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六章 第一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六章 第一更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色阴沉,天空飘下了星星点点的雪花,这是楚国今年的第一场雪。

    最初只是宛若柳絮般轻扬的柔雪,看起来倒是有些诗情画意,可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风随之而起,浓厚的雪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宫内们无不是眯着眼睛费力前行,可就在这样严寒暴雪之中,冷凌衍依旧脊背停止的跪在殿外,纹丝不动。

    雪厚厚的落在了他的肩头,将他头上的乌发染成一成雪白。

    雪花在接触到他的皮肤时融化成水,渐渐的又凝结成冰,他的脸上都挂着一层白霜,嘴唇更是白的吓人。

    楚帝恍若不知,丝毫不在意冷凌衍的恳求。

    在他看来,冷凌衍此举不过是在威胁他,为了让他退步而已。

    既然他想跪便跪着吧,能想通最好,想不通也无无所谓,他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儿子,而且他还年轻,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儿子!

    宸妃手里捧着一个小暖炉,看着窗外飞扬的大雪,叹声道:“没想到无情的老子倒是有一个多情的儿子,我倒真是没想到那位太子殿下还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他真的还跪着呢?”这种天气冷清落也不爱出去,缩在一边吃着点心。

    “可不嘛!跪了近两个时辰了,我都要佩服他的毅力了!”宸妃喝了一口热茶,语气中有些一丝丝赞叹。

    冷凌泽坐在床边,他推开半扇窗子,看着外面的一片苍茫,眉头却是深深的蹙了起来。

    他没有与冷凌衍正面交锋过,可他怎么看也不觉得那冷凌衍是个如此多情之人。

    端妃知道冷凌衍在雪中跪求之后,立刻赶了过去,她心疼的拂去冷凌衍身上的雪,眼中全是眼泪,“凌衍,你起来,随我回去!”

    “不……父皇还没答应……”

    “凌衍!你这是做什么啊!天寒地冻,你这样跪下去身子如何吃得消?你听母妃的话,不要再跪着了,母妃心疼啊!”

    她的凌衍一直都是天之骄子,是她的骄傲,他本应活的尊贵不凡,被所有人仰望,可他如今却卑微的跪在这里,被所有人指指点点!

    “殿下!”

    蓝玉柳匆匆赶来,她的身上也沾满了雪,看样子应是一路跑过来的。

    “殿下,您起来吧,我们回府吧,你不要再跪了!”蓝玉柳将手中的大氅披在冷凌衍的身上,哭求着扑在他的身上。

    “不行……我一定要救下他们……”

    冷凌衍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开始颤抖了,却仍旧咬着牙关直挺挺的跪着。

    “殿下,我求你了,你快起来吧,你若是跪坏了身子,母妃和我可怎么办啊!”蓝玉柳心疼不已,拉着冷凌衍的手臂便要将他拉起来。

    端妃也扯着冷凌衍的另一条手臂,两人都哭着恳求着,可还未等他们将冷凌衍拉起来,他便直挺挺的倒下了!

    “凌衍!”

    “殿下!”

    几人顿时乱成了一团,手忙脚乱将冷凌衍抬走。

    楚帝仍在殿内批阅奏章,韦喜德端上楚帝每日服用的补药,小声说道:“陛下,太子殿下晕了过去……”

    楚帝的手顿了顿,随即放下了奏章,接过韦喜德手中的补药饮尽。

    最近楚帝每日都会服用钦天监监正秦方所炼的丹药,楚帝知道丹药多为有毒,自古以来有不少帝王都是因为服用丹药而折寿殒命。

    所以当秦方要为他献上丹药时,他顿时便起了疑心,可他让人查过之后,里面并没有朱砂之类的毒物,反是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

    楚帝服用了之后,也觉得身体轻盈的许多,对秦方是越发的信任。

    “不必理会他!他就是活的太过顺遂了,竟是用储君之位威胁朕,若是他真的不想当这个太子,朕不会强留他!”

    楚帝不会接受任何人的威胁,哪怕是他最看好的儿子!

    他才是一国之君,所有人就应该臣服于他!

    冷凌衍昏睡了许久,蓝玉柳一直伏在床边上失声痛哭,她一直以为冷凌衍根本不在乎她,因为他从来没有对她温柔体贴过,更从没有像冷凌澈对云曦那般百般宠溺。

    可今日她才知道,他的心里是有她的,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却是愿意为了救她的家人跪在宫外,她不再艳羡云曦,即便他不是个温柔之人,可他能这般真心对她,她便已经满足了!

    冷凌衍缓缓睁开了眼睛,正看见蓝玉柳伏在床上无助的抽泣,他费力的抬起了手,将手搭在了蓝玉柳的肩上。

    “殿下!你醒了?”蓝玉柳惊喜的看着冷凌衍,忙握着他的手,关切的问道:“殿下,你还冷码?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蓝玉柳不停的发问,在冷凌衍昏倒的那一瞬间,她有一种天都塌下来的感觉。

    冷凌衍摇了摇头,他收回视线,望着头顶的床幔。

    “对不起……”

    冷凌衍的嗓音有些嘶哑,说话的声音也虚弱不已,蓝玉柳哭着摇头,“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我没想到怀如会这般冲动,若是早知如此,我不会让他去,这样你就不会失去弟弟了……”

    蓝玉柳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了锦被上,她只有那一个弟弟,她何尝不心痛。

    她也曾怨过冷凌衍,若不是因为他,他们蓝家也不会涉险,可看着冷凌衍憔悴的神色,蓝玉柳心里的那点恨意也消失不见了。

    夺嫡之争本就是你死我活,相比二皇子妃徐瑶她还是幸运的,至少冷凌衍没有舍弃了她!

    “你先别想了,养好身体要紧,我先去吩咐厨房为你熬些暖汤来!”

    冷凌衍拉住了蓝玉柳的手,侧眸看了她一眼,“明日你去看看岳父吧,这一次,我或许也无能为力了……”

    蓝玉柳强忍住眼中的眼泪,擦着眼泪跑到了外面,她很想痛快的大哭一场,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是要坚强振作起来!

    第二日,冷凌衍托着病重的身体仍旧准时的上朝。

    昨日冷凌衍跪求楚帝的事情众人都听闻了,有人觉得冷凌衍太傻,有人觉得冷凌衍还算是有些血性。

    楚帝没有抬眼看他,一如既往的听众臣上奏。

    当谈及户部贪墨时,一直的沉默的冷凌衍站了出来,楚帝用阴冷的眼神无声的警告着他,可他却还是撩起衣摆跪在了地上。

    “父皇!儿臣求您饶过蓝尚书一命,他毕竟是玉柳的父亲,求您了!

    儿臣愿意自请离开金陵,只去封地做一个小小藩王,求父皇成全!”

    冷凌衍深深叩头,他一派的大臣坐不住了,连忙苦口婆心的劝慰着。

    什么劝他要以大局为重,要以楚国的江山为重,楚国不能没有这个太子云云……

    楚帝的脸色越来越冷,看着冷凌衍那一副威逼的模样,听着那些大臣纷纷劝阻的声音,他心口的怒火仿佛被浇了一把油。

    “好!有担当!有骨气!真是朕的好儿子!既然你苦苦哀求,朕也不忍做这个恶人,朕成全你!

    以后你便再也不是我楚国的储君,带着你的家眷滚到封地去吧!”

    楚帝最恨别人威胁他,昨日他还可以当冷凌衍是一时糊涂,可以不与他计较。

    可今日他却是敢在众臣面前威胁他,他如何能忍!

    冷凌衍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楚帝,楚帝却只淡漠的扫了他一眼。

    “陛下不可啊!”

    有人想要求楚帝收回成命,楚帝却是冷冷开口道:“朕心意已决,若是谁再敢开口求饶,便随他一同离开金陵吧!”

    每个皇子都有自己的封地,可再富饶的封地也不及金陵繁华,众人都缄口不言,只悲哀的看着冷凌衍。

    楚帝甩袖而去,冷凌衍还身子僵硬的跪在殿中,众人都摇着头叹声离开。

    冷凌澈看了看冷凌衍,与冷凌泽两人相视一眼,两人都没说什么,只抬步离开了殿内。

    冷凌衍被废的消息传回了太子府中,蓝玉柳手中的杯盏怦然落地,摔了个粉碎。

    “怎么可能?陛下怎么会……”

    冷凌衍明明是一众皇子中最合适的储君人选,他那么优秀,他等了那么多年,陛下怎么能如此狠心?

    “殿下呢?他可出宫了?”

    蓝玉柳身边的婢女摇了摇头,“殿下好像是去了端妃娘娘的寝殿,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呢!”

    蓝玉柳身子瘫软无力,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走到如今这步!

    “备车!我要去探望父亲!”

    守卫看见是太子府的腰牌,也没有为难,放了蓝玉柳进去探望。

    蓝尚书颓败的坐在大牢中,牢中如此阴冷潮湿,他却只穿着一件单衣,正瑟瑟发抖的缩在稻草里。

    他一看见蓝玉柳,眼中顿时一亮,他跑到门口,激动的问道:“玉柳,太子可发现你弟弟的下落了?”

    那是他的独子,若是怀如也没了,他们了蓝家就绝后了!

    蓝玉柳眼中含泪,摇了摇头,蓝尚书忙开口道:“你一定要求殿下保住你弟弟,我只怕是难逃一死了,但愿你弟弟平安无事!”

    蓝玉柳再也忍不住眼泪,掩面痛哭起来,“父亲!殿下他不再是太子了,我们即将要离开金陵,却殿下的封地了!”

    蓝尚书愣住了,他还没有招供,楚帝怎么会如此心急便惩罚了冷凌衍?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啊!”

    “殿下……他去找陛下求情,可是陛下不肯答应,殿下便说愿意用太子之位换您的性命,陛下……陛下一怒之下便……”

    蓝尚书退后了几步,他没想到冷凌衍会为他做到这一步!

    当初兵部尚书被二皇子舍弃时,他便留了个心眼,若是有朝一日冷凌衍也如此对他们,他便是拼了一口气也要拉下冷凌衍!

    可没想到,没想到……

    蓝尚书瘫坐下来,可如今就连冷凌衍都倒了,这世上还有谁能救他呢?

    贪墨粮饷是死罪一条,陛下是不会放过他的!

    蓝尚书看着掩面痛哭的女儿,眼中的怯懦不在,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蓝玉柳的头,慈爱的说道:“别哭了,你是楚国的太子妃,是以后的一国之母,怎么能如此脆弱?

    府里还需要你,你快些回去吧!为父知道该如何做了!”

    蓝玉柳泪眼朦胧的看着蓝尚书,就连冷凌衍都没有办法,父亲难道能力挽狂澜吗?

    看着女儿眼中的疑惑,蓝尚书笑了笑,目光透着慈爱和怜惜,“为父自然不会说谎,狡兔三窟,我为官多年自然为自己留了退路!

    纵使不能全身而退,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你快些回去吧,府里现在正乱着,你可不能倒下!”

    蓝尚书将蓝玉柳劝走了,待蓝玉柳的身影消失,蓝尚书才苦笑的流下了浑浊的泪。

    他是一个必死之人,至少他还要再为他的家人们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