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九章 败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九章 败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衍一合掌,突然有一列身披黑甲的士兵闯进殿内,吓得群臣无不惊慌。

    冷凌衍嘴角勾笑,这一列士兵是他多年的心血,每个人的身手都可与暗卫抗衡。

    他早就通过端妃将这些黑甲军一点点送进楚宫,他本不想血洗楚宫,可如今看来他非做不可了!

    “还有谁要违抗本宫?”

    众臣面面相觑,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两队,那些清流之臣都挺直脊背站在右丞相身边,身为朝臣怎能屈服与淫威之下?

    “好!你们都是有骨气的!本宫成全你们!黑甲军御林军听命,将这些忤逆本宫之人尽数斩杀!”

    “冷凌衍,你怎么敢这么做,你就不怕天下人指责你吗?”蓝玉柳觉得冷凌衍简直是疯了,如此屠戮大臣,他便是坐上了皇位也会引起非议。

    “呵呵……蓝玉柳,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你觉得我是看重名声多一点,还是看重结果多一些?蓝玉柳,是你自己来送死的,黄泉路上可别怪本宫啊!”

    冷凌衍移动视线,脸色晦暗难辨的看着云曦,声音阴沉,“云曦,本宫给你一个弃暗投明的机会,若是你愿意离开冷凌澈跟在本宫身边,本宫对你所做的一切可以既往不咎!”

    云曦闻后轻声一笑,觉得冷凌衍真是病入膏肓,“事到如今,你还是不忘要羞辱凌澈吗?

    冷凌衍,单凭胸襟你就远不如他,更何况你将凌澈当做死敌,凌澈却从未在乎过你……”

    冷凌衍的眸色猩红一片,嘴角的笑也越发狰狞,“既然如此,本宫便送你们下黄泉!”

    黑甲军和御林军将云曦一行人团团围住,殷钰凑到云曦身边,附耳道:“二嫂,你这般刺激冷凌衍,可是有什么杀手锏?”

    “没有!只是觉得他着实讨厌了些……”

    “呃……”

    现在都这么任性了吗?

    “可是二嫂,虽然弟弟我身手不错,但也没到这般无敌的地步,我一个人可是应付不来的!”

    这般多的铁甲军和御林军哪是他一个人对付得了的?

    冷凌泽趁乱拉了拉云曦的手,小声说道:“阿姐一会儿要站在我身后,我会保护阿姐的!”

    云曦扬了扬嘴角,回握着冷凌泽的手,柔声道:“好!”

    “哀家在此,谁敢动手!”

    这一声虽是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在所有人耳中震荡,只见宸妃和冷清落搀扶着殷太后,她们身后跟着御林军和神机营,而苍猛早已经被五花大绑。

    云曦嘴角的笑更盛,时机正好!

    “皇祖母!”

    殷太后对云曦点了点头,她看着那些手持刀剑的御林军,冷声喝道:“都要造反吗?是不是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那些御林军面面相觑,他们看了看冷凌衍,又看了看殷太后,竟一致的收起刀剑,退到殷太后身后。

    哪个皇子都有可能造反,但是殷太后不会!

    这些御林军本就是只服从命令,因着冷凌衍有圣旨在手,他们只能听从与冷凌衍的。

    可如今既然殷太后回来了,他们自是不能与殷太后为敌。

    苍猛沉了一口气,即便殷太后久不理事,可她威严犹存,其实神机营一时难以闯进楚宫,可殷太后出现后,她不过三言两语便让守城的御林军放下了武器。

    苍猛觉得自己着实无辜,他是被迫卷入这夺嫡之争的,也不知道这次还能否保住性命了!

    黑甲军自是不肯退让,殷太后抬头望着一脸无助的楚帝,又看了看楚帝身边的冷凌衍,冷冷开口道:“冷凌衍,大势已去,你就不要再垂死挣扎了!

    西宁侯已被拿下,西方驻军的将领也全被羁押,现金陵附近的军营皆已出兵勤王,就算现在让你坐上这个皇位,你又能坐多久?”

    “皇祖母,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偏心,你这般帮衬冷凌泽,实际是为了锦安王府吧!”

    在他的记忆中,殷太后只会对冷凌澈和颜悦色,对他们这些孙子都是一样的冷淡。

    冷凌泽与殷太后素来不甚亲近,她做这么多,还不是为了给冷凌澈铺路!

    “哀家的确不喜欢你们,可也从未想过要伤害你们,是你们的吃相太过难看,怨不得旁人!”

    都是她的孙子,她便是不喜欢,也不会想着要致他们于死地,走到今天这步何尝不是他们自找的!

    冷凌衍咬了咬牙,他突然看向云曦,狠狠问道:“冷凌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里面又有多少是他的手笔?”

    云曦没想过一个人的执念会如此深,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想的是这种事。

    “从户部出事开始……”

    冷凌衍怔了一瞬,随即冷笑一声,怪不得蓝怀如没死,看来也是冷凌澈的杰作!

    他们果然是天生的敌人,可他绝不会认输!

    冷凌衍突然一把扯过楚帝,将匕首横在了楚帝的脖颈上,殷太后的手猛然用力,脸上的平静瞬间破裂。

    宸妃小心的搀扶着殷太后,她淡漠的抬头看着楚帝,脸上没有一丝担忧。

    被自己最看重的儿子背叛,这种感觉应该很痛苦吧?

    正如自己当初被他背叛一般,有的只有无尽的恨和痛!

    “冷凌衍,你不要胡来!”楚帝再怎么不对也是殷太后的亲子,她如何能忍心看着楚帝受伤。

    “你们若是想让他活着,便都给我让开!”

    冷凌衍拉着楚帝一步步后退,他没有试图闯出金殿,反是向殿内退去。

    冷凌衍有楚帝在手,众人投鼠忌器,不敢乱动。

    殷太后目光深沉,沉声道:“内殿有密道!”

    逼宫造反是帝王最忌讳的事情,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皇宫内会有暗藏的密道。

    而关于这些密道的图纸,也只有历代新君才会得知。

    当年八王夺嫡,为了这份图纸险些将楚宫掀翻,好在殷太后当年有先见之明,将传国玉玺和这份图纸一同带离了楚宫。

    只怕冷凌衍是从韦喜德那里得知了密道的存在,所以即便看见御林军和神机营攻进来,也并没有因此慌乱。

    御林军和神机营一步步的小心跟着,那些黑甲军则更是小心翼翼的护着冷凌衍。

    冷凌衍不知触动了哪里,他挟持着楚帝和秦方立刻钻入了密道。

    御林军和神机营正欲追上去,那些黑甲军却立刻持剑而上,一时间殿内鲜血飞溅。

    “皇祖母,您先回德彰宫吧,这里只怕一时不会安静!”云曦担心殷太后的身体,那些黑甲军身手不凡,这金殿上只怕还要乱上好久。

    “您和众位大臣先离开这,我带兵去追,陛下不会有事的!”殷钰也连忙劝道,即便楚帝的死活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可他们必须顾及着殷太后。

    殷太后觉得十分疲惫,可看着满殿的大臣,还有那厮杀不绝的场面,殷太后只好点了点头。

    事情已经如此了,楚国不能更乱了!

    冷清落和宸妃扶着殷太后离开,冷清落回头看了看云曦,还是咬着嘴唇跑到了云曦身边。

    她微微低着头,脸颊有些红,眼中都是掩藏不住的担忧,“二嫂,司辰……司辰他不会有事吧?”

    冷清落知道司辰今日也在,可直到现在也没看见他,刀剑无眼,他会不会有事?

    云曦看了看冷清落,随即挑唇一笑,看来她之前的猜测真的是对的。

    云曦轻轻拍了拍冷清落的肩,眸中闪过一道璀璨的光,嘴角的笑更是意味深长。

    “放心……司辰他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冷凌衍和秦方带着几个黑甲军一路疾行,秦方偷偷望了一眼冷凌衍,密道里漆黑一片,只有他们手中的火把泛着些许的微光,映的冷凌衍的脸色更加的狰狞。

    这个计划是他们筹谋许久的,本以为天衣无缝,谁曾想他们的计划早就被人识破!

    秦方一直都知道冷凌衍很忌惮那个锦安世子,可没想到真有人能一步步算计至此!

    这次他们伤了元气,想要再成事只怕更要费一番周折了!

    冷凌衍始终没有说话,没想到这一次他竟然输的一塌涂地,而且还是输在了冷凌澈的手里!

    冷凌澈明明远在夏国,却依然打得他丢盔卸甲,他真的不甘心!

    “殿下,前面就是出口了!”

    冷凌衍看着前面的石门,转身看着被两个黑甲军架着的楚帝。

    楚帝浑身瘫软无力,被人拖着走了一路,此时他的衣裳全是泥污,整个人狼狈不堪,哪里还有一点身为帝王的尊严。

    冷凌衍拿着火把凑近了楚帝,炽热的温度烤的楚帝有些疼,冷凌衍阴沉沉的笑道:“父皇你不要怕,儿臣是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还不会!”

    楚帝垂着头,大口的喘着粗气,被折腾到现在他已经筋疲力尽了,与其这样受辱,他宁愿死了算了!

    冷凌衍打开机关,石门缓缓移动,外面的光线有些刺眼,众人都以手覆面,一点点适应外面的光。

    秦方似乎看到前面有什么在泛光,指着不远处说道:“殿下,您看那棵树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冷凌衍也眯着眼睛,一时有些看不真切,他抬步走上前去,秦方指挥着身后的黑甲军跟着保护。

    等他们走近了那棵树,他们的眼睛也逐渐的适应了外面的光亮,可所有人的脸色都在这一瞬间变得难看至极。

    那棵树干被人剥了树皮,上面用掺着荧光粉的红漆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冷凌衍必败于此!”

    冷凌衍浑身颤抖不止,一双眼睛瞪得仿佛要掉出眼眶,眼底红的仿佛疯癫的野兽。

    他突然拔出黑甲军身上的钢刀,发疯一般的怒砍着树干,好像这棵树和他有着血海深仇,不死不休!

    “冷凌澈!冷凌澈!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要将你剥皮抽筋,我要将你做成人彘,我要将你踩到泥污里,让你再也笑不出来,冷凌澈,你出来,你出来!”

    冷凌衍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秦方觉得大事不好,连忙拉着冷凌衍苦口劝道:“殿下,这里定有埋伏,我们快走吧!”

    可冷凌衍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冷静,他疯狂的砍着那棵巨树,将手中的刀刃都砍得弯曲起来。

    仿佛在这一刻什么对他都不重要了,他只想要发泄心里那淤积许久的恨意和怒火。

    突然,树上“哗”的一声掉下了一张黑色泛光的大网,秦方来不及拉扯冷凌衍,自己也是勉强避开。

    那张黑网上全是银光闪闪的倒刺,冷凌衍愤怒的伸手去扯,立即便被黑网割出了数道伤口。

    他越是挣扎,那黑网便越是紧密的缠在他的身上,上面的倒刺一旦刺入他的身体,便再也扯不出来,除非生生的撕裂皮肉。

    秦方见事不妙,带着黑甲军和楚帝拔腿便跑。

    不远处走出两道身影,一人身穿蓝衫,端的是儒雅清华,身上有一种被书香浸透的尊华。

    另一人一身黑衣,长得是唇红齿白,雌雄莫辩,他笑嘻嘻的看着挣扎成一团的冷凌衍,幸灾乐祸的说道:“陆公子,你这招数也够狠的,怪不得能和主子殷侯爷他们尿到一壶里!”

    陆流君侧眸看了玄角一眼,满是嫌弃,世子怎么会有这么粗鲁的手下?

    “陆公子,咱们不去追那些人吗?”

    陆流君摇头笑笑,清浅柔和,“那便不是咱们的任务了,自有人会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