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章 泽庇万物,云散华曦(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所谓世事无常,天意难料,世上许多事都是人无法预测的,也正是如此才有圣人与庸人之分。

    而在楚国或许最让人难以预料的便是之前痴傻的十一皇子却在最后登上了帝位,而楚国又统一天下,冷凌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天下霸主。

    其实早在楚帝病重时,冷凌泽登基为帝便已经毫无悬念。

    冷凌泽痴傻了十余年,欺负轻视他的宫人不在少数,那些人无一不感觉头顶有把刀悬着,就是不知道这把刀会何时落下。

    这些人整日夜不能寐,有时甚至想着,与其如此还不如来个痛快。

    不过他们的确高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对于冷凌泽来说,那些人就像迷了眼的灰尘,难道眼睛好了之后还要去找灰尘算账吗?

    不过之前那些追随西宁侯府和宁平侯府的官员却委实提心吊胆,他们虽是没欺负过冷凌泽,可自古以来新君上位自是要排除异己,也不知道他们的乌纱和脑袋能保住多久?

    可是冷凌泽迟迟没有动作,即便登基为帝,也没有要清理朝堂的意思。

    冷凌泽有自己的想法,若是一味的排除异己,朝堂几年之内将无人可用。

    之前的事情他可以既往不咎,只要这些人安守本分,好好做事,他也不愿多添杀戮。

    冷凌泽揉了揉眉心,秋羽立刻端上一杯参茶,开口道:“陛下快歇歇吧,这些奏章一会儿再看就好!”

    都说做皇帝好,可皇帝的累谁看得到?

    若是旁人知道秋羽的心思,定会啼笑皆非,一个太监同情皇帝,倒真是怪谈!

    冷凌泽扔下手中的奏章,眉目间似有愠怒,嘴角却扬着冷笑,“朕没收拾他们,他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居然开始想着往后宫里塞人了!”

    冷凌泽登基已经数月,可身边却没有一个女子伺候,后宫空虚,大臣关心也是正常,只是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私心,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前朝后宫密不可分,若是谁家的女儿能成为皇帝的宠妃,娘家自是也水涨船高。

    秋羽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冷凌泽的年纪的确已经到了纳妃的年纪,可云泽的年纪却还没到,他家主子其实还算是个少年,谈婚论嫁的确早了些。

    “那陛下打算怎么办?”

    冷凌泽冷笑不止,幽幽开口道;“先让他们蹦跶几天,朕正愁没人开刀,看他们到底谁张罗的最欢!”

    秋羽垂头不语,暗暗打了一个寒颤,陛下此时哪里还有小时候的样子了,倒是越发的像冷世子了!

    冷凌泽对选秀之事避而不谈,却急坏了一众大臣,他们的奏折仿若石沉大海,终于忍不住在朝堂上直谏起来。

    冷凌泽看着发言最为热烈的几个大臣,嘴角微挑,笑着问道:“没想到爱卿竟是如此为朕着想!”

    “为陛下分忧,这是身为臣子应该做的!如今海晏河清,陛下也该广纳后宫了!”工部尚书恭敬开口,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冷凌泽又看了看工部尚书身边的几个大臣,开口问道:“你们也是如此觉得吗?”

    几人相视一眼,拱手称是!

    这几人的官职不低,可他们以前都站错了营地,如今虽是没受到波及,可总归不再是皇帝仰仗的重臣了。

    皇帝选秀,他们便可送自己的女儿入宫,若是他们的女儿能一朝选在君王侧,他们也可重归荣耀。

    冷凌泽笑而不语,只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规律的声音听得众人心中莫名生寒。

    “好一个为朕分忧!不过朕有些不解之处,还请众位大臣回答一二!”

    “工部每年要支出近十五万两的银子,可朕看了每年工部上交的报表,修缮金陵一条百米的街道便要花费近一万两,朕倒不知,这金陵的街道是用黄金修葺的吗?”

    工部尚书眼神微凝,连忙赔笑道:“陛下有所不知,这修缮街道可不仅仅是铺路那般简单,更是涉及地下的排污渠道,稍稍动工便要耗费不少的人力物力……”

    冷凌泽嘴角笑意更深,从桌上拿起一本奏折,轻轻拍打着掌心,“若说地下渠道耗费财力,那皇庙围墙呢?行宫屋檐重铸呢?

    若是翻修的价钱要比新建还要高,那朕何不将它们拆了重建?”

    冷凌泽语落,将手中的奏折扔在了工部尚书身上,工部尚书展开一看,脸色瞬间变得清白,立刻跪在地上,准备大声伸冤。

    冷凌泽眼神冰冷凌厉,竟让工部尚书立刻闭上了嘴巴,生生将话咽了回去。

    “身为臣子,食君俸禄,的确该为朕分忧解难!可朕给你们俸禄,是要你们做好自己的本职,而不是让你们拼尽了力气往朕的后宫插人!

    工部每年修缮的银钱七万两足以,你却胆敢上报十五万两,朕问你,那八万两何去何从了?”

    工部尚书冷汗直流,看来冷凌泽是将他的过往全部调查清楚了。

    他的确是贪墨了,可这些银子大部分都落在了二皇子的手里,他不顾吃些残渣而已。

    冷凌泽又扫了另外几人几眼,命秋羽将奏折一一送到他们的手上。

    几人打开之后,皆是面如死灰,让众臣不禁好奇里面的内容。

    “以前的事朕不追究,是因为想给你们一个新的机会,而不是因为朝堂非你们不可!

    之前的是是非非难论对错,朕只看你们现在都做了什么?身为朝臣,不想着恪尽职守,却只想着媚宠邀功,朕绝不姑息!

    来人,将他们的乌纱摘下,让他们去边境好好体会一番何为人间疾苦吧!”

    看着工部尚书几人被侍卫拖走,听着他们哀哀的苦求声,众臣无不震惊。

    在他们提心吊胆时,冷凌泽迟迟不肯出手,在他们放松警惕时,转眼便给他们致命一击,这种打击明显更为沉重。

    好在他们沉住了气,否则只怕今日他们也是一样的境遇!

    看着噤若寒蝉的众臣,冷凌泽拍了拍手下如山的奏章,冷笑道:“众位爱卿一定很好奇他们刚才看的奏章都写了什么吧?

    朕这里还有好多,不过,朕希望你们永远都没机会看到它,明白朕的意思吗?”

    众臣连连称是,那些奏章分明是他们的罪行,若是他们安分守己,皇帝便既往不咎,若是他们再敢生出别的心思,只怕这小命也不保了!

    冷凌澈抬头看了一眼殿上的少年,嘴角轻轻勾起,当年的那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如今的手腕比起他也不逞多让。

    顿了顿,冷凌泽坐直了身子,复又开口道:“我们楚国以孝治国,朕身为皇帝更是要以身作则!

    先帝病逝,朕心甚伤,是以三年之内朕绝不会纳妃选秀,你们便不必再上谏了!”

    自古以来新帝即位,都是广纳后宫,繁衍子嗣,哪有人会为先帝守孝?

    不过,经此一事他们也都看出了,冷凌泽虽是年纪小,但是手腕心机不容小觑,他们不敢质疑,只得领命。

    看着众臣安分的样子,冷凌泽满意一笑,杀鸡儆猴果然是最有效的法子!

    关于冷凌泽选妃的事情,云曦没有异议,因为泽儿的年纪本就不大,晚个几年也无妨。

    其实冷凌泽刚刚登基时,众人最好奇的无不是新帝对于锦安王府的态度。

    要知道先帝对锦安王可是十分忌惮,如今他既然已经坐稳了皇位,手握重兵的锦安王府便有些刺目了。

    可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这位新帝不知该说心怀宽广,还是重情重义,不但不忌惮,反是加倍的仰仗荣宠。

    可让众人至今琢磨不透的那便是,冷凌泽居然立了圣旨,认云曦为义姐,封为楚国长公主。

    如此一来,冷凌泽与云曦成了姐弟,那云曦与冷世子又成了什么?

    乱!

    这个圈子真是极乱!

    可饶是如此众人也不敢质疑,只对锦安王府是越发的敬畏,可他们只以为新帝对锦安王府是感激信任,却不曾想到,就连新帝的婚事都要由锦安王府的几个小主子参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