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四章 大结局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桀自出生是便是南国皇后嫡子,自幼便被立为太子,文韬武略要远远强与其他的兄弟。

    所以,他有资格傲慢,有资格目中无人。

    他习惯掌控一切,可有两人却是个例外!

    一个是让他颇为无奈的女人,那是他见过的最胆大最不知好歹的女人,让他又爱又恨!

    一个是让他恨之入骨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比他还要狂傲,可这世上有他一人便足够了!

    他这一生从未尝过败北,可是冷凌澈夺走了他心仪的女人,这种耻辱他绝不会忘记。

    今天他不仅要在冷凌澈面前抢回云曦,更要让冷凌澈失去一切!

    冷凌澈望着荣桀,看着他已经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他似乎十分享受这种折磨别人的快感,在这点上他与冷凌衍倒是志趣相投。

    一样的心胸狭隘,一样的自大傲慢,一样的令人生厌!

    “云曦呢?我要见她!”

    荣桀勾唇笑笑,“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便让你们再见一面!”

    荣桀挥挥手,白冰将云曦带了过来,云曦望着冷凌澈,她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

    “你把她怎么了?”冷凌澈周身气势忽冷,荣桀却乐得欣赏。

    荣桀拉过云曦,他从腰间抽出匕首,横在了云曦细嫩的脖颈之上,“冷凌澈,你和她只能活一个,你若是要她活,便了断了自己吧!”

    天色仍暗,冷凌澈微敛双眸,荣桀一时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想必他现在一定是愤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荣桀凑近在云曦耳边,玩味笑道:“若是他弃了你,你可莫要哭鼻子才好!”

    云曦敛眸不语,只抬头看着冷凌澈的方向,昏暗的天色将他的身影完全笼罩,他一身雪白色的衣衫,恍若谪仙,却又好似鬼魅。

    “冷凌澈,这个选择很难吗?我还以为你会不顾一切毫不犹豫的选择云曦呢?”

    荣桀嘴角笑意更浓,他得意的看着云曦,想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丝伤心和后悔,可她的神色仍旧冰冷,似乎毫不在意。

    荣桀冷笑不止,在他心里,云曦现在不过是在假装镇定而已。

    “我若是死了,你便会放过云曦?”

    幽冷的声音在昏暗的林中显得如此和谐,冰冷,寒戾,没有一丝情感……

    “自然……”

    “如何放?你会将她毫发无损的送回金陵与家人团聚?还是保全她的性命,将她掳去南国?”

    冷凌澈打断荣桀的话,语气冷淡的让荣桀都觉得诧然。

    “冷凌澈,你是在与我讨价还价吗?你若是真心爱他,难道不是该让她好好活着吗?”

    冷凌澈望向云曦的方向,他的眸色太过漆黑,比起这天色似乎还要深上几分,让人无法探查他的心中所想。

    “或许应该如此……”

    荣桀皱起了眉,他最厌恶的便是冷凌澈这番模样,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还能故作淡然!

    虚伪!

    冷凌澈不等荣桀开口,便启唇轻语道:“可我却不这么觉得!我若是死了,她自然会伤心欲绝,被你掳去南国,她定会痛不欲生。

    如你所说,我真心爱她,又怎能将她置于如此境地?”

    冷凌澈的声音轻飘飘的,似乎你不仔细听,这声音便会随风而逝。

    荣桀挑了一下眉,冷凌澈的反应的确出乎了他的预料。

    他本以为冷凌澈会愤怒,会羞恼,或是对云曦担忧不已,可这些他都没看到!

    “冷凌澈!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消磨我的耐心!”

    他肯与冷凌澈在这浪费口舌,不过是为了让云曦看到她的选择有多可笑。

    她亲自选择的男人其实不过是个懦夫,冷凌澈远不及他!

    可冷凌澈的表现并未让他满意,如此他倒是不如早早除掉他!

    “这里三面不通,的确是个易守难攻之地!”冷凌澈环顾四周,启唇说道,转而他挑了一下嘴角,虽是轻微却恰好被荣桀看到。

    “你守住西路,我便是率军也很难攻打,可同样,你也难以撤兵。你用来制约我的东西,反过来也一样可以制约你自己!”

    荣桀的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起来,这种感觉便与当初他们在夏宫相遇时一样。

    冷凌澈那算无遗策,仿佛掌握了一切的模样着实刺眼,那时夏宫有冷凌澈多年的势力,可如今冷凌澈孤身一人,他只要下令便会有无数的箭矢将冷凌澈射成蜂窝,他为何还有恃无恐?

    天色泛起了一缕微薄的光,天色似乎亮了一些,不似刚才般昏暗,却反是让人觉得更加压抑。

    冷凌澈一身白衣,衣袂随风而动,墨发如缎,衣袂如雪,宛若一尊神袛的雕像,尊华矜贵!

    荣桀正想说什么,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巨响,脚下的地面都晃动了起来。

    昏暗的树林突然泛起一片橘色的火光,那火光宛若巨龙直上云霄。

    “怎么回事?”荣桀大惊,连忙派人过去探查。

    不多时,那人骑马归来,却是在下马时身体发软,竟直直的摔了下来。

    “没用的东西!你慌什么?到底怎么了?”荣桀拎起那被吓坏了的士兵,怒声吼道。

    “陛……陛下,是火药,有人引燃了火药!”

    他们布防的营地被炸了一个大坑,死伤无数,最要命的是那火势根本无法控制。

    此地已经多时无雨,林中干燥,此时火龙肆意席卷,只怕不多时便会烧过来!

    “冷凌澈!是不是你做的?”

    荣桀的脸上阴鸷一片,冷凌澈却是仍旧淡若清风,他仿佛是一潭死水,不论你向里面投入多大的石头都无法溅起半点水花。

    可在荣桀看来,冷凌澈才是他见过的最为疯狂的人!

    “这份大礼,南帝可还满意?”漫不经心的语调,淡然随意的态度,让荣桀的心里燃起了一团难灭的火。

    “那是唯一的出路,你也会被大火活活烧死!”等到西边的火一路烧过来,他们根本无路可退。

    “不然南帝会让我活着回去吗?”

    荣桀语凝,云曦说话是那种会让你火冒三丈的气人,而冷凌澈轻飘飘一句话更是有能力将人活活气死。

    “疯子!你真是个疯子!”

    这是荣桀对冷凌澈最新的认知,他原来只以为冷凌澈是个心机深沉之人,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不顾后果的疯子!

    “喜欢赌博之人都是疯子,但看谁疯的更彻底一些!”

    火龙肆虐之处突然隐隐传来了刀剑兵戈之声,马蹄阵阵,嘶鸣不断。

    “报!陛下不好了!楚军攻上来了!”

    荣桀闻后却是一笑,火光将此处照的甚为明亮,荣桀和冷凌澈都能清晰的看的对方的神色。

    “冷凌澈,没想到你也会做冲发一怒为红颜的事情!你调军队上山,难道就不怕营地失守?”

    荣桀笑的得意不已,他不怕冷凌澈动,怕的是他不动!

    只要分散了楚军的兵力,他的军队便可与杨泰青四面围困,楚军群龙无首,定可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冷凌澈扬唇笑了笑,那抹笑清雅尊华,俊美难言,“南帝指的可是你部署在楚军周围的军队?”

    荣桀神色一怔,眉宇间戾气毕露,冷凌澈竟然知道他部署军队的事情,那么……

    荣桀心中的得意瞬间荡然无存,他没想到冷凌澈竟会连这件事都知晓,那他之前的按兵不动又是为了什么?

    “你将我引到此处,为的不仅是我的性命,更是想趁机袭击楚国军队,这样楚军元气大伤,便无法与你抗衡!

    现在楚军南军一样没有主帅,可楚军却有一位对夏国最了解不过的将军!”

    “相较你我,这里更适合司辰不是吗?”

    荣桀愣了一瞬,他的确有称霸天气的傲气,可是同样因为骄傲他从未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他将冷凌澈视为死敌,却将其他人彻底忽略,对于司辰他更是从未放在眼里。

    可是司辰自幼便长在马背上,更是战功赫赫的少年将军,而且他对夏国的了解是冷凌澈和荣桀无法比拟的!

    “这个时候南军想必已经按照计划围剿楚军了,杨泰青也会与你里应外合,可这些都甚合我意!”

    冷凌澈笑得温良无害,仿若一个翩翩佳君子在与人饮酒作诗,哪里能看出他言语之间便可倾覆一座城池!

    火光烈焰将天色撕开了一道口子,阴郁的天色逐渐泛白,刀光剑影之中,兵戈厮杀之际,两个男子对视而立。

    一个一身白衣,宛若谪仙,神色静然;一个一身玄衣,桀骜阴沉,孰胜孰负,已见分晓!

    听着耳边那越发清晰的厮杀之声,荣桀狠狠的握起了拳,没想到他苦心筹谋的计划竟然就这么被冷凌澈给毁了!

    荣桀突然看向了冷凌澈,嘴角幽幽上扬,他将身边的云曦一把揽过,阴鸷的眸中闪着映着诡谲的火光。

    “这次你反击的的确漂亮,可是云曦我便带走了!”荣桀语落,挥手,周围的执剑的士兵立刻向冷凌澈袭去。

    荣桀一吹哨音,他的战马立刻飞奔而来,荣桀扯过云曦,两人策马向南奔去。

    他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后路封死,他早在南面建了暗桥,这次是他一时失策,下一次他绝对要加倍讨回。

    看着身前娇弱美丽的女子,荣桀心中怒火稍平,这一次也不算全无收获,至少他得到了云曦。

    冷凌澈就算赢了这一仗,却丢了自己的妻子,这种耻辱够他一辈子慢慢体会的!

    冷凌澈默然的看着周围那些挥剑嘶吼的士兵,恍若天神俯视蝼蚁。

    就在那些刀剑即将触碰到冷凌澈之时,突然有四道黑影宛若鬼魅般降临。

    玄商、玄羽、玄宫、玄角守在冷凌澈的四周,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那飞溅的殷红鲜血,没有染脏冷凌澈一片衣角。

    看着荣桀策马而去的身影,冷凌澈的嘴角竟然轻轻挑起,剩下的便看她的了!

    荣桀策马而行,马背上的云曦摇摇晃晃,宛若风中的浮萍。

    马蹄脚下一颠,云曦险些摔下,她似乎吓坏了,竟是突然环住了荣桀的身体,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

    云曦突然的投怀送抱让荣桀有些恍然,看着双眸紧闭,紧紧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娇弱女子,荣桀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这世上便没有驯服不了的女人!

    “你也看到了,冷凌澈他舍了你,对他死心吧,做我的皇后,与我一同覆灭楚国,杀掉冷凌澈!”

    荣桀目光阴狠,冷凌澈对他的折辱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迟早有一日他会踩着冷凌澈的身体踏平楚国!

    环着他腰肢的手臂越发的用力,似乎她就在用这样无声的方式回应着他。

    荣桀扬唇,正要说什么,突然他的胸口一凉,似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刺入了他的心脉。

    低头间,只见刚才还柔顺乖巧的女子正仰头望着他,她的嘴角挂着诡异的笑,那双眼中华光灼灼。

    “相比楚国,我更恨南国怎么办?”

    荣桀目光一凝,她不是云曦!

    荣桀忍着伤痛,一掌拍向“云曦”,云曦灵活的向后仰去,身子悬在空中。

    她抓住缰绳,攀着马背的双腿突然缠上了荣桀的身子,她目光一寒,陡然用力,两人齐齐从马背上摔下。

    “云曦”在摔下的瞬间,身子宛若游蛇,她顺势向侧方滚去,除了衣裙上沾染了一些灰尘,竟是毫发未损。

    而荣桀的心口还插着一把没入一半的匕首,他白着一张脸勉强护住了心口,身上却难免擦伤。

    “你不是云曦!你是谁?”

    荣桀双眼骤然变红,云曦不会武功,可眼前的女人招招致命,凌厉至极。

    “云曦”拂了拂裙上的灰尘,她嘴角一挑,居高临下的看着荣桀。

    突然,她自脖颈上扯下了一块完整的皮肤,在荣桀惊怔的目光下露出了她本来的容颜。

    上扬的飞羽眉,英气的丹凤眼,她的身上有着其他女子所没有的英威,眼中亦有着他人没有的恨意!

    “荣桀,你还记得我吗?”

    青玉声音冰冷,眸中压抑着难掩的憎恨,将军府的覆灭这位太子可谓是功不可没,可今日她终于可以手刃仇人了!

    即便青玉的眼中满是憎恨,可荣桀依然想不起眼前之人,他踉跄站起,狠狠盯着青玉,“云曦呢?她在哪?”

    那个对她冷眼相向的云曦不可能是假的,他一直将云曦囚禁在营中,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我在这!”

    一道清冷如玉的声音传来,一直淡漠如初的冷凌澈突然变了脸色,他不是让她待在营帐等他吗,怎么如此不听话?

    她私自做主,引荣桀入局,这个旧账他还没来得及清算,没想到她又敢再次犯错,看来他的确该好好提醒她一番何谓夫纲了!

    云曦缓步走来,看见冷凌澈那紧蹙的眉,无奈的扬唇笑了笑,看来她好像又惹到他了!

    “有我保护左右,曦姐姐自然无事,世子你就不要一副吃人的模样了嘛!”清悦的女声,灵动的双眸,高高上扬的嘴角,不是岳绮梦又是谁!

    冷凌澈冷冷瞥了岳绮梦一眼,就是因为有他们,他才不放心!

    陆流君和岳绮梦先姑且不论,没想到就连玄羽和玄角都敢瞒着他,他们倒是将先斩后奏玩的异常熟练!

    当冷凌澈听到云曦落入荣桀手中时,他只想立刻杀过去,将云曦救出来。

    可是云曦给了他无法拒绝的理由,她以身犯险,不是为天下苍生,只是为了不让团团的成长缺少父亲的陪伴!

    若是他执意杀过去,便是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为此他只能忍耐。

    “云曦!你怎么会……”

    荣桀喃喃自语道,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冷凌澈身边的云曦,如何也想不通透。

    云曦向前走了一步,目光冰冷的看着荣桀,“这件事,从一开始你就错了……”

    在冷凌澈出征前,他们便约定过,他们若是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定会经由玄宫几人回禀,绝不会假手于人。

    从那副将出现开始,云曦便知道这是个阴谋!

    可是她选择“相信”,故意在那副将面前露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让他相信她因为悲痛已经失去了理智,更是会不顾一切的去见冷凌澈“最后一面!”

    而她能被荣桀顺利的劫持,自然也是因为他们事先的谋划。

    会这么做的人只有荣桀,当那副将说冷凌澈命悬一线时,云曦的心里便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计划。

    她相信冷凌澈不会输,可是她不愿意让冷凌澈常年驻守战场。

    团团还小,若是自小没有父亲的陪伴,他会渐渐的遗忘冷凌澈,她希望团团每一日的成长都有父亲的陪伴。

    荣桀设局,为的是除掉冷凌澈这个心腹大患,而她将计就计,为的便是缩短这场战局的时间!

    只要荣桀死了,南国势必打乱,战况会比现在清明许多。

    她被荣桀挟持,可玄羽他们一直都守在暗处,她路上耽搁时间,为的便是给冷凌澈创造更多的时间安排谋划。

    可是她不会武功,就算接近了荣桀也是无能为力,所以这个局还有个关键便是会易容的青玉!

    可这易容也有个弊端,青玉能模仿人的外貌,却学不来他人的声音。

    而且荣桀为人奸诈,若是从开始便由青玉假扮他,荣桀一定会发现,届时不仅这个计划会失败,青玉也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她必须亲赴敌营,可让她没想到的是,云婕竟然也在,这倒让她之后的苦肉计更加的顺利。

    她以红薯为暗号,告诉他们一切依计行事。

    她故意激怒云婕,让云婕袭击她,为的便是让荣桀相信,她受伤都是云婕所为!

    至于那毒哑她的药自然也是她自己服下的,那药并不致命,只会让她暂时失声。

    而后她借着病痛将荣桀他们好好折磨了一番,直到荣桀对她失了耐心,便是她和青玉交换的最佳时机!

    一身鹅黄色长裙的岳绮梦手里拿着一根皮鞭,她拍了拍自己的掌心,一脸不屑的看着荣桀。

    “你真以为你那军营的粮仓是自己着的啊,那可都是我们设计的!”岳绮梦看了一眼身边但笑不语的陆流君,有些不自然的收回了视线。

    希望他不要会错意,她是为曦姐姐才跟他回来的,可不是因为他!

    当初陆流君找到她,她可是打定主意,说什么都不会和他回金陵,因为有些事她还没想明白。

    可陆流君一句“世子妃有难”让她瞬间乱了手脚,立刻跟着他走了。

    可结果到了她才知道,云曦早就已经部署好了,她的到来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这件事绮梦功不可没,若不是她,我们怎么能想出用一只野兔火烧粮仓,还不引人怀疑的好办法?

    若没有绮梦,我们也没办法瞬间迷倒那个看门的丫头,将世子妃救出来,等回金陵后世子一定会为你请功的!”

    陆流君笑盈盈的说道,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岳绮梦,他好不容易将这丫头骗了回来,这一次便是赌上一切他也绝对要将她娶回府中!

    冷凌澈瞥了陆流君一眼,大言不惭!

    他们在这里筹谋战事,他却是用这件事来算计女人,还想着让他请功,真是白日做梦!

    果然,和殷钰处的来的人都不怎么样!

    冷凌澈收回视线,不动声色的将陆流君在心中腹诽了一遍,却是忽略了与殷钰关系最为亲密的人,似乎是他!

    “用你帮我说好话?真是讨厌!”岳绮梦不屑的冷哼一声,背过脸去。

    看着两人“打情骂俏”的模样,云曦勾唇轻笑。

    当初她为了说服锦安王和冷凌泽他们可真是费了好一番口舌,不过事实证明这个计划收效甚好!

    云曦抬眸落在荣桀身上,荣桀一日不死,南国便不会安宁。

    他们好不容易平息了楚国的内乱,云曦不愿让冷凌澈再去冒险,他们斗得太累了,也该好好享受生活了!

    “荣桀,于情于理,你都必须死!”

    云曦语落,青玉上前一步,她捡起地上的长剑,剑尖直指荣桀,“你记不得我是谁不要紧!我会让你死的明白!

    荣桀,你对阮家所做的一切都由我来亲手了解,就算我阮家只剩下我阮玉卿最后一人,我也会与你们南国皇室不死不休!”

    荣桀今日受到的震惊似乎多了些,他只诧异几许,竟突然冷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好一个云曦,好一个阮家,我竟是被你们几个女人骗的团团转!哈哈哈哈!”

    想他荣桀堂堂南国帝王,今日竟然折在了几个女人身上,他突然想起了云婕死前的话。

    她说他早晚有一日会死在云曦手上,没想到她的疯话竟然一语成谶!

    众人都冷眼看着荣桀疯癫大笑,像荣桀这种自命不凡之人,自是很难接受失败,。

    可众人都没料到,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荣桀竟突然握住了青玉的剑刃,他猛地用力扯过,无视手上见骨的伤口,竟将青玉拉至了他身边。

    他拔出心口的匕首,狠狠向青玉刺去!

    他是南国帝王,他是荣桀,便是死他也不会看着他们笑着享受胜利,便是失败他也笑看着他们哭泣悲伤!

    寒光闪过,青玉来不及躲避,她任命的闭上了眼睛,死便死吧,荣桀死了,南国势必大乱,有冷凌澈他们在,南国一定会覆灭!

    就算死了,她至少手刃了南国帝王,父亲、母亲、兄长,玉卿来了,玉卿去找你们了!

    耳边传来众人的尖叫之声,可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她睁开眼睛,她的面前竟然站着一个男子。

    他皮肤白皙,脸蛋圆润,任谁看他都是个有福气的人,只可惜他太过懦弱。

    可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竟是挡在了她的身前,而那本应刺入她身体的匕首此时正插在他的心口。

    冷凌澈拿过玄宫手中的长剑,猛地掷了出去,那长剑贯穿了荣桀的喉咙,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跌入了身后的万丈悬崖!

    “荣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

    青玉的手上满是荣宁心口渗出的鲜血,她惊恐的看着荣宁,大脑空白一片。

    荣宁怎么会来这?

    他明明是最胆小怯弱的人,他为什么要替自己挨这一刀?

    荣宁的眼睛亮亮的,他直直的看着青玉,半晌才勾起嘴角,笑着道:“对……这才应该是你的样子!”

    青玉的泪珠大颗的落下,她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荣宁似乎想要摸一摸她的脸,手抬到一般却又缓缓落下。

    “玉卿,你笑的时候才最美,以后也要一直笑下去,好吗?”

    青玉咬着嘴唇,狠狠的摇着头,“我不许你死!你若是敢死,我恨你一辈子,我永生永世都会恨你!”

    荣宁咳了两声,嘴角却扬着欣慰的笑,“玉卿,我很开心,因为我终于能保护你了……

    玉卿,这样的我是不是有资格做你的朋友,你是不是不会再讨厌我了?”

    “你给我好好活着,只要你活着,我便不再讨厌你!”青玉近乎崩溃的哭喊着,整个山谷之中都回荡着她那悲绝的声音。

    “不要哭……要笑……要笑……”

    荣宁的眼神渐渐涣散,可他却仍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将眼前女子的容貌收入眼中,刻在心间!

    这样也好,这样她就不会再恨他了,他们又可以回到很多很多年以前了……

    思绪渐渐模糊,所有的声音越行越远,可眼前的画面却越发的清晰。

    有一个身穿红衣的小小女娃,她伸出自己小小白白的手,笑望着他,“我叫阮玉卿,你叫什么?我们做朋友吧!”

    他努力的抬起自己的手,他不再懦弱卑微,他勇敢的握住了那只手,嘴角含笑,一字一顿,“我叫荣宁,玉卿,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你……”

    ……

    南帝薨逝,国内动乱,三国局面,再度改变!

    ------题外话------

    看到这个标题有没有吓了一跳,哈哈哈哈……

    因为怀孕的事情我一直更的很少,我知道追文的不容易,真的又感激你们不离不弃,又心疼你们,所以我便想着至少在结局时不要再拖你们了……

    可是今天回来的晚了,紧赶慢赶终于在12点之间将这段写完了,虽然还有些没有交代,但至少高潮已经完啦,只是你们肯定已经睡了!

    另外剧透一下,不要担心荣宁,浮梦怎么会在大结局时候让你们难过呢?

    明天以后的更新时间暂时不能确定了,因为我现在手里是连100字的稿子都没有啦,要现码现发,不像以前今天写明天的。

    明天之后应该就是番外啦,大家看完结局可以先去看看大奇的新书,拿浮梦的番外当饭后甜点,嘿嘿嘿……

    好啦,浮梦先去睡啦,贴心话我们明天再说,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