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五章 再生变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五章 再生变故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是秦方当时亲往金銮殿,在外高喊“陛下有难”。

    众臣虽是被御林军看守无法出殿,却也都跑到了殿门口。

    秦方看见众臣,便立刻高声喊道:“如今陛下有难,我们身为人臣若是再不做些什么,这楚国就要乱了!”

    “你一个小小的钦天监监正懂什么朝局大事,还是回钦天监看星星去吧!”御林军首领苍猛最看不得这些人,不屑的说道。

    “敢问大人!是谁让您带兵封锁金銮殿的?”秦方并未羞怒,而是冷声逼问道。

    “自是陛下!”

    “那您看到陛下了?”

    苍猛一愣,他今日的确没看见楚帝,但是传令的是十皇子和韦喜德,两人的手中还拿着令牌,不会有假。

    “我等自是听从陛下的调遣,这是陛下的命令,不允任何人质疑!你若是再胡言乱语,我便只好绑了你!”

    面对一身甲胄,身材魁梧的苍猛,秦方显得如此瘦小,可他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冷笑道:“你该不是要说陛下今日身体有恙,没有亲自接见你吧!”

    苍猛一时语凝,秦方趁机对那些大臣高声喊道:“可众位大臣都应该知晓,最近陛下身子康健更盛以往,这等大事他怎么可能不亲自召见!”

    大臣们也开始议论纷纷,“是啊,最近陛下越发的精神了,不可能说病就病啊!”

    “这件事的确不对劲,昨日还好好的,怎么今日便出了这般大的变故?”

    有些老臣冲着苍猛喊道:“苍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见到陛下?”

    “我……这的确是陛下的旨意,但是我没有见到陛下……”见令牌如同见楚帝,即便是口谕他也必须听从。

    “什么?他没有见到陛下!看来这件事还真是不简单!”

    众臣议论纷纷,秦方见此继续道:“我听闻御林军还包围了陛下的寝宫,敢问这也是陛下的命令吗?”

    “苍猛!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你是造反不成?”那些老臣可不给苍猛面子,指着他便怒声骂道。

    “你们别信口开河,陛下染病,特命我守好寝殿,哪里就是你们口中的造反了?”

    “陛下染病自会传御医诊治,即便病重也会留皇子众臣在身边,怎会让御林军封锁寝宫,这未免太不合理了!”

    秦方几句话挑起了众臣的不满,对啊,若是陛下得了疾症,越是这个时候越是要有众臣在身边。

    陛下若真有个三长两短,这皇位的继承可是个大事,万一被有心之人利用,岂不是麻烦?

    这些大臣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有自己支持的皇子,听闻这般更是待不住了,作势要往外冲。

    苍猛自是要拦着,资历老些的大臣便怒骂道:“苍猛,陛下对你信任有加,没想到你却是要谋害陛下!

    你就算把我们都杀了,也堵不住这悠悠众口,若是陛下真有个万一,你便是楚国的罪臣!”

    “依我看你定是被人收买,这才率兵封锁了楚宫!快说!你背后的主子是谁,你到底想扶谁上位?”

    苍猛一个武将哪里说得过些文臣,秦方也趁机说道:“苍统领,虽说见令如见陛下,可您不妨思考一番,今日的情况实在古怪。

    若是您执意如此,一旦出了麻烦,这个罪名可就只能您来背了!”

    苍猛也动摇了,毕竟这些事都是韦喜德和十皇子说的,他的确没见到陛下,若是他们想要做什么,自己岂不是成了帮凶?

    这般想着,苍猛点头道:“如此我便带几位大人去看看,可是其余的人还要在金銮殿候着!”

    大臣们也让了步,几个官职高资历老的大臣与苍猛一同去了楚帝的寝宫,秦方勾了勾嘴角,剩下的事便全看殿下的了!

    就这样,当苍猛和一众大臣赶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韦喜德的尸体和手拿凶器的冷凌洄。

    冷凌衍负手站在殿中,神色痛惜,“十弟,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不是……我没有……”

    “大殿下您不是该在封地吗?怎么在楚宫呢?”冷凌洄一派的大臣开口问道,满是怀疑的看着冷凌衍。

    “本宫的确是在封地,但却接到了父皇的密函,说是立刻让本宫回金陵。

    我原本还不知为何,如今看来,只怕父皇早有察觉!”

    冷凌衍淡然回道,众人都看向了楚帝,只见楚帝的脸上还流着血,直到此时楚帝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陛下这是怎么了?”右丞相蹙眉问道。

    “本宫赶回来时,父皇就是这般模样,只怕是被人下了毒手!”冷凌衍看着冷凌洄,失望的摇头道:“十弟,父皇这般疼你,你真不该做这种事情!”

    “我没做!是你要造反,是你要谋害父皇,我才是要来救驾的!这一切都是你算计的!”

    冷凌洄本是想着趁机扳倒冷凌衍,他救驾有功,自然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

    可是他没想到,他反是被冷凌衍将了一军,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是变成了那个要弑君杀父之人!

    “十弟,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吗?你说我要造反,可我连一件兵器都未带。

    反是你甲胄加身所为何事?难道不是你和韦喜德偷盗令牌,调动御林军吗?韦喜德不也是被你亲手所杀吗?

    若不是我回来的及时,只怕父皇就不仅仅受伤了,而你也要背负亲手弑父的罪名!”

    冷凌衍不徐不疾的说道,如今韦喜德死了,谁还知道他们之间的彼此算计呢?

    冷凌洄穿着铠甲手持利器,这在宫中便已是大不敬之罪。

    更何况刚才的那一幕是众臣亲眼所见的!

    冷凌洄早就被吓得没有了主意,只知道站在原地不停的摇头否认。

    冷凌洄一派的老臣摸了摸胡子,开口道:“这件事也不能只听大皇子一面之词,您说是陛下让您回宫,不知可有证据?”

    “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找本宫来拿凭证?”冷凌衍不屑的瞥了那大臣一眼,随即又看向了一脸茫然的苍猛。

    “你说,是谁让你下令封宫的,是本宫还是十皇子?”

    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苍猛的身上,苍猛的喉咙动了动,艰难的开口道:“是十殿下和韦喜德!”

    他没想到楚帝竟是这般模样,而他却听信了那两人的话率兵封宫,不知道他会不会被牵连其中。

    那大臣咂咂嘴,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冷凌衍是被夺了储君之位,也被贬到了封地,可是楚帝又没有说不让冷凌衍回金陵,他们的确无法在这个事情上开罪冷凌衍。

    “来人!将十殿下押下去好生看管,打开城门迎禁军入宫,以防余孽逼宫!”

    冷凌衍一声令下,众臣倒吸了一口冷气,冷凌洄那边的大臣立刻反对道:“大殿下这是何意?如今事情尚未查清,您凭什么下令缉拿十殿下?

    而且宫里并无异状,您有什么资格让禁军入宫?依我看,只怕大殿下才是图谋不轨吧!”

    冷凌衍闻后不怒反笑,指着躺在床榻上的楚帝,沉声道:“父皇病重成这般模样吧,这叫没有异状?

    冷凌洄一身甲胄假传圣旨封锁楚宫,这叫没有异状?

    父皇身边的韦喜德被人杀害,死在了父皇的寝宫,这叫没有异状?

    那你告诉本宫,什么叫做异状?是不是冷凌洄弑君杀父,登上帝位之后才叫异状?”

    冷凌衍口齿伶俐,那大臣被逼的脸色涨红,冷凌衍却是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冷冷开口道:“冷凌洄做了这般大的动作难道事先会没有筹谋?

    本宫无法相信御林军,所以必须要借助禁军的力量维持楚宫的秩序!”

    冷凌衍又看了一眼宛若死鱼般的楚帝,语气幽冷,“即便本宫处置不当,等父皇康复,本宫自会向父皇赔罪!”

    “这怎么可以,绝对不能让禁军……”

    冷凌衍冷眼扫过,一直在众臣身后静默不语的秦方突然拔出了腰间的匕首,以迅雷之势将匕首插进了那大臣的身体。

    “啊!”那大臣闷哼一声,伸出手指颤抖着指着冷凌衍,无力的垂死喃喃道:“你……你要造反……”

    秦方拔出匕首,那大臣也随之倒地。

    秦方的脸上仍旧没有表情,他一边擦着匕首上的血迹,一边淡漠的说道:“十殿下涉嫌谋逆,此人却始终维护,想必定然也是同谋!

    如今太后娘娘不在宫中,唯有大殿下能主持大局,在陛下康复之前,一切应由大殿下做主!”

    众臣都一脸震惊的看着秦方,这秦方平日里一身麻布衣裳,给人的感觉便是个只知道炼丹的道士,没想到他竟也杀人不眨眼!

    看着那大臣倒在血泊之中的尸体,本就隶属冷凌衍一派的大臣自是赶紧迎合,冷凌洄一派的人都缄口不言,生怕自己变成第二具尸体。

    右丞相对其他几个清流之臣轻轻摇了摇头,如今的局势不宜妄动,免得无辜枉死,毫无价值。

    见众臣都不再反对,冷凌衍再次下令,“传本宫的命令,打开城门,迎禁军入城!”

    冷凌衍看了一眼神色恍惚的苍猛,漠然道:“苍统领,你是想将功赎罪,还是想与十殿下一同喝茶休息?”

    苍猛动了动嘴唇,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一时虽想不清这里的缘由,却也明白一件事。

    只怕此事之后这帝位便是冷凌衍的了,他本就被卷入其中,早已无法全身而退。

    看楚帝的样子只怕病情颇重,他若是再得罪冷凌衍只怕真的要被扣上一个谋逆的罪名了。

    想到此处,苍猛拱了拱手,颔首道:“卑职听从殿下调遣!”

    冷凌衍满意的勾了勾嘴角,这一天终于到了!

    冷凌衍斜睨了右丞相几人一眼,这个右丞相能立足朝堂多年,自然是个老狐狸。

    不过只要他们现在不出来坏事,他也懒得对付他们!

    “苍猛,你护送众位大臣先回金銮殿,另外再传御医过来给父皇诊治。

    本宫会在这里保护父皇的安全,等父皇清醒,自会宣见众位大臣!”

    右丞相看了冷凌衍一眼,对身后的几个忿忿难平的清流之臣摇头示意。

    没有必要在此时性命相搏,这件事未必没有转机!

    右丞相一行人走后,秦方立刻走到了楚帝的桌案前,拿出了一卷玉轴圣旨,执笔疾书起来。

    冷凌衍则是坐在了楚帝身边,父子两人四目相对,眼中都有对彼此的恨意。

    “父皇,若是当初您没有一直试图制衡我,安心的将楚国交给我,我们现在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您还是英明睿智的皇帝,我是孝顺得力的太子,我们何至于这般剑拔弩张?

    父皇,您可知道我为了对付您,暗中筹谋了多少啊?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

    楚帝只狠狠的瞪着冷凌衍,可垂死的雄狮再没有伤人的机会,冷凌衍扬唇笑着道:“等秦方将圣旨写完,再盖上父皇的玉玺,这天下便是儿臣的了!”

    冷凌衍脸上的笑越发的阴沉扭曲,可这时突然有人闯进殿中,高声道:“殿下!不好了!禁军与神机营在宫外混战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