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二章 归来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二章 归来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十二月初,南帝薨逝,太子荣桀即位为帝,暂停攻夏。

    楚国军队也暂守驻地,没有新的动作。

    两方不谋而合,颇有默契的修兵停战了。

    此次战线甚远,两国又是突然起兵,便是南帝没有薨逝,这场战事也会暂休。

    荣桀忙着处理南国内部的政权,清缴三皇子一派的余孽,冷凌澈则是趁机回了金陵——环抱佳人!

    云曦知道冷凌澈会回来,但因不知道具体的时间,便每日都会让厨房备好饭菜。

    即便每一日都是希望落空,可她却并不觉得失落,反而更加期待的等待着第二日。

    云曦每日都要将自己仔细打扮一番,便是一支发钗也要选上许久。

    喜华忍不住想要笑上几句,却被安华扯着耳朵拉走了,留下云曦一人在屋子里慢慢的纠结。

    “安华姐,你拉我做什么啊!你不觉得世子妃这般模样很可爱吗?我要是逗逗她,她一定会羞得脸红!”喜华嘿嘿的贼笑起来,安华朝着她的腰间狠狠拧了一把。

    “就你没规矩!依我看世子妃就是太惯着你了,若是我定把你的屁股打烂!”安华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就她们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她怎么放心将芙蓉阁的事情交给她们?

    喜华正想分辩什么,正看见宁华走了过来,便立刻忘了腰上的肉疼,蹦过去挽着宁华说道:“宁华,世子妃都在屋子里打扮半个时辰了,你怎么还这么素气?”

    “世子回来我打扮做什么?”宁华抽回手臂,翻着手中的晒干的草药。

    “谁让你打扮给世子看了!你和玄徵多长时间没见了?不是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你就不想玄徵?”

    喜华眉飞色舞的说道,宁华那白皙的脸蛋上立刻泛起了红晕,“你……你胡说什么呢!”

    “我哪有胡说啊!玄徵对你如何我们又不是看不到,其实玄徵真的不错,时而温柔体贴,时而霸道英勇,谁捡到谁就赚到了啊!”

    宁华的脸蛋更红了,她怒目瞪着喜华,咬着嘴唇说道:“你喜欢你去捡吧!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宁华说完气呼呼的走了,喜华发懵的挠着头,“不就是开句玩笑吗,怎么还生气了呢!”

    安华瞥了喜华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宁华还是太善良,若是我非要把你毒哑不可!”

    喜华冲着安华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撇嘴道:“你还是赶紧嫁出去吧,再不嫁出去都要变成啰嗦的老太婆了!”

    云曦比了半天,还是戴上了冷凌澈送她的那支白玉芙蓉簪。

    云曦对着镜子细细描着柳眉,心里既期待又紧张,竟似有些小女儿春心萌动的感觉。

    团团刚睡醒,坐在床榻上一脸茫然的看着云曦。

    云曦见团团醒了,忙笑着走了过去,给团团换上了一套红彤彤的小衣裳,还给他戴了一个双鱼的金项圈。

    团团还不知道美丑,对于自己这一身甚是喜庆的装扮没有任何的意见,只低头扯着脖子上的项圈想要放在嘴里咬。

    云曦给团团穿上了小鞋,抱着他坐在榻上,用手帕擦着团团嘴角的口水痕迹。

    “你父亲就要回来了,你有没有很想他?你父亲走的时候还是夏日,那时你才那么一点大,现在都已经能自己走路了,他见到之后一定十分惊喜!”

    云曦嘴角凝笑,不停的自言自语着,团团仰头看着母亲,似乎觉得母亲最近的话多了不少,张着小嘴奶声奶气的喊着“娘亲……娘亲……”

    团团一边说着一边往云曦怀里拱,母亲柔软的胸部永远都是孩子最喜欢的地方。

    云曦低头轻轻掐着团团的小脸,佯怒道:“你这点倒是与你父亲一样,恬不知羞!”

    “曦儿,在背后说夫君坏话,可不乖啊……”

    云曦的指尖一颤,倏然抬起头来,或许是因为她的动作太过剧烈,以至于她竟然有一阵的眩晕。

    她只在恍惚间看到一抹修长挺立的身影,一时竟没有看清他的容颜。

    她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过他那温柔宠溺的声音,他最喜欢唤她作“曦儿”,其实他不知道,她也最喜欢听他这般唤她。

    云曦的眼中泛起了点点星辉,云曦抱着团团,声音微有颤抖,“团团,父亲回来了,快喊父亲!”

    团团歪着头看着冷凌澈,眨着一双漂亮的凤眸直直的盯着冷凌澈,却始终没有开口,似乎觉得有些陌生。

    冷凌澈只扫了团团一眼,视线便重新落在了云曦身上,他张开双臂,俊美无俦的脸上漾起了一抹温柔的笑,“曦儿,过来……”

    云曦将团团小心的放在一边,一步步走向那让她魂牵梦萦的男子。

    有颗颗晶莹的泪珠滚落而下,在阳光下宛若细碎的钻石熠熠生辉。

    云曦突然小跑着拥进冷凌澈的怀中,那如兰般雅绝的香气瞬间充满了云曦的鼻腔,让她觉得无比的心安。

    “夫君!我想你了,我真的很想你……”

    冷凌澈抱着云曦微微有些颤抖的身体,将脸埋在云曦柔软的乌发之中,云曦看似清冷,实则十分的腼腆,能听她如此直白的倾诉情意,冷凌澈只觉得这次的分别都是值得的。

    “我以为我今年的生辰要一个人度过了呢……”

    云曦宛若委屈的小孩子般轻轻磨蹭着冷凌澈的胸膛,冷凌澈忽然将云曦抱起,一双墨色的眸子耀眼的仿若日月星辰,“我说过你以后的每一个生辰都会有我在身边,我怎么会欺骗我的曦儿呢?”

    冷凌澈抱着云曦在地上转起了圈,云曦那淡紫色的裙摆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与冷凌澈那洁白的衣袖交相辉映。

    云曦环着冷凌澈的脖颈,肆意享受着这只属于他们夫妻之间的温馨。

    团团见冷凌澈两人在地上转起了圈,一双眼睛亮晶晶,迈着还不甚稳当的小碎步朝着两人走了过去。

    他张开短短胖胖的手臂,冲着冷凌澈咧嘴笑着,露出几颗小小白白的牙齿,“父亲!父亲抱!”

    这甜甜的笑,这乖巧的声音让冷凌澈和云曦都不禁失笑,这小子只有求人的时候才会这么乖!

    冷凌澈将云曦放在地上,伸手便将团团举得高高的。

    平日里都是云曦她们看着团团,自然不会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团团也不觉得害怕,反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冷凌澈突然将团团向上一抛,团团吓得张大了嘴,可下一瞬他就被冷凌澈牢牢的抱在了怀里。

    团团愣了一下,随即便笑个不停,向上挣着喊:“要!还要!”

    冷凌澈今日也慷慨的很,大方的满足了团团的要求,可没几下冷凌澈便将团团夹在臂弯中,另一只手环过云曦的腰肢,“他每日要吃多少东西,怎么这般沉?”

    冷凌澈捏了捏团团,发现他浑身都是肉,根本就摸不到骨头。

    “他现在能吃些米羹了,胃口的确不错,这还是我控制他的食量呢,否则真就变成一个肉团子了!”

    不过有些事云曦没敢说,那就是每次锦安王抱走团团,回来时团团的肚子都会吃的圆鼓鼓的,之后倒头就睡,不胖就怪了。

    可是锦安王喜欢和孙子们一起玩,云曦又不能拦着,便只能控制他在芙蓉阁里的吃食。

    怀中的肉团子沉甸甸的,好在他年纪小,白胖白胖的倒是招人喜欢。

    冷凌澈看着团团那张胖的发粉的笑脸,心里想着,若这是个女儿该多讨喜!

    “来人!”

    冷凌澈开口唤道,外面守着的喜华立刻走了进来,冷凌澈随手将团团交给了喜华,“带他出去玩吧!”

    喜华应了一声,随即开口问道:“世子,世子妃早就吩咐厨房准备了饭菜,可是现在吃吗?”

    冷凌澈看了云曦一眼,嘴角一挑,轻笑道:“自是要吃的!”

    “那奴婢这便去厨房吩咐!”

    “等等!不必了!我自己来便好,你们出去吧!”冷凌澈挥手赶人,喜华不敢在冷凌澈面前胡闹,听话的点头离开,可心里却总觉得冷凌澈说的话不对味。

    世子要吃东西却不让她们备着,反是要自己来?

    喜华突然眼睛一亮,捂着嘴贼笑起来,这般来说世子想要吃的便不是普通的饭菜了,而是秀色可餐的世子妃!

    喜华光是想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团团还扭着身子想要回去找云曦,喜华赶紧一本正经的说道:“小公子,里面的事情少儿不宜,我们还是去花园吧!”

    团团眨眨眼睛,哪里听得懂喜华的话,奈何他年纪小,只能任由喜华抱着他离开。

    屋内只剩下冷凌澈和云曦两人,直到冷凌澈将云曦压在身下,云曦才意识到两人现在的情况有多不妙。

    “你别闹!我让厨房给你温着汤呢,你定是还没有吃饭呢!”

    云曦推拒着身上的男人,可男子的身体却纹丝不动,恍如一座小山。

    “曦儿的美色足矣!”

    冷凌澈俯下身子,越发的贴近了云曦,两人近的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你……”云曦的脸蛋红的如同娇艳的海棠,衬得她越发的鲜艳欲滴,让人忍不住采撷想要吞入腹中。

    云曦并不抗拒和冷凌澈夫妻恩爱,可这郎朗白日的,做这些事情总是怪让人害羞的。

    冷凌澈轻车熟路的挑开了云曦的衣襟,挑逗着云曦的情绪。

    冷凌澈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他最了解云曦,不管她如何嘴硬,只要经他撩拨,她便再也没有力气推拒了!

    “曦儿,你想不想有个漂亮的女儿陪在身边,你可以为她梳发,给她穿漂亮的长裙……

    曦儿,我们快点要个女儿吧,好不好?”

    冷凌澈那哄慰的话语荡乱了云曦的心,云曦微喘着粗气,杏眸迷离,娇滴滴的应道:“好……”

    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

    喜华看着始终紧闭的房门,贼兮兮的笑了起来,看来她猜的果然没错!

    喜华背着手漫步在王府中,世子和世子妃这里是没什么可看的了,倒是不如去看看宁华和玄徵两人在药房里做什么!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定然在说着悄悄话!

    喜华下定了主意,正想转身离开,突然听到有个男子急急的唤了一声“青玉姑娘!”

    青玉却是有些不耐,脸上虽是挂着礼貌的笑,态度却十分冷淡,“荣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那男子正是荣宁,他连连摆手,“不敢不敢!我哪里敢吩咐姑娘,我只是想问问你世子在哪?”

    冷凌澈将他带来了金陵,可刚一回王府便将他一人丢下,此时也不见踪影了,若不是看见熟悉的青玉,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世子正在和世子妃说话,荣公子可先在王府逛逛,等世子忙完了自会见您!”

    青玉说完便冷着脸转身离开,一眼都不想多看荣宁。

    荣宁还想和青玉说什么,却只好收回了话,眼睛不眨的望着青玉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藏在暗处的喜华捂住了嘴巴,脸上一片兴奋,又让她发现了不得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