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七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完)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七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流君终于得偿所愿,虽是经历了一番波折,但是只要能娶得美人归,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

    可府中喜气洋洋,却唯独苦了右丞相。

    陆流君每日忙着筹备婚事,这照顾右丞相的事情便重新落在了陆大人的身上。

    陆大人听御医说过,像右丞相这般年岁的老人更适合吃些清淡的吃食,若是吃的过于油腻滋补,反是对身体不好。

    右丞相听后,暗暗咬了咬牙,心里都爆起了粗口。

    这是哪个御医在放屁,整日喝粥吃青菜,人就能活的长远?

    那怎么不见牛羊有活到一百岁的呢?

    看着陆大人每日送来的白粥青菜,右丞相的脸色都变成了菜色。

    “父亲,你最近的脸色怎么越发的不好了,可是又有哪里不舒服?若是您身体不适,可千万不要瞒着!”陆大人一脸关切,耐心的询问着老父。

    右丞相瞥了一眼那难以下咽的吃食,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

    “父亲,流君很快就要大婚了,您好好修养,来年也许就能抱上曾孙了!”

    陆大人神清气爽,右丞相冷冷看了陆大人一眼,再这样下去,只怕他就要弄假成真,一命呜呼了!

    今日丞相府宴客,不过请的都是与陆流君和岳绮梦素来交好的年轻人。

    冷凌澈夫妇,司辰、冷清落还有殷小侯爷都齐聚丞相府。

    岳阁主打量着冷凌澈几人,心中暗叹,本以为金陵多是些纨绔子弟,没想到出色的人才倒也不少。

    司辰器宇轩昂,无需多言,便能看出此人必定在军中任职,谈吐之间自有一种将帅之风。

    而殷钰看起来懒洋洋的,一双桃花眼未语含笑,举止之间虽是散漫,却不失华贵之气,而且岳阁主能感觉得到,他的功夫很是不错!

    而最引人瞩目的自然要数冷凌澈,他的内力深不可测,偏偏看起来温润如玉,仿若无害,可岳阁主混迹江湖多年,如何不知最危险的对手往往便是这样的人。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陆流君的这些好友都是人中龙凤,陆流君自然也不会差。

    若是单纯做为一个年轻人来看,他应该会很欣赏陆流君,可若是做为女婿,这些还不够!

    岳阁主眯了眯眼睛,将杯中酒一口饮尽。

    因为今日大家都是相识,岳阁主一家又是江湖中人不拘小节,是以男席女席之间只象征性的隔了一道珠帘。

    冷清落一上桌便忙着为众人斟酒,司辰透过珠帘,看到了冷清落那贪杯的模样,不由蹙了蹙眉。

    “司将军看什么呢?小心被勾走了魂儿!”夹杂笑意的调笑声让司辰收回了视线,只见殷钰单手撑着下巴,正好笑的看着司辰。

    司辰脸皮薄,一时有些窘迫,忙端起了酒杯掩饰自己。

    殷钰笑而不语,看来这两人的事情一时还难有结果啊!

    “绮梦,我说你这速度也太快了,之前不还一见面就吵嘛,竟是突然间就把婚事定下了!”冷清落自斟自饮,对于陆流君和岳绮梦迅速谈婚论嫁的事情有些好奇。

    岳绮梦给冷清落夹了一肉,瞪她一眼道:“快吃肉,好堵上你的嘴巴!”

    “真小气!你就告诉我嘛!”冷清落拉着岳绮梦的衣袖,挤眉弄眼的笑着。

    岳绮梦微微红了脸,她扯下拉着自己袖子的小手,转了转眼睛,声音微微提起,“你就别操心别人的事情了,还是考虑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吧!”

    一句话,惹得两个人齐齐咳了起来,冷清落呛得眼泪横飞,司辰也是脸色涨红。

    殷钰连忙为司辰拍着后背,一脸关切的问道:“司辰将军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喝呛了,可是听到了什么呀!”

    表情关切,这音量却是足以让任何人清楚的听到。

    冷清落不禁脸红,伸手便拧了岳绮梦一把,“好一个岳绮梦,有了男人便不要朋友了是吧,重色轻友!”

    岳绮梦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是谁重色轻友,整日就知道在宫里晃悠,也不出宫来找我们玩乐……”

    冷清落一把捂住了岳绮梦的嘴,两人扭成一团,云曦笑看着她们玩闹,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她有些担心陆流君和岳绮梦,因为岳绮梦答应婚事的理由让云曦无法认同。

    可如今看着陆家和岳家一片和乐,岳绮梦两人也都心情甚好,云曦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要他们两人幸福就好!

    酒过三巡,陆流君提议众人去北院的枫林走走,丞相府种着一片繁茂的枫林。

    平日里倒是看不出什么景致,但如今已是深秋,那里红似晚霞,景色极美。

    “我已让人在那里布置了暖阁,相信你们定会喜欢!”只在酒席上坐着总是无趣,陆流君便提前在枫林安排了暖阁。

    云曦还怀着身孕,冷凌澈伸手搀着云曦,两人相视而笑,挽着手向枫林走去。

    岳阁主见了,心里对冷凌澈的印象又好了一分,知道疼媳妇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至于这个陆流君是不是,还需要他来好好测一测!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去了枫林,右丞相一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动着。

    他知道丞相府今日有酒宴,他们在那吃着山珍海味,喝着他辛苦攒下来的美酒,他却是要在这里“吃糠咽菜”,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

    右丞相越想越气,猛地起身坐起。

    亏得他为了孙子的婚事牺牲这般大,结果人家娶了媳妇就忘了祖父,真是个白眼狼!

    不行!

    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亲儿子饿死的丞相了!

    右丞相刚想翻身下地,想到外面定然有人,便开口喊了一声。

    门外候着的侍女立刻开门走进,“丞相有何吩咐?”

    “他们还在招呼客人吗?”

    “回丞相,酒席已经散了,公子带着客人们去枫林赏景了!”

    哼!他们倒是玩的痛快,却将他一人扔下!

    想了想,右丞相突然开口道:“我饿了!你去厨房给我熬粥来,我要用鸡汤细细熬煮的白粥,做的仔细些!”

    侍女一愣。

    “还不快去!”右丞相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那侍女才连忙快步走出,心里却甚是纳闷,她怎么觉得丞相的病似乎好了一些呢?

    右丞相见看着他的人不见了,立刻翻身下床,穿好了鞋子衣裳,向酒席处走去。

    丞相府的仆人正在收拾碗筷,右丞相脚下的动作不由快了两步,“住手!”

    众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脸错愕的看着右丞相。

    “丞相,您怎么来了?”

    右丞相咳了一声,装作声音虚弱的开口道:“躺的久了……出来走走,咳咳咳……”

    右丞相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移开眼神道:“你们先下去吧,这里先不用收拾了,一会儿流君他们可能还回来呢!”

    “可是……”

    仆人们有些犹豫,等他们回来了这些饭菜不就凉了?那还能吃吗?

    “下去吧,用你们收拾的时候自然会再去叫你们!”右丞相不耐的挥了挥手,众人见右丞相如此,自然不能违背命令,都茫然不解的离开了。

    一看众人离开,右丞相立刻坐了下来,看着满桌没怎么动过的饭菜,开口叱骂道:“真是浪费,简直不知道人间疾苦!”

    右丞相一边说着,一边晃着酒壶,待听到酒壶里面传来液体晃荡的声音,才满意的摸了摸胡子。

    没有干净的杯子,他干脆手拿酒壶,向自己的嘴里直接倒酒。

    当清冽的酒水流入他的口中,他的眸色骤然一亮,有一种焕然重生的感觉。

    那酒水仿若灵丹妙药,顺着他的喉咙流遍了全身各处,让他身体的每一处都无比的舒畅。

    “好酒!好酒啊!”

    右丞相又连续喝了几大口,美酒入腹,顿时觉得胃中空落。

    桌上摆着一盘没怎么动过的烧鸡,右丞相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仪表,伸手便扯下了一个鸡腿。

    当肉香充斥着口腔的每一个角落时,右丞相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柔缓起来。

    有酒有肉,这才是生活啊!

    就这样右丞相一口酒一口肉,终于重新找回了活着的感觉。

    可就在右丞相正在忘我的享受着这失而复得的美好时,他突然觉得身上一冷,竟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他想着,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尽早回房的好,便拿起尚有酒水的酒壶,又用荷叶将烧鸡包起,正想起身,转身间只见自己身后站满了人。

    众人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右丞相,只见他左手拿酒,右手持肉,面色红润,眸色清明,哪里有一点病态的模样。

    右丞相为官多年,可谓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可此时此刻他真是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完了!

    真是晚节不保啊!

    这时,陆大人颤颤巍巍的走上前来,大煞风景的问道:“父亲,您的病都好了?”

    “呃……嗯……算是吧……”

    舌辩群儒的右丞相在一群小辈的注视下,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岳绮梦突然冷笑起来,她抬头看了陆流君一眼,觉得自己这么多天来就像个傻子一般。

    “陆流君!你居然骗我!”

    “绮梦,你听我解释!”陆流君脸色一白,岳绮梦却不肯给他机会!

    “陆流君!我讨厌你,这辈子我都不要再见你了!”岳绮梦一把甩开陆流君,转身向无人处逃离。

    陆流君看见岳绮梦在转身时,眼角有泪光闪过,想也不想的就追了出去。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许是如此。

    冷凌澈看了一场好戏,嘴角微微勾起,怎么办,他就是喜欢看别人求而不得!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理不出头绪来,右丞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里不禁呜呼叹息。

    岳阁主却是看了个明白,他不怒反笑,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摇起了头。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合着这祖孙两人在合伙算计他的女儿!

    不过,这位岳阁主是何许人也,当初他可是生生将人家出嫁的新娘掳了来!

    他原本不喜欢文人的迂腐,不管什么事他们总是拿着这个子那个子来说事,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这书读得多了,人反是变得自私势力,不肯付出,只想索取。

    可陆流君为了娶自家女儿,竟然设了这么一个局,足以见得其用心!

    这男子追求女子哪有道理可言,喜欢便要有豁出命的觉悟去争取,在这一点上,陆流君这小子不错!

    算了!

    他不管了,只要他能说服自家的女儿,这个姑爷他认了!

    而此时岳绮梦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毫无目的奔跑着,她那般纠结挣扎,她处处为他着想,可他竟是在演戏欺骗自己!

    什么衣带渐宽,什么消瘦病弱,都是假的!都是骗她的!

    陆流君紧追不舍,终是抓住了岳绮梦的手腕,岳绮梦回头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她一边流泪,一边狠狠的打着陆流君,为她的所受的欺骗,为她此时的委屈!

    陆流君没有躲散,任由她将拳头狠狠落在自己身上,“我是骗了你,可我真的没想用这件事骗你与我成婚,我只是想让你看清自己的心,让你承认,你也是喜欢我的!”

    “绮梦,你不知道这些日子以来都多么的开心,想到我能娶你为妻,能与你日夜相守,我便是做梦都会笑醒。

    你之前一直回避我的感情,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吗?我担心你会喜欢上别人,我担心娶你为妻只是我今生的一个痴愿。

    我宁愿做一个能与你相守的小人,也不愿做一个没有你的君子!绮梦,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陆流君将岳绮梦的两只手腕紧紧禁锢在手中,他身姿修长,俯视着泪痕犹在,可怜无助的女孩。

    “绮梦!”

    他声音深沉,带着一丝丝不可言喻的蛊惑,岳绮梦竟然不自觉的抬起头,与陆流君四目相对。

    她眸中有恼怒,有委屈,可他的眼中只有一片脉脉深情。

    让她恼,让她怒,却也让她束手无措,无法应对。

    “绮梦!若是再来一次,我还会这么做!我的确不算个光明磊落的君子,我欺骗了你,利用了你的柔软和怜惜。

    我的祖父没有生病,我的憔悴也是装出来的,我撒了许许多多的谎,可只有一件事我没有说谎!

    绮梦,我心仪与你,此生不悔!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我要你做我孩子的娘亲,我要与你生生世世为伴,生能同衾,死亦同椁!”

    岳绮梦眨了眨眼睛,懵懂而茫然,她一直都知道陆流君对她的心意,可她从来没听过陆流君说过这些话。

    他们往常相处更像是亲密的好友,玩笑打闹,即便是他偶尔流露出来的暧昧,也会被她刻意回避。

    她知道她是喜欢陆流君的,可她还未做好成为别人妻子的准备,所以她不敢逾越那条界限。

    他也从未逼迫过她,他们两人始终在保持着一种安全的距离。

    可如今陆流君突然将这些深情却又沉重的告白倾吐而出,她茫然无措,只傻傻的看着陆流君,看着他一点点俯身而下,看着他一点点接近自己,看着他的睫羽鼻梁在自己眼前逐渐放大。

    直到自己的唇瓣上传来一种陌生的触感,微凉而柔软,带着丝丝酒气还有男子那本就清冽的气息。

    她仍旧睁大着双眼,任由他的唇在自己的唇瓣上流连、往返、舔舐、轻咬……

    他们身处在那片茂盛的红色枫林之中,枫叶似火,红若晚霞。

    有风荡过,醉红的枫叶随风而动,犹如他们身后燃着热烈的火,荡着起伏的浪,而他们则如同两只小舟偎依而行,随浪而逐。

    岳绮梦的眼中只剩下男子的容颜,他遮住了倾泻的阳光,挡住了悠悠白云。

    岳绮梦在这一瞬间忽的感受到了云曦之前与她说过的话,当你爱上一个人时,当你确定他是你的唯一时,你的眼中再也看不到其他的景致,天下乾坤,唯他一人,原是如此……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