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六十章 南帝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六十章 南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不用回头便已经听出这声音的主人,虽然她们多时未见,但这声音她总归不会忘记!

    云曦缓缓转身,只见云婕穿着一身海棠红色的抹胸长裙,外面罩着一件同色的百蝶穿花外裳,在这营地之中分外夺目。

    一头乌黑的发挽着复杂的发髻,头上满是金灿灿的珠钗,越发衬得她妖娆妩媚。

    云曦挑了挑眉,没想到云婕也会在这,如此倒是热闹。

    云婕上下打量着云曦,云曦一身灰色的棉布衣裙,头上只松松挽着一支木簪,与她站在一起,便如同一个破落的村姑,大大的满足了云婕的好胜之心。

    “呦!这多时未见姐姐,姐姐倒是越发的憔悴了,若不是妹妹早就知道姐姐要来,只怕定会将姐姐错认为是附近的村姑呢!”

    云婕说完扬着鲜嫩的红唇笑了起来,白霜两人低着头,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

    云曦挑起嘴唇,冷眼看着云婕,轻笑道:“妹妹的变化也很大,若是你不叫我,我还以为堂堂南帝当真是好雅兴!”

    云婕长眉一皱,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云曦轻笑出声,上下打量了一下云婕那花枝招展的装扮,“我还以为荣桀做了皇帝,竟是也贪慕起了美色,便是行军打仗也要歌姬作陪!”

    “你敢骂我?”云婕伸出手指,指着云曦的鼻子尖声道。

    云曦却是轻轻拨开了云婕的手指,不屑的开口道:“妹妹倒是越发的没有的教养了,怪不得荣桀只封你为云妃,连个封号都未给你!”

    白霜突然抬头看了云曦一眼,她本觉得这个女人说话十分难听,没想到她对自己还算是留了情面的!

    果然,云婕瞬间被踩到了痛处,她本是堂堂夏国公主,嫁给荣桀做了侧妃已经算是委屈了。

    本想着荣桀登基为帝,她也可以享受尊荣,可荣桀却连个封号都没给她,让她受尽了嘲笑。

    自从嫁给荣桀之后,不管她如何讨好侍奉,荣桀都对她不假辞色,后院的那些女人都有了子女傍身,她却是一无所有!

    若不是这次她献计拉拢杨泰青,只怕她早晚都会被宫里的那些女人吞掉。

    看着云曦嘴角的淡笑,云婕气得浑身发抖,她本是想来嘲讽云曦,却没想到反是被羞辱了一番!

    云曦明明一身粗布衣裳,本应卑贱到尘埃里,可凭什么她还能依旧傲慢的看着自己,仿佛她永远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所有人都不及她一人!

    云婕放下手臂,冷冷一笑,管她是什么身份,如今落到她手上,她便新仇旧恨一起算!

    “姐姐这一路想必定然舟车劳顿了吧,妹妹自是要尽心照顾!来人,将锦安世子妃送去西帐,好好伺候着!”

    云婕冷笑说道,白冰猛地抬头,那西帐除了士兵的营帐便是一些军妓,难道云妃娘娘要……

    白冰想要上前阻止,白霜却一把拉住白冰,低声道:“我们只负责在路上让她毫发无伤,如今她便是死了也与我们无关。”

    “可是主子还没见到她啊,等主子回来,难道不会责罚我们吗!”白冰觉得不好,若是让主子知道,她们不还是护送不利吗?

    云婕身后的两个婢女立刻过来拉扯云曦,云曦一双冷眸泛着寒光,:“云婕,你这般对我荣桀可知道?我的价值如何不用我来提醒你吧!”

    “姐姐放心,我是不会让姐姐有事的!只是那冷世子出兵多时,妹妹怕姐姐一人寂寞,这才想着要为姐姐分忧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将世子妃带下去,找几个身体健壮的士兵好好保护着!”

    云婕语落,那两人便要将云曦押走,白冰立刻上前阻拦,白霜虽然想看着云曦吃亏,但也觉得白冰的话有些道理,便不再阻止。

    “云妃娘娘,奴婢奉陛下的命令将世子妃护送至此,但陛下曾有口谕,要世子妃毫发无伤,所以……”白冰挡在前面,开口说道。

    云婕不屑的看了白冰一眼,傲慢道:“所以如何?不过一个奴婢,也敢拦着本宫不成?陛下不在,这里便是本宫说的算!快把人带走!”

    “朕何时给你这样的权利了?”

    一道低沉冷戾的声音传来,云婕眉头一挑,脸上的肌肉都不自然的抽搐起来,“陛……陛下……”

    云婕连忙低头行礼,哪里还敢有一丝的倨傲,看着云婕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只怕她这两年的日子都不怎么好过。

    荣桀看了云曦一眼,阴鸷的双眸亮了亮,视线随即落在押着云曦的那两个婢女身上,抬手道:“将这两个以下犯上的贱婢拉出去砍了!”

    “陛下!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

    那两个婢女立刻跪在地上苦苦求饶,云婕不可置信的看着荣桀,小声的恳求道:“陛下,她们都是臣妾的贴身婢女,求陛下开恩啊!”

    荣桀微微俯身,他捏住了云婕的下巴,将云婕那柔嫩的皮肤捏的泛红,云婕痛出了眼泪,满脸惊恐的看着他。

    “你的贴身婢女又如何?若是再敢有下次,朕连你一同宰了!”

    荣桀狠狠推开云婕,云婕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狼狈的摔在了地上,而那两个婢女也被拖走,直到哭声戛然而止。

    荣桀走到云曦身边,云曦微垂着眸子,依旧那般冷冰冰的。

    她额上的红梅印记被遮住了,荣桀觉得那印记与她十分相称,想要伸手将她额上的水粉擦掉。

    云曦“啪”的一声打落了荣桀的手,将周围众人都吓得不敢抬头。

    荣桀的性子是出了名的暴戾,任何敢不敬荣桀的人都死的凄惨无比。

    就在众人以为这女人定会死状极惨时,荣桀竟突然笑了起来,“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这副冰雕般的模样,看来冷凌澈也没能将你焐热啊!”

    云曦抬眸扫了荣桀一眼,声音清冷疏离,“你也还是那副让人生厌的模样,看来做了皇帝也没有什么改进!”

    白霜和白冰都要被云曦的大胆吓死了,可看荣桀却反是笑眯眯的,一副心情甚好的模样。

    荣桀打量了云曦一眼,虽然这一身粗布衣裳也掩饰不住她的冷艳,但他还是更喜欢那个高高在上的长公主!

    “来人!带长公主沐浴更衣,小心伺候着,谁敢怠慢,便与那两个贱婢同等下场!”

    云婕狠狠的瞪着荣桀和云曦,荣桀说的是长公主,而不是世子妃,没想到他竟然对云曦还不死心!

    她都已经嫁做人妇,甚至还生了孩子,这样的残花败柳有什么好的?

    而她一心帮衬荣桀,帮他打理内院,帮他与一群妯娌对抗,甚至就连那个三皇子妃也是被她拉下的,可她做了这么多,他对她依然这般冷漠,真是不公平!

    转而,荣桀又放缓了声音,低头与云曦说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晚点我再去找你!”

    云曦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转身便与白冰两人走了。

    白霜突然庆幸自己没有阻拦白冰,若是这个女人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她们此时也身首异处了!

    白霜不禁奇怪的打量着云曦,这女人除了漂亮一些,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得主子如此青睐?

    白冰准备了温水,白霜拿来了换洗的衣裙,这次她拿来的衣裳都十分华丽,甚至还准备相配的饰品,可见其用心。

    云曦将自己埋进浴桶中,这才觉得自己浑身酸疼无比。

    这些日子她都是在强撑,长时间的赶路已经让她的身体透支了。

    云曦捏了捏自己酸疼的肩膀,她这身体还真是有够弱的,看来回去后真该好好锻炼一下了!

    那些衣裙都是都紫色的,云曦挑了一件最素的,可上面也嵌了不少的宝石,看的人头晕眼花。

    营帐里早已铺好了柔软的被褥,云曦一躺上去便觉得头脑昏沉,不多时便昏昏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屋内燃着一盏油灯,白冰坐在营帐中央的椅子守着她,见她醒了立刻对外面喊道:“长公主醒了!”

    云曦蹙了蹙眉,她早与夏帝断绝关系,也不再是什么公主,“不要这般唤我,我与夏国没有关系!”

    白冰一脸为难,解释道:“这是陛下吩咐的,奴婢们不得不遵从!”

    白冰扶云曦坐起,柔声询问道:“奴婢为长公主挽发吧,公主喜欢什么样的发髻?”

    “不必了!”

    云曦开口回绝,正想问些什么,营帐突然被人掀开,一身玄衣的荣桀大步迈了进来。

    云曦一身紫色长裙,垂下的长发衬得她的小脸只有巴掌大,白皙的犹如牛奶般,虽是清冷,却让人不由想要怜惜。

    荣桀眼中陡然一亮,目光瞬间变得危险起来,云曦随手拿过一支发簪将头发挽上。

    荣桀挥手将人赶走,营帐内只剩下他和云曦两人。

    他坐在云曦对面,橘色的烛光减弱了云曦脸上的冰冷,忽明忽暗的光更为她增添了几分妩媚。

    “知道我为何一直未纳正妃吗?”

    云曦低着头,没有应声,荣桀也不气,继续开口道:“因为我还是觉得只有你才配得上那个位置!

    冷凌澈他再厉害,这辈子最多就是个王爷,王妃和皇后之间差了多少,你最清楚不过,不是吗?

    像我们这种生在皇家的人,应比别人更了解权力的重要!”

    云曦听的有些不耐烦了,开口打断了荣桀,“你还是觉得这世上最重要的是权力吗?我爱上他时,他还是一个无处可依的质子。

    我在意的从来的都不是虚无的身份,我选择的是冷凌澈这个人!”

    “砰”的一声,荣桀狠狠的捶在了桌案上,将桌上的油灯都震得动了动。

    荣桀一双阴鸷的眼睛宛如鹰眸,仿佛任何被他盯上的猎物都无法逃脱。

    “云曦,你拒绝过我一次,我不希望再有第二次!之前有冷凌澈护你,如今可没有!”

    云曦坦然的迎上了让荣桀的目光,她的墨眸沉寂如水,没有动容更没有恐慌。

    荣桀似乎被这样的眼神惹怒了,他的确欣赏这个女人,他可以容忍她孤傲清冷,但是他不能容忍她对自己的轻视和拒绝。

    荣桀突然起身,他伸手拂落了云曦头上的发簪,云曦那瀑布般的长发倏然垂落,柔顺的发丝犹如上好的绸缎。

    云曦未等反应过来,下一刻她便被荣桀压在了床上,双手被荣桀死死的固定在两侧。

    “得不到你的心,我便先得到你的人,如今你在我手里,我看你还如何逃脱!”

    荣桀俯下身子,轻嗅着云曦身上的香气,云曦的眼中一片愤怒和厌恶,却闭了闭眼,眸中转而一片平静。

    “的确,我现在便是板上的鱼肉任你宰割,你可以为所欲为,我凭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阻止你!”

    荣桀低低的笑了起来,“还算你识相!”

    他正想好好一亲芳泽,云曦却是再次开口,“可你能阻止我逃走,却阻止不了我自尽!

    荣桀,你敢动我一下,我便有一百种方法了断自己,你想要的不仅是一夜贪欢吧,还有更重要的东西,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