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二章 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二章 离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出征,殷太后虽没说什么,但却比冷凌澈出征显得更要忧虑。

    虽然锦安王战场经验无数,但毕竟已经不再年轻,可既然做为这个国家的王爷将领,殷太后也不能因为一己偏私就不允锦安王出战。

    殷太后平日里不说什么,但是兴致却低落了许多,便是见到团团也不若往常笑得那般开心。

    一日,云曦进了宫,却是没有先去德彰宫,反是去找了宸妃。

    宸妃好像正在教育冷清落什么,冷清落一看见云曦,便立刻扯了云曦过去,自己则是一溜烟的跑了。

    “这个不省心的!人家四公主的孩子都快能喊娘了,她连个亲事都没定下来!

    我说了她几句她还不爱听,你说这满金陵的公子哥们就没有一个她喜欢的?”

    若是冷清落出嫁,有婆家管着她也能成熟些,都是个大大姑娘了,每日却都只想着玩乐,定是从小被殷钰带坏了!

    云曦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影,可她也不敢确定,便没有提及,反是打听起宸妃的近况。

    “我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秦妃那个女人偶尔来找找晦气,每日都清闲的很!

    陛下对那个钦天监的秦方信任有加,最近更是时常与他探讨养生长寿之道,便连我这宫里都很少踏足了,我倒是乐得清静!”

    秦方最近可是大红人,也不知从哪弄的秘方,甚是神秘,偏生楚帝信的很,秦方甚至可以随意出入楚帝的寝宫,比她们这些皇妃待遇更高!

    “哦?陛下不是素来不信这些事情吗?”云曦蹙了蹙眉,似是想到了什么。

    “哼!哪个人年轻的时候信?这人活得久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做得多了,自是害怕会遭报应,这便临时抱佛脚,妄图来减少自己的罪孽!”

    宸妃明艳的脸上浮起了嘲讽的冷笑,眼中都是对楚帝的不屑。

    “说来最近秦妃也安静得很,已经有些日子没找麻烦了,也不知道在憋什么坏主意!”

    宸妃随口喃喃自语道,云曦却是听到了心里。

    想了想,云曦抬头看着宸妃,笑着说道:“姨母,我看皇祖母最近茶饭不思,精神状态也不大好了。

    皇祖母本就担心父王,如今正值酷暑,倒是不如陪着皇祖母去别宫小住些时日,也好让她舒心!”

    宸妃闻后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别宫凉爽清幽,也不像宫里烦心事这么多,陪她老人家出去走走也好!

    我们再叫上瑾妃、四公主,一家人热热闹闹的也不错!”

    宸妃觉得这个主意甚好,云曦笑着应和道:“是呀,也可以让清落找上几个好友,一起去别宫散散心,也许皇祖母也会开心许多!”

    “好!这个主意好!到时候你带上团团,咱们一起出去乐乐!”

    “我这次便不去了,王爷和世子都没在府,我若是再贪玩散心可就说不过去了!”

    云曦笑着拒绝,宸妃却是“啧”了一声,不在意的说道:“锦安王府现在多消停啊,再说了不是还有你大嫂吗?那孩子倒是个安分的,我看着不错!

    你也别累着自己了,这女人不要太要强!”

    云曦扬唇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姨母,我真的不去了,我还要等世子的信,便是去了我也放心不下……”

    “凌澈的信若是到了,便派人给你送到别宫嘛!”宸妃将云曦的理由一个个的回绝了,似是非要把云曦一道拉走不可。

    云曦着实想不出理由了,便只好看着宸妃说道:“姨母,云曦有非留不可的理由!”

    宸妃愣了一下,看着云曦一脸正色的模样,宸妃放软了身子,靠在椅背上。

    “云曦,你与我说实话,你这个提议该不是只想支走我们吧?是不是金陵要出什么事?而且还是很危险的事情?”

    云曦见瞒不住宸妃,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冷凌衍并没有死心,父王和世子的出征或许并不是巧合。”

    两人都被支走,这金陵城如今权利最大的便是西宁侯府了!

    “那你更得带着团团离开!你一个弱女子,留下了岂不是更危险?若那冷凌衍真的有动作,他怎么会放过你!”

    宸妃不肯答应,云曦苦口劝道:“姨母,冷凌衍暂时还分不出心思来对付我!

    他那个人最是狡猾,若是我们尽数离开金陵,只怕他会有所防备!他人虽是走了,可这金陵的势力却没有散!

    王府暂时不会有事,反是宫里最是紧张……”

    云曦本不想与宸妃说这些事,可如今话不说清楚,只怕宸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是想造反吗?”

    “也许是这样,所以你们必须要离开楚宫!”若是冷凌衍真的有所行动,第一个目标自然是楚宫。

    “可是你……”

    “姨母!云曦不是冲动之人,更何况我是个母亲,我不会让团团有分毫的危险,您相信我吧!”

    两人说了一会儿,宸妃才点头答应,没想到这金陵的局势这么快就乱起来了!

    云曦的脚已经踏出去了,却被宸妃唤住,“云曦,我问你,他会不会死?”

    云曦怔了一下,看着宸妃那莫辨的神色,才想到云曦口中的“他”便是楚帝。

    “我不敢保证……”

    宸妃点了点头,淡淡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

    云曦的心情有些沉重,宸妃对楚帝有怨有恨,可这一切何曾不是因为之前的爱意,到了这一步,或许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吧……

    宸妃与殷太后提起了去别宫的事情,殷太后本就畏热,想了想便答应了,听到云曦不去,便询问起来。

    “那个孩子太要强,王府的事情半点不肯落下,便由着她吧,否则去了别宫她也待不安稳!”

    殷太后神色恹恹的点了点头,最近她的心情不好,天气一热她也不想吃东西,别宫凉爽,她也能舒服一些。

    楚帝闻后自是答应,只要殷太后舒服他自然没有意见,这件事便全权交给了宸妃来做。

    宸妃想带着冷凌泽一起去,楚帝皱了皱眉,“凌泽还要上朝……”

    “那朝什么时候不能上啊!陛下,这宫里除了凌泽都去过别宫,如今他大好了,便让他一同去放松一下嘛!

    再者说我们这次去的都是女眷,有凌泽在也安心些不是?”

    楚帝听后笑了,指着宸妃说道:“你还真是个不求上进的母妃,你看看秦妃,恨不得让凌洄整日跟着朕!”

    “凌泽的年纪还小,以前活的自在惯了,他能这般听话用功我就已经很知足了,何必非要逼着他上进呢!”

    楚帝说不过宸妃,只好笑着答应,却是还让冷凌泽的先生一路随行,不至于彻底荒废了学业。

    “陛下,秦大人到!”韦喜德躬身禀告道。

    楚帝握了握宸妃的手,满是歉意的说道:“朕还有些事,先不能陪你了!”

    宸妃没有多说什么,途中与秦方擦身,秦方躬身行礼,宸妃只斜斜瞥了他一眼,没有多加理会。

    冷凌泽在得知去别宫的消息时并没有太过意外,只问了句,“姐姐去吗?”

    秋宇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冷凌澈说的是云曦,忙答道:“王府事多,世子妃走不开!”

    冷凌泽深深蹙起了眉,半晌才叹了一口气。

    若是换作以前,他一定会吵着让阿姐和他一同离开,可是现在他成熟了不少,自然不会那般任性,况且冷凌澈那个人在这点上还算是靠谱的!

    宸妃紧着张罗着收拾东西,终是确定下了离开的时间,在临行的前一日,宸妃去了楚帝的寝宫。

    最近楚帝都在清修,已经一月未踏足后宫了,宸妃抬眸看着楚帝,他已经不再是初遇时的那个年轻英俊的皇子,他鬓角已现了白发,脸上的轮廓也不再紧致。

    年轻时她爱他爱到可以放下坚持,宁愿与其他女子分享自己心爱的男子,宁愿做一个妃子陪在他左右。

    只因为她相信他对她的爱,相信他们之间的过往和深情。

    可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足以将一切美好的幻境打得支离破碎。

    楚帝发觉宸妃在看她,抬头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宸妃坐下来。

    “明日你们便要启程了,东西可准备好了?”

    宸妃点点头,楚帝复又说道:“朕记得那里盛产螃蟹,你们可多留一些时间,秋日的螃蟹最是肥美,比送进宫里的还要新鲜。”

    “嗯!我也是这般想的!太后娘娘最近食欲不好,她又素来喜欢吃螃蟹,我们打算九月时再回来。”

    两人一时静默无语,楚帝端起茶盏,轻轻啜饮,宸妃则是表情晦暗难辨的看着楚帝。

    突然,宸妃轻启薄唇,垂眸问了一句,“若是再来一次,你可还会相信左丞相府有造反之嫌?你可还会要了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楚帝的手顿在半空中,他放下了手中的杯盏,转头看着垂眸的宸妃,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婉和,你知道的,我是个帝王……”

    儿女私情固然美好,可他的身份注定他不能随心所欲。

    “你明知道父亲他不会……”宸妃的声音有些抖,她还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宁愿相信那些奸臣,也不肯相信她的父亲!

    “婉和!”楚帝打断了宸妃的话,“我们不是说过不再提及此事吗?”

    “可我还是想知道!”宸妃抬眼看着楚帝,她的眸中有着楚帝看不懂的色彩,让他一时有些怔愣。

    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他和宸妃之间的距离是如此遥远,即便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即便两人只有咫尺之遥,可他们两人的心却再也无法贴近。

    “你还是在意当年的事情,对吗?”楚帝眉头微皱,他已经在竭力弥补,为何她还始终无法释怀?

    宸妃扬了一下嘴角,自嘲的笑了笑,她直视着楚帝的眼睛,眼中没有怨憎,却冰冷平静的吓人。

    “若换作是你,我杀了你的全家,你会释怀吗?”

    两人彼此对视,静默无语,楚帝终是先行避开了眼神,语气漠漠,“婉和,你应该理解我的,我没有办法……”

    “好了陛下,您不用说了,臣妾明白了!”

    宸妃站起身,缓缓福了一礼,脸色平静淡然,没有一丝的情绪起伏,“臣妾明白,您是一国之主,您做这些都是为了楚国好,臣妾是楚国的皇妃,臣妾可以理解!”

    楚帝想要去拉宸妃的手,当时左丞相府门生遍布天下,甚至比他这个帝王的号召力还要更大。

    即便那时他没有反心,可若是以后他有了呢?

    特别是锦安王也娶了玉府的女儿,若是有一日他想支持锦安王呢?

    宸妃却是冷冷的收回了手,淡漠的看着楚帝,“宸妃可以理解您!可我是玉婉和,玉婉和永远不会谅解你!”

    宸妃拂了拂裙摆,站直了身子,她转过身,眼角似有亮光闪过,声音尤显刺骨的冷,“臣妾告辞了,愿陛下千秋万载,盛世无双!”

    或许她应该感激他的,因为至少他让她对曾经再无一丝留恋,就让这一切尽快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