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四章 谁是黄雀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四章 谁是黄雀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帝硬是被这个消息逼得半坐起来,御林军围困了金銮殿?没有他的命令谁敢动?

    韦喜德在哪?韦喜德呢!

    小太监迟迟没有听到楚帝的回答,便壮着胆子抬起了头,却发现楚帝很不对劲。

    他半坐着,身子似乎因为支撑不住而剧烈的颤抖着,他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

    小太监发现楚帝不对,连忙喊人去找御医,可过了许久也没有御医的消息,一打听才知道便是连楚帝的寝宫都被御林军封锁了。

    顿时所有宫人都慌张失措起来,楚帝被气得彻底瘫倒在了床上,再也撑不起身子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控制了御林军?

    与此同时,金銮殿上的众臣也都惊慌不已,有些武将想要冲出去,可奈何上朝不得携带武器,外面的御林军却是刀剑在身,更有无数的弓箭手待命,他们便是冲出去也讨不到好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陛下迟迟未来上朝,如今又派御林军围住了这里,陛下到底有什么打算啊?”

    “我看未必是陛下的意思吧!陛下若是有事尽管与我们说便好,该不会有人控制了陛下……”

    “什么?那不就是逼洪造反了?”

    一语激起千层浪,一时间人心惶惶,众臣纷纷跑到右丞相身边,寻求右丞相的意思。

    右丞相扫了屋内一眼,今日西宁侯没有上朝,就连殷侯爷也没来,只怕是真的要出什么大事!

    右丞相摸了摸胡子,开口道:“众位莫急,事情尚且没有定论,我们切不可自己乱了阵脚,众位安心等着便是!”

    右丞相虽是这般说,众臣的情绪还是难以控制。

    右丞相看了看外面渐渐明亮的天色,或许今日便是个定数了!

    楚帝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他如同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可笑的是他就连是谁想要杀他他都不知道!

    “父皇!”

    殿外传来了冷凌洄的声音,楚帝眸色一亮,满是期待的看向殿外,可看到的却是一身甲胄的冷凌洄!

    楚帝的眸色瞬间黯淡了,甚至变成了赤红色,是他,他和秦妃要造反?

    冷凌洄先是恭敬的叩头行礼,才走到楚帝榻前,“父皇,儿臣得了密报,大皇兄意欲逼宫造反,不过父皇放心,儿臣定会保护父皇无忧!”

    楚帝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冷凌洄却是一点都不奇怪,仍旧自言自语道:“这一切都是大皇兄的苦肉计,那粮草本就是在他手中,蓝尚书却做了他的替死鬼,他倒是跑到封地筹谋造反之事!

    父皇!这一切都是冷凌衍的野心啊!他故意支走了锦安王和冷凌澈,为的便是让金陵落在西宁侯的手里!父皇,儿臣是来救您的!”

    “你……你……”

    楚帝睁大了眼睛,狠狠的瞪着冷凌洄,他的双眼暴睁,似要从眼眶中掉出一般。

    他是不能动了,可这不代表他就傻了!

    即便冷凌洄说的都是真的,那为什么他不事先上奏,反是要私自调动御林军!

    就算冷凌衍有谋反之心,这冷凌洄也不过是想浑水摸鱼,借此机会登上帝位!

    冷凌洄见楚帝似乎有些激动,连忙安抚道:“父皇不要激动,冷凌衍狼子野心,儿臣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楚帝愤怒不已,可奈何龙困浅滩,即便他是这个国家的帝王依然没有办法主宰自己!

    这时韦喜德走了进来,冷凌洄和韦喜德径自说起了话,“冷凌衍可到了?”

    “应是快了!我按照他的吩咐在西城门给了他留了口子,守门的都是西宁侯府的人,自然会把冷凌衍放进来,届时这宫里便要全仰仗殿下了!”

    冷凌洄满意一笑,楚帝见他们旁若无人,便知道了韦喜德的所为,定是他窃取了御林军的兵符,没想到他身边的人竟是与他的儿子合谋害他!

    楚帝徒劳的张大了嘴,可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韦喜德冷眼瞥了楚帝一眼,对楚帝的挣扎愤怒视而不见,他看了一眼沉浸在喜悦之中冷凌洄,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他已经派人去好好保护秦妃了,这后宫不再需要一个强盛的太后!

    “你们想的未免太过简单了吧!”

    一道阴冷凌厉的声音传来,韦喜德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血液逆流,身体瞬间冰冻。

    他猛地转过身,正看见冷凌衍一身玄色绣麒麟的长衫大步迈进殿中,他目光中透着鄙夷和嘲讽,似乎在看着什么极其可笑的人。

    “冷凌衍!”

    冷凌洄唰的一下子站起了身,看着冷凌衍突然出现,脸色不禁有些发白。

    冷凌衍看着神色晦暗的韦喜德和冷凌洄,嘴角轻挑,不屑的冷笑了两声,“韦喜德,你果然没让本宫失望啊!”

    韦喜德的脸色简直不能用难看来形容,那是一种近乎绝望的死气,“你……你算计我?”

    “呵呵……韦喜德,人不能太过贪心,你该不会以为你做的那些小手脚本宫毫不知情吧?

    本宫早就知道你在本宫和冷凌洄之间游走,不过是为了选择一个对你最为有利的人,你觉得本宫会留这样的人在身边?”

    冷凌衍其实早就发现韦喜德并非忠于他一人,不过他一直按兵不动,为的便是今日!

    “怎么可能?你早就知道?若是你早知道……”

    后面的话韦喜德说不出来了,因为他已经猜到了冷凌衍的计划。

    冷凌衍挑了挑唇,眼神移向了冷凌洄,冷凌洄和他一比便像个小孩子,此时脸上更现了恐惧。

    “本宫怎么会逼宫造反呢?这样即便本宫登上了皇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岂不是被外界所诟病?

    可本宫没想到十弟的胆子竟然这般大,居然私自调遣御林军围困楚宫,本宫特来救助父皇,传出去也是被百姓称颂……”

    冷凌衍说的轻松淡然,冷凌洄摇着头,惊恐的看着楚帝,“父皇!不是这样的!要造反的是冷凌衍,是他要逼宫造反!

    您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也都是那个秦方害的!是他的丹药害了您,还有您之前遇刺也是冷凌衍设计的!

    是他让您中了蛊虫,让秦方假意救你,为的就是今日啊!父皇,您要相信我!”

    冷凌洄已经现了哭腔,楚帝咬着牙关狠狠的瞪着冷凌洄,这两个儿子都是一样的狼子野心,都是一样的可恶!

    他无法转头,只能用眼神的余光看着负手而立的冷凌衍,那是他的长子,他甚至还想要将皇位传给他,可他居然敢弑君杀父!

    冷凌衍淡漠的看了楚帝一眼,扬唇笑了笑,道:“十弟,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呢?

    我不过带了几个贴身侍卫进宫,而你却是命御林军围困了金銮殿和父皇的寝殿,咱们两个谁更像要造反呢?”

    冷凌衍抬步走了上去,冷凌洄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指着冷凌衍威胁道:“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可他拿剑的手颤抖不止,威胁也没有一点魄力,冷凌衍反手便夺过了冷凌洄手中的剑,冷凌洄吓得瘫坐在了楚帝的床榻上。

    “父皇,您看到了吗?不管是冷凌洵还是冷凌洄他们都是一样的无用,难道您真的愿意将楚国的江山托付给这些人吗?”

    冷凌衍将冰冷的剑横在了楚帝的脖颈上,无情的眼中有的只有怨恨,他微微向上挪动剑身,锋利的剑刃划破了楚帝的脸,看着有血顺着楚帝的脸流下,冷凌衍满足的笑了起来。

    “父皇,儿臣也不愿走到这一步啊,是您逼我的,是你一步步将我推倒今日这番地步!

    我也想和您父慈子孝,可您真的是太偏心了!我这般努力,你却可以推上任何一个人来与我为敌,我受够了!”

    楚帝脸颊传来一阵剧痛,他能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流过他的脸,可他却只能无能为力的瞪着冷凌衍,就连一句话都吼不出来!

    “所以啊,我要为自己谋划,我只能自己动手来除掉这些障碍!

    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楚国变得兴盛,我一定不会愧对楚国的列祖列宗!”

    冷凌衍脸上的笑更是激怒了楚帝,他张着嘴,费力的喊住一个模糊不清的字眼。

    冷凌衍笑望着楚帝,一字一顿道:“父皇是想骂我是逆子吗?父皇,您别怪我冷血,因为我是你的儿子啊!

    若说狠心谁能比得上您呢?您可以让自己的结发妻子下堂,可以扶持一个又一个废物与您的嫡子来争,甚至对心爱的女人您也一样狠得下心肠!

    当年你屠了玉府满门,就连儿臣都觉得心寒啊,从那时起我便懂了为君之道,帝王就是要无情!

    你放心,儿臣不会杀了您,我怎么会手刃自己的父皇呢?可是您腹中的蛊虫只怕就没有那么乖巧了,儿臣也该让父皇体会一番心痛的滋味了!”

    楚帝怔怔的看着冷凌衍,看着他那残忍无情的笑,却仿佛是在照着镜子般。

    原来婉和当年是这般的心情,被自己身边的人背叛抛弃,原来这种感觉这般的痛!

    楚帝闭上眼睛,眼泪混着脸上的鲜血流了下来,他一直觉得他的狠心是为君之道,原来他当时的面目这般可憎……

    他突然想起那日她问他,若是再来一次他还会不会抄了玉府全家,他说他是个帝王,要她谅解。

    现在看着他的儿子们一个个恨不得杀了他取而代之,他们也都各自的理由,他是不是也该谅解呢?

    他这一生从没有相信过任何人,同样,那些曾经真心对他的人也都一个个的离他而去了……

    或许婉和应该是知晓这件事的吧,所以她才会提议出宫,随意她才会在临行前再一次问了他那个问题。

    微咸苦涩的泪水流进了楚帝的口中,原来这就是众叛亲离的滋味吗?

    楚帝突然有些恍惚,很久很久以前,他有贴心的兄弟,有心爱的女人,有亲近的子侄,可这些人似乎都被他一个个推开了……

    他为自己找了无数个完美的借口,可实则这不过是他的自私和疑心罢了,是他伤了他们,也是他亲手斩断了这些最真挚的感情。

    冷凌衍冷漠的看着清泪纵横的楚帝,眼中没有一丝的同情怜悯。

    殿外似乎传来了很多人杂乱的脚步声,冷凌衍目光一冷,银剑一挥,韦喜德便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他的脖颈汩汩流着鲜血,死不瞑目的的看着冷凌衍。

    而冷凌衍则是随手将带血的剑扔在了冷凌洄怀里,冷凌洄早已经被吓傻了,浑身僵硬的坐在楚帝身边,而门外却是走进了一众大臣,将眼前的场景尽收眼底。

    “我没有欺骗众位大人吧!十皇子假传圣旨,私调御林军,意欲谋害陛下!”

    秦方将一众大臣引来了楚帝的寝殿,而那些大臣正看到韦喜德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冷凌洄的手里正拿着那把带血的剑,楚帝倒在床榻上动弹不得……

    难道真的是十皇子谋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