小舅舅,我想娘亲了,我要去找娘亲!”小小说话自带可怜的哭音,外加上他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看着更让人心疼。

    冷凌泽蹲下身子,轻声耐心的安抚着,“小小乖,小舅舅先带你们去换件衣服,然后就送你们去找娘亲好不好?”

    “那我要抱抱!”说完,也不管他手上脸上多脏,直接钻到了冷凌泽怀里。

    小胖见小小有人抱,也不甘示弱的爬上了冷凌泽的背,“我要骑大马,骑大马!”

    小胖和小小还小的时候,冷凌泽有时会让他们骑在自己的脖子上,逗得他们哈哈大笑,不过这肉团子长的有些快,现在还不得把他的脖子压折了?

    “小胖,你现在有点太沉了……”

    “不嘛不嘛!我一点都不胖,我就要嘛!”

    冷凌泽被前后夹击,无奈又无助,林芊芊的脸色却是越发的差了。

    自古以来,便是皇子也不能与自己的父王如此随便,先君臣后父子,这锦安王府怎能对陛下如此不敬重!

    团团看着小胖和小小撒娇,傲娇的撅着小嘴,“小舅舅,你要一碗水端平,你抱了他们,也得补偿我!”

    冷凌泽失笑,这个团团可是个绝不吃亏的,“你想要什么补偿啊?”

    团团眯着眼睛一笑,走到冷凌泽身边撒娇道:“小舅舅,我听父亲说西域新上贡了一匹汗血宝马,我想要!”

    “你要?那马可不是你们平常骑的小马驹,高大生猛,哪里是你们小孩子能玩的!”

    “我现在不能,过两年就能了,你就给我吧!”团团拉着冷凌泽撒娇道,一副不给他便不肯罢休的模样。

    “团团,你与我说实话,这马是你父亲想要吧?”

    团团转了转眼睛不说话,父亲想骑着这匹马带娘亲出去郊游,若是他能办成,父亲便给他放五日的假,他就不用读书了!

    “不是!就是我想要,小舅舅你就给我吧!”

    冷凌泽一个字也不信,不用想都知道这定是冷凌澈的主意,但他向来不会拒绝团团几人的要求,便点头答应了。

    “陛下!不可!”

    林芊芊终于忍不住了,几个孩子顽皮还姑且能说不懂事,那冷凌澈从帝王索要东西,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难道他是想试探陛下的底线,以此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陛下,虽说锦安王府有从龙之公,可君臣有别,您不应如此纵容!”林芊芊肃然开口,希望冷凌泽能早点想清。

    “陛下,对于外臣您可以信任,但绝不能纵容,锦安王府此举实属僭越,您不能姑息!”

    林芊芊掷地有声,几人皆抬头看着她,小胖最先开口道:“小舅舅喜欢我们,不用你管!”

    小小则是缩进了冷凌泽的怀里,奶声奶气道:“小小怕……”

    “你想说什么?”冷凌泽神色微冷,起身发问。

    林芊芊抿了抿嘴,有些事她早就想说了,如今更是不吐不快,“陛下,冷世子妃虽是您册封的公主,可她终究只是外人,宫中大事岂有她来参与的资格?

    而且这几位小公子,虽与您有血缘之亲,却也不应无视尊卑。

    陛下的宽容却有可能会让某些人忘记身份,妄想不数于他们的东西……”

    “够了!”冷凌泽冷声呵斥,眉目冷寒,皆是不满。

    “这等言论朕不想再听第二次,你最好守口如瓶,若是在再敢如此议论,朕拿你是问!”冷凌泽说完拉着团团几人便要离开。

    林芊芊没想到冷凌泽竟然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更是直接斥责了她,心中无比委屈。

    “陛下!忠言逆耳,臣女都是为了陛下着想啊!就算锦安王府对您有恩,可那恩情也不足以让您用楚国的社稷安危去回报啊!”

    冷凌泽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林芊芊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嘲讽和冷漠。

    听闻林芊芊的祖父曾弹劾太皇太后,如今他的孙女又来弹劾他的阿姐,可以见的在林家人眼中,权势要远大于亲情,否则有些话他们便不该说出来!

    “锦安王府对朕的恩情便是用楚国江山也无法报答!”若是没有阿姐,他早就死在了夏宫深处。

    阿姐是他唯一的亲人,岂是江山可比?

    看着冷凌泽头也不回的离开,林芊芊满脸的不可置信,她不懂,为何陛下宁愿宠信那些居心叵测之人,也不肯听她的忠言?

    锦安王府一家独大,陛下迟早会后悔的!

    冷凌泽的好心情瞬间没了,带着几个小的洗漱之后,便准备将他们送到云曦处。

    拐弯间正看见那姜箬弯着腰在假山处苦苦寻找字条,午时的阳光十分刺眼,她的脸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她却只是随手擦了擦,不肯休息片刻。

    冷凌泽挑了下眉眼,这女子倒是听话,让她找她便找,似乎想到了什么,冷凌泽抬步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