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五章 第二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五章 第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是每到年关,朝廷都会给各地军队分发粮草,可却有永州将领发现他们分到的粮草都是米糠之类的次品,便立刻上奏楚帝。

    这折子正好在初一当日送到了楚帝的手中,楚帝本是在德彰宫陪着殷太后用早膳,接到折子本就不悦,打开一看更是气得险些掀了桌子。

    殷太后见楚帝雷霆震怒,忙询问道:“怎么了?可是哪里出了事?”

    “竟然有人敢以次充好,用米糠私换粮草送到了永州,那些将士是在用命来守护楚国,却有人将脑筋动在了他们头上,实在可恶,朕绝不姑息!”

    楚帝怒气冲冲的回了御书房,招一众大臣探讨此事。

    众人听闻之后也都震惊不已,居然敢动军饷的主意,这人还真是胆大包天!

    “锦安王,你熟悉楚国各处布防,派人去问,看看还有没有别处也出了这样的事!”

    若只是有人临时起意动了歪脑筋还好,可若此人是朝中众臣,只怕各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

    楚帝命人严查,此事一出闹得人心惶惶,不少大臣都恨死了此人,什么时候出事不好,偏偏在过年节的时候,真是一日都不让人消停!

    而当消息传到了户部尚书府时,户部尚书连大氅都来不及穿便和蓝怀如一道去了太子府。

    他们的确是用米糠换了新鲜的粮食出来,可是送到各地的军饷断没有用今年新粮的道理,用的都是往年的陈粮,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冷凌衍也是脸色凝重,户部尚书此时如坠冰窟,甚至都感觉不到外面的冷意。

    “太子殿下,这件事可如何是好啊?若是陛下怀疑到户部上面,我们可就全完了!”

    冷凌衍垂眸深思,蓝怀如想了想说道:“有没有可能是途中被人掉包或是出库的时候弄错了?”

    “两者皆有可能,如今的关键是要摆脱户部的嫌疑!越到此时岳父越是要冷静,若是有需要户部配合的事情,岳父尽管配合便好!

    怀如你亲自去一趟永州,不管事情出在哪,只要揪出一个人说是他暗中调换了粮草,这件事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蓝怀如还是有些担心,“可是殿下,那永州的主将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他会相信……”

    “不相信也要逼他相信!本宫会派人随你一同前去,你放心便好!

    你们先不要乱了阵脚,只要有本宫在一日,便会保你们平安无事!”

    几人聊了许久,户部尚书和蓝怀如走出书房时,看见蓝玉柳一脸忧色的站在外面。

    “长姐,你怎么站在外面?天寒地冻的,你也不怕着凉?”蓝怀如平时虽然嫌蓝玉柳唠叨,但也是真心的关心蓝玉柳。

    “父亲,朝中的事到底要不要紧?”蓝玉柳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若是真的查到他们身上,只怕整个蓝家都会跟着遭殃。

    户部尚书动了动嘴,蓝怀如抢先说道:“有太子从中周旋,是不会有事的,长姐尽管放心吧!

    你快些进屋子,我和父亲先走了!”

    蓝怀如见蓝玉柳的嘴唇都有些白了,想来是站在外面许久了。

    蓝玉柳看着父亲弟弟离开的背影,心中却始终揪着。

    她迈进了冷凌衍的书房,冷凌衍抬头看了她一眼,竟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冷凌衍皱起了眉,语气中带着责备,“手怎么这般冷?可是一直在外面站着?”

    蓝玉柳点点头,眉目之间一片忧色,“殿下,您与我说实话,父亲会不会有事?”

    冷凌衍站起身,揽她在怀,少有的温柔耐心,“你放心吧,现在还查不到我们身上,我派怀如去永州看看,一定不会有事的!而且朝中还有我,你担心什么?”

    蓝玉柳靠在冷凌衍怀里,感受着这难得的缱绻,她将身子依靠在冷凌衍怀里,点头说道:“嗯!妾身自是相信太子殿下的!”

    冷凌衍揉了揉蓝玉柳的肩膀,蓝玉柳环着他的腰,将身边的男人当做了她的全部,却没看到冷凌衍那直视的目光中透着的凶狠和凉薄。

    芙蓉阁中,团团在床上灵活的爬来爬起,冷凌澈坐在一旁却是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君你怎么了?可是在想拿粮草的事情?”

    冷凌澈点点头,拉着云曦坐了下来,“我们这几日刚恰好查到了户部的一些事情,那户部尚书的确胆子颇大,竟是敢做出偷换粮草的事情。”

    “可是你并没有打算用这件事来扳倒冷凌衍,可现在冷凌衍那边却出了事!”

    冷凌澈扬唇笑笑,握着云曦的柔夷道:“还是曦儿聪明,这件事若是冷凌衍装作毫不知情,户部尚书又一口认下,我们并不能因此便将冷凌衍置于死地……”

    而且他想要的是那些被替换下来的粮草!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库房那里出了纰漏?”

    冷凌澈摇了摇头,冷凌衍为人小心谨慎,绝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难道是途中有人生了贪婪之心,暗中克扣了粮饷?”似乎也只有这个说法还说得通了。

    “也许吧……”可冷凌澈觉得这件事还是不对,克扣军饷那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更何况永州的守将是有名的牛脾气,谁会给自己找这个不自在?

    安华敲了敲门,得了云曦的应允便进了内室,她看了冷凌澈一眼,伸手将一封信交给冷凌澈,“这是玄商让奴婢转交的……”

    冷凌澈扫了安华一眼,安华脸色通红,云曦不禁好笑,等这个年过完,她真要将这几个人的婚事提上日程了!

    冷凌澈将信展开,他倏然站起了身,将云曦和安华吓了一惊,“怎么了?”

    冷凌澈扬唇冷笑,随后将信件收回了衣袖,“我知道冷凌衍要做什么了!”

    ……

    本应是休沐的时候,却因为永州军饷一事众臣不得不日日上朝。

    众臣意见不一,在朝堂上争论不休,楚帝每每见他们如此便觉得心烦,只觉得自己养了一群没用的废物。

    “凌泽,你对这件事有没有看法?”

    楚帝开口问道,冷凌泽抬步上前,回道:“儿臣觉得应该先重新分发军饷到永州,以防军心涣散。

    除此之外应派人先去永州逐一调查,军饷的押送都专人负责,需尽快将所有涉嫌人员单独关押,以防有串供之嫌!除此之外,这军饷的源头也不能放过……”

    冷凌泽的话条理清晰,楚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众臣。

    这些事他们如何想不到,可他们一开口便是要趁机铲除异己。

    冷凌洄一派借机攀咬太子一派,太子一派更是意指有人蓄意为之,故意制造混乱,倒是都不如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这件事务必要严查,可若是让朕知道有人趁机排除异己,朕决不轻饶!”

    楚帝语落愤然离席,众臣的心都紧了紧。

    冷凌衍走到冷凌泽身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以前不知十一弟竟是如此聪慧,倒是为兄眼拙了!”

    “皇兄谬赞,凌泽不过是班门弄斧,日后定是要好好向皇兄请教!”

    冷凌衍扬唇笑了笑,扫了一眼正看着他们的冷凌澈,嘲讽道:“都是一群虚伪之人!”

    冷凌衍大步离去,冷凌澈走到冷凌泽身边,负手低语道:“你可做好了准备?”

    冷凌泽诧异的看了冷凌澈一眼,见冷凌澈一脸正色,转头看了看楚宫的红柱金瓦,点头道:“我始终都在准备着……”

    “自己小心,别在让你阿姐担忧!”冷凌澈说完正要离开,却被冷凌泽唤住了。

    “你也要保护好阿姐和团团,千万别让她们受伤!”冷凌泽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看着冷凌澈。

    冷凌澈嘴角一扬,笑意清浅,“那是我的分内之事,还用不着你来提醒!”

    冷凌泽语凝,以前只觉得冷凌澈聪明温润,如今才知道,他这张嘴真是讨厌!

    未出一月,此事峰回路转,真相在整个金陵都掀起了一层巨浪。

    户部尚书之子竟是亲赴永州伪造假证,被永州守将发现后,竟是起了杀人灭口之心,率领手下刺杀永州守将。

    可永州守将可是战场上厮杀过来的,不但没有受伤,反是在追击的时候重伤了蓝怀如,蓝怀如跌落万丈悬崖死无全尸!

    蓝玉柳还没有接受失去亲弟的噩耗,户部尚书那边又出了事情,蓝怀如的事情自是惹人怀疑,刑部和大理寺请旨要搜查粮库。

    结果这一查之下众人都被吓了一惊,今年的新粮竟是丢了三分之二,被全部替换成了米糠。

    楚帝勃然大怒,直接将户部尚书押入大牢,其家人一律囚禁在府,不得出入。

    冷凌衍第一时间去请求楚帝开恩,楚帝拿着砚台便朝着冷凌衍砸了下去,冷凌衍没有躲,砚台砸在冷凌衍的头上,鲜血瞬间流了下来。

    “你还敢为他求情,不用审朕也知道,新粮入库由他全权负责,他能逃得脱干系?

    朕还没有问你,你倒是先来找朕了!你的胆子也不小啊!”楚帝气得面色涨红,若不是出了永州的事情,他还被蒙在鼓里。

    三分之二的新粮,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父皇,儿臣知道此事即便不是他所为,他也罪责难逃,可他的女儿是儿臣的妻子啊!

    他一直支持儿臣,儿臣知道父皇最讨厌结党营私,可这种事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

    他一个户部尚书贪污军饷有何用?只怕还是为了儿臣才让他走到这一步,所以,还请父皇开恩!”

    冷凌衍深深叩头,可他的话却是惹怒了楚帝,楚帝手指发颤的指着冷凌衍,咆哮道:“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是朕将你逼到这个地步的?他私盗粮库反是情理之中?值得原谅了?”

    冷凌衍咬了咬牙,抬头望着楚帝,眼中一片决绝之色,“父皇,儿臣这些年可有什么行为有愧于这个储君之位?

    儿臣自小便苦读史书,其他的人在宫中玩乐,儿臣在书房苦读,他们早早睡在了温暖的床榻上,只有儿臣一人挑灯夜读!

    儿臣一直严格的要求着自己,力求一言一行都对得起父皇的恩德,可是父皇可曾相信过儿臣?

    您明知道二弟和十弟的资质都不如儿臣,可您还是愿意扶持他们,帮着他们与儿臣抗衡!

    如今就连一个痴儿您也看做宝贝,您是不是还想扶持他来与儿臣为敌?”

    “大胆!你大胆!”

    楚帝被气得脸色涨红,他一向看重冷凌衍这个儿子,可没想到他有朝一日竟会说出这种大逆不道之话!

    即便冷凌衍说的都是真的,可在楚帝心中他这样不过是为了稳定朝中局势,是为了楚国着想。

    他如何会承认他之所以如此都是因为他忌惮年轻有为的太子,担心太子太盛会夺了君王之位!

    冷凌衍勉强的扬起了嘴角,笑意有些苦涩,他抬头看着楚帝,一字一顿道:“父皇,您是不是根本就没喜欢信任过儿臣?

    若是您不愿儿臣做这个太子,倒是不如索性废弃了儿臣,另立贤能!儿臣看十一弟很好,您也很喜欢他,他年岁不大,您也不用担心太子强盛……”

    “住嘴!你这个逆子!”楚帝被气得几欲疯癫,他怎么也想不到冷凌衍会这么与他说话。

    “你分明是在指责朕不慈不明,冷凌衍,朕给了你太子之位,给了你无尽的荣宠,到头来你却是在怨怪朕!

    你是不是觉得你那岳丈比朕对你更好?他为了帮你,竟是连粮饷都敢窃取,倒真是一心为你啊!”

    楚帝怒不可遏,他给了冷凌衍生命,给了他荣华,给了他楚国的储君之位,甚至等他百年之后还要给他这整个楚国江山,可在冷凌衍眼中他这些竟是理所应当微不足道的!

    “儿臣不敢苟同他的做法,可儿臣知道他做这些事是为了儿臣!儿臣不敢求您放过他,但求您看在他一心辅助儿臣的份上,饶了他一条性命吧!”

    冷凌衍不住的叩头,鲜血一滴一滴流在了地上,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动作。

    就连韦喜德都看愣了,他本以为这太子也是个冷血无情的,没想到他对户部尚书一家竟然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与楚帝闹翻!

    可他这一番卑躬屈膝的样子却更是惹怒了楚帝,楚帝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冷漠道:“朕是不会放过他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冷凌衍停下了动作,缓缓抬头,眼中有着无限的绝望和怨恨,“父皇,儿臣从没有求过您,求您饶他一命,哪怕……哪怕是用儿臣的太子之位来交换!”

    “冷凌衍!”楚帝一拍桌案猛地站起了身子,他怒不可遏的看着冷凌衍,狠狠咬牙道:“冷凌衍!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为了一个罪臣居然想放弃太子之位,你心里可还有楚国江山?”

    “男人言而无信,如何配做一国君王!儿臣答应过玉柳,我在一日,便会保她家人无忧,既然儿臣保不住了,这太子之位儿臣还有什么脸面要!”

    楚帝气得浑身发抖,却是不怒反笑,冷冷的看着冷凌衍道:“好!朕真是有一个重情用意的好儿子啊!你给朕滚出去!滚出去!”

    冷凌衍叩首跪拜,语气仍然坚决,“儿臣所言并非冲动,既然父皇不愿见儿臣,儿臣便跪到外面去!”

    “滚!滚!”

    楚帝只觉得再看见冷凌衍他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逆子,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这般荒唐,难道这便是报应吗?

    冷凌衍躬身退出殿外,韦喜德看了看冷凌衍的背影,又看了看脸色铁青的楚帝,心中满是疑惑。

    难道冷凌衍也是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性子,他怎么越发的看不懂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