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章 愿逐月华流照君(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了南国的阻碍,楚国攻破夏国指日可待。

    其实夏国众臣心里清明,如今的夏国便是板上鱼肉任人宰割,就算南国现在无瑕顾及他们,单是楚国便足够让他们毁灭了。

    这一切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夏帝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即便他再努力耕耘,也没有新的皇子诞生。

    夏帝膝下现在只剩下一个八皇子,可是因为当时丞相府叛乱,楚帝虽是没有了要了八皇子的命,却也将他一直囚禁在宗人府。

    八皇子年纪小,突经变故,外加上他自幼被娇生惯养长大,早就被吓废了,就算皇位到了他的手上也不会有所改善。

    如此一来,夏臣们便都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既然夏国覆灭是迟早的事,那他们岂不是也得为自己打算?

    有些臣子开始想办法归顺楚军,这样至少在夏国国破时,他们还能有个拥护之功。

    是以楚军一路势如破竹,除了一些愚忠之臣要费些气力,这场征战也已经毫无悬念了。

    陆流君被冷凌澈“推举”到主帅之位,众人都艳羡陆流君能得冷凌澈赏识,等此战终了,陆流君定然前途无可限量!

    可陆流君本人却是高兴不起来,若是此战真有什么用到他的地方,或是他有非留不可的理由,他绝不会推辞。

    可现在战况明朗,论战术经验那些参将要比他更为擅长,他留下全是某人的恶趣味所致!

    看着手中的信笺,上面一张张清楚的记着某人在金陵的生活。

    岳绮梦与冷清落、陆琼羽一同游湖看景,顺便参加了一下某某公子举办的诗会,大放异彩!

    岳绮梦入宫与冷清落在皇家马场赛马,其飒爽英姿让一位贵家公子一见钟情,痴心追求!

    岳绮梦逛街时,正遇见有人在欺负一个柔弱书生,立刻拔刀相助,不但帮书生讨回了银钱,更是让那书生自此倾心!

    陆流君将手中的信笺揉成了一团,远远的扔到某处,仿佛那是什么极其糟心的东西。

    他在前线“浴血奋战”,她倒好,居然在金陵处处拈花惹草,甚至还来了一段美救英雄的戏码!

    若是他再不回去,她是不是还要给他弄出一堆的知己来!

    想当初他留在前线,为的不过是能让她欢喜,大侠什么的他怕是无缘了,但有个将军名号听起来也蛮不错的。

    可是他这一番苦心却没能得到某人的回应,甚至就连一封问候信都没收到,反是惹了一身的花草,真是可恶!

    此时陆流君在兀自生着闷气,而远在金陵的某人却活的非常滋润。

    “曦姐姐,你这的点心怎么这么好吃,都是我从来没吃过的味道!”岳绮梦倚在椅子上,吃着盘里精致的点心,毫不吝惜的赞赏着。

    云曦懒洋洋的倚在榻上,见岳绮梦吃的高兴,便笑着说道:“这些是世子做的,他若是知道你们喜欢,定然十分欢喜!”

    “咳咳!”

    岳绮梦险些被噎死,陆琼羽连忙递过来一杯茶,为她顺着气,“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

    岳绮梦将一杯水全部饮尽后,擦了擦嘴,才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曦,“你说,这些东西都是世子做的?”

    云曦点点头,不知道岳绮梦的反应为何这般大。

    她这次怀胎与上次不同,之前怀团团的时候,她很少恶心孕吐,吃东西也没什么忌口的。

    可这次却有些折腾,明明很饿,可是一看见吃的东西她便忍不住想吐,如此一折腾下来,她不但没胖,反是瘦了一些。

    冷凌澈看着自然心急,便亲自下厨做了两道菜,说来也怪,当饭菜端上来时,她不但没有觉得恶心,反是用了不少。

    自此之后,冷凌澈这位不染尘埃的世子便整日在厨房里打转。

    早上他会早起煲粥,中午不管朝堂有多少事,他都会准时回府做饭,为此冷凌泽自然不会过问,还总是会送上些珍贵的食材。

    冷凌澈见云曦吃的开心,他自然也高兴,便顺便连云曦的点心都包下了。

    可云曦吃不了这么多,便拿出来招待岳绮梦和陆琼羽。

    “曦姐姐,你怎么不早说啊,早知道这是世子做的,我就不吃了!”冷凌澈为云曦做的点心,却都被她吃了,想想便觉得可怕。

    在金陵待的越久,岳绮梦便越是了解冷凌澈,他那个人看起来温润无害,实则太过小气。

    甚至有时候你明明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却被他暗暗记在心里,她可不想得罪这样的人。

    “他做的又如何?你喜欢便多吃些,何必与我客气?”云曦只以为岳绮梦是有些不好意思,却没想到自己夫君早已“臭名昭著!”

    “不不不!这是世子为你和宝宝做的,我怎么能抢呢!”岳绮梦连连摆手,她可不想因为一时贪嘴给自己惹一个敌人!

    云曦见她不肯再动,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最近几天都没看见清落,她以前不是最爱凑热闹了吗?”

    岳绮梦和陆琼羽相视一眼,两人默契的抿嘴一笑。

    “曦姐姐,如今清落可没时间来陪你,她呀……忙的很呢!”岳绮梦说完,两人都笑得意味深长。

    看着她们眉飞色舞的样子,云曦想了想,笑着问道:“可是因为司辰?”

    “曦姐姐你也看出来了啊!”岳绮梦睁大了眼睛,一脸的惊喜,“没想到清落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子啊,其实司辰将军也不错,模样好,教养好,就是性子有些闷!”

    岳绮梦托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分析道,陆琼羽看了岳绮梦一眼,眼中多有埋怨,“唉,有人倒是样样都好,只可惜还是没人在意啊!”

    陆琼羽的语气酸溜溜的,岳绮梦眨了眨眼睛,坏笑道:“琼羽是不是也心里有人了,快告诉我是哪家公子?是那个翰林院的秦学士,还是那个杨家的二公子啊?”

    陆琼羽红着一张脸,狠狠掐了岳绮梦一把,“你少胡说了,我明明是在说你和我哥的事!”

    岳绮梦挑了挑眉,不自然的收回视线,“我们……我们有什么事啊?”

    “我哥之所以愿意当这个将军,还不是为了让某人开心,不然他一个读书人,哪里能带兵打仗啊!

    可有些人倒好,每天吃香喝辣,就连一封信就不肯写,可怜我那哥哥一个人远在万里,孤苦伶仃……”

    陆琼羽的目光凉飕飕的,语气更是酸的让岳绮梦身上打颤,她干笑两声,一边喝茶一边道:“是吗?还有这样的事?那你哥真挺可怜的!”

    “你!”

    岳绮梦就是油盐不进,陆琼羽无奈叹气,真不知道他们陆家什么时候才能有喜事!

    这时安华脚步匆匆的走来,脸上的神色不是很好,“陆小姐,丞相府请您赶紧回去!”

    “怎么了?可有说出了什么事?”

    安华看了陆琼羽一眼,心想还是不要说的好,免得吓坏了陆琼羽,她本就有心疾,还是不要惊扰她。

    “这个奴婢也不知道,陆小姐回去看看吧!”

    陆琼羽急忙起身,岳绮梦扶着她道:“你别急,我陪你回去!你先别吓自己,可能是好事呢!”

    两人匆匆离开,安华才与云曦道:“听说好像是右丞相突然病倒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呢……”云曦眉头忽蹙,不由担心起来。

    右丞相是云曦很敬重的一位老者,她也是发自内心希望他能够长命百岁。

    冷凌澈回府后,云曦向冷凌澈询问右丞相的情况,冷凌澈轻轻抚摸着云曦的肚皮,看着她一脸忧色,忙道:“你放心就好,不会有事!”

    “你可去丞相府探望过了?”

    “嗯!”冷凌澈淡淡的应了一声,似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他打量着云曦的肚皮,疑惑问道:“我怎么觉得你这次的肚子要比上次大些呢?”

    云曦心不在焉的轻抚着小腹,“或许这孩子比团团还要胖上一些吧!”

    冷凌澈皱了皱眉,团团已经胖的像个球了,若是比团团还胖……

    冷凌澈心里有些后悔,当初他该更用心的来取个名字,省的他人如其名!

    不过想到以后自家会多了一个胖乎乎的女儿,似乎也不错!

    丞相府中!

    右丞相突然病倒,府中上下都忙了起来。

    陆琼羽难过的垂泪,却又觉得这样不吉利,连忙擦干脸上的泪水,竭力隐忍。

    “父亲,您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好一些?”陆大人跪在榻前伺候,看着倒在病榻上的老父,心里十分难过。

    “可有给流君传信了?”右丞相神色疲惫,声音也不像往日一般中气十足。

    “已经传信给流君了,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右丞相咳了几声,虚弱的叹了一口气,“我这一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如今朝廷清明,楚国强盛,只可惜我没能看到孙辈们娶妻嫁人,成婚生子……

    咳咳……若是我没这个福气,你们一定要记得,带着流君和琼羽的孩子对着我的墓碑磕几个头,这样我死也瞑目了!”

    “父亲!您千万别这么说,您一定会没事的,您还要亲自教导流君的孩子呢!”陆大人满脸泪水,哽咽不止。

    陆琼羽终是忍不住,小跑出去,低声啜泣起来。

    岳绮梦一直在后面看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见陆琼羽跑了出去,她连忙跟上去劝慰。

    陆琼羽抱住岳绮梦,呜咽道:“绮梦,我的祖父会好起来的对不对?

    他是全天下最好的祖父,我不希望他有事!”

    “不会有事的!右丞相这么好的人,上天一定会厚待他的!”岳绮梦轻抚着陆琼羽的后背,轻声安抚着。

    她的心里本就不好受,看着陆琼羽哭的伤心不已,岳绮梦更是觉得心酸,想必他若是知道了,也定难承受吧!

    岳绮梦毕竟是个外人,她总不能上前照顾右丞相,却也经常入丞相府陪着陆琼羽。

    陆琼羽本就身子弱,岳绮梦更怕她会倒下来。

    一日,岳绮梦刚到丞相府门前,便看见陆流君翻身下马。

    往日里他都是一个翩翩佳君子,一袭蓝衣,煞是风雅。

    如今他的下巴上遍是胡茬,人也消瘦憔悴了一些,衣上都染了灰尘,一看便是连日赶路的结果。

    以前一看见陆流君岳绮梦就忍不住想要笑骂几句,今天她的心里却是酸酸的,某处还感觉有些疼意。

    “你回来了?”

    之前见面就吵,如今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嗯!”

    他淡淡应了一声,脸上并无笑意,眉宇间皆是忧色。

    “我是来陪琼羽的……你快进去吧,右丞相一直念叨着你。”岳绮梦的声音不由的柔和下来,仿佛生怕伤到对面的男子。

    “多谢!”陆流君来不及叙旧,便大步迈进了府中,岳绮梦伫立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府中人见陆流君回来连忙行礼问安,陆流君却是目不斜视,大步迈向了右丞相的房间。

    “祖父!孙儿回来了!”

    看着榻上躺着的老人,陆流君心痛如绞,右丞相挥手赶走了其他人,似乎有话要与陆流君说。

    陆流君跪在床前,眼中泛泪,却只见刚才还死气沉沉的老让突然眼睛一亮。

    “流君啊!祖父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便看你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