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四)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四)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岳绮梦不愧是江湖儿女,可谓是雷厉风行,不仅主动与陆流君提及了婚事,更是书信一封将她的父母都请来了金陵。

    其实依礼应是陆家亲自上门拜访,可岳绮梦顾虑右丞相的身体,若是陆流君离开了,右丞相有个不好,他岂不是要悔恨一辈子?

    饶是陆流君也被打的措手不及,他只是想用这件事让岳绮梦看清自己的内心,不要再试图逃避,可他没想到,岳绮梦一下子便给了他一个大惊喜!

    看着陆流君不停的在屋子里踱步,右丞相被晃得有些头疼,“你能不能停下来,晃得我头晕眼花!”

    “祖父,我这怎么反是觉得心里不踏实了呢?是不是有些太快了?”这一切就像在做梦似的,他一直求而不得的人,突然便要嫁他为妻,喜事将近,他反是惶恐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竟也像女子般患得患失,真是丢人!”右丞相撇了撇嘴,不屑的冷哼道。

    陆流君坐了下来,心里有些没底,“祖父,你说若是她知道我骗了她会不会怨我?”

    “那你就不会瞒着她不让她知道?”他这孙子真是蠢死了,一点都不上道。

    若是能选择,他更愿意选择做冷凌澈的爷爷,看着便省心。

    “哪个男人没说过谎?这女人嘛,需要哄,也需要骗,只要你说谎的目的不是为了伤害她,无伤大雅嘛!

    你祖母五十余岁时还问我她美吗?你说五十岁的老太婆能美吗?但是你不能说实话啊,你说实话,她心里不痛快,我身上也不痛快,是不是?”

    人之所以能超越其他的动物成为主宰,便是因为人可以祖祖辈辈的相传经验。

    制造工具需要经验,这娶妻生子也是一样!

    “可这不一样啊……”他真的只是想让岳绮梦知道,她对他是有情的。

    可如今岳绮梦为了他,愿意提早完成婚事,更是处处为他着想,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像个骗婚的恶人!

    若是她知道了,她一定会很伤心吧?

    见陆流君还是皱眉不展,右丞相觉得自己被气得胸口生疼,“那咱们说点近的,你觉得冷凌澈就没有动过心思吗?

    当年他在夏国做质子,还不是靠装可怜装弱小博得了世子妃的怜惜,这女人都是心软的,只要你以后好好对人家姑娘,现在用些小手段没事的!”

    不等陆流君开口,右丞相复又说道:“再者说,你们两个的事情也不过才刚有一撇而已。我听说岳丫头的父亲可是江湖第一阁御剑阁的阁主,人家能不能看上你还两说呢!

    江湖中人的确不拘小节,但是江湖与朝堂不同。

    江湖中人嫌我们太过迂腐阴险,而我们又总觉得江湖中人都是虎狼之辈,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得你未来岳父的喜欢吧!”

    右丞相的话的确分散了陆流君的注意,事情的确如此,他在这纠结欺骗岳绮梦的事情,可两人的婚事到底能成与否,还要看人家父母的意思呢!

    与此同时,一辆宽敞的马车里,一年轻俊秀的男子掀开车帘向外张望,眼中都是不耐和不喜。

    “哪有这样的道理,自古以来都是男方上女方家提亲,哪有大老远折腾我们的道理?”

    男子剑眉星目,五官棱角分明,略显凌厉,一头乌发利落的以玉冠束在脑后,身上自有一种与众不同的侠气。

    “你妹妹不是说了吗,他家祖父病重需要他在榻前伺候,现在的年轻人能有这般孝心耐心的可不多了!”

    说话的女子正是岳绮梦的母亲,她梳着妇人发髻,长得甚是柔弱,柳叶弯眉,杏眸含水,虽已人至中年,但面向上看起来依然水嫩清雅。

    她的语气更是轻轻柔柔的,就如那扑面而来的柔软春风,谈吐举止更是优雅得体,让人看着便想要呵护。

    “绮梦这丫头真是胆子大,出来一趟居然便找了个男人?最可气的是,她之前居然一点没透露过,就连对我这个哥哥也是只字未吐,真是可恨!”

    岳墨辰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把他妹妹骗的团团转!

    哪家的姑爷一开始不是被女方家为难的束手无措,他家倒好,反是要他们千里迢迢赶过来!

    “你话怎么这么多?不爱去便给我滚下去!”岳阁主目光锐利,身上有一种沉淀多年的杀气。

    这杀气与锦安王身上那种战场杀伐之气不同,他身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场,他只需坐在那,不用多言,看起来便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

    岳墨辰闭上了嘴巴,心里忿忿难平,却不敢在父亲面前造次。

    岳阁主瞥了他一眼,从盘子里拿起一个蜜桔,小心的剥下皮,递到岳夫人面前,语气在转瞬之间变得轻柔耐心,“你一向最怕坐车了,快吃个蜜桔,省的头晕。”

    岳夫人笑着接过,马车里顿时飘满了蜜桔甘甜的味道,还有某些情意绵绵的暖流。

    岳墨辰见怪不怪,他家一直如此,他这父亲疼媳妇宠女儿,他常常想着,若他也是个女子该多好,免得整日挨骂!

    一家三口赶了几日的路,终是到了金陵,岳墨辰看着马车外面,不屑道:“这金陵看起来很一般,也没什么意思嘛!”

    “你一会儿对人家客气点,毕竟你妹妹喜欢人家,只要那孩子好,这婚事就成了,可别伤了和气!”岳夫人开口劝道,生怕他带着气,与人家说话呛起来。

    岳墨辰面上应着,心里却不这么想,他倒要看看那个陆公子有何过人之处!

    陆府一直派人盯着,见岳家人来了,连忙派人去禀告。

    陆大人和陆流君在大门外迎着,岳绮梦见到父母兄长,如鸟一般的飞奔过去。

    “父亲!母亲!”岳绮梦扑到岳夫人怀里撒娇,岳夫人一边笑着,一边教训道:“都多大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也不怕让人家笑话!”

    岳阁主也扬唇露出一抹笑来,他抬头看着走来的陆家父子二人,抱拳道:“这位便是陆大人吧?”

    “岳大侠有礼!”陆大人连忙回礼。

    陆流君向前一步,躬身行礼,“晚生见过岳伯父、岳伯母!”

    “不必多礼!”

    岳阁主抬手虚扶了一下,陆流君站直身子,脊背挺直。

    他一身墨蓝色的长衫,清俊儒雅,却又不像一些贵家子弟看起来那般瘦弱绵软。

    他身姿修长,肩膀宽阔,面容俊秀却不失阳刚之气,举手投足间是书香门第自有的清华,可他言谈落落,丝毫不显酸腐。

    不论岳阁主和岳墨辰是如何想的,岳夫人对陆流君的第一印象是极好的。

    岳夫人出身名门世家,本也是要嫁给门当户对之人,谁曾想竟入了岳阁主的眼,竟然在她成亲之日被人掳走。

    不过倒是也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为此岳夫人并不后悔。

    可或许因为她的出身,她还是十分欣赏有修养有文采的年轻人,虽然她平时未说什么,但她并不想让女儿嫁个游侠,两人以后游走江湖。

    如见看着陆流君仪表堂堂,丞相府又是书香门第,她看着便觉得欢喜。

    岳墨辰上下打量着陆流君,嘴巴紧紧抿着,没想到这小子长得还挺好的,一时还很难挑错了!

    不过转念一想,像妹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定然是被这张脸给蒙蔽了。

    岳墨辰摇了摇头,这女孩子就是单纯,哪里懂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道理!

    “这位便是兄长吧?”陆流君拱手笑道。

    “好说!”岳墨辰随手回了一礼,就算要为难,也不能在母亲和妹妹面前,他们的事以后说!

    “内人已经备了饭菜,诸位快里面请!”

    男女不同席,岳家父子随着去了前堂,仆人引着岳夫人向内宅走去。

    陆夫人和陆琼羽在二门前迎着,几人碰面,都笑盈盈的打着招呼。

    其实陆夫人之前有些担心,她知道岳绮梦的家里出自江湖,其实她挺喜欢岳绮梦这个孩子的,可是两家毕竟环境不同,她很怕遇到一个武功高强、性情好爽的亲家,因为那样两人着实聊不到一处去。

    可没想到岳夫人竟然也是个清雅之人,看她的谈吐必定出身世家,两人越聊越投机,也没了最初的尴尬。

    岳夫人很喜欢陆夫人这样的性子,想必等绮梦嫁过来,这婆媳相处应该不是难事。

    “姐姐真是好福气,您这一双儿女都是人中龙凤!”岳夫人看着陆琼羽,笑着赞叹道。

    做娘的都喜欢听人夸自己的孩子,陆夫人抿嘴一笑,也不谦虚,“哪里,我们都是有福气的,绮梦这孩子我也是喜欢的紧!”

    听着两位母亲互捧,岳绮梦和陆琼羽相视一笑,岳夫人和陆夫人也都明白过来,四人笑得畅然,一顿饭也用的甚是愉悦。

    可男人那边便不似这般温馨了,几人没说几句话,岳阁主便开始向陆大人敬酒。

    陆大人平日也喝些小酒,但那也都是文人助兴,哪里抵得过这样一杯接一杯的。

    偏偏岳阁主十分热络,盛情难却,陆大人也不想两家第一次见面,自己落了个难以相处的坏名声,便勉强跟着。

    陆流君深知自己父亲的酒量,便道:“岳伯父,若是您不嫌弃,晚生陪您喝吧!”

    “唉!陆兄,他们喝他们的,咱们喝咱们的,你与我父亲喝岂不是吃亏?

    你是晚辈,你要敬他可就是两杯,不如咱两喝酒划拳,才是热闹!”

    岳墨辰说完便已经撸起了袖子,亲自为两人斟上了酒,岳阁主呵呵一笑,与陆大人说道:“这两个孩子倒是投缘!”

    陆流君看了一眼嘴角挂笑的岳墨辰,什么投缘,这分明是来为难的!

    可要娶人家女儿,这些事不可避免的,陆流君也不客气,与岳墨辰划拳吃酒。

    岳墨辰小小的吃了一惊,没想到陆流君看起来文绉绉的,酒量竟是不错。

    看来这也定是个酒囊饭袋,没少与那些纨绔子弟吃酒,不好!不好!

    酒过三巡,陆大人早已趴在了桌上,陆流君伸手去扶,“父亲,您喝多了,我派人送您回去吧!”

    “没多!我没喝多!今日喝的高兴,我要和岳阁主不醉不归!”

    岳阁主正举着酒杯,闻后笑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不急!今日你先回去歇着,明日我们再喝便是!”

    “贤侄,送你父亲回去吧,你派个仆人安顿我们便好,我们家规矩少,不必这般讲究!”

    陆流君看着醉意醺醺的陆大人,点了点头,招呼仆人领岳家父子回房休息。

    “父亲,您觉得这陆流君如何?”

    岳墨辰低声问道,虽然父亲这一路上未说什么,但想必心里也定然不痛快。

    岳阁主目光陡然凌厉起来,嘴角泛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我管他如何?就算是天王老子,想娶我女儿也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