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二章 中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二章 中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丽妃的死和六部尚书府的覆灭一直都是云婕心中的痛,她做了荣桀的太子侧妃,不但没能帮衬到母妃,反是都没能见母妃最后一眼。

    她一直激励着自己,她要带着母妃的份好好活下去,那些曾经伤过她们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可是就连这个她也没能做到,甚至她开始后悔,若是当初她没有选择荣桀,情况会不会比现在好上一些。

    母妃的离世她无人可以倾诉,只将此事一直埋在心底,可是今日却被云曦陡然揭开伤疤,那血淋淋的伤口让她失去了所有理智。

    “贱人!你怎么还敢侮辱我的母妃,都是你害死了她,我要你偿命!”

    两人在争斗的过程中,桌上的茶壶滑落在地,碎裂成了无数的碎片。

    门外守着的白霜听到了屋内的响动,却并没有进去探查,反正今天是云曦自己要来的,便是出了什么事也与她无关。

    云曦感觉到脖间的禁锢越来越紧,看来云婕已经失了理智,她若是再不逃脱真的就要死在这了!

    云曦将手覆在云婕的手背上,只见她轻轻的磨蹭了一下小手指上的银戒,云婕便突然尖叫一声,反射性的收回了手。

    刚才她的手背上传了一阵剧痛,仿佛被火焰灼烧一般的疼痛,可当她看向自己的手背上,发现上面只有一个微不可察的小红点,一点伤痕都没有。

    “贱人!你居然敢暗算我,去死吧!”

    云婕捡起地上的碎瓷片便向云曦划去,云曦向右侧躲了一下,挡在脸前的手臂立刻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看着嫣红的血流过云曦洁白的手臂,云婕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哈哈哈哈,贱人,去死吧!”

    云婕拿着滴血的碎瓷片再次向云曦狠狠刺去,可就在下一瞬她的身体便被一阵巨大的外力猛地弹开。

    云婕那娇弱的身子就像一个破烂的娃娃狠狠摔在了地上,她闷哼一声,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像碎掉了一般,明明痛的要命,却连一声都喊不出来。

    “云曦!你怎么样了?”荣桀议事之后便去找云曦,可她却并不在营帐中,一问之下他才知道云曦竟是去了云婕的住处。

    那云婕心肠歹毒,又一向记恨云曦,他担心云曦出事便立刻赶了过来,可当他走进营帐,看到的便是云曦被云婕压在身下,而她的手腕上已经鲜血淋淋。

    荣桀来不及多想,一脚便踢飞了云婕,将云曦小心翼翼的搀扶起来。

    荣桀上下打量着云曦,见云曦只有手腕上一处伤口,顿时松了一口气,立刻唤人去喊军医。

    外面守着的白霜也被吓得不轻,她原以为就算她们两个动手也不过是像普通女人打架,扯扯头发,扇两个巴掌,谁曾想她们竟是在打生死架。

    白霜不由身体发抖,好在主子到的及时,若是云曦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怕她这条小命也要交代了。

    “你没事吧?可还有哪里受伤了?”

    荣桀的神情依然很冷,但是声音已然温柔了很多。

    云曦勉强的站了起来,她张张嘴,刚想说什么,突然她的面色一变,捂着喉咙脸上一片痛苦之色。

    “你怎么了?”

    云曦张着嘴巴,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喉咙,将白皙的皮肤抓的满是红痕。

    这一幕将荣桀吓得不轻,他按住云曦的手,不让她乱抓乱动,云曦的嗓子艰难的发出一声嘶鸣,沙哑而难听,“毒……有毒……”

    在说出这最后两个字后,云曦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痛苦的捂着喉咙,额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在听到那“毒”字时,荣桀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难道云婕竟然对她用毒了?

    不行!她不能死!

    “快去找军医!将他们所有人都找来!”荣桀大声咆哮道,白霜连忙领命,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如果云曦真的出了事,主子一定会直接杀了她!

    当军医赶到时,先为云曦包扎了手腕的伤口,虽然伤口流了血,当并不严重,反是云曦的喉咙让一众军医犯了愁。

    他们擅长治疗外伤,便是风寒疟疾之类的也不在话下,可这中毒的确不好处理。

    “长公主这的确是中毒了,不过所幸服用的剂量不多,中毒又浅,没有性命之忧!

    刚才长公主已经喝下了解毒的汤药,毒性不会再蔓延了!”

    荣桀松了一口气,复又问道:“那她为何还不能说话?”

    一众军医面色为难,彼此对望几眼才开口道:“下官们开的解毒汤药只能防止病情恶化,但却无法彻底解毒。

    长公主的喉咙被毒药所侵蚀,现在红肿不堪,着实无法言语了!”

    “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她以后都不能说话了?”荣桀一把扯过军医的衣领,一双眼睛冷酷残忍,吓得军医颤抖不止。

    “陛下饶命!下官一时还没有摸清药性,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那些军医呼啦啦的跪了一片,荣桀一把甩开军医,不耐烦的冷声道:“朕给你们十日的时间,若是十日内你们还是治不好她,朕要了你们的脑袋!”

    云曦正痛苦的捂着喉咙,在听到荣桀的话后,眸色顿时一闪。

    十日!

    荣桀要动了吗?

    她痛苦的皱起了眉,荣桀低头看了她一眼,满脸的阴鸷,他走到还在昏迷的云婕身边,一杯水洒在了云婕脸上,云婕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睁眼便看见荣桀那阴鸷可怕的面容,云婕被吓得立刻清醒过来,她哭着抱住了荣桀,哀声哭求。

    “陛下!是她来招惹我的,您不能怪我!她嘲笑我过得凄惨卑微,还侮辱我的母妃!

    陛下,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太气了,求你,求你不要怪我好不好?”

    云婕哭的梨花带雨,可她的可怜不是装出来了,她是真的害怕。

    她知道云曦的价值,更知道荣桀的性情,可她刚才已经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此时想想才觉得后悔不已。

    “好!我不怪你!”

    荣桀声音平缓,似乎未有一丝怒气,就连云婕都不敢置信的停止了哭声。

    荣桀蹲下身子,平视着云婕,云婕虽是满脸泪痕,可她的模样极其娇俏妩媚,不但不显狼狈,反是更惹人怜惜,可荣桀的眼中有的却只有冷漠。

    云婕曾以为天下的男子都是一样的,他们对美色总是无法抵抗。

    可是自从嫁给荣桀之后,她才意识到她的无知和愚蠢,像荣桀这种人,他在意的只有权力,美色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只要你交出解药,我便既往不咎!”

    荣桀的语气没有起伏,却依然透露着危险的意味!

    “解药?什么解药?”云婕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脸上都是无法掩饰的恐惧。

    “还在装傻吗?”荣桀的眸色冷了一分,“因为她说了你不愿听的话,所以你便下毒毒哑了她是吗?

    军医已经在桌上的杯子里发现了残留的毒药,若是你乖乖交出解药,也可少受些皮肉之苦!”

    “我没有下毒!我真的没有下毒!陛下您要相信我啊,我知道云曦对这个计划的重要性,我怎么可能下毒杀她?”云婕急切的辩解道,在愤怒的时候她是想杀了云曦,可她没有下毒!

    “云婕,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荣桀的语气里已经开始夹杂着阵阵杀气,云婕更是惊恐不已。

    “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好不好?我们还要用她来威胁冷凌澈,只要冷凌澈死了,您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对我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我怎么会这么做呢?”

    “呵呵……”荣桀冷笑起来,他托起云婕的下巴,嘴角泛起阴森的笑意,“真是巧舌如簧!你以为朕会相信你吗?”

    荣桀嫌恶的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心里很清楚,朕想要的从来都不是你,云曦的出现让你感觉到了威胁对吗?

    你担心云曦会抢走你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你便迫不及待的来残害她!

    那些毒的确不致命,却毒哑了她的喉咙,可朕告诉你,就算她不能言语,朕也绝不会转而喜欢上你!”

    云婕怔然的看着荣桀,荣桀眼中的冷漠和鄙夷激怒了她,她站起身,与荣桀四目相对,心中淤积的委屈和愤怒喷涌而出。

    “她到底哪里好,她已经嫁人生子了,她就是个残花败柳,而且她的心里只有冷凌澈一个人,你为什么还对她念念不忘!

    而我呢,我嫁给你时是干干净净的清白之身,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你为什么还是如此对我?”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对云曦趋之若鹜,云曦到底哪里好?

    “露出你的真面目了是吗?”荣桀嘲讽的勾了勾嘴角,说出的每个字眼都残忍无比,“从始至终我,我看上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而你对我来说与那些低贱的妓女毫无区别!”

    “荣桀!你不是人!你是畜生!是魔鬼!”云婕近乎发疯般含着血泪叫骂着荣桀,她的齿缝间带着浓浓恨意,似乎要将荣桀活活咬死一般。

    荣桀却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云婕,与看死人的眼神没有差别。

    “朕便知道,你是不会老实的!本想留你一命,既然你自己找死,朕成全你!”荣桀一声令下,便有人过来捉拿云婕。

    云婕发疯般甩开了那些人,她红着一双眼睛,咆哮道:“你们谁敢碰我,我是南国的云妃,你们谁敢动我!”

    “云妃?一个封号,我能给你,便也能拿回来!”荣桀不屑的勾了勾嘴角,冰冷绝情,毫无怜惜之意。

    “你不能杀我!”云婕后退一步,摇着头,瞪着一双眼狠狠道:“杨泰青是我的堂叔,你若是想他帮你,就不能杀我!”

    “云婕,朕是该说你愚蠢,还是该说你不自量力呢,你以为没了你杨泰青便敢与朕翻脸吗?”

    女人在权力和地位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拉下去!任何敢侮辱朕的人都要死!

    你该庆幸你曾是朕的女人,朕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否则早便将你送去西营与那些军妓为伍!”

    荣桀挥挥手,就像决定了一只小猫小狗的死活般随意。

    侍卫不敢怠慢,他们深知荣桀的脾气,若是惹怒了他,死的可就不只云婕一个人了。

    “你们放开我,我是云妃,你们不能杀我!荣桀,我错了,我错了,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云婕泪如雨下,嘶声哀求,却未能让荣桀有一丝动容。

    荣桀走到云曦身边,俯下身子,轻声询问道:“喉咙还痛吗?”

    这副画面是如此的刺眼,而她又是如此的可笑,云婕停止了哭喊,直直的看着云曦。

    突然她疯癫的笑了起来,眼中却流着清泪,“哈哈哈哈!荣桀,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

    今日你杀了我,明日你就会死在云曦的手上!哈哈哈哈,报应!真是报应!”

    云婕的笑声不断,直到被人拉出帐外。

    没有人去理会一个发了疯的女人,只有云曦漠然的看着云婕离开的方向,眸光一片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