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八章 揭露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八章 揭露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冷凌泽手中的乌金令牌,那些清流大臣都面露喜色。

    御林军停住了脚步,为难的看着冷凌衍,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愣着干什么?定然是他偷盗了太后娘娘的令牌,大殿下有圣旨在手,你们怕什么!”秦方立刻叱道,示意那些御林军动手。

    城门没那么容易攻破,神机营只怕还在城外周旋,只要趁机拿下了冷凌泽,事情便简单了!

    冷凌泽挺立在殿中,他目光平和的看着冷凌衍,没有因为御林军的逼近而惊慌失措。

    他年岁并不大,可此时他那略有些单薄的身姿却显得如此英挺伟岸,气质尊荣华贵。

    就在那些御林军逼近冷凌泽的时候,突然有一把折扇生生在他们之间打开了一条路。

    “还是我以前的扇子好用,可惜被人抢了去!”这玩世不恭的态度,这轻描淡写的语气,除了殷钰别无二人!

    殷钰手持一把通体墨黑,没有一丝花纹的折扇,他嫌弃的看了一眼,便倏然折起。

    “你说司辰还能坚持住吗?”殷钰附耳在冷凌泽耳边小声喃喃道。

    冷凌泽点点头,没有丝毫的犹疑,“司辰大哥自是没有问题的!”

    司辰大哥也许不如冷凌澈狡猾,但是论带兵打仗,司辰大哥是绝对不会输给冷凌澈的!

    见两人还在窃窃私语,冷凌衍怒拍桌案,“殷钰!你也要与冷凌泽一同造反不成?”

    “唉!你怎么三句不离造反啊?我又不姓冷,造反有什么用嘛!还不是太后她老人家的吩咐,我这才冒着生命危险赶来!”

    还是一副不着调的模样,可殿中的众臣却是没有人敢再轻视殷钰。

    他们都看到了殷钰的身手,谁还会觉得他是那个不学无术的锦阳侯!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太后的命令,本宫怎知不是你们挟持了太后!你和冷凌洄皆犯下了如此大逆不道之罪,还敢巧言狡辩!

    本宫今日便替父皇清理门户,将你们这些逆子全部押下!”冷凌衍曾一直试图拉拢殷钰,可后来他才发现,殷钰竟然对冷凌澈那般忠心。

    为何他们所有人都要选择冷凌澈?

    既然他们都不识好歹,那便都去死吧!

    冷凌泽轻笑出声,那张俊秀的小脸上有着与他年岁不符的淡然,“大皇兄,依照您的意思,若是存了谋逆之心,便不配做父皇的儿子,更没有资格继承皇位了?”

    冷凌衍没有说话,他一派的大臣却是接话道:“这是自然!你和十殿下都逼宫造反,唯有大殿下主持大局,又得陛下圣旨,我们自是信服!”

    冷凌泽点了点头,嘴角依旧挂着淡笑,“说的不错!任何一个皇子若是有了谋逆之心,便再无资格坐上皇位!

    大皇兄,你做过的事可还记得?难道你不觉得那龙椅刺眼的很吗?”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大殿下德才兼备,又救驾有功,岂容你在这里攀咬!”

    冷凌泽不理会那些大臣的群起攻之,只依旧淡然的望着冷凌衍,“大皇兄,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冷凌泽,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冷凌衍一时有些看不懂冷凌泽,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如今只有他和殷钰两个人,便是殷钰身手好,也敌不过满宫的御林军,他到底为何这般有恃无恐!

    “大皇兄,你到底有没有资格坐这个皇位,你心里最清楚不是吗?”冷凌泽从始至终都是一样的淡定,嘴角的笑看的冷凌衍越发的恼火。

    “笑话!本宫是父皇长子,文韬武略哪点不比你们强,本宫没有这个资格,难道你这个傻子便有吗?”

    “不管谁有资格,你冷凌衍都没有!”

    一道突兀的女声传来,在肃穆的金殿中尤显刺耳,那声音有怨有恨,还带着一丝颤抖。

    冷凌衍目光一凝,猛地抬起头来,有两道纤细窈窕的身影迈入殿中。

    一人身穿紫色撒花长裙,束腰上绣着一朵硕大的倾城牡丹,双臂间挽着丈许长的紫色轻纱。

    乌黑的云鬓里插着金玉梅花胜,发髻中插着一支九尾金凤簪,可头上的珠翠却不如她额间一点红梅妩媚妖娆。

    她莲步微动,裙摆一丝不乱,只有头上的九尾发簪轻轻晃动,整个人高贵华美,可偏偏她容颜极冷,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与生俱来的疏离和冷漠。

    冷凌泽的嘴角不受控制的高高扬起,在云曦走进来的那一瞬间,他的眸中瞬间光芒大闪,仿佛看到了世上最璀璨的光亮。

    冷凌衍此时却全无欣赏之意,他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另一个人身上,因为这个人他最熟悉不过,那便是陪了他多年的妻子——蓝玉柳!

    “你不是在封地吗?你怎么来了?”

    朝中众臣自是认得蓝玉柳,她瘦了许多,曾经圆润的脸颊有些微微的凹陷,看起来也不若最初般鲜艳夺目。

    “冷凌衍!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来吗?”蓝玉柳的视线穿过众人,仰望着那个站在龙椅旁的男子。

    这或许是他最接近那位置的一次,可这次她要将他彻底拉下!

    “少在这里胡闹!给我出去!”冷凌衍脸色阴沉的可怕,他看蓝玉柳的眼神哪有一丝属于丈夫的柔情,甚至还泛着冷冷的杀气。

    苍猛到底在做什么?怎么连两个女人都放进来了?

    可他自是想不到,云曦和蓝玉柳是早在昨日便进了宫!

    “云曦!本宫还真是小瞧你了!司辰在外面攻打楚宫,你却挟持本宫的妻子,看来你的心还是向着夏国的啊!”

    云曦轻挑了一下柳眉,薄唇轻轻扬起,笑意甚冷,“冷凌衍,你不必急着攀咬我,孰是孰非也该有一个论断了!”

    秦方见状不妙,立刻指挥御林军道:“锦安世子妃通敌叛国,意欲谋朝篡位,快把她拿下!”

    云曦不急不忙的取下了头上的九尾金簪,金簪泛着阳光,显得尤为刺目。

    “太后娘娘的九尾金簪在此,谁敢动我?”这九尾金簪象征着殷太后至高无上的地位,任何人不得违逆。

    “你有什么证据说这是真的?你们休要听她胡言乱语,快将她拿下!”

    云曦却是不理会一脸凶相的秦方,只淡漠的看着冷凌衍,冷声道:“冷凌衍,你的美梦也该醒了!

    为了这个皇位,你不择手段,甚至连你身边的人都能残害,你真以为你能如愿坐上那个位置吗?”

    云曦看了蓝玉柳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蓝玉柳深吸一口气,向前迈进一步。

    她的目光始终落在冷凌衍的脸上,她如何看不出冷凌衍眼中的杀气和寒意,即便她已经看透了他,却仍旧觉得心寒。

    等他登上帝位,第一个要除掉的就是她吧!

    他如何会留下一个没有母族势力,甚至与他有着血海深仇的女人!

    “冷凌衍,你有心吗?”话一出口,蓝玉柳便已经泪流满面。

    她嫁给他多年,可她不但没换回一丝真情,甚至就连她的家人都因此殒命。

    “冷凌衍,我十六岁嫁于你,为你生儿育女,打理家事。我的父亲兄弟更是忠心的追随你,但凡是为你有利的事情,他们便会竭尽全力。

    可你又是如何对他们的?冷凌衍,午夜梦回时,你真的不会心虚吗?”

    面对蓝玉柳的质问,冷凌衍仍旧没有回应,只是眸色愈发的冰冷。

    有个大臣出来为冷凌衍解释道:“大皇子妃,这话可不能这么说啊!

    当初蓝尚书犯错入狱,大皇子可是与陛下苦苦哀求,甚至不惜丢了太子之位,这才被贬去封地,当时的事情我们可都是知道的啊!”

    “对啊!对啊!”其他的大臣也都点头附和道,当初他们都觉得冷凌衍太过意气用事,蓝尚书分明是一枚死棋了,哪里值得冷凌衍丢弃太子之位。

    “呵呵呵……”蓝玉柳的脸上滑落颗颗泪珠,她的喉咙却低沉沉的笑着。

    “冷凌衍,你看你做的多成功,多漂亮啊!所有人都觉得你有情有义,都觉得你宽厚良善,我都替你觉得脸红啊!”

    蓝玉柳目光一寒,狠狠的瞪着那些为冷凌衍说话的大臣,“你们以为我父亲为何会好端端的私盗粮库?还不都是他的主意!”

    蓝玉柳倏然抬起手臂,颤抖的指尖猛地指向了冷凌衍,“这一切都是他的主意!是他让我父亲用米糠替换新粮,也是他故意露出破绽,诱我弟弟去永州查探!

    我弟弟根本就没有刺杀永州守将,那一切都是他自编自演的!是他的手下去行刺永州守将,不仅嫁祸给我弟弟,更是要残忍的将他灭口!

    所幸老天有眼,让我弟弟捡回了一条性命,我这才看清他那狠毒无情的嘴脸!”

    蓝玉柳这一番说辞太过震撼,众臣都是满脸疑惑,“这……这不可能吧,殿下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啊?”

    “什么好处?你们以为南国为何会突然攻打夏国,那些小国又为何趁机发难?

    因为冷凌衍担心锦安王会破坏他的计划,所以才引他们远离金陵,这样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了!”

    蓝玉柳含泪控诉,右丞相动了动眉,听到了关键之处。

    “您的意思是大殿下和南国联手?”

    “正是!”蓝玉柳抽了抽鼻子,看着冷凌衍的眼神是浓浓的恨意,他杀了她的父亲,伤了她的弟弟,她一定将他彻底拉下!

    “他和南国太子荣桀勾结,那些粮草便是他为荣桀准备的,而荣桀则是要帮他引开锦安王,好让他得以成事!”

    众臣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冷凌衍,如果蓝玉柳说的都是真的,那他真是太过阴狠了。

    “众位不要听她一面之词,她定是被人收买才来诬陷大殿下,若是蓝怀如还活着,为何你不早早禀告陛下?”

    秦方反唇相讥,蓝玉柳深吸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了一本册子,她和冷凌衍两人四目相对,眼中没有一丝属于夫妻的柔情,有的只有要将彼此毁灭的狠绝。

    “这是我父亲所留遗物,上面记下了冷凌衍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蓝玉柳环视着众臣,嘴角泛着冷笑,“不仅如此,这里面还记下了很多有趣的事,相信有些大人们一定会十分感兴趣的!”

    不少大臣都垂下了眼,为官多年有多少人是干净的,蓝尚书一直是冷凌衍手下的一员大将,知道的秘事更是数不胜数。

    冷凌衍看着蓝玉柳手中的那本册子,不怒反笑,轻轻的挑起了嘴角,眼中闪过不屑和冷嘲。

    没想到蓝怀如还活着,想必这册子也是蓝怀如给她的,早知如此他当初便不该留下蓝玉柳。

    “念在多年的夫妻情分,我本想留你一命的,可是你着实太过愚蠢!

    你们蓝家为何助我,还不是想要从龙之功?既然这般,便要有必死的觉悟才对,怎么怪我无情呢?”

    “冷凌衍!你承认了对不对?”蓝玉柳嘶声吼道,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拨皮拆骨。

    “承认又如何?我本不想大开杀戒,既然如此,我便杀光你们,让这世上再无人敢质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