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三章 变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三章 变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一间书房里,一个身穿暗黄色长衫的男子负手而立,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微微拱手,开口道:“楚国太子,我们主子已经依计划行事了,如今锦安王父子被尽数调离金陵,您打算何时行事?”

    黄衣男子转过身,正是远在封地的冷凌衍。

    他嘴角挂着淡笑,脸上没有一丝阴郁之色,“南国太子果然行事利落,本宫送的粮草南国太子可还喜欢?”

    黑衣男子躬身道:“主子自然十分感激,我家主子与您天生便应该成为国君,只可惜主君不明,二位取而代之也是应该的!”

    冷凌衍冷笑了两声,他和荣桀还真算是同病相怜,他缺少一个机会,南国今年收成不好,荣桀没有足够成事的粮草,两人倒算是互惠互利了!

    不过,他们两个也会是日后的劲敌!

    “楚宫有我的眼线,我已经交代过了,月中便可启程行事了!”

    两人正商议着计划,黑衣人突然眉目一冷,厉声喝道:“谁!”

    冷凌衍也警惕起来,门外传来了两声扣门声,“太子!是我!”

    听到蓝玉柳的声音,冷凌衍明显有些不耐烦了,冷淡的开口将蓝玉柳唤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蓝玉柳温柔的笑着,将手中的食盒打开,里面全是精致小巧的点心,“我看您早上吃的少,这都过了午时,便想着做些点心给您。”

    那些点心香甜扑鼻,冷凌衍瞥了一眼,冷淡的说道:“嗯!我知道了!以后你不用做这些了,书房你也不要来了!”

    “太子,是我做错什么了吗?”蓝玉柳一脸委屈,小心翼翼的看着冷凌衍。

    “没事!只是最近有些忙,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冷凌衍不耐烦的应和着,蓝玉柳闻此只好点点头离开,眼神却在转身的瞬间变得冷戾起来。

    一离开金陵冷凌衍对她的态度便冷了下来,若不是知道了冷凌衍的狠心,她还会傻傻的以为是他心情低落,只怕还会更加的关心他照顾他。

    蓝玉柳一路回了自己的房间,她拿笔疾书了一封信,小心的藏在了衣中。

    蓝玉柳唤来了身边的侍女,开口道:“我打算出去给选两匹布料,你们去准备一下马车!”

    蓝玉柳摸了摸袖中的信,这是冷凌澈告诉给她的通信方法,她要将听到的内容传回金陵。

    蓝玉柳狠狠的攥拳,深吸一口气压住了眼中的泪花。

    冷凌衍,我对你无愧于心,是你将我逼到这个地步的!

    你想踏着我家人的鲜血登上龙椅,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

    自从殷太后她们去了别宫之后,芙蓉阁也安静了下来,以往冷清落和陆琼羽还时不时会陪她坐坐,现在两人只怕都在别宫玩的不亦乐乎了吧!

    康儿也能迈步走路了,安华她们领着楠姐、团团和康儿在不远处玩,严映秋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喝着冰镇的西瓜汁,“依我说你也该去别宫散散心,你嘴上不说,可我知道你定是惦记着世子呢!”

    “去了我也没什么心情,反是影响她们!”云曦笑笑,看着楠姐三人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十一殿下也跟着去了别宫,我听凌弘说,最近十殿下可是一家独大呢!”

    严映秋素来不关心这些事,只是听到冷凌弘提及,便与云曦说了起来。

    其实若冷凌弘和严映秋有私心,冷凌洄得力对他们才更好,可他们更看重的却是王府的利益。

    “之前秦府便与世子结了仇,若真让秦妃和十殿下得势,对咱们王府是不是很不利啊?”

    看着严映秋担心的模样,云曦勾唇笑了笑,“大嫂不是一向不在意朝政吗,怎么如今也有了兴趣?”

    严映秋看着楠姐和康儿,叹了一口气,“以前我只喜欢风花雪月吟诗作对,可一想到这两个孩子,我也担心金陵的局势会影响到他们!”

    两人的视线都落在那三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身上,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世子妃!这是您的信!”青玉走到云曦身边,双手呈了一封信。

    云曦看了一眼信封,便将信收在了怀里,严映秋见此抿嘴笑道:“可是世子又来信了?人家都说出征在外,家书万金,你们这传的倒是紧密!”

    云曦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等团团几人玩累了,两人都回了各自的院子。

    云曦展开了信件,由上至下细细看了一遍,随即便凑近在蜡烛,让信彻底焚烧了。

    “世子妃,可是南面的消息?”

    云曦点了点头,手不由自主的握紧,终究还是要来了吗?

    楚宫中,楚帝每日都在殿内清修,他越发的觉得秦方是个妙人。

    经过他的调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健硕了许多,便是御医诊脉也都说他的脉象越发的康健。

    起初楚帝对于秦方这种人还是比较警惕的,他担心秦方是有人刻意安插到他的身边,想要用丹药之类的东西损伤他的身体。

    可现在他却是对秦方深信不疑,就连寝殿也可以让秦方随意出入。

    这日秦方手里捧着一个金色的匣子走进了殿内,见楚帝正在闭目养神,便站在一边未动。

    楚帝睁开眼只见秦方不知站了多久,连忙赐座,笑道:“爱卿既然来了怎么不叫醒朕?”

    “陛下正在休养精神,臣怎好打扰?这是臣新炼成丹药,特来献给陛下!”

    秦方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躺着一枚金灿灿的药丸,楚帝惊喜的问道:“这丹药有何用?”

    “这颗丹药耗费了微臣无数的心血,是根据臣师门的古方所炼成,服这一颗颗延寿十年,只可惜微臣炼了百余颗,竟是只有这一枚炼成!”

    “竟这般珍贵?一颗延寿十年,若是多服用几颗……”

    楚帝眼睛泛光,秦方却是摇了摇头,“这丹药与之前的那些补药不同,想要炼成还要讲究个天时地利。

    微臣的师傅耗尽了一生心血,也不过得了三颗,微臣能炼成这一颗,便已经是陛下的福泽保佑了!”

    楚帝闻此更是觉得珍贵,忙询问秦方服用的方法,长命百岁这可是每个帝王的梦想。

    “陛下还是先交给御医看看为好,毕竟微臣不是大夫,陛下的龙体要紧!”

    楚帝看着那金灿灿的药丸有些心疼,若是交给御医检查便要浪费半颗,那他岂不是就少了五年的寿命?

    “朕难道还不相信爱卿吗?朕这便服下!”

    两人谈经论道,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时辰,秦方走出殿内,站在台阶上俯视着下面的花草。

    韦喜德不知何时站了过来,也与秦方看着同一处的风景。

    “秦大人又来给陛下献丹药了?这次的丹药不知有何作用呢?”

    “自然是可以强健陛下的身体!”秦方那一向无欲无求的脸上突然浮现了一抹笑,“最近七日,陛下会十分舒适的!”

    韦喜德也用手遮唇,尖着嗓子笑了几声,侧眸道:“那七日后呢……”

    秦方看着韦喜德,两人皆是笑得意味深长,“那便不是我所能管辖的了……”

    转而秦方又问道:“太子吩咐你的事情你可做好了?”

    “那是自然,我虽是没有秦大人的本领,但至少也在这宫里待了数十年,定会保证太子殿下的计划万无一失!”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秦方便离宫回了钦天监。

    韦喜德看着秦方的背影,眼神阴狠冰冷。

    冷凌衍的心可要比楚帝更狠,跟着他也不会有什么从龙之功,只怕等到冷凌衍登基,第一个要灭口的就是自己!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冷凌衍和冷凌洄之间周旋,为的便是为自己择一个栖身之所,可越到后来他便是越是发现,冷凌衍这个人绝非明主!

    这般想着,韦喜德转身朝着后宫走去,天无绝人之路,他还是有机会的!

    秦妃正在宫里插花,看起来心情不错,见到韦喜德便弯了弯嘴角,“韦公公来了?你看本宫这花插得如何?”

    “娘娘的手艺自然是最好的!”

    秦妃一边整理着手中的花草,一边斜睨了韦喜德一眼,“计划如何了?可知道确定的时间了?”

    “回娘娘,若无意外,便在七日之后!”

    秦妃手一顿,转过了身子,神色凝重的看着韦喜德,“这般快?”

    “想必那位是等不及了!”

    韦喜德向南面一指,秦妃冷哼了一声,“本宫当初就觉得不对,那冷凌衍哪里像个痴情种!他胆子倒是不小,不过这样也正好成全了我们!

    殷太后和宸妃都不在,就连冷凌泽也去了别宫,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等到我洄儿坐上皇位,一切便尘埃落定了!”

    秦妃自从得知了冷凌衍的计划,便兴奋不已,看着殷太后出宫,她更觉得这简直是天赐的机会!

    “娘娘说的是!届时十皇子有护驾之宫,陛下的口谕老奴自然能够得知,那时十殿下便再也没有阻碍了!”

    韦喜德的笑声有些尖锐,秦妃却并不觉得刺耳,反是也得意的笑了起来。

    就算宸妃得宠又如何?

    就算她捡了一个傻子来养又如何?

    等她的洄儿登上了皇位,她一定会让玉婉和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秦妃阴险的笑被韦喜德尽收眼底,若是冷凌泽仍旧痴傻,冷凌洄的确不是最好的选择。

    可如今那冷凌泽一样不好掌控,反是没什么主意的冷凌洄相对好掌控一些。

    可是这些的前提是要除掉秦妃这个阻拦,有秦妃在冷凌洄自然不会仰仗他,可若是秦妃没了呢……

    韦喜德垂下眸子,心中冷笑,届时楚宫大乱,秦妃被乱军谋害,真是合情合理……

    楚帝服用了丹药之后,果然觉得通体舒畅,甚至已经有了一种自己年轻十岁的感觉。

    楚帝每日正常的上朝议事,就连众臣也都感觉到楚帝似乎更加中气十足了。

    楚帝身体康健,心情也自然不错,便准备再选一些年轻的秀女进宫,他的皇子不多,自是要多多的繁衍子嗣。

    众臣闻后也是满心欢愉,若是谁家的女儿进宫后能独得圣宠,他们岂不是也就平步青云了?

    况且楚帝现在未立储君,身子骨十分康健,冷凌衍又被贬到了封地,以后自家女儿生个皇子出来,也未必没有机会。

    可是一日,楚帝被宫女唤醒,“陛下!陛下……已经到了上朝的时间,您该起了……”

    楚帝这才猛然惊醒,他每日都是自然清醒,今日怎么睡得这般沉。

    他正想起身,却突然发现自己全身无力,根本就动弹不得,他立刻惊慌起来,正想开口唤人,却发现他竟是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楚帝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助的可悲,便是他曾经被人追杀都没有这般无力过。

    “来人……来……”

    他艰难的张着嘴,却仍旧没有一丝声音。

    突然有个小太监闯进了殿内,他跪在地上,一脸惊恐,“陛下!不……不好了,御林军包围了金銮殿,所有大臣都被困在里面了!”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一更啦,明天妹妹结婚,家里的事情不少……

    强烈建议大家最近养养文,因为的确到了比较关键的地方,不然你们失眠可不许怪我哦,买刀片的太多了,怕怕……

    顺便diss一下某只奇,我小妹都结婚了,你急不急,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