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八章 乱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八章 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转眼间,冷凌澈已经离开了两月有余,云曦整日里神色恹恹,胃口也不大好。

    安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云曦本就瘦,若是世子一日不回来,她便一日不好好吃东西,这身子如何受得住?

    她们劝也劝过,可是云曦嘴上总是答应的好好的,实则却还是老样子。

    为此安华只好请出团团,毕竟这小团子是云曦的心头肉,他说话云曦总是会听进去一些。

    到了晚食的时候,云曦看着乖乖坐在一边的团团,不由发问道:“你今日怎么没陪着祖父一起吃呢?”

    冷凌澈一走,锦安王便开始霸占团团,不过云曦最近有些心不在焉,有锦安王帮衬她倒是也轻松。

    “我想娘亲了,我要和娘亲一起吃!”

    团团的声音甜甜的软软的,总能把人的心听化一般。

    “你这张小嘴,真是会哄人!”云曦无奈的掐了团团的脸蛋一把,眼中都是疼爱和宠溺。

    “人家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想娘亲了嘛!”说完团团还扑倒云曦怀里好一番撒娇,仿佛生怕云曦不信一半,搂着云曦的脖子便亲个不停。

    “好了!好了!我信你,快坐下来吃饭吧!”

    这小家伙粘人的很,这点的确很像冷凌澈。

    团团乖乖的坐了下来,他的凳子是特意为他打造的,加高了蹬腿,又在座位上做了防护,这样团团坐在凳子上也能碰到饭桌,省的还要别人抱。

    云曦给团团夹了一块鱼肉,她小心的挑出鱼刺后才放在团团的碗里。

    团团看了看碗中的鱼肉,又看了看云曦,笨拙的用勺子将鱼肉放回云曦的碗中。

    云曦不解的看着团团,“你不是最喜欢吃鱼肉了吗?怎么今天不吃呢?”

    团团摇了摇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云曦,“娘亲吃,娘亲瘦!”

    “团团吃就好,娘亲不喜欢吃……”

    团团却是发起了脾气,扭动着身子撅着小嘴,“就不!娘亲不吃,团团不吃!”

    团团一闹脾气云曦便没了办法,连忙安抚着团团,“好好,娘亲和你一起吃,不许闹脾气了!”

    团团听到这话才安静了下来,却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云曦,似乎云曦不吃下这块鱼肉,他就不会吃饭。

    一旁的安华几人都抿嘴笑了起来,果然还是团团小公子有办法!

    云曦无奈,只好夹起了鱼肉,其实她真的不喜欢吃鱼,但看着团团那认真的小表情,云曦也只好勉为其难了。

    可这块鱼肉还没等放进嘴里,玄商突然闯了进来,脸上皆是焦急之色。

    玄商素来稳重,若不是出了事他绝不会贸然闯进芙蓉阁。

    安华连忙走了过去,只见玄商气息不匀,似是一路跑过来的,“怎么了这是?可是出了什么事?”

    玄商正想开口,视线却瞥到了坐在一旁的团团,顿时欲言又止。

    云曦心觉不妙,放下了碗筷,开口道:“喜华,将团团送到父王那!”

    团团不明所以,扭着身子不想走,喜华连忙低声说道:“小公子听话,世子妃有正事要忙,一会儿就去找你了!”

    团团见云曦神色冷肃,便只好咂咂嘴,任由喜华抱着他离开。

    “到底出了什么事?”

    玄商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世子派人回来送信了!”

    云曦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玄商如此神情,只怕不会是什么好消息。

    “人在哪?快带进来!”云曦紧张的握着拳,声音有些发颤。

    玄商将人带了进来,那人的铠甲上血迹斑斑,脸上更全是血污,让人不敢想象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便是世子妃,你快将情况如实禀告!”

    看他的穿着应是个副将,他的身体看起来十分虚弱,他正想要行礼,云曦一抬手,皱眉道:“不必多礼,世子到底如何了?”

    那副将狠狠咬了咬牙,眼中还萦着泪,“回世子妃,我们大军已经攻到了明城,可是明城依据险山而建,易守难攻,大军久攻不下!

    世子便决定率一队先行军绕山路而行,以便摸清地势,再行攻城,可我们却在山上遇到了伏兵!”

    “这怎么可能,明城地势险要,但是城中士兵数量不多,若是他们派人埋伏,城中岂不空落?”云曦不相信明城守将敢兵行险招。

    冷凌澈不是冲动之人,他既然亲自前去,定然会设想周到,即便先行军人数不多,但这些也定然是精挑细选的,想要围困冷凌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若是城中出兵,楚国大军岂会不知,那时若是趁机攻城,明城岂不危险?

    那副将一脸悲愤,似乎此事也让他心中难平,“世子妃英明,这些情况世子也都考虑在内。

    只是我们算计到了明城兵力,却没想到明城守将竟是与南国合谋,围困我们的不是明城守军,而是南国太子!”

    云曦满脸怔然,她的脸的瞬间泛白,眼神空洞无光,她摇着头,难以置信的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荣桀的事……”

    “明城守将是谁?”

    那副将立刻低头答道:“回世子妃,明城守将叫杨泰青!”

    “杨泰青,杨泰青……”云曦默念了两遍,猛然想起这个杨泰青似乎与尚书府有着远亲,论辈分这杨泰青应是云婕的堂叔,原来他们竟是早有勾结!

    “那世子情况如何?可已脱困?”

    云曦急急问道,那副将一脸悲痛自责,看的云曦心生惶恐,“世子本是可以指挥先行军全身而退,可奈何那荣桀着实阴毒,他依仗地理位置,竟对我们用毒。

    世子不慎中毒,那毒性极其霸道,若不是世子内力深厚,又有玄徵在旁照顾,只怕……”

    “那他现在可恢复了?”

    云曦的心一直紧着,那副将却突然跪在地上,涕泪纵横,“是属下们无用,没能保护好世子!玄徵说此毒只能暂时抑制,却是……却是无解……”

    云曦身子一软,安华连忙小心的搀扶着云曦,满脸的心疼紧张。

    “世子中毒未能突围,被围困在了山上,世子昏迷不醒,却始终念着世子妃的名字。

    在众人的拼死配合下,我们逃出两人,一人去军营送信,属下则是一路赶回金陵,只望能将此事尽快告知世子妃!”

    “那玄宫呢?世子受伤,他在做什么?”

    玄商喘着粗气,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不是嘱咐过他们务必要守好世子吗,怎么会发生这般的事情!

    “玄宫和玄徵在守着世子,此时大军应已得到了消息,世子他们定然已经被救出,只是不知道世子还能挺多长时间……”

    那副将抬头小心的看着云曦,云曦一张脸已经白若透明,身子更是摇摇欲坠,双眼空洞迷离,似乎已经全无思绪,让人看着便心中不忍。

    可一想到冷凌澈,那副将还是咬紧了牙关,跪求道:“世子妃,属下求您去见见世子吧,世子他即便在昏迷之中还是始终记挂着您,若是此次世子熬不过去,也好见您最后一面……”

    “住嘴!你不要说了!”安华连忙呵斥道,她心疼的望着云曦,轻抚着云曦的后背。

    “世子妃你先别慌,玄徵医术高强,一定会治好世子的,你千万别吓自己!”

    云曦一直沉默不语,整个人仿佛都已经痴傻了一般,她突然站起身,急冲冲的向外走去,“备车!我要进宫!备车!”

    安华寸步不敢离开,一边扶着云曦,一边吩咐其他婢女道:“世子妃要进宫,快去备车!玄商,这里交给你处理,我去陪着世子妃!”

    玄商点点头,先是命人送着副将去休息,又命人找府医前来诊治,他沉思了一会儿,抬步走向了锦安王的书房。

    云曦从宫里回来后,整个人更加的神色恍惚,连夜便张罗着要启程夏国,众人如何劝慰云曦都听不进去,最后还是宁华一剂安神药灌下去,云曦才安分的睡了。

    乐华看着云曦如此,脸色阴沉的可怕,她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安华见她那副样子,担心她要闯祸,连忙让青玉跟着她。

    乐华一路到了那副将休养的屋子,一脚将门踹开,那副将正在喝药,见到乐华不由一怔。

    “都怪你!”乐华上前便揪住了副将的衣领,一双宛若刀锋般的眸子狠狠的瞪着他。

    在乐华心中,若不是这副将胡说八道,云曦就不会那般魂不守舍,这个人对她而言,便是个坏人!

    青玉赶到时正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前扯过乐华,“乐华,你做什么呢?”

    “是他害世子妃伤心!”乐华指着副将,本就凌厉的容颜变得更加的冷戾。

    青玉知道乐华的性子,她不是那种会想很多的人,她只会觉得是这个人惹得云曦伤心,便要来找他算账。

    “乐华,你别闹了,这件事怪不得他的,而且若是世子真的病的那般严重,世子妃定然也想见他!”

    若是连亲人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这一辈子都会活在遗憾中。

    青玉尝受过这种感觉,如果是她宁愿如此也不想最后接到的是亲人的死讯。

    “世子妃那边还需要照顾,你就别添乱了!”青玉连哄带劝将乐华推了出去,乐华还不忘转身狠狠的瞪着那副将。

    “世子妃可是出了什么事?”那副将自责又担心的问道。

    “世子和世子妃感情深厚,一时自是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从宫里回来后便更是神色恍惚,只怕更是得到了什么不好的消息,刚才被灌了一些安神药这才睡了!”

    “我……我只是想着世子病危,他定想见到世子妃,没想到反是惹了这么大的祸事!”

    看他一副惭愧不已的模样,青玉便开口劝道:“乐华就是那般的性子,世子妃是不会怪你的,她也定然想去看看世子的情况。”

    那副将长叹了一声,才抬头看着青玉问道:“那世子妃会去探望世子吗?”

    青玉点点头,脸上也尽是无奈,“若是依照世子妃的意思,她今日便是要走的,明日只怕谁也拦住她了!

    好了,你就不要多想了,养好伤势要紧,有什么需要便吩咐婢女便好!”

    青玉合上了门,看着天上那清幽的月色,目光泠泠如水,终究还是乱起来了!

    第二日一早,云曦便立刻要启程夏国,即便冷凌泽亲自来劝说也没能改变云曦的心意。

    锦安王也要随行,可朝中大臣苦口相劝,锦安王一走,若是此时南国进犯边境,该如何是好。

    而且云曦此行定是不能带着团团的,锦安王留下也能好好照顾着。

    云曦等不及许多,甚至就连行李也不收拾,备了马车便要走。

    冷凌泽见此,便只好派了不少侍卫护行,冷凌泽本想着在楚国没人敢为难云曦,一入夏境便有楚军来迎,想来应是无事。

    谁知未过几日,云曦便在路上被人挟持了!

    ------题外话------

    还是那句话,都把心揣肚里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