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三)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三)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与云曦聊过之后,岳绮梦不但没有看清现状,反而变得更加的茫然了。

    什么你的眼中再也容不下周遭的景致,什么你会认定他是你今生的唯一,这些让她怎么参考嘛!

    岳绮梦叹了一口气,她没有坐马车,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路上,她遇到了那个被她所救的书生,那书生名唤陈清,是个长相甚是干净的人。

    他的穿着虽是并不华贵,可身上有一种书香之气,举止更是温文儒雅。

    “岳姑娘!”

    陈清见到岳绮梦,眸中顿时明亮,他小跑到岳绮梦的身边,拱手行了一礼。

    岳绮梦扬了扬嘴角,算是回应。

    “岳姑娘今日怎么是一个人出来的?”贵家小姐都有丫鬟和小厮护卫,像岳绮梦这样独自出行的小姐的确扎眼。

    “我的功夫比那些小厮都好,谁还能欺负得了我吗?”

    岳绮梦虽然不能说是绝顶高手,但她自小便混迹江湖,想从她手底下讨便宜,也是绝不可能的!

    陈清想到自己被恶霸欺负,毫无还手之力,还是多亏这岳姑娘相救,脸上不由有些讪讪。

    “岳姑娘说的是!”陈清笑着点头道,他一直醉心读书,并未考虑过男女之事。

    而且在他心里,男女之间也就是听风赏月,吟诗作对,可上次见到岳绮梦之后,他的脑海中都是她飒爽的英姿。

    那一刻他才知道,女人不仅是红袖添香,更能英姿飒飒,自此之后他便再也忘不了她。

    “岳姑娘,上次多亏了您出手相救,不知今日可否方便请您去茶楼喝一杯茶?”陈清的眼中都是期待,双手还有些局促不安的抓着袖口。

    “不过一点小事,不值得你放在心上!”岳绮梦笑的有些勉强,她现在只觉得浑身乏力,似乎那件事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精力。

    “那怎么行呢?也许对姑娘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可对于我而言,这份恩情在下没齿难忘!”

    岳绮梦抬头看着陈清,看惯了冷凌澈那般的容貌,陈清的干净给人的感觉就像一碗水,虽清却淡。

    或许是受父亲的影响,她更喜欢惩恶扬善的游侠或是保家卫国的将军,她不喜欢文人墨客。

    陈清应算是个好人,可她并不喜欢,若说让她嫁给这样的人,她是死不愿的。

    可脑海中突然想到一人,他不是大侠也不是将军,他或许会成为一个权臣,但他与她的想象差距的确很多。

    可若是让她嫁给他呢?

    似乎并没有那么不愿!

    岳绮梦摇了摇头,对待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标准,难道她对陆流君真的不一样?

    看着陈清眼中的光芒,岳绮梦笑着道:“多谢公子好意!只是我虽为江湖儿女,却也要在意名声二字,家里已经为我定了亲事,喝茶便不必了!”

    岳绮梦说完便笑着离开,没有多回头看一眼陈清那落寞的身影。

    她想,若是此时那个人露出悲伤的神情,她一定会忍不住心软吧……

    不知不觉间来到了丞相府,岳绮梦犹豫了一瞬,还是抬步迈了进去。

    府中人除了右丞相和陆流君,谁也不知道这祖孙两人的主意。

    陆琼羽唉声叹气个不停,虽然陆流君回来后,右丞相的病情稳定了一些,可他一日不恢复,他们便一日放不下心来。

    见岳绮梦来了,陆琼羽忙拉着岳绮梦坐下,她红着眼眶,轻声道:“绮梦,你来的正好,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我兄长?”

    “陆流君他怎么了吗?”语气中带着无法掩饰焦急,只是她并没有注意。

    “自从兄长回来,伺候祖父的事情便全有他来做,可他每日都不怎么吃东西,人都瘦了一圈了!

    我真担心,祖父没好,他又病倒了!绮梦,我不想勉强你什么,可你至少帮我劝劝他,让他好好吃饭可以吗?”

    陆琼羽忧心不已,满眼恳求的看着岳绮梦,岳绮梦点点头,便是陆琼羽不求她,她也会去做!

    此时右丞相的房中,右丞相倚在软榻上,喝着小酒,吃着烧鸡,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陆流君看了一眼被吃了一半的烧鸡,忍不住埋怨道:“哪有病人每天一个烧鸡,半斤白酒的?”

    “若是不吃肉不喝酒,我才会生病好不好?”右丞相撕下一块鸡肉,放在嘴里慢慢咀嚼,又眯着眼睛抿了一口烧酒,发出了满意的“啧啧”声。

    “你也不怕被人发现?”

    “所以我才让你照顾啊!你没回来的时候,你爹天天让我喝白粥,你若是再晚回来几日,也许真的就看不到我了!”右丞相离不开酒肉,让他吃素比喝药更痛苦。

    陆流君心中暗自腹诽,哪家的老人能吃下这么油腻的东西,看祖父这身体,别说看他娶妻生子,就是看他儿子娶亲都不在话下!

    右丞相瞥了一眼一旁的饭菜,陆流君只吃了半个馒头,喝了一碗汤。

    右丞相眯着眼睛笑了笑,“苦肉计!玩的不错!”

    陆流君虽然有这样的心思,可突然被人揭穿,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便咳了两声,正色道:“今晚给您买福瑞楼的肉包子怎么样?”

    右丞相眼睛一亮,补充道:“我还要赵氏卤肉店的酱牛肉!”

    陆流君心中无奈,一个老人吃的这么油腻真的好吗?

    门外传来人的说话声,陆流君竖着耳朵,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她来了!

    果然,没过多一会儿,便有人扣响了门,“公子,绮梦郡主来了!”

    陆流君连忙起身,他照了一下铜镜,下巴的胡茬刚刚好,看起来既有些憔悴,又不会显得脏乱。

    右丞相笑眯眯的摸着胡子,此事肯定能成!

    岳绮梦站在阶下候着,听到脚步声,猛然转身,只见陆流君一袭蓝色长衫缓步走来。

    那长衫竟然都有些宽大了,此时被风吹的猎猎而动,更显得他形单影薄,消瘦憔悴。

    以前陆流君都是一副如玉公子的模样,此时下巴上遍是胡茬,脸色也有些暗黄,看来这件事真的对他打击颇大。

    “绮梦,你来了?”他扬唇而笑,笑意依然温柔,只是眉宇间的疲色和愁绪让人看着有些心疼。

    岳绮梦心中一紧,双眉紧蹙,眸光晃动,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看起来煞是可怜。

    “你怎么瘦成这样了?”

    陆流君摸了摸自己的脸,笑着柔声道:“可能是在军营吃的不好,所以瘦了些,等再待些日子就好了!”

    骗人!他明明比回来的时候更瘦了!

    岳绮梦背着手,垂头踢着脚下的青石,“你担心右丞相的身体,却也不能不顾及自己啊!要是你病倒了,大家都会难过的!”

    “大家?”

    他轻声问道,她的脸有些红,忙答道:“对啊!陆大人、陆夫人还有琼羽,他们都很担心你啊!”

    “那你呢?”

    淡不可闻的发问,岳绮梦却听得格外清晰,不知道为什么,仅仅三个字的发问便让她面红耳赤,心跳加快。

    明明她可以坦然的以朋友的身份说担心他,可话到嘴边,却觉得怎么说都难免暧昧。

    “总之你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人担心!”岳绮梦说完便要调头跑开,却被陆流君拉住了手腕。

    她诧然回头,对上了一双深情忧郁的眼睛,“绮梦,给我点时间好吗?至少在我照顾祖父的这段时间,不要喜欢上他人,行吗?”

    近乎卑微的祈求,岳绮梦觉得心里仿佛泛起了惊涛骇浪,有一种莫名的情绪翻涌而出,让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而她面对的方式便是甩开了陆流君,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陆流君看着岳绮梦转瞬即逝的背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其实她心里明明是有他的,为什么她就是不肯直面面对呢?

    看来他要再加一把火了!

    是以,当夜陆流君便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当消息传到芙蓉阁时,岳绮梦整个人都傻了。

    她猛的站起身子,作势就要往外跑,却被云曦拦住了,“都快宵禁了,你干什么去?”

    “我……我想去看看他……”

    一想到陆流君那消瘦憔悴的模样,岳绮梦的心里便揪着一般的痛。

    “已经宵禁了,明日再去吧!陆公子不会有事的,定是因为最近心忧,才一时病倒了,你这个时候过去,也不合规矩啊!”

    岳绮梦这个时候入丞相府探望陆流君,传出去对两人可不好。

    “你放心吧,一定无事的!”云曦轻声安抚着岳绮梦,在云曦的再三劝慰下,岳绮梦才神色恍惚的回了院子。

    云曦叹了一口气,这感情一事着实磨人,可这一关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

    回屋时见冷凌澈正在悠闲的翻书,云曦忍不住夺过他手中的书册,抿嘴道:“你就不能稍稍为绮梦担心一些吗?”

    “担心什么?”

    云曦瞪了他一眼,怒嗔道:“丞相府出了这样的事,如今大家心里都不好受……”

    冷凌澈却是轻笑出声,见云曦的目光越发不善,冷凌澈才连忙搂住云曦,一边亲着她粉嫩的脸颊,一边浅笑道:“你放心吧,也许不久便有喜事了!”

    云曦不解,冷凌澈却不愿再多说,这世上的伪君子可不在少数啊!

    否则陆流君病倒的消息是怎么传到芙蓉阁的?

    第二日,岳绮梦便顶着两个黑眼圈来找云曦,冷凌澈做好了清粥和小菜,见岳绮梦眼底爬满了血丝,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看来应是爬起来便直接过来了。

    冷凌澈嘱咐云曦不要挑食,扫了岳绮梦一眼便起身上朝去了。

    云曦见她这个样子,忙拉着她坐下,“你这是怎么了?可是一夜未睡?”

    岳绮梦点点头,她睁了一夜的眼睛,想了一晚上的事,此时她才体会到什么叫做头重脚轻!

    云曦给岳绮梦盛了一碗粥,轻轻蹙眉道:“你先喝点粥,有什么事慢慢说!”

    岳绮梦拿着勺子,漫不经心的搅动着白粥,白色的米粒被她搅得上下翻动,正如她那颗乱动的心。

    倏然,岳绮梦放下了勺子,勺柄与瓷碗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云曦正在喝水,岳绮梦直直的看着云曦,突然粉唇一启,“曦姐姐!我要嫁给陆流君了!”

    “咳咳咳!”

    云曦做了多年的长公主,对自己的仪态最是注重不过,这是她这十多年来,第一次喝水呛到了。

    “你说什么?”

    有时候人就是喜欢自欺欺人,云曦明明听得再清楚不过,却因为难以相信,执意要再询问一遍。

    岳绮梦睁着一双发红的眼睛,却认真坚决的看着云曦,“曦姐姐,虽然我还没有感觉到你与我说的那番话,可是我感觉,我对陆流君是不一样的!

    我心疼他,怜惜他,他的祖父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他娶妻生子,我不想让陆流君有愧疚和遗憾!”

    若是平时云曦只会说上一声祝福,可是现在她却不认可,“绮梦,你要知道,喜欢和同情是两回事!你不能因为成全别人的愿望,就如此草率的决定自己的婚姻!”

    岳绮梦摇了摇头,坚定的目光中夹杂着些许温柔,“若换作他人,我定不会如此,可也许这份特别就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