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十一章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十一章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芙蓉阁中。

    团团已经能自己颤颤巍巍的走路了,他两条小胳膊撑着石椅,自己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

    不远处有两个年岁相仿的小女孩在编花环,云曦和蓝玉柳坐在院中,两人之间似乎第一次这般接近平和。

    “婶婶,你看我和小锦谁编的好?”楠姐拉着另一个女孩飞快的跑来,两个人的脸上都露着晃人眼目的笑。

    “都很漂亮!”云曦接过两个花环,细细的打量着,温柔笑道:“楠姐编的华丽鲜艳,小锦做的则是十分清雅秀气。”

    两个女孩很满意云曦的答复,两人牵着手又去别处玩乐了。

    蓝玉柳看着女孩的背影,眸中仍旧有着挥之不散的哀愁,“我以往从没见小锦笑得这般开心……”

    冷凌衍对她们一向冷淡,太子府的人她又一个都放心不下,其实孩子是最敏感的,在那种冷漠危险的环境,她又怎么会过得开心呢?

    “你可有什么打算?”

    虽然冷凌衍逼宫谋逆,可蓝玉柳和她的孩子们是无辜的,殷太后也绝不会波及她们。

    “事后我会去找母亲和弟弟,我会带着小锦她们离开金陵,离开这个让人伤心的地方!”

    秋风微起,和煦的阳光落在蓝玉柳脸上,她消瘦了许多,眼中亦泛着淡淡的哀伤愁绪,可云曦却觉得此时的她要比曾经那个八面玲珑的太子妃好上许多,因为至少她是鲜活的。

    云曦抬头望天,秋日的天空是最美的,天高云淡,天色碧蓝,云朵雪白。

    “离开也好,忘了这里,去开始新的生活吧!”

    就像她,当年深陷长安那个泥潭,离开后才发现生活远不是她所想的那般残酷。

    这个世界是温暖的,是彩色的,是充满了无尽的希望的!

    蓝玉柳点点头,嘴角扬起一抹清淡的笑,她侧眸看着云曦,这或许是两人第一次这般心平气和的在一起谈话。

    “第一此见到你的时候,我便想着,这真是个又漂亮又高傲的女人,你的脸上简直就写着生人勿近!

    后来我发现你更是聪明的让人可怕,我时常在想,好在冷凌澈不是皇子,否则我可真对付不了你!”

    云曦闻后笑了笑,她的长相的确不算温柔,更何况她刚来金陵时,更是有意嚣张,她们对她的印象自然不算好。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世子他又不会威胁冷凌衍的皇位,为何他一定要与你们不死不休呢?

    我和你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是敌对的,可我却羡慕你活的潇洒,甚至还有那么一点欣赏你!

    可后来我发现冷凌衍对你越发的关注,我开始恐慌,开始自卑,更有些嫉恨你。”

    说到这蓝玉柳不禁自嘲的挑起了嘴角,“女人真是太容易糊涂了,男人们都有自己追求,可女人们却用一生在跟随一个男人。

    可世上有几个男子如同世子这般?我们穷尽一生去爱一个男人,可他们的心里又有多少位置可以分给我们?”

    像冷凌衍这种人,他的心里便从未放过她!

    “你如今想清也不算晚,至少你的未来都交由你自己了!”纵使她已经遍体鳞伤,纵使她很难忘记这里的过往,可她的未来依然还有无限的可能!

    “嗯!我这么多年都过得浑浑噩噩的,如今也该为自己活着了。离开这对小锦她们也好,我不求他们富贵,但求他们能一直这般欢笑!”

    蓝玉柳苦涩牵了牵嘴角,“我要看到冷凌衍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他害我至此,我也要他尝到我的痛苦!”

    云曦没有劝她放下,因为换作是她,也定要看着仇人覆灭!

    ……

    冷凌泽一跃成了储君的不二人选,即便他仍是皇子身份,但已不可同日而语。

    宫里再无人敢轻视他,之前欺负过冷凌泽的宫人更是一个个被吓得魂不守舍。

    冷凌泽无心顾及他们,如今他出宫方便,自是要常去看望云曦和团团。

    可现在也有一个让他十分头疼的事情,那便是他现在已经不“傻”了,男女大防他必须要遵守。

    特别是现在冷凌澈不在府中,他走得勤了,又怕有心思龌龊的人泼云曦的脏水。

    这般一来,冷凌泽虽是不愿,却只好每次都拉上冷清落,借着冷清落的幌子去锦安王府。

    可冷凌泽发现以前总是长在锦安王府的冷清落最近却不大喜欢去了,她每日都在宫里晃荡,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冷凌泽实在等不及了,便只好以找冷凌逸的借口去了锦安王府。

    冷凌逸自然十分高兴,他本以为冷凌泽代理朝政后就不愿意和他玩了,没想到他还是记挂自己的!

    “十一殿下,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呢?你最近事情是不是特别多,我带你去钓锦鲤好不好?

    王府后面还有一大块场地,我们也可以去骑马啊……”

    冷凌逸一见到冷凌泽便开始喋喋不休,冷凌泽连忙止住他的话,“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团团吧,他就挺好玩的!”

    “也好!团团现在会走路了,还会说很多字了,就是要看他的心情……”

    冷凌逸没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幌子,开心的带着冷凌泽去了芙蓉阁。

    安华几人都听云曦说了冷凌泽的事情,虽然她们觉得匪夷所思,可是这个结果却是她们最乐意看到的!

    一看见冷凌泽,安华几人便像疯了一般的跑过来,她们将冷凌泽围在中间,却又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一个个泪眼朦胧的看着冷凌泽。

    冷凌泽被她们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以前他年纪小,甚至还没有安华她们高,如今他的个子却远远超过了她们。

    玄角和玄羽暗处看着,玄角不由惊呼出声,“这十一殿下也太招风了吧,竟然比主子还有魅力!”

    玄羽看了一眼冷凌泽,他在夏宫待了那么久,自然知道让安华她们失态的真正原因。

    其实这样最好不过,以后主子便也不会受到忌惮和打压了!

    “阿姐和团团呢?”

    冷凌泽一开口,宁华最先忍不住落下了眼泪,竟然掩面抽泣起来。

    冷凌泽无奈的看着她们,只得说道:“我回来了,以后也不会再离开了……”

    安华含着眼泪点着头,哽咽着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你们在说什么呢?你们为什么一见他就哭啊?”冷凌逸一脸迷茫,感觉所有人都在瞒着他什么一般。

    安华带着两人进去,屋内团团正扶着榻边走着,冷凌泽上前便一把抱起了团团,将肉呼呼的团子往自己怀里塞。

    团团咿咿呀呀的反抗着,见冷凌泽还不松手,便挥着拳头喊道:“放!放!”

    “也就你还愿意抱着他,简直沉死了!”云曦笑着说道,团团长肉长得特别快,真担心他以后会变成一个小胖子。

    “我也愿意抱啊!来团团!到小叔这里来!”

    团团却是不给面子,张着手臂便要去找云曦。

    冷凌泽转过团团的身子,摸了摸他白嫩的小胖脸,一句一句的教道:“叫舅舅!舅舅!”

    “你怎么能让团团喊你舅舅啊?那不就乱了?你说是不是二嫂?”

    冷凌逸等着云曦答复,云曦无奈的勾了勾唇,这件事她也解决不了啊。

    团团别着头,不肯张嘴,冷凌泽从怀里掏出一串鲜艳的碧玺手串,放在团团眼前晃。

    团团被吸引了注意,立刻抬手去抓,冷凌泽却是晃着手串说道:“你喊舅舅我就给你!”

    团团张着两只胖胖的小手便要去拉,冷凌泽却如何也不让他得逞,“你若是不喊舅舅,我就给他了!”

    冷凌泽作势要将手串给冷凌逸,团团被逼急了,撇着嘴,不情不愿的喊了一声“舅!”

    “真乖!”冷凌泽“叭”的一声亲在了团团的脸蛋上,团团接过碧玺手串,还不忘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一副十分嫌弃的模样。

    冷凌泽将团团放在地上,团团转身便咬了冷凌泽一口,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迈着小腿便朝云曦跑去。

    可奈何他走步还不稳,却还妄想着跑,小腿一晃便摔倒在了地上。

    团团坐在毯子上边开始咧嘴,冷凌泽想要上前去抱他,云曦却摇头说道:“他根本没摔到,故意吓我们呢!”

    果然,见屋内没有人理他,团团撅着屁股手脚并用的爬向了云曦,云曦无奈将他抱起,“小小年纪便如此多的小心眼,以后怕也不是个省心的!”

    “谁让他是你和二哥的孩子呢,他若是笨才奇怪呢!”

    冷凌泽闻后笑了两声,促狭的看着冷凌逸,“你是你二哥的弟弟,你怎么就这么笨呢?”

    “你……这完全两回事好不好!”

    冷凌逸红着脸,不满的撅起了嘴,团团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在看两人的笑话一般。

    众人都忍不住发笑,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这般轻松的时候了。

    可转而云曦便垂下了眸子,冷凌泽看在眼里,轻声问道:“姐姐是在担心他吗?”

    云曦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这战事要持续多久,他一人在外,她总是放心不下。

    “姐姐你就放心吧,他那么狡……聪明,便是打不赢也一定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听了冷凌泽的劝慰,云曦勾唇笑了笑,在他们心中冷凌澈是个运筹帷幄了不得的人物,可对她来说,那是她的夫君啊,她怎么可能真的放心得下?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逝着,一转眼竟已经到了初冬之日,看着团团一天天长大,云曦担心团团以后会不会忘了冷凌澈的模样。

    她只能通过信件知道冷凌澈的现状,她变得越发的想他,更是恨不得立刻见到他。

    楚帝的情况不是很好,虽说他暂无性命之忧,可他每隔三日便会心疾发作,整个人痛不欲生,床上的被褥都会被他的汗水浸湿。

    殷太后实在看不下去了,命御医调制些麻沸散,虽然有些损伤身体,但也好过病痛的折磨。

    可就连麻沸散也止不住楚帝的心疾,御医们哪里想得到冷凌衍用的是蛊虫,每每这个时候他们便只能束手无措的站在原地。

    楚帝的精神状态也一日不如一日,身体和精神上的打击让他越发萎靡。

    殷太后因为楚帝的事情消瘦了不少,好在锦安王解决了南边的战事,提前回了金陵,让殷太后精神了一些。

    锦安王先去探望了楚帝,他没想到楚帝会变成这番模样,他走到时候楚帝明明还那般硬朗康将,如今却已形如废人。

    看着殷太后那有些凹陷了的眼眶,锦安王跪在地上,殷殷恳求着:“母后,皇兄已经这般了,儿子不能再没有母后了!”

    殷太后拍了拍锦安王的肩膀,老泪纵横,“我知道所有人都恨他!我也气他恨他!可他是我的儿子啊,你看看他现在……”

    “母后,您还有儿臣,还有孙子,还有可爱的曾孙,您要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团团娶亲呢!”

    锦安王哽咽道,他对楚帝有怨有恨,可他看着楚帝这般又何尝不心痛。

    可是当年婉清在他面前自裁,凌澈对他那无尽的恨意,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了,他也没有机会再重来了!

    殷太后含泪扶起锦安王,声音苍老而无奈,“我们这一辈子过得太苦了,惟愿那些孩子们能活的潇洒平顺!”

    锦安王点点头,目光却透着些许凌厉,楚国已平,可南国还在,在他有生之年,他一定要为团团清除所有的祸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