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二)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二)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祖父,你这是……”

    看着刚才还死气沉沉的老人瞬间变得精神抖擞,陆流君眼中的泪花被生生压了下去。

    右丞相麻利的坐起身子,他将枕头立起,舒服的靠在背上。

    陆流君嘴角抽动几许,才不可置信的问道:“祖父,您的身子已经好了?”

    右丞相白了陆流君一眼,眼里竟是有些失望。

    其实相比自己的儿子,右丞相更疼爱这个孙子,因为他那个儿子没学会他的心机,倒是有些迂腐,让他有些不喜。

    反观他这个孙子,有想法有谋略,有些他年轻时的风范。

    可是没想到他这个一向聪明的孙子在情事上这么无能!

    “好什么好!我根本就没病!”不过他们再拖拖拉拉下去,他也许会真的被气病。

    “您没事?”

    当他收到家里急信时,他心慌的不行,这一路上更是马不停蹄的赶路,生怕祖父会等不到他回来。

    结果,这一切都是假的?

    “臭小子,你那什么表情?难道你还真希望我病了不成!”

    右丞相怒嗔道,陆流君连连摇头道:“祖父!孙儿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您这是为了什么啊?”

    “哼!”

    右丞相冷哼一声,怒其不争的看着陆流君,“为了什么?我要是不来这么一出,你能回得来金陵吗?

    现在局势已明,你在那又起不到多大的作用,留着干什么?”

    “可孙儿毕竟还挂着元帅的头衔……”

    右丞相撇撇嘴,打量着陆流君道:“你是不是得罪冷凌澈那小子了?”

    陆流君不禁苦笑,冷世子的脾气真是不好摸索,他也觉得自己甚是无辜。

    世子妃喜欢冒险又不是他撺掇的,他不过顺便全了一下自己的儿女私情,却被冷凌澈记恨上了!

    “我就知道!”那个冷凌澈和他外祖父一个样,都是蔫坏蔫坏的,平日里看起来最温润不过的人,转身便给你一刀。

    “流君啊,不是祖父唠叨,你看看那冷凌澈,他年过二十才成亲,可现在世子妃都怀了第二个孩子了,你这怎么还没有进展呢?”

    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殷老夫人,那殷钰心思不定,殷老夫人天天追在后面催婚,想想就心烦。

    “祖父,这种事急不得!”

    再说,就算他着急,有些人也不急啊!

    “什么急不得?你是长兄,你若是不成婚,琼羽怎么办,难道一直在家等着?

    再说了,你与那殷小侯爷也不一样,你不是有了心上人吗?”

    陆流君不自然的咳了一声,显得有些尴尬,自小他便随着祖父一起读书,两人谈论治国之策,为臣之道,这男女之事倒是第一次。

    “你害羞个什么劲啊?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当今立断,这科举做官要徐徐图之,但是在女人这件事,下手一定要快!”

    右丞相做了一个手势,陆流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祖父在商讨这种事时似乎更加的有精神?

    “我还没到老眼昏花的时候,你不就是喜欢那个岳小姐吗?我也觉得那姑娘不错,你在夏国的这段时间,可有不少人惦记着!

    难道你还真打算在前线待个几年,等再回金陵时,被她的孩子追着叫叔叔?”

    陆流君满脸黑线,他可没这么想过,而且祖父想的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右丞相长叹一口气,神色有些恍惚,“唉……这娶妻啊比做官难!虽然官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你这个萝卜要是更大更好,你可以将其他萝卜拉出来自己进去!

    可这女人就那么一个,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你就是把自己做成萝卜汤也于事无补!”

    陆流君的嘴角不由抽动起来,这个比喻虽是有些怪,但还真是生动。

    “所以,我帮你回到金陵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自己的了!流君啊,你可别辜负祖父的一番苦心啊!”右丞相意味深长的说道,他的表情郑重,仿若是在交代什么极其机密的事情。

    陆流君的喉咙动了动,觉得自己有些待不下去了,便起身请辞。

    “流君!”

    右丞相开口唤道,陆流君回头,只见右丞相一脸肃然,他忽的坐直了身子,目光有些锐利。

    “流君,常言道君子有则,不过这话听听便算了,大丈夫迫不得已时阴险些也是无妨的!”

    陆流君脚下一颤,落荒而逃,若是这些话让别人听到,那人一定连撞墙自杀的心都有。

    这还是那个门生遍地,受百姓敬仰,百官仰仗的右丞相吗?

    陆流君一路冲出屋子,一个人跑到院子里清净清净,祖父这种反差给他的打击太大,让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以前他明明教自己要为人端正,心思清明,如今……

    陆流君撑着树干,若是不这样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无力摔倒。

    “你……还还好吗?”

    小心翼翼的试探,紧张轻柔的声音,那声音仿佛会惊吓到他,小心又温柔。

    陆流君转过身,双眸低垂,眸光涌动,“我很好,没事的……”

    悲伤欲绝的表情,轻描淡写的语气,却偏偏更让人心疼怜惜。

    岳绮梦见陆流君的眼眶有些红,想来应是刚刚哭过。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她竟觉得心里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攥住,几欲窒息。

    “右丞相他是个好人,他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岳绮梦很想好好劝慰他,可出口的话却如此苍白,就连她自己都嫌弃不已。

    往常她一看见他笑,便觉得那笑不怀好意,忍不住想与他吵,可如今,她却真的希望他能轻松的笑起来。

    “我自小便喜欢与祖父在一起,他教我读书写字,教我做人之本,可我却什么都没为他做过,甚至就连他的心愿都无法满足……”

    “右丞相他有什么愿望未了吗?”

    岳绮梦小声问道,陆流君嘴角微挑,眸中华光闪过。

    此时他早已将刚才腹诽右丞相的话全部抛之脑后,眼中只有满满的算计。

    “祖父的愿望我自然会努力达成,可他只一心想看我娶妻生子,可这种事并非人为便能达成!”

    陆流君落寞轻语,半晌叹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既然我已经回来了,便会好好陪着祖父。”

    岳绮梦点点头,看起来比陆流君还要失落,“那你好好陪着右丞相吧,我先走了……”

    看着岳绮梦的背影,陆流君眯了眯眼睛,也许这真的是个好契机!

    岳绮梦开始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生活,她整日里托着下巴,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冷凌逸看见了,便好奇的问道:“二嫂,为什么她们都是这副模样啊?”

    “她们?”

    冷凌逸认真的点着头,一脸不解的说道:“我之前进宫却找十一殿下,便看见七公主也是这副模样,不知道她们在愁些什么呢?”

    云曦看了一眼岳绮梦,摇了摇头,为情所困都是如此,她是过来人,这种事别人帮不了。

    过了几日,一直待在房里的岳绮梦突然来找云曦。

    团团走路已经非常利索了,远远看着就像一个肉团子在地上滚动,此时他跪在床榻上,将耳朵贴在云曦的肚皮上,一张粉嫩的小嘴微微噘着。

    “我什么也没听到啊,他怎么不说话呢?”

    团团每日都要听听云曦的肚子,可是里面一直没有声音,“弟弟笨!”

    云曦失笑,伸手刮了一下团团的鼻子,“他才多大,怎么可能会说话,你不也刚刚学会吗?”

    团团撇撇嘴,表示不认同。

    冷凌澈扫了团团一样,纠正道:“是妹妹!”

    “可我想要弟弟!”

    团团坐在床上,一本正经的分析道:“弟弟好,弟弟和我一起玩泥巴,骑木马,楠姐姐就不喜欢,我要弟弟!”

    男孩和女孩喜欢的东西总是不同的,楠姐喜欢鲜花、漂亮的布偶,可团团和康儿更喜欢木马、木剑这种东西。

    “那也是妹妹!”冷凌澈在这个问题上别样的坚持,每日都不嫌厌烦的纠正团团。

    云曦无奈摇头,就连御医都诊不出男女,他们两个倒是吵得不亦乐乎。

    看见岳绮梦站在门口直直的看着他们,云曦忙挥手道:“站着干嘛,进来坐啊!”

    岳绮梦抬步迈了进去,冷凌澈看了岳绮梦一眼,见她似乎有话要说,便单手夹起团团,大步向外走去。

    “放开我,我要娘亲!”团团不安分的挥动着手脚,强烈的抗议着。

    冷凌澈瞥了团团一眼,冷冷道:“若这次你多了个妹妹,以后我便不再管你!”

    有了可爱的女儿,谁还会理会这糟心的小子?

    团团被人禁锢在半空中,两条小眉毛皱的紧紧的,他抿着嘴,似乎百般纠结。

    他回头看了一眼美丽温柔的母亲,又抬头看了一眼无法形容的父亲,叹了一口气,“那就要个妹妹吧……”

    闻此,冷凌澈眉头舒展,眼中都含满了笑意,似乎团团认输,他便离多个女儿更近一步了……

    云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父子两人真是有够幼稚的!

    “曦姐姐,你每天都很幸福吧!”

    岳绮梦突然问道,云曦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有着迷茫和纠结,便拉着她坐了下来。

    “的确,嫁给与自己两情相悦的人最为幸福,也许这个过程有些波折,也许两个人也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

    可当你回顾过往时,你会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比嫁给他最幸运不过……”

    若是没有冷凌澈,她或许还是孤身一人,他们姐弟两人守着冰冷的夏宫,继续着无穷的算计。

    “那曦姐姐,你怎么知道世子就是最适合你的人呢?你下定决心嫁给他,是因为他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岳绮梦眼睛不眨的望着云曦,这个问题她始终没有想明白,一个人到底是如何确认对方便是自己今生的挚爱呢?

    云曦闻言笑了,她的笑容温和清婉,没有一丝凌厉,就连眉宇间的那抹红梅,都显得如此柔美。

    “当你爱上一个人时,你便不会再考虑适合与否。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遇见了他,你便会放弃自己之前所有的设想。

    也许他和你之前的想象天差地别,或是截然相反,可那一切在你们四目相对时,都全然不作数了。

    你的眼中只有他,再也容不下周遭的景致,那个时候,你便会知道,他就是你今生唯一的选择!”

    岳绮梦有些晕晕乎乎的,她还是有些不明白,因为云曦的形容太过虚幻,她根本就抓不到那种所谓的感觉。

    “我知道了……我再好好想想……”

    岳绮梦懵懵懂懂的离开了,云曦看着她便想起了自己之前的样子,一样的束手无措,一样的不知如何面对。

    “原来,我在曦儿眼中是如此特别的存在!”

    门口,男子一袭白衣,镀着日光,俊美无瑕,他嘴角微弯,眸色如水,足以让任何人心神荡漾。

    云曦抿嘴浅笑,不管他美若谪仙,还是狠若修罗,在她心中,他只有一个身份——她的夫君,她此生唯一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