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章 冷雨清清落良辰(四)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章 冷雨清清落良辰(四)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清落还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心里暗暗想着,这是哪家姑娘居然弄出这么大的手笔,还真是有魄力!

    司辰却是策马站在冷清落身前,面色凝重,低声道:“一会儿动起手来,你调转马头从后面离开!”

    冷清落见司辰神色冷肃,心中不由一紧,连忙问道:“怎么?难道他们是真的杀手?”

    司辰轻轻点了点头,这些人与那些假扮小偷的人不同,这些人都是练家子,功夫不低。

    “那我更不能走了,我留下帮你!”若这只是一出好戏,不看也无所谓,可这些人明显是针对司辰的,她怎么能留下他一个人?

    难道是司辰年纪轻轻便手握大权,碍了那些权贵的眼?

    各国权贵根系纵横,司辰一个外来之人,却独得冷凌泽信任,朝中众臣面上虽是笑盈盈的,实则心里不服的人多了。

    “别闹!快走!”

    司辰微眯双眸望着前方,声音低沉,更显焦急。

    “我不走!我就要留下来陪你!”

    司辰皱起了眉,可那些黑衣人却不给他们闲聊的时间,手持银剑钢刀便跑了过来。

    司辰利落的翻身下马,以最快的速度将冷清落从马背上扶了下来,严密的护在了身后。

    “不得离开我左右,好好待在后面!”

    这是司辰第一次如此严肃的与冷清落说话,他的温和在一瞬间消逝,周身气势冷冽,仿佛在瞬间变了一个人般。

    虽然眼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可冷清落的心还是不由轻轻荡了荡。

    刚才司辰那句话对于冷清落来说,不但不显冷硬,反而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冷清落点点头,乖巧的站在司辰后面。

    那些黑衣人彼此环视一眼,轻点了一下头,便有计划的从四面围上。

    司辰并未随身携带兵器,当冷清落见那钢刀长剑向司辰袭来的时候,紧张的心脏都要停跳了。

    可只见司辰微微侧身,利落的避开了兵刃,反手一拳打在了那人的腋下。

    那人闷哼一声,动作一下变得缓慢起来,似乎刚才那一击让他的胳膊麻痹了。

    而司辰则是趁机反拧他的手腕,生生从他的手中夺下了钢刀,一脚将那黑衣人远远踢了出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不过眨眼之间,冷清落一脸崇拜的看着司辰,她双手握拳,明知道现在不是她花痴的时候,可眼中还是不受控制的泛起了华光。

    那些人似乎也没想到司辰的身手如此了得,领头人打了一个手势,他们立刻变换了进攻方式,所有人齐齐朝着司辰扑了过来。

    冷清落紧贴在墙上,司辰将她紧紧护在身后,可这一样以来他便少了进攻的机会,只能在原地防范。

    冷清落皱起了眉,她留下可不是为了添乱的!

    这般想着,冷清落脚步一移,从司辰的左侧钻了出去。

    “小爷今天也陪你玩玩,看看是谁有这样的狗胆!”

    看着那瘦弱较小的身影站在不远处与黑衣人叫嚣,而自己身后已经空空如也,司辰狠狠咬了咬牙,手上的动作更是凌厉,恨不得立刻赶到那人的身边。

    而冷清落的身手虽说及不上岳绮梦,却也没有司辰想的那般差。

    想当年殷太后可是能亲自领兵打仗的,她的武功都是殷太后指点的,最是实用不过。

    可看得出来,那些黑衣人无意为难冷清落,却架不住冷清落纠缠,这才分出两人来对付她。

    冷清落躲闪的十分麻利,可她没有武器,一时只守不攻。

    “清落!接剑!”

    司辰看出冷清落的困境,伸手夺了一把长剑,扔给了冷清落。

    冷清落心中一顿,司辰刚才叫她什么?

    清落?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冷清落轻轻抿嘴,虽然不合时宜,可她的心里真的有些甜丝丝的。

    有长剑在手,冷清落也就不至于那么被动了,她与司辰背靠背,将自己最薄弱的地方留给对方。

    “一切小心!”

    司辰再一次叮嘱道,冷清落点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托你的后腿!”

    他们虽然只有两人,却未有败势,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气场,为了彼此他们都会更加的小心谨慎,也都会竭尽全力护对方周全。

    可就在此时,又发生了意外!

    原是那宋家小姐为了答谢司辰之前的“恩情”,带着贴身婢女来给司辰送自己亲手做的点心。

    可刚一到小巷,便看见了眼前厮杀的场景。

    主仆两人瞬间尖叫出声,女人的喊叫声在短时间内绝对堪称利器,让众人手上的动作都有了一丝丝的停顿。

    那婢女丢下了手中的食盒,拉着脚软的宋小姐便要逃命,可那些黑衣人却有了自己的主意。

    领头的黑衣人一抬手,便有两人立刻朝着宋小姐主仆两人飞奔而去。

    那丫鬟吓得面如死灰,扔下迈不动步的宋小姐便独自逃命了。

    司辰咬了咬牙,看了看身边的冷清落,冷清落也抬头看着司辰,正色道:“快去救她,这里有我!”

    司辰点点头,虽然他此时觉得这宋小姐着实碍事,可也不能看着她落入贼人之手。

    有着冷清落掩护,司辰快速向宋小姐的方向杀了过去。

    他打倒两个黑衣人,将瘫软在地的宋小姐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司辰随口问了一句,眼神却一直在冷清落身上。

    宋小姐的双腿虚弱无力,却在司辰将她搀扶而起的时候嘴角轻轻扬了一下。

    她就势跌进了司辰的怀里,泪眼朦胧,泣不成声,“司辰将军我好怕,我好害怕啊……”

    “你先放开我!”司辰越是急着赶到冷清落身边,身上的女人便越缠越紧。

    刚才明明还瘫软无力,现在却将他缠的动弹不得!

    饶是司辰这般的好性子一时也失了耐心,他推拒着宋小姐,声音更是少有的冰冷,“快放开!”

    “司辰将军,人家真的好怕啊,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女子嘤嘤啜泣着,或许她此时的模样会勾起其他男子保护的欲望,可司辰除了厌烦便只有厌烦!

    不觉间,司辰的动作稍微重了一些,竟将那娇滴滴的宋小姐推倒在地。

    可好巧不巧的,宋小姐身上的衣裙质量着实差了些,竟是在撕扯间裂了一道口子,露出了洁白圆润的肩膀。

    “司辰将军,你……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宋小姐更是哭的昏天黑地,那哭喊的声音竟是将刀剑碰撞的声音都湮没了。

    司辰挑了一下眉,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就在他分神的刹那,宋小姐突然爬了起来,双眼睁大,惊恐的喊道:“将军小心!”

    有一个黑衣人趁司辰不备,竟是从他的背后偷袭,而刚才还胆小懦弱的宋小姐突然英勇起来,作势便要为司辰去挡那一剑!

    锋利的兵刃没入细嫩的皮肉之中,嫣红的鲜血滴滴落下,染湿了地面,染红了司辰的眼。

    “清落!”

    司辰一脚踢开那袭来的黑衣人,将冷清落紧紧护在了怀里。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经历了心脏骤停,血液逆流,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四肢犹如冰冻,僵硬麻木。

    司辰不再理会那些黑衣人,而是将冷清落拦腰抱起,脸上的惊慌无法掩饰。

    “那个……我就是伤到了胳膊,没什么要紧的……”

    虽然被心仪的男子护在怀里,这种感觉十分的美好,可她真的只是被划伤了手臂,而且伤口一点都不深,可司辰却一副她英勇就义的神色。

    想到此处她也有些奇怪,明明那黑衣人看起来像是要杀了司辰的模样,她当时来不及多想,当即便冲了过去,挡在了司辰的身前。

    可没想到这刀落下时,竟是这般的“温柔”?

    “司辰将军,别留下我一人,我害怕……”

    宋小姐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见司辰要走,才呜咽的哭诉道。

    司辰脚步微顿,冷冷回头,眼中没有柔和的光,取而代之只有冷漠和憎恶。

    “宋小姐先行回府吧,之后我有些事会去找宋大人谈谈的!”

    司辰语落,便不再理会黑衣人和宋小姐,抱着冷清落大步向司府走去。

    “你怎么把她一个人留下了?还有那些黑衣人……”

    “别说话!安静的待着!”

    这般专治霸道的口气让冷清落觉得有些陌生,却并不刺耳,她只乖巧的“哦”了一声,老老实实的缩在了司辰的怀里。

    司辰低头看着冷清落,眼神复杂,他该说她聪明还是笨呢?

    宋小姐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司辰,不对啊,预定的计划不是这样的啊!

    还有司辰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要找父亲说什么?

    司辰抱着冷清落进了司府,冷清落作势要下来,若是让司夫人看见他们两个这番模样,还不得以为她是那种不知廉耻的女人啊!

    “司辰,你把我放下来,我又没伤到腿,自己能走!”

    冷清落的挣扎却起不到半点作用,司辰依旧稳稳的抱着她,“你刚才不是还很厉害吗?如今又怕什么?”

    “你怎么不讲道道理,快……”

    “这是怎么了?怎么流血了,你们两个受伤了?”沈静歌一脸焦急的走了过来,冷清落羞得晕死过去,小手不安分的狠狠掐着司辰的腰。

    “路上遇到了一些麻烦,她替我挡了一剑,受了伤!”

    司辰简单的解释道,沈静歌眯了眯眼睛,试探问道:“你是七公主?”

    冷清落的发髻早已在打斗的过程中松散了,谁都看得出她就是一个女子。

    冷清落尴尬赔笑,小声道:“司夫人,是我……”

    “快进屋子里面,我这便派人去找大夫!”沈静歌虽是满心疑惑,却并没有发问,连忙指挥一众婢女准备东西。

    司辰撩开冷清落的衣袖,纤细洁白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虽是刀口不深,但伤口周围都是鲜血,看着着实触目惊心。

    婢女准备了清水,干净的棉布,司辰轻柔仔细的为冷清落擦着伤口周围的血污,目光深沉而专注。

    沈静歌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人家七公主是个女孩子,司辰怎么能毫不避讳?

    沈静歌正想开口,突然觉得眼前的画面有些不对劲,两人之间萦绕的气氛似乎不仅仅是普通朋友啊……

    沈静歌突然灵关一闪,莫非这七公主便是司辰口中的那个女孩?

    沈静歌越想越觉得如此,司辰太过老实,做任何事都不会逾越礼法半分,若是寻常女子,司辰绝不会如此。

    这般想着,沈静歌扬唇笑了笑,无声退了出去。

    而此时宋府中,宋小姐紧张而又惶恐,她抓着宋夫人的手,白着一张小脸问道:“母亲,您说司辰他是要来与父亲说什么?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要来与父亲算账的?”

    “放心!不会有事的!为娘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算他怀疑又如何,没有证据还能胡乱攀咬不成?

    而且你在与司辰撕扯时,他将你的衣裳都撕破了,都说那司辰最是讲究礼数,也许是要来求亲呢?”

    宋夫人笑着安抚着女儿,宋小姐闻言也松了一口气,羞怯一笑,若真是如此那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