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三章 第二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三章 第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洄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当时看见冷凌泽手里有楚帝的扳指,心里只是觉得嫉妒和忿忿不平,可他并没有想将这个扳指据为己有。

    他一时慌乱,忘记丢掉了这个扳指,可父皇会如何想他?

    因为他嫉妒冷凌泽,便抢了冷凌泽的扳指,还将他推入水中,想要杀人灭口?

    “父皇,您听儿臣解释!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楚帝越发的失望,眸色冷寒,“你告诉朕,朕想象的是什么样子?”

    冷凌弘一时语凝,只苦苦哀求道:“父皇,儿臣承认,因为您最近偏爱冷凌泽,儿臣有些嫉妒,可儿臣怎么会为了这件事就杀了他?

    这扳指是冷凌泽拿给儿臣看的,可是儿臣没想到他会突然落水,儿臣怕被人误会,这才……”

    “说谎!继续说谎!冷凌洄,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堂堂皇子,不但心胸狭隘,更是满口谎话,实在让人不齿!

    凌泽是你的亲兄弟啊,你怎么能下此毒手?朕怎么教出了你这么个儿子!”

    楚帝气恼不已,指着冷凌洄痛声骂道,冷凌洄知道这次他是有口难辩,只得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来人!将十皇子带下去,禁足宫里,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望!”

    宸妃听闻之后,讽刺的勾了勾嘴角,楚帝此番便是不想太过严厉的处置冷凌洄,想来也是,一个痴儿如何比得上一个聪慧的儿子?

    这便是帝王!真是可笑!

    宸妃收回了思绪,轻轻拍了拍楚帝的手,柔声道:“你也别太生气了,所幸凌泽无事,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见宸妃如此温柔的关切,楚帝的脸色好了一些,他反握住宸妃的手,欣慰道:“好在我还有你,最近便辛苦你了……”

    宸妃点点头,待楚帝离开,她脸上的笑才落了下来。

    宸妃走进寝殿,将殿内伺候的众人都遣散了出去,他看了一眼闭目不醒的冷凌泽,开口道:“没人了,你该睁眼了吧?”

    冷清落一脸不解的看着宸妃,可下一瞬冷凌泽竟然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神清明。

    “可是姐姐告诉宸妃娘娘的?”

    宸妃扬唇笑了笑,冷艳的脸上有着与生俱来的疏离,“若是你真的有事,她还会安心离开?”

    冷凌泽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抿唇笑道:“还是宸妃娘娘睿智!”

    “你少说好听的!我素来知道云曦胆子大,你这胆子也真是不输给她啊!”连命都豁得出去,这两人倒是像亲姐弟。

    冷清落一脸怔愣,她看了看宸妃,又看了看冷凌泽,是她失忆了吗?为什么她一句话都听不懂?

    冷清落觉得冷凌泽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她正要伸手去探冷凌泽的额头,冷凌泽却是避开了,“我没事!”

    他不太习惯别人碰他,冷清落一时还是没有想明白,便又道:“你还记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冷凌泽挑了一下眉,还是让宸妃去解释吧,只怕依照冷清落这个智商,要颇废一番力气了。

    然而宸妃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反是正色问道:“那你可有什么打算?你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该不会只是为了算计冷凌洄吧?”

    “冷凌洄不足为惧,我需要一个清醒的契机,也需要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只有拉下了冷凌洄,我才有可能,不是吗?”

    冷凌泽笑得意味深长,哪里有以前那痴痴呆呆的模样,冷清落睁大了眼睛,指着冷凌泽诧异道:“你不傻了!?”

    冷凌泽看了冷清落一眼,抿了抿嘴,小声道:“真正傻的是你吧……”

    “好你个臭小子,你居然骗我?”冷清落上前一把揪住了冷凌泽的耳朵,疼的冷凌泽不停的拍打着冷清落的手。

    他活了这么大,还没有人拉过他的耳朵呢!

    “好了!别揪了!你有什么问题就去问冷凌澈,他都知道!”

    冷清落闻此才松开了手,“你说二哥也知道?”

    冷凌泽一边揉着耳朵一边点着头,“他那么老奸巨猾什么不知道?你问他就好!然后你再顺便帮我从姐姐那要点东西!”

    “什么东西?”

    “让她找人配一种药!”冷凌泽勾唇一笑,脸上是冷清落从未见到过的表情。

    “御医院什么治病的药没有,非要去王府干什么?”什么顺路,分明是冷凌泽故意使唤她!

    “御医院的药的确可以治病,可我要的反是一种会让人看起来病的十分严重的药……”

    冷凌泽知道宁华能做到,他好不容易设了这个局,可不能白白错过!

    宸妃明白了冷凌泽的意思,开口道:“清落,明日你便亲自去一趟锦安王府吧!”

    语落,宸妃又神色复杂的看着冷凌泽,“你要知道,既然你选择了这条路,便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冷凌泽点了点头,恰好他从未想过回头,这条路他会走到最后!

    十一皇子不慎落水,而且高烧不止,楚帝将十皇子禁足,虽是没有说明因为何事,但当时有不少贵家小姐都看见了,众人也都猜测只怕此事与冷凌洄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冷凌洄一派有人试图上奏为冷凌洄求情,但最后都败在了楚帝的黑脸之下。

    冷凌衍一派自是开怀,白白捡了一个便宜自是心情大好。

    冷凌衍脸上也有了些笑模样,蓝怀如见此松了一口气,若是能一直这般平安顺利就好,这样冷凌衍就不会再提及那个可怕的计划了!

    另一边冷凌泽仍是昏迷不醒,宸妃整日里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楚帝看了心里也不好受。

    楚帝揽过宸妃的肩膀,轻声问道:“你可怪我没有责罚凌洄?”

    宸妃摇了摇头,善解人意的说道:“你不仅是个父亲,也是个皇帝,我明白你的苦心。

    凌泽虽好,可他毕竟不能为楚国效力……”

    楚帝正要解释,宸妃却是制止了楚帝,柔声道:“你不必与我解释,其实我也不想让你惩罚十皇子。

    他虽是伤了凌泽,可想来应也是一时冲动,陛下日后好好教育一番便好。

    而且我也不希望因此就让十皇子恨上了凌泽,其实凌泽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威胁,即便他愚笨了一些,但也后总归不会活的太差!

    我们毕竟是要早一步走的,他能有兄弟照顾便是最好不过了,我真的不希望他们兄弟离心!”

    楚帝心中动容,将宸妃揽在了怀里,“还是你明白我的心意啊……”

    宸妃贴着楚帝的心口,眼神却一片冷漠。

    秦妃因为这件事几乎整日哭闹,还口口声声说冷凌洄是被人算计,听得楚帝越发的不耐。

    之前出了冷清菲的事,她便诬陷是宸妃设计她们,如今又是这般的说辞。

    想想宸妃的温柔体贴,再看看秦妃的胡搅蛮缠,楚帝直接让人带了话,若是秦妃敢再哭闹一次,他便直接罢了她的妃位,秦妃这般才安分了下来。

    冷凌泽整整烧了七日,楚帝都担心冷凌泽这样之后会不会更傻了,韦喜德也担心,若是冷凌泽就这样废了,他的计划又该怎么办?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冷凌泽只怕要危险了的时候,他的病情终于得到了抑制,烧也一点点退了下来,当听闻冷凌泽清醒了的时候,楚帝和宸妃立刻赶了过去。

    冷凌泽坐在床上,始终低着头,不知道在看向哪里。

    楚帝心中一沉,看来这个孩子是废了!

    冷凌泽抬头看见楚帝和宸妃,脸上竟是浮现了一片惊喜之色,他立刻翻身下去,身子因为虚弱而有些踉跄。

    “儿臣给父皇和母妃请安!”

    楚帝连忙扶起冷凌泽,关切的说道:“别多礼了,好生歇着吧!”

    冷凌泽却是眼睛泛光的看着楚帝,眸中一片水雾,楚帝以为他是怕了,语气温和的开口道:“不怕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事了,等你病好了父皇再陪你下棋!”

    冷凌泽却是更加动容,眼中有泪光闪过,他重新跪在地上,深深的叩了两个头,“承蒙父皇母妃不弃,儿臣才有能有今日!

    往日是儿臣不懂事,害的父皇母妃操心了,以后儿臣定会竭力弥补,以尽孝道!”

    楚帝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宸妃轻轻挑了一下眼角,这孩子还挺能演的。

    宸妃拉着楚帝的手,神色惊诧的说道:“陛下,你看十一殿下是不是……哪里不一样了?”

    宸妃这般一说,楚帝也觉得如此,以前冷凌泽有时连请安都说的磕磕绊绊,今日怎么能如此流利的说了这么一番话?

    “凌泽,你……”

    “父皇,在儿臣昏睡的这些时日,仿佛坠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洞穴,那里伸手不见五指,儿臣什么都听不到也什么看不到。

    直到突然见有一道金光闪过,儿臣似乎看到了一个白发仙人,他说儿臣命中应有三劫,经历了劫难便要好生孝敬父母,以报父皇和母妃的养育之恩!”

    楚帝被说的彻底愣住了,宸妃一拍手,震惊道:“这般说来凌泽可不是经过了三劫!

    他出生是便发了热,整个人混混沌沌,之后又从假山摔落,险些丢了性命,还有一次便是这次,难道是有仙人点化,他以后便与常人无异了?”

    楚帝垂下头,看着仰望自己的冷凌泽,他的眼中都是满满的孺慕之情,那一双眼清澈璀璨,的确不像一个痴儿所有。

    “凌泽,你真的……真的恢复了正常?”楚帝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上下打量着他。

    “儿臣也不知何为正常,只是觉得想清了很多事,头脑也变得轻盈了起来!”

    楚帝扶起冷凌泽,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只开口道:“好!这样就好!你好好休息,朕还有事要处理,之后再来看你!”

    楚帝说罢转身便走,韦喜德也表情怪异的看了冷凌泽一眼,宸妃目送楚帝离开,才笑着开口道:“你猜他会不会怀疑你?”

    “想必他会难心许久吧,可我傻了十三年,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啊!”

    两人笑笑,不再多语。

    而楚帝始终觉得心里不舒坦,便绕了一个弯去了德彰宫,将事情与殷太后说了。

    殷太后正在闭目捻动佛珠,听到此事才倏然睁眼,楚帝立刻问道:“母后是不是也觉得这件事匪夷所思?”

    “的确很难让人相信,这孩子出生没多久便发了烧,还将脑子烧坏了,他生母更是没福气,早早就走了。

    就连宫里的下人都敢打骂欺负他,之前还因为捡风筝爬到了树上,若不是钰儿接住了他,险些就要摔残了!

    若是他真的恢复了,哀家可真要去求一尊那白发仙人的神像,这简直是天佑楚国啊!”

    殷太后的语气里难掩兴奋,楚帝“啧”了一声,还不放心,“母后相信这神佛一说?”

    “哀家以前不信,年纪大了却反而信了,哀家觉得这是个好事,是天降的好运啊!”

    楚帝一想也是,冷凌泽是从婴儿时就痴痴傻傻的,一个小孩哪里懂得装傻,应是他多虑了。

    楚国多了一个健康聪慧的皇子,这件事倒是真的值得庆贺!

    冷凌泽落水重病反是恢复了清明一事迅速在金陵传开,不少人都去各处搜寻白发仙人的雕像供在自己家中,以求神灵庇佑。

    而朝中权贵却觉得此事颇耐人寻味,以前宸妃抚育十一皇子,他们谁都没有放在心里,可如今十一皇子已然恢复正常,若是宸妃也有意夺嫡,这局势就更乱了!

    冷凌泽仍旧每日在国子监学习,回宫后便写字画画,孝顺宸妃,与往日的生活并无不同。

    这日楚帝来了宸妃的宫里,正听见屋内有冷凌泽和冷清落的说话声,便制止了下人的通报。

    “七姐,你这棋走得真够臭的!”冷凌泽瞥了一眼窗外隐隐绰绰的人影,冲着冷清落抬了一下下巴。

    冷清落点头会意,一边落子一边说道;“臭小子,你还是傻乎乎的时候好玩,如今反是惹人讨厌了,你若是再多说一句,一会儿我便狠狠敲你的头,让你再次变傻!”

    “我傻的够久了,不想再像以前一样了……”冷凌泽叹了一口气,语气落寞。

    “怎么了?我看你以前挺开心的啊……”

    “我那时什么都不懂,自是开心,可现在想想,身为子女我没有尽到半分孝道,身为皇子,我也没能为父皇分忧。

    我这般年纪了,却整日在宫里爬上爬下,还要惹得父皇和母妃担心,七姐,你不觉得我很失败吗?”

    冷凌泽的语气听起来哀伤落寞,可实则他却面带微笑,冷清落看了他一眼,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小子也太能装了!

    “你也别想那么多了,那种日子也不是你想过的,谁让你命不好,一出生就烧坏了脑子呢!”

    冷凌泽无奈一笑,叹声道:“我姑且将七姐这句话算作是安慰吧……哎,不许悔子!”

    接下来便是姐弟两人打闹的话语了,楚帝没有进殿,反是负手离开。

    韦喜德向屋内看了一眼,甩甩袖子跟上了楚帝的步伐。

    楚帝回到御书房后,便唤来了国子监的先生,打听冷凌泽的情况。

    那先生一脸的满意惊喜之色,“陛下,之前十一殿下懵懂稚嫩,很多事情他并不理解,但那时便可看出十一殿下记忆极好,但凡是微臣讲过的东西他都记得!

    那时微臣只觉得遗憾,若是十一殿下宛若常人,定可为楚国尽力。如今十一殿下福泽深厚,领悟能力更是不凡,所写的文章也十分优秀,假以时日陛下也可委以重任!”

    “那你觉得十一殿下心性如何?”

    先生愣了一下,他只管教书,这种问题如何回答。

    见楚帝直直的看着他,便连忙躬身答道:“十一殿下尊师重道,为人和善谦容,便是对宫人也是颇有礼数……”

    楚帝点了点头,让他退下了。

    “朕如今只有这个三个儿子,不管谁继承皇位,朕都希望他们能兄友弟恭。便像朕与锦安王,到头来还是亲兄弟更值得信任!”

    韦喜德听闻之后不禁冷笑,这些皇子们你争我夺,视彼此为仇敌还不都是楚帝一手促成的!

    他为了平衡皇子的势力,纵容他们彼此算计,此时还想着兄友弟恭,真是可笑!

    锦安王又如何,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没有二心,可楚帝不也一样怀疑忌惮吗,锦安王府混乱多年何曾不是这楚帝一手促成?

    正是因为楚帝如此,他们所有人才不得不为自己谋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