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六)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六)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岳绮梦和陆琼羽将陆流君搀扶回房,陆琼羽心疼的看了自家哥哥一眼,与岳绮梦道:“绮梦,你先留在这,我去遣人找府医来!”

    岳绮梦点点头,一脸愧疚的看着陆流君。

    今日上街她便有些心神不宁,她那个哥哥自小便不是个有分寸的,她担心哥哥为难陆流君,这才提议提前回来,没想到还是让他伤到了陆流君!

    “陆流君,你还有哪里疼?千万不要瞒着,一定要说出来!今日对不起,是我哥哥他太过分了!”

    早知道就让父亲将哥哥留下看家,免得他如此事多!

    “真的无碍……”陆流君有些虚弱,说话也是断断续续,他眉头微锁,看起来似是十分痛楚。

    “今日是我主动要与岳兄比试的,都怪我自己技不如人……”

    “你还替他说谎!我还不知道他那个性子吗?定是他主动要找你比试,说是随意过两招,实则不过是为难你罢了!”

    陆流君的武功比不上哥哥,他除非是疯了才愿意主动出丑。

    陆流君扬唇笑了笑,心想岳绮梦还真是挺了解她那个哥哥的!

    他何尝看不出岳墨辰的为难和岳阁主的默许,他们都在试探他,他不能回避,却也不能认人拿捏。

    正巧他看到了岳绮梦一行人,便故意放缓了脚步露出了破绽,虽然这一掌挨得的确痛了些,但这次也足以让岳家父子看到绮梦的心意。

    抬头看着岳绮梦那满是担忧的小脸,陆流君欣慰的勾起了嘴角,能得她如此珍惜,便是再受一掌他也愿意!

    “被人欺负了还笑,你真是蠢啊!”岳绮梦见他扬着嘴角,明明气色不佳,却偏偏笑的温润如暖阳,那双眼睛更是熠熠生辉,不觉有些脸红。

    “绮梦,只要能得你倾心,便是日日被兄长欺负我也愿意……”屋内唯有他们两人,陆流君伸手握住了细嫩的柔夷。

    柔软小小的手颤了一下,却并没有拒绝抽离。

    岳绮梦低着头,露出了一段洁白纤细的脖颈,一缕微卷的发丝在她的耳畔边轻晃。

    她的脸小小的,尖尖的,只有他一张手的大小,让人很想将她的小脸捧在手心,细细端详。

    两人静默无语,岳绮梦的脸颊越发的红了,她感觉自己有些承受不住陆流君那深沉专注的注视,连忙抽回了手,嘟嘴道:“真没出息!”

    陆流君坐起身,忽的凑近岳绮梦,岳绮梦能清楚的感觉到耳畔传来一道温热的呼吸声,“那你喜欢吗?”

    岳绮梦一抬头,两人之间竟是只有一指间的距离,陆流君的气息温暖清冽,岳绮梦猛地弹起身子,向后退了两步。

    “那个……那个你先休息,我……我一会儿再来看你!”话一说完,岳绮梦便飞速逃离,一张脸红的宛若熟透的苹果。

    陆流君兀自扬起嘴角,满眼欢喜的看着岳绮梦的背影。

    他向后仰去,不慎扯动了胸口的伤处,顿时龇牙咧嘴起来。

    他摇头无奈叹息,娶妻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事情啊!

    此时客院内,岳夫人脸色不虞,她看着坐在一处的岳家父子,红唇紧紧抿起,“别人不知道,我还不了解你们?你们今日便是在故意为难流君,对不对?”

    父子两人皆不说话,岳夫人气得不轻,用力拍了一下桌子,但那声音就像放杯子稍稍用力了些一般。

    岳阁主不禁笑了起来,他家夫人便是生气的时候也这般柔弱,真是有趣。

    岳夫人没看到岳阁主那不怀好意的笑,否则只怕更是要气怒了。

    “此时事关绮梦的终身大事,自是要谨慎一些,你们多去了解打听,这是应该的!

    可你们不能用这种方式来欺负人家啊!丞相府是书香世家,流君能会些武艺已经不错了,他怎么可能比得过墨辰,你们这分明是故意为难!”

    依她看,这婚事十有八九是能成的,她不希望两家闹出什么隔阂来,这样反是对绮梦不好。

    岳阁主面上一丝神色不露,心里却是冷冷发笑,那个陆流君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陆流君那脚步停顿的时间刚刚好,若说是凑巧,他可不信。

    岳墨辰也一直没有表态,他静静的听着岳夫人训斥自己,岳夫人最后也说累了,叹气喝起了茶。

    “母亲,您说的对!今日是儿子做错了,儿子定当反省!”

    岳夫人诧然的看了岳墨辰一眼,她本以为岳墨辰要与自己顶嘴,没想到他今日竟然这般乖巧?

    “我今日的确是想试试陆流君的功夫,与我比他自然差了许多,但足以见得他并非像那些纨绔一般病弱无骨。

    而且当儿子伤了他,他不但没有埋怨,还替儿子解释,足以见得他是个正人君子,这婚事我没意见了!”

    这次便是岳阁主也不由震惊了,他眯着眼睛打量着岳墨辰,一时有些没理清头绪。

    这个与他同仇敌忾的儿子怎么会瞬间缴械投降?

    被陆流君的人格魅力折服?

    他不信!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岳夫人有些怀疑,担心岳墨辰是嘴上应着,背地里又去找人家麻烦。

    “儿子何时骗过母亲!您放心,儿子一定会与陆兄和平相处,明日我便亲自上门赔礼!”岳墨辰态度郎朗,拍着胸口与岳夫人保证。

    岳夫人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日,岳墨辰竟是真的去了给陆流君赔礼谢罪!

    看着态度友善的岳墨辰,陆流君面上虽是笑着应和,心里却甚至警惕。

    “昨日都是我没有分寸,这才不小心伤了你,陆兄可千万不要怪我啊!”岳墨辰笑着赔礼,甚至还备了礼送来。

    “岳兄客气,能与岳兄讨教几招是我的荣幸!受伤一事也怨不得你,你无需挂在心上!”

    岳墨辰爽朗一笑,他的眉眼有些像岳绮梦,笑得时候眼睛会眯起一道弯弯的弧度。

    “我就知道陆兄你心胸宽广,定然不会斤斤计较,将妹妹交给你,我也能放心了!”

    陆流君有些诧然,这岳墨辰是个什么意思,他怎么弄不懂了呢?

    岳墨辰转了转眸子,闲话家常起来,“不知你可还有别的兄弟姐妹?”

    “我还有一个妹妹,上次想必岳兄也见到了。”陆流君没有摸清他的意思,便顺着他聊了起来。

    “那还真巧,我也是!”

    陆流君:“……”

    岳墨辰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废话,轻咳一声,若无其事的问道:“我自小最疼这个妹妹了,想来你也与我一样吧?”

    陆流君弯弯嘴角,笑了笑,“那是自然,做哥哥的天生便懂得疼妹妹。

    特别是琼羽身子不大好,我们家里对她更是要多宠溺一些。”

    提到陆琼羽的身体,陆流君有些忧心,陆琼羽是天生的心疾,非外力能治好。

    在玄徵和宁华的调理下,她身子虽是健康了许多,但还是不能担惊受怕,也不能太过激动操劳。

    以琼羽的身份相貌,照理说提亲的人都会踩烂丞相府的门槛,可实则陆琼羽的身体注定无法成为大家族的当家主母。

    无法操持家事,不能劳心劳力,便是委屈也受不得,以后只能被夫家捧在手心。

    那些人虽是有意与丞相府攀亲,却又怕照顾不好陆琼羽,以后反是得罪了丞相府,所以陆琼羽的婚事着实不太顺利。

    “可是身子弱?有没有吃些补药?”

    陆流君摇了摇头,将陆琼羽的情况简单说了几句。

    岳墨辰瞬间明白了,陆琼羽便如那温室的花草,需要人精心呵护。

    他虽是看不上柔弱的男子,但是照顾这样娇柔的女子他还是愿意的。

    再说娶妻不就是要宠的吗?

    就像他母亲,嫁人之后别说柴米油盐,就连针线都几乎没碰过。

    整日里仍如在家做女儿一般,看看书,赏赏花,偶尔兴致大发,写两首诗,做一幅画。

    虽说母亲嫁了个“武夫”,但谁敢说母亲这辈子活的不好?

    “如此倒是可惜!”岳墨辰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看她的年纪应与绮梦差不多,不知有没有定了婚事?”

    岳墨辰只是随口一问,陆流君也没有多想,摇了摇头。

    岳墨辰表情不变,心中却是狂喜。

    岳墨辰看了陆流君一眼,友善的笑了笑,“其实一开始我对你的确有些意见,毕竟事关我妹妹终身大事,我定然要仔细一些。

    不过,现在我觉得你真是个不错的人,以后也定然会心疼绮梦。你放心,我既然看好了你,自然会帮你,我父亲那我会帮你解决的!”

    陆流君没想到岳墨辰是真心的,也觉得惊喜,这样至少他又多了一个盟友,最后只剩下未来的岳父大人了!

    “如此便谢过岳兄了!”

    “咱们兄弟两人何必这般客气,你放心吧,这个舅哥我当定了!”岳墨辰拍着胸脯笑着保证,眼中却闪过一抹算计。

    “对了,我那个妹妹从小散养惯了,什么衣裳首饰她都不喜欢,唯独就喜欢漂亮的人!不管是男是女,只要长得好看她便喜欢!

    你这张脸其实不错,可以后也要多注意保养,要想拢住她的心,便要抓住她的眼!”

    陆流君认真的听着,将岳墨辰的话一一记在心里,他不自觉的摸上了自己脸,想想岳绮梦平日的表现,好像确实如此。

    他又比岳绮梦年长几岁,看来的确应该注意一些,不然这美男计便用不成了!

    岳墨辰见陆流君听了进去,便若无其事的问道:“你说是不是女孩子都这样,你妹妹也这样吗?”

    “那倒没有!琼羽她喜欢花草,也喜欢小动物,是个内心很柔软的人。”

    陆流君万万没想到,他也有被人算计的一天。

    等到某日,陆琼羽的住处堆满了岳墨辰送的花花草草,小猫小狗,陆流君才醒悟过来。

    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岳墨辰打的竟然是他妹妹的主意!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两家相处了一些时间,都觉得十分契合投缘,陆流君和岳绮梦两人又是你情我愿,婚期便这般定下了。

    因为考虑到右丞相的身体,所以便就近择了一个良辰吉日。

    岳阁主一直表现的十分认可,竭尽全力的配合着,看的岳夫人十分满意。

    陆流君那颗一直空悬的心也终于放下了,想到好事将近,最近他可谓是容光焕发,精神抖擞!

    岳阁主冷眼看着他们商讨张罗婚事,嘴角轻抿,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

    就算陆流君收买了他的夫人和儿子,他这一关可没这么好过!

    就算婚期定了又如何,届时若是陆流君过不了他的考验,还是一样没有资格做他的女婿!

    不过,还未等岳阁主出手,这婚事便已然出了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