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四章 情爱情伤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四章 情爱情伤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的生辰,众人都喝了不少的酒,即便南国这个威胁还在,但是如今的楚国朝堂已然算是安稳清明了,他们那久悬的心也终于得以落定。

    唯有荣宁一人显得有些局促,除了冷凌澈,他与其他人都不熟悉,便是司辰他之前也没说过几句话。

    冷凌澈和云曦时不时在浅笑低语,他不好意思过去打扰,便跑到了玄商安华她们那一桌,想着各种话题与青玉搭话。

    喜华碰了碰身边的安华,示意安华看青玉和荣宁两人。

    荣宁肤色很白净,他不是五官深邃的人,脸蛋圆润,天庭饱满,一看便是个有福气的人。

    荣宁笑盈盈的与青玉说话,青玉却是一反常态,态度十分冰冷,常常是三句话只应一句话,可就算如此荣宁却还是乐此不疲。

    安华也觉得怪怪的,青玉的虽然不像宁华那般温柔,但是对人也从来没这般冷淡过。

    荣宁这个人看起来又很憨厚,青玉为何唯独对他这般苛刻?

    “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喜华眯着眼睛,一副窥得天机的模样。

    “以我的经验来看,事出反常必有妖,别看青玉对荣宁公子很冷漠,但往往促成一桩姻缘需要的就是这种与众不同!”

    “我警告你,你最好老实一些,别总是参和别人的事情,否则我便让世子妃远远把你嫁出去!”安华低声警告道,对于喜华这种好事的性子,她也是无奈的很。

    喜华撇撇嘴不说话,眼睛却始终不离开荣宁和青玉,这两人绝对有问题,她必须要好好观察!

    陆流君拉着司辰吃酒,两人从天文聊到地理,十分的投机。

    突然司辰身子微倾,伸出手臂,开口道:“麻烦公主将酒壶给我!”

    冷清落正喝在兴头上,自从上次被湘妃母女两人算计,宸妃便再也不许她喝酒,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可以正大光明喝酒的机会,她怎么甘心被人打扰呢?

    “你旁边不是有吗?何必非要我手里这个呢?”冷清落轻轻蹙眉,一副十分不舍的模样。

    司辰扫了一眼自己手边的酒壶,淡声道:“我们这边没有酒了……”

    陆流君挑了挑眉,他才斟过酒,那酒壶里明明还是满的,为何司辰……

    冷清落正想开口唤人取酒,脑中却忽然灵光一闪,一片清明。

    她眼睛不眨的看着司辰,司辰轻咳一声,心虚的回避了眼神,手却一直举着。

    冷清落抿唇一笑,将手中的酒壶塞给了司辰,她的脸颊红通通的,不知道是因为酒水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

    “来人,给我上一壶茶,这酒我也喝够了,女孩子喝多就不好啦!”冷清落说完还腼腆的低下了头,司辰往日里就像一个石头,没想到还这般心细。

    司辰接过酒壶,上面还残留着冷清落掌心的温度,莫名的让司辰觉得有些灼热。

    司辰斟了一杯酒,便立刻将酒壶放下,仿佛他再多拿一刻,这温度便会灼伤他的皮肤。

    陆流君眯眼看着,随即摇头笑了笑,他本还想着将这司辰介绍给自己的妹妹,看来人家的情事也有了安排!

    陆流君饮了一杯酒,看着席间那一对对或是甜蜜或是吵闹的男女,他本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不见了。

    人家都是郎有情,妾有意,为何只有他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那个绝情的人儿也不知道现在在做些什么,她若真是敢在外面策马江湖,等捉到了她,他绝对不会放过!

    冷清落的心里有些许甜蜜,还有些紧张,司辰这个人太闷了,与他说话简直是对牛弹琴,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心意。

    可今天司辰唯独这般关心她,那么他对她是不是有一点喜欢呢?否则他怎么不抢别人的酒壶呢?

    冷清落被自己想法羞红了脸,原来司辰对她这般关注啊!

    而就在此时,司辰伸手夺过了冷凌泽手里的酒壶,皱着眉,一副兄长模样的训道:“你今日喝的多了些,不可再饮!”

    冷凌泽有心事,那冷凌澈一直霸占着阿姐,害的她们姐弟之间连独处的机会都没有,气得他只能借酒消愁!

    “司辰大哥,你就再让我喝几杯嘛!”冷凌泽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稳重聪慧,如今却颇有小孩子撒娇的模样。

    “不行!一杯都不行!”司辰想也不想就回绝了,就算他的身体已经十五岁了,可云泽今年也不过十二岁,哪里能这般饮酒。

    冷凌泽好一阵失落,突然觉得身上一凉,就像被什么野兽盯住了一般。

    他顺势望去,只见冷清落正咬牙瞪着他,就好像他抢了她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一般。

    冷凌泽心不在焉的收回视线,他可没有心情理会冷清落那个笨蛋。

    正好此时他看见冷凌澈低头与阿姐说话,便立刻用与冷清落一般无二的眼神瞪着冷凌澈!

    酒席散尽,众人宾至如归,冷凌澈搂着云曦在梅林之中赏月。

    云曦掀起冷凌澈披风的一角,如猫一般的缩进了冷凌澈的怀里,她环着冷凌澈的腰肢,闻着混杂着梅香的雪气,仰望着头顶那泛着柔和光泽的圆月,“真希望年年岁岁有今朝……”

    冷凌澈伸手挑起云曦那尖尖的下巴,一张如仙似魅的容颜在月光的清辉下尤显妩媚。

    他们的第一次的接吻便是在夏宫的梅树下,那时他是一个手中无权的世子,她是一个步步维艰的公主。

    这一路走来,也许区区数笔便可写下他们的故事,可这里面的血泪情仇,便只有他们这些切身体会之人方能领悟。

    冷凌澈轻轻吻上那柔软的红唇,云曦缓缓闭上眼睛,更加用力的搂住了他的腰身。

    墨色的天空忽然飘下细细碎碎的雪花,调皮的落在两人的发丝脸颊上。

    两人抬起头,欣赏着月下雪景,云曦伸出手,有片片轻薄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微凉湿漉,瞬间便化为了雪水。

    有一只修长莹白的手将云曦的柔夷握在了掌心,他的声音一如既往般温柔,“曦儿,相信我,我们未来的每一日都会犹如今朝!”

    这是他对她的承诺,为了她和孩子们的幸福,他绝不会食言!

    ……

    荣宁被安排住在了锦安王府,被府中人视为上宾,众人都知道这位荣公子不仅是南国的皇子,更是冷凌澈的好友,都无不尽心照顾着,却唯独一人除外。

    青玉每每看见荣宁,不是绕道而行,便是冷脸相对,偏偏荣宁乐此不疲,找个机会便要与青玉说几句话。

    这日荣宁又遭青玉冷待,正无奈叹气时,喜华突然走了出来,对着荣宁“友善”的笑了起来。

    “我记得你,你是世子妃身边的……”

    荣宁以前在夏宫便见过安华几人,自是知道她们都是云曦身边的得力之人。

    “你叫我喜华便好!”喜华十分热络的说道。

    “喜华姑娘!”荣宁谦和有理的与喜华打了招呼,脸上却仍旧难掩愁绪。

    “荣公子,我见你对我们青玉很上心嘛,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青玉的?”

    荣宁白脸一红,连连摆手,“喜华姑娘你可不要胡说,我哪有那样的心思!”

    见荣宁连连否认,喜华怒其不争的看了他一眼,“那这样吧,我换个说法,你为什么对青玉这般关注呢?你们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吧?”

    “我……我……”荣宁支支吾吾的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喜华挑唇一笑,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道:“你放心,只要你与我说了,我就一定会帮你的,至少可以让青玉改变自己的态度嘛!”

    “你真的能帮我?”荣宁也觉得有些苦恼,他很想和青玉好好说说话,可是青玉总是不肯理他。

    “自是!自是!小女子一眼驷马难追,你便放心交给我吧!”

    喜华眼睛泛光的保证道,荣宁想了想,开口道:“其实,我是觉得青玉姑娘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你不会这般与青玉说了吧?”

    荣宁茫然的点了点头,喜华连连摇头,苦口婆心的劝道:“你这是犯了兵家大忌啊!追求……不是,是认识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张嘴就说她像别人呢?

    这是所有女人最讨厌的一句话,这样岂不显得你接近青玉,为的不是她这个人,而是那个和她很像的女子吗?”

    “可事实就是这样啊!”他本来就是因为青玉的眼睛才注意到她,因为那双眼睛真的很像那个人。

    “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就算你心里是这么想的,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同样都是住在质子府的兄弟,看看世子多会哄女人,再看看这位荣公子,简直是朽木不可雕也!

    “那不就成骗人了吗?不好!不好!”荣宁一本正经的说道,气得喜华只觉得心口呕着一口血。

    喜华竖起大拇指,连连赞道:“荣公子真是个正人君子,你好好努力吧,我看好你!”

    喜华摇头离开,这荣宁真是无药可救了,她也是爱莫能助啊!

    “喜华姑娘,你别忘了帮我说说好话啊!”荣宁大声喊道,喜华身子一踉险些跌倒,这个忙或许她真的帮不了!

    之后几日便连喜华都开始躲着荣宁了,这种事有人帮是一方面,当事人自己也要争气才行,就荣宁那副傻兮兮的样子,十有十是不成的!

    荣宁找了喜华一圈也没看见她,便一个人无聊的在院子里瞎转,却是在一个转弯处正好见到了青玉。

    荣宁正想上前和青玉打招呼,却看见青玉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侧的石桌上,她拿起一个小石子,在外面团了一团雪,对着梅树上落着的一只黑色的鸟扔了过去。

    雪团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黑鸟身上,黑鸟吃痛,呜咽一声拍着翅膀便逃走了。

    青玉满意的擦了擦手,自言自语道:“雪景如此之美,怎能让一只黑鸟煞了风景!”

    “玉卿!真的是你!”

    青玉准过头,看见荣宁正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不由蹙起了眉,端起托盘便要离开,谁知道荣宁却是两步迈到了青玉身边,如何也不肯让青玉离开。

    “是你!对不对?你就是玉卿!”

    荣宁一时间十分的激动,说话都有些失了逻辑,他不仅记得玉卿的那双眼睛,更记得他们之间那短暂的过往。

    自小他便是南宫里最不起眼的皇子,他上面有许多的兄弟,他不仅年纪小,出身也不好,甚至比一些得宠的奴才都不如。

    那日是腊月三十,宫内一片喜庆,可他却过得与往日无异,仍旧活在两个兄长的欺凌之中。

    其实受宠的皇子并不多,这两个兄长也只比他好上一些,可他们并没有因此将心比心,反而喜欢欺负更没有地位的他。

    他几乎每日都活在他们欺辱之中,他没有母妃帮衬,早已习以为常,以为生活便是如此,没有什么可值得抱怨的,可就在那一日他看到了宛若仙子般的她,和那传说中的温暖和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