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章 冷雨清清落良辰(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章 冷雨清清落良辰(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流君和岳绮梦婚期已定。

    这两人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如今终成眷属。

    之前岳家来金陵,住在丞相府倒也无碍,可岳绮梦自是不能从丞相府出嫁。

    依照云曦的意思,岳绮梦是锦安王的义女,可以从锦安王府出嫁,届时场面一定甚是隆重。

    可是岳阁主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义父十分排斥,他的女儿和那劳什子锦安王有什么关系?

    这层关系别人求之不得,他却不屑一顾。

    是以,岳阁主便在金陵顶好的地段置办了一间三进三出的大宅院,在极快的时间内修缮房屋,招选仆人,亦可谓是挥金如土。

    岳阁主有自己的想法,岳绮梦大婚后他们虽是要回御剑阁,但以后自是要经常来探望女儿,没有个落脚的地方总是不方便。

    再者说,若是这小两口婚后拌嘴,女儿使起了性子总有个地方可以回,不至于觉得没有娘家,无处可依。

    锦安王正在府中抱孙子,康儿在搂着他的脖子躺在他的背上,团团则是窝在锦安王怀里啃着苹果。

    锦安王一身金蟒绫罗衣,不仅皱皱巴巴的,而且还全是苹果汁水,可他却依然乐呵呵的。

    这喜欢是相互的,讨厌也是如此,在锦安王听到岳阁主出手阔绰时,不屑的冷哼道:“一个江湖中人能有这般多的银钱,看来也不是个好东西!”

    团团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祖父祖父,他为什么不是个好东西啊?”

    锦安王想着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教育团团和康儿一番,便一本正经道:“这男人啊千万不能贪图安逸,若是你什么都不做,却能随意挥霍钱财,那就不是个好东西!”

    锦安王虽是惯着孙子们,但也不希望他们以后一事无成,只活在祖荫的庇佑下。

    团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张嘴咬了一口大苹果,突然抬头看着锦安王道:“那祖父也不是个好东西!”

    锦安王老脸一凝,接着便看团团一本正经的分析着:“父亲也什么都不做,却很有钱,能买很多糖,他也不是个好东西,还有钰叔叔……”

    看着团团掰着手指一本正经的将自家人骂了一遍,锦安王连忙道:“谁说我们什么都不做了,你看我们不是天天上朝吗,这钱是上朝换来的!”

    团团眼睛一亮,伸着湿乎乎的手抓着锦安王的衣襟道:“那团团也要上朝,我也要挣钱!”

    康儿也怯怯的附和道:“康儿也要!”

    锦安王笑着将两人亲了一遍,心里颇为骄傲自豪,自家孩子就是出息,两岁便知道入朝为官,以后必定是朝中栋梁!

    ……

    楚宫中,冷清落刚刚从宫外回来,岳绮梦婚期将至,这几日她一直去岳府陪着岳绮梦,帮着她挑选东西。

    刚走到御花园,便看见司辰领着一列御林军在巡逻。

    “司辰!”

    听到冷清落的声音,司辰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御林军继续巡查。

    那些御林军们已经与司辰十分熟悉,他们起初有些不太服气,因为司辰又不是楚国人,也不知道十一殿下为何如此信任他。

    十一殿下颇有手段,谁若在他面前耍花招,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可他偏偏对这个司辰信赖有加,相处是更仿若兄弟一般。

    可世间久了,他们都为司辰的身后叹服,而且司辰没有架子,只有他安排的事情你认真去做,他便是个极好相处的上司。

    那些御林军见冷清落又来找司辰,相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看来他们这个上司很有机会成为皇家的乘龙快婿啊!

    司辰一拱手,与冷清落见了礼,冷清落随手挥了挥,开口道:“你最近有去丞相府吗?”

    “前两日陪流君去猎了两只大雁,最近几日倒是未去!”因为大雁难猎,想捉活雁更难,所以多数人家都用木头雕刻的大雁代替,可陆流君却是不肯,硬是去捉了一对活蹦乱跳的大雁。

    “陆流君倒真是有心,绮梦没有看错人!”冷清落看着司辰一字一顿道,声音幽幽,似有深意。

    “的确!”司辰点了点,不再多言。

    冷清落吸了口气,复又说道:“他们两人的婚期虽是有些紧张,但婚事备的倒很是周祥。

    特别是那凤冠霞帔,很是漂亮,看来陆流君的确没少花心思。女子这一生能遇到个细心体贴的,着实是福气。”

    “流君的确值得托付!”

    冷清落说完之后,只得到了司辰这么一声回应。

    冷清落有些气结,她二哥话也不多,但是总能与二嫂说些甜言蜜语来,可这司辰怎么就如木头一般!

    “巡你的逻吧!真是烦人!”冷清落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只留下司辰一脸迷茫。

    他刚才说的话有什么不妥的吗?

    他不是只夸了陆流君一句吗?

    司辰托着下巴兀自沉思,这女孩子的思维他真的不理解!

    一晃终于到了陆流君和岳绮梦两人大婚的日子,岳绮梦虽是太后亲封的郡主,但是她素来不喜欢与那些贵女赏花饮茶,除了云曦几人便再没有邀请他人。

    岳绮梦在芙蓉阁住了不少时日,安华她们自是也要来送亲。

    岳绮梦一身正红色长裙,越发衬得她的小脸莹白光洁,往日里她打扮的颇为素气,便是珠钗也很少佩戴。

    今日抹了脂粉,涂了红唇,黛眉轻描,媚眼如丝,美若画中仙子。

    “绮梦,你今日真是太美了,等那陆流君掀开盖头,定会看得眼直!”冷清落摇头感叹道,不管是什么样的美人,穿上红色嫁衣后,都会美上数倍,真令人羡慕。

    “是啊!岳小姐真漂亮,陆公子可真有福气!”岳绮梦不习惯别人叫她郡主,是以喜华她们仍旧唤她为岳小姐。

    岳绮梦羞赧的抿嘴一笑,看着铜镜中羞涩美丽的少女,她的心中既欢喜又紧张。

    喜华向冷清落的身边凑了凑,八卦的玩笑道:“七公主,如今岳小姐也出嫁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参加你的婚事啊?”

    冷清落叹了一口气,她倒是也想,可有些榆木脑袋就是不开窍!

    云曦做了岳绮梦的全福夫人,为岳绮梦梳着长长的黑发,她虽是年纪小,但若论福气,金陵又有谁敢与云曦比?

    看着岳绮梦笑颜如花的模样,云曦也是打心眼里为她高兴。

    穿上了凤冠霞帔,前院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众人忙将岳绮梦的盖头放下,待外面有人喊“新郎迎亲”,冷清落便搀着岳绮梦向门外走去。

    岳墨辰背着岳绮梦走向花轿,冷清落踮脚看着热闹,却在人潮之中一眼看到了司辰。

    新郎迎亲是要带着自己好友的,以免娘家为难也好有个帮手。

    司辰一身青色竹纹长衫,解去盔甲的他变得更加温润俊秀。

    朝中有不少人都看上了这位新秀,都上赶着推荐自家的女儿,却都被司辰以终身大事父母做主为由一一推掉了。

    冷清落一边欣喜那些人吃瘪,一方面又忧愁难言。

    冷凌泽说过,司夫人对儿媳的要求甚高,每每想到此处她就心中发慌。

    冷清落收回了视线,叹了一口气,先别说司夫人那里,便是这司辰到底如何所想她都摸不清楚!

    看看人家女孩子都有男子在屁股后面追着,她怎么就成了那万年铁树,连桃花都不开一朵呢?

    云曦的肚子已经十分大了,送走了岳绮梦她便有些累了准备回府休息。

    见冷清落一副要与她一同离开的模样,云曦不由诧异道:“你不去丞相府凑热闹?”

    冷清落摇了摇头,“闹洞房什么的是婆家的事情,我去干什么?”

    云曦挑了挑眉,她怎么不知道冷清落是个讲究规矩的人?

    冷清落托着腮向窗外望去,人家和和美美,就越衬得她形单影只。

    特别是那些贵女们,凑在一起便谈论金陵的公子哥们,如今又少了一个陆流君,她们还不都得盯着司辰?

    她不爱听,也懒得去管!

    云曦突然想起了什么,忙开口道:“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前几日我接到了的静姨的信……就是司辰的母亲,她不日就要来金陵了!”

    冷清落身子一踉,险些从座位上摔倒,“什……什么时候的事?”

    “我是两天前收到的信,想必她再过几日就要到了吧!”

    “怎么办?我还没做好准备呢!”冷清落一脸的惶恐,明明已经入冬,她却觉得莫名出了一身的冷汗。

    “准备?你要准备什么?”云曦知道冷清落对司辰的心意,这件事与司辰有关,她便与冷清落说了,可没想到的是冷清落居然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

    冷清落也不说话,一个人在那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曦正要发问,冷清落突然抓住了云曦的手,“清落,你的手怎么这么冰?你今日可是穿得少?”

    云曦身后摸了摸冷清落的袖子,她穿得挺厚实啊,这手怎么会冷的像冰一样?

    “二嫂,你得帮我!”

    “帮你什么?”

    冷清落张张嘴,却又将话咽了回去。

    这些话她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难道让她与二嫂说,她担心司辰的母亲会不喜欢她,她想变得淑女一些讨好司辰的母亲?

    可司辰从来都没说过喜欢她,她一个女孩子,平时暗示便已经够羞人的了,总不能让她昭告天下吧?

    “没事,我就是想着让二嫂帮我挑两本书看……”

    “你要看书?”

    云曦撩开车帘,想看看今日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冷清落居然主动看书?

    “嗯……对啊,我最近很喜欢看书的!二嫂,你们在夏国时都读些什么书啊,你给我列个单子就行,我自己回宫找!”

    云曦只觉得今日的冷清落十分古怪,却也点头应下了。

    司辰来金陵后便置办了一处宅子,云曦酌情添了些东西。

    毕竟男子与女子不同,司辰两兄弟将就一些倒是没事,静姨既然来了,她自然要好好招待。

    夏国不保,司辰找了些门路便将司傲天从边境接了出来。

    司傲天不愿意来金陵,因为见到云曦总是尴尬,他差点杀了云曦,云曦也将他送进了大牢。

    司傲天有些庆幸,好在云曦和司辰的婚事没成,否则这一家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真是有够尴尬的。

    沈静歌来了王府,见云曦面色红润,人也圆润了不少,又看着团团漂亮可爱,一时间竟是忍不住落下了泪。

    沈静歌握着云曦的手,抹着眼泪啜泣道:“看你这小日子过得如此滋润,我是真的开心,想必你母后也定然十分欣慰!”

    “静姨!”云曦拉着沈静歌落座,看着多时未见的故人,一时也很是动容,外祖母去世后,夏国也只有静姨会惦记她了。

    “云曦很好,静姨不用挂念我,以后您便留在金陵吧,我们也可以时常相见!”

    云曦是真心挽留,沈静歌却摇头笑道:“我都在这后宅活了半辈子了,我们打算出去走走,见见外面的世界!”

    云曦见沈静歌瘦了不少,皮肤也不像以前一样白皙,可她的精神却比以前还好,想来她现在的生活定然不错。

    沈静歌拍着云曦的手,眼中含着笑意,柔声开口道:“其实我这次来金陵,探望你是其一,其二便是为了司辰的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