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十章 出征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十章 出征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春日已至,小草在不觉间冒出了嫩绿的小芽,那是一种软软嫩嫩的绿色,也是唯独存在于初春的绿。

    柳枝也抽出了嫩芽,一扫冬日的寒冷干燥,春雨之后扑面而来的都是一种混杂着嫩草香气的泥土芬芳。

    天气一暖和,团团就明显待不住了,每日都朝着窗外倾着身子,挥着两条仍旧胖胖的手臂兴奋的喊着。

    云曦也想让团团适应外面的温度,孩子一直养在温室里反是容易生病,便给团团穿的严严实实的,抱着他出去走走。

    团团见什么都新鲜,一会儿要扯一扯嫩绿的柳枝,一会儿要拉一拉刚刚绽放的迎春花。

    可云曦也不敢让他在外面玩太久,毕竟初春的风仍旧有些冷,得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团团尝到了自由的味道,哪里还肯回屋子待着,一把他抱进屋子里,他就咧个嘴哭个不听,可脸蛋上却是干干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云曦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却也没办法置之不理,每次都要又哄又抱个许久。

    直到冷凌澈发现了团团的这个毛病,立刻将这个活计揽了下来。

    云曦知道冷凌澈这是要教育团团了,虽然她觉得团团还小,娇惯些也没什么,可冷凌澈却说团团以后是要撑起整个王府的,若是所有人都惯着他,他岂不得变成那些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

    云曦最讨厌的便是那些蛮横无理的富家子弟,听冷凌澈这般说便只好点头答应,她知道自己一定会心疼,索性去了严映秋的院子坐着。

    团团只要能出来玩就很开心了,就算父亲的怀抱没有母亲的柔软他也可以暂时忽略不计。

    团团在冷凌澈的怀里用力的蹬动着手脚,时而还自己拍巴掌逗得自己咯咯的笑。

    冷凌澈每每看到此处眼中的嫌弃便深了一分,这傻兮兮的性子到底像了谁?

    莫非像了那老头子?

    又到了回屋的时候,安华几人都严阵以待,每天团团都要哭闹一会儿,她们又是唱又是跳的哄着,每次累的都像被榨干了一般。

    冷凌澈却是将她们全赶了出去,自己抱着团团进了内室。

    喜华不放心的探头探脑的向里面看着,担忧的问道:“安华姐,你说世子一个人能行吗?”

    “我也不知道啊,世子妃今日也没在,想来世子是要管教小公子了!”安华有些心疼,团团才多大的娃娃呀,任性一些也正常嘛!

    团团一进屋子便开始哭闹挣扎,可冷凌澈抱得很稳,任由他如何乱动也纹丝不动。

    冷凌澈将他放在了床榻上,伸手扯过一把椅子,坐在了团团的对面,用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团团。

    团团坐在床榻,仰着脖子便咧嘴“哇哇”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看着冷凌澈,可冷凌澈却是单手托着下巴,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

    团团干嚎了一会儿,见始终得不到冷凌澈的回应,便发起了脾气,他将手边都能碰到的玩具全都扔在了地上,嘴里还“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听,似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冷凌澈只微笑的看着团团将床上所有他拿得动的东西全都扔在了地上,脸上没有一丝不耐和怒意。

    扔光了床上的东西,团团坐在床上看着冷凌澈,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里面还滚着几滴泪瓣。

    冷凌澈站起身,将团团抱在了怀里,团团正想委屈的大哭一场,谁知冷凌澈弯下了身子,握着团团的手,将地上的东西一个个捡起来,又重新放在床上。

    团团眼中的眼泪打着滚没能落下,似乎就连他也对自己父亲的行为感到震惊。

    “我不怕麻烦,你再扔,我们就再捡,直到你没力气为止……”

    团团仰头看着自己那俊美的宛若谪仙般的父亲,不知道他有没有看懂父亲嘴角那抹意味深长的话。

    冷凌澈将团团放下了床榻上,一撩衣摆,重新坐在椅上。

    “你还有什么能耐便一起使出来吧,我最近清闲的很,不介意陪你玩玩!”这臭小子若不是他的儿子就好了,他有一百种让他乖乖听话的办法。

    团团哭喊了几声,咧嘴喊着“娘”,可屋内始终只有他和冷凌澈两个人,他的哭闹得不到对方的半点回应,最后团团躺了下来,撇着一张委屈的小红嘴,咬着自己手指可怜兮兮的说道:“奈奈……吃奶奶……”

    冷凌澈的教育手段很有效,团团果然不再因为此事哭闹,只是更加的黏着云曦了,仿佛很怕他一不乖母亲便将他扔给冷血无情的父亲。

    不过这样的教育也有弊病,就是团团连“祖”都会叫了,就是迟迟不会喊父亲。

    当时锦安王正抱着团团,团团突然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祖……祖……”

    锦安王当时听得手都抖了,云曦都怕他把团团扔在地上。

    锦安王当时低着头,一句话都没说,云曦正纳闷呢,依照锦安王的性子,他应该很兴奋才对啊!

    可只见有两条晶莹的液体顺着锦安王的脸颊滑了下来,云曦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身边的冷凌澈,只见冷凌澈一脸厌烦,眼中都是毫不掩饰的嫌弃。

    “好孙子!真是我的好孙子!来!再叫祖父一声,祖父便是死都明目了!”

    团团眨了眨眼睛,他一把扯住了锦安王的胡子,一边咧嘴笑着喊道:“祖!”

    团团扯一下胡子,便奶声奶气的叫一声,锦安王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笑着应和着。

    到最后云曦都不知道锦安王到底是因为感动,还是因为胡子痛。

    ……

    一晃已经到了四月,很快就到团团满周岁的时候,也到了团团抓周的时候。

    云曦正笑着和冷凌澈讨论团团会抓个什么东西出来,宫中突然来了圣旨,将锦安王和冷凌澈都召进了宫。

    团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仍旧在床上爬来爬去,玩的不亦合乎,云曦的心却是揪成了一团,难道要开始了吗?

    云曦坐在屋内等了许久,直到外面夜色深沉,团团也已经呼呼大睡了。

    安华挑了挑桌上的蜡烛,轻声道:“看来宫里是有要紧的事情的,不如世子妃您先歇着吧!”

    云曦摇了摇头,就算她现在上床躺着也是睡不着。

    “汤还温着呢吗?世子走的时候也没吃多少东西,这一进宫只怕还要站个几个时辰。”

    “您放心吧,宁华看着呢,世子回来便能喝到热汤!”

    不知等了多久,冷凌澈终于回了芙蓉阁,他的身上都带着春夜的寒气,云曦忙让安华将热茶热汤准备上来。

    冷凌澈怕将寒气过给云曦,先行更换了一套衣服,看着团团躺在小床里呼呼大睡的样子,冷凌澈心疼的捏着云曦她柔软的小手,“你怎么还不睡?我又不会有危险,你又跟着操心了!”

    虽是责备,可语气却是温柔宠溺,云曦的眉头紧紧蹙着,“宫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冷凌澈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南国开始攻打夏国了,陛下命我率兵前往!”

    “什么时候?”云曦早已不在乎夏国如何,可是听到要让冷凌澈带兵出征,她却还是坐不住了。

    战场上刀剑无眼,虽然他不再是当时那个柔弱的质子,可只要出征便有危险。

    云曦的语气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冷凌澈揽云曦入怀,他看了看小床里的团团,满是歉意的说道:“七日之后,可惜没能看到团团抓周……”

    云曦的手瞬间变得冰冷,不自觉的紧紧抓着冷凌澈,冷凌澈都觉得吃痛,却没有吭出声来。

    “这太突然了!出征是大事,哪有这般草率的?”这简直是胡闹,就算七日能调动足够的军队,那粮草呢?部署呢?

    “你放心便好,我早知会有这么一天,对我来说并不算意外。况且司辰对各地的布防最了解不过,我们已经实现探讨过了,我是不会有事的!

    反倒是你,金陵只怕也不会太平,你也要多加小心,若是有何变故,便传信于我!玄宫他们这次全都留下,你若是想做什么也有个帮手!”

    “不行!”云曦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金陵再乱也不及战场,玄宫和玄羽跟着你多年,这次你把他们也带上,还有玄徵!

    玄徵医术高明,若是……不!最好用不到玄徵才最好!”

    云曦已经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冷凌澈俯身咬住了云曦的嘴唇,一个漫长而深挚的吻才让云曦声音悄然停止。

    感觉到云曦安静了下来,冷凌澈才放过那柔嫩的唇瓣,“这样,我带着玄宫和玄徵去,这次与上次不同,我反而没有什么危险……”

    上一次冷凌澈挑起楚夏战事,楚帝为了试探他,亦有人想趁机除掉他。

    可是这一次楚帝定然不愿他有事,若是让南国攻占了长安,楚国便处于了劣势。

    而且楚帝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虽然云曦与夏帝闹僵,但云曦毕竟是夏国的公主。

    若是派别人攻打夏国,楚帝担心云曦会有二心,而若是他出征攻打夏国,云曦再如何也不会他置于险地,定然会与冷凌澈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以楚帝才会安心用他。

    长夜难眠,云曦虽是没有翻身,但冷凌澈能察觉到她的呼吸不匀,便伸手将云曦搂在怀里,轻柔的她耳旁说道:“你真的不必担心,说起来这次反是比迎娶你更安全呢!”

    冷凌澈是想逗一逗云曦,可云曦却是一点没觉得轻松,她紧紧的握着冷凌澈的手,仿佛她一松手,两人便要相隔万里。

    “一定要平安无事……一定要!”

    “嗯!我答应你!”

    两人静默无语,只静静的感受着彼此的温暖和心跳。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就连团团都察觉到了云曦对他的“冷落”。

    以前云曦的眼里都是他,每日都喜欢把他抱在怀里,可现在只有冷凌澈一回来,云曦便会立刻迎上去,两人更是形影不离的贴在一起。

    团团为了表示不满,总是会挤到两人中间,可云曦虽是抱着他,却还是始终将头倚在冷凌澈的肩上,说着一些团团听不懂的话。

    冷凌澈更是少见的和颜悦色,每日都会抱着团团在院子里散步,还会用布偶逗着他发笑。

    直到有一日,天色刚刚见亮,团团便被屋里说话的声音吵醒了,他不开心的哼唧了起来,云曦忙把他抱在怀里。

    “团团,父亲要去很远的地方了,你要好久看不到父亲了,快看看他的脸,可不许忘记他啊!”

    云曦抱着脸上还挂着几滴泪的团团,团团眨着眼睛看着一身银白盔甲的冷凌澈,茫然的歪了歪头。

    “你说这些还真是为难他了!”冷凌澈笑着掐了掐团团肉嘟嘟的脸,目光却一直落在云曦的脸上。

    他俯身在云曦的额上印上一吻,轻抚着她的脸颊,“真的不要的担心我,我不会受一点伤的!”

    云曦点了点头,两人软语轻喃,直到外面传来了催促的声音。

    “我真的要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冷凌澈又看了看团团,伸手刮了一下他软软的鼻子,“要听话,不然我定会收拾你!”

    外面的光线还很昏暗,却映得冷凌澈的铠甲银灰熠熠。

    团团的脸上落上了一滴冰凉的泪珠,他抬头看着流泪的云曦,又看了看冷凌澈一点点远去的背影,突然伸着小手,努力的伸向冷凌澈的方向,清脆的喊着:“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