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二章 落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二章 落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周一片寂静,寒凉的秋风吹过,让人不禁瑟瑟发抖。

    耳边只有风吹树叶的窸窣声,桥下的湖水荡着层层涟漪。

    桥上站着两个少年,没人看得清他们的容颜和神色,他们仿佛是一副静止了的画,唯有衣摆随风起伏。

    冷凌泽手里还玩弄着冷凌洄腰间的玉佩,他低着头,嘴角泛着一丝冷笑,似乎没看到冷凌洄微微发颤的身体。

    一个曾经拥有一切的人,突然失去了所有,这种落差谁能够接受呢?

    冷凌泽嘴角的笑意更浓,没有丝毫犹豫的扔下了最后一根稻草,“皇兄,你说父皇是不是最喜欢我呢?他以后会不会来让我做这个皇帝呢……”

    冷凌泽说完之冷冷抬眸,而这句话彻底击溃了冷凌洄心中的防线。

    他恨!他怨!他恨宸妃夺走了母妃手中的权利,更恨眼前的这个傻子夺走了父皇的宠爱!

    愤怒冲垮了他理智,心中那颗曾经埋下了的邪恶种子破土而出,他的眼神变得凶狠残忍,若是没有了眼前的人,宸妃还拿什么争?

    他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双手,双手伸平,用力的推向了眼前的少年,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少年衣袂翻飞,看着他从石桥上跌落,看着平静的湖面瞬间破裂,看着那身影苦苦挣扎……

    可他却唯独没看见那少年脸上得意的笑。

    冷凌洄的身体不住的发颤,他扶着石桥看着下面那翻腾的水花,他大口的喘着粗气,随即脸上的惊恐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兴奋。

    行凶的恐惧和内心的兴奋让他脸上的笑变得越发的阴森,他做到了!他做到了!

    就凭一个傻子也敢与他斗,就让他悄无声息的死在这里,直至尸体腐烂,成为湖中鱼儿的食物!

    他没有离开,而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逐渐变小的水圈,他在等,他要亲眼看着冷凌泽沉入湖底!

    “殿下!”

    耳边平地炸响一道声音,冷凌洄不可置信的转身,这里明明僻静无人,怎么会有人找上来?

    只见秋宇和樱桃手里拿着钓竿、渔网匆匆跑了过来,冷凌洄紧张的握住了衣裳的侧摆,看着秋宇急急跳入水中去打捞那个已经逐渐安静的人。

    冷凌洄阴沉沉的看着樱桃和秋宇,眼神凶狠若猛兽,要不要将他们一同杀了……

    “天哪!这是怎么了?凌泽落水了?”

    冷凌洄的神色彻底僵住了,远远的走来了一群衣着鲜亮的少女,为首的冷清落快步赶来,脸上皆是焦急之色。

    冷凌洄脸色一白,如坠冰窟。

    冷清落本是在暖阁招待一众贵家小姐,看见秋宇和樱桃拿着渔具,便好奇了问了一嘴。

    在听到冷凌泽要钓鱼时,便立刻坐不住了,说什么也要过来看看。

    那些小姐也都年纪不大,听到之后也觉得新鲜,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向湖边走去,谁知道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副场景。

    冷清落立刻唤来了侍卫帮忙,好在秋宇水性不错,早就将冷凌泽从水底捞了出来,一众侍卫也纷纷跳进湖里,一同将冷凌泽抬上了岸边。

    “快传御医!再派人去禀告宸妃娘娘!”

    冷清落没想到冷凌泽竟然会落水,但想到这里只有她能处理此事,便连忙压下了心中的紧张。

    冷凌洄见事不好,正准备离开,陆琼羽正好看到了,便走到冷清落身边轻语了几句。

    冷清落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先别走!这里只有你和凌泽两人,你还要向父皇禀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是个傻子失足落水,有什么好问的?我没有这个时间浪费在他身上!”冷凌洄冷声回绝,实际上他现在心中没底,脑袋里也有些空白。

    “你看见他落水为何不叫侍卫?若不是秋宇他们赶了过来,你是不是要看着他被淹死啊?”

    “我……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谁想到他会突然落水的!”冷凌洄只想赶紧离开这,回去与母妃商量一番。

    可冷清落却不吃这一套,“这我不管,反正桥上只有你们两个人,你先与父皇禀告,之后你爱去哪去哪!”

    “我说了,我没有那个时间,若是父皇召见,我自会去禀告!冷清落,你别把自己太当做一回事了!”

    “清落说的不算,那本宫呢?”宸妃眉目冷寒的走了过来,冷凌洄咬了咬牙,站在一边不再言语。

    云曦也随着宸妃一同来了,当她看见冷凌泽那浑身湿透,双眼紧闭的样子时,她的心猛地揪了起来。

    这一幕与在夏国时是何其的相似,难道……难道她又要失去泽儿了?

    “泽儿!泽儿,你醒醒……”云曦摇晃着冷凌泽的手臂,语气颤抖不止,近乎恳求的唤着她。

    她真的不能再承受这种失去至亲的痛苦了,可突然冷凌泽那冰冷的手轻轻握了握云曦的手指,云曦的衣袖宽大,没有人发现他这番小动作。

    云曦诧异的看着冷凌泽,发现他的眼皮轻微的动了一下,可他却并没有睁开眼睛。

    云曦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图,终是松了一口气,可心里也难免有些恼怒。

    他果然还是擅作主张了,而且还是用这般吓人的的手段,孩子长大了果然都变得不听话了!

    知道冷凌泽无事,云曦站起了身子,神色归于平淡,开口道:“十一殿下还有气息,剩下的便看御医如何说吧!”

    宸妃点了点头,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便好,她看了一眼垂头不语的冷凌洄,冷声道:“十殿下随本宫去见陛下吧!”

    宫里出了如此的事,宫宴自是散了,听到冷凌泽落水的消息,楚帝和韦喜德都是一愣,连忙赶去了宸妃的宫殿。

    看到冷凌洄也在殿内,楚帝蹙了一下眉毛,没有理会他径自开口问道:“情况如何了?御医如何说?”

    “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也呛了不少水,御医还在诊治呢!”这算是宸妃最近与楚帝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楚帝却并没有开心的感觉,反是叹了一口气。

    “伺候十一殿下的奴才们在哪?居然让主子遇到这种危险,都拉出去打!”

    楚帝心情不顺,吓坏了一众宫人,宸妃连忙劝道:“陛下,今日还要多亏了那个小太监呢,不然十一殿下更是危险了!您先别动怒,先问一问情况再说!”

    宸妃看了看冷凌洄,转而说道:“当时十殿下也在,不如让十殿下说说吧!”

    楚帝挑了一下眉,打量了一眼冷凌洄,没好气的问道:“你当时也在?那到底出了什么事?”

    冷凌洄心中郁闷,以前楚帝对他都是和颜悦色,何时这般冷漠过。

    “儿臣……儿臣因为皇姐的事心情有些不好,便想去湖边走走,没想到正遇上十一弟,我一时没看住他,他就掉下去了!”

    反正冷凌泽是个傻子,就算醒了也说不出什么来!

    “今日是你皇姐出嫁的日子,你有什么可难过的?”提及此事楚帝更是恼火,若不是冷凌洄宴请那些学子,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顿了顿,楚帝又说道:“当时只有你们两个在?没个下人跟着?”

    冷凌洄摇了摇头,楚帝怒声道:“还是那些奴才偷懒耍滑,打他们板子都是轻的!”

    “陛下!是十一殿下想要钓鱼,这才吩咐奴去拿渔具的,奴才也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啊!

    而且……而且当奴才赶到时,殿下险些便要沉湖了,若是十殿下能早些唤人过来,十一殿下也不会这般严重!”

    秋宇在夏宫一路走来,自是分得清敌我,立刻试图转移楚帝的注意,将事情推给了冷凌洄。

    “大胆!你的意思是这件事要怪本宫了?”

    冷清落想了想也附和道:“谁也没说怪你!可凌泽落水后,你怎么不立刻叫侍卫啊?

    还是我赶到之后才叫的侍卫,要不是秋宇到的及时,只怕这会就要去捞尸了!”

    “清落!”宸妃瞪了冷清落一眼,开口叱道:“不得胡说!”

    “我才没胡说呢!当时桥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他看见凌泽落水却不喊人,若是凌泽有个三长两短难道还怪不得他吗?

    再说了,我让他跟我去禀告父皇,他却说什么没有时间浪费在一个傻子身上!凌泽虽然不聪明,可也是我们的弟弟啊!”

    冷清落是话不说完不痛快,宸妃也没阻止,任由她说下去。

    楚帝的脸色果然越发的难看了,他抬头看着冷凌洄,严肃又冷戾,“你真的是这般说的?”

    “儿臣……儿臣只是一时逞口舌之快,可儿臣的心里不是那般想的……”冷凌洄跪在地上仰视着楚帝,希望楚帝能够相信他。

    楚帝冷哼一声,别过头不去理会冷凌洄。

    他最近一直冷淡秦妃母子,他知道他们心中不平,之前冷凌洄便将怨气撒在了冷凌泽身上,只怕今日也是在幸灾乐祸。

    这时御医走出了内殿,禀告道:“陛下、宸妃娘娘,殿下没有性命之忧,只是秋日冷寒,殿下有些发热了,又受了惊吓,只怕还要些时间才能清醒!”

    “你们精心调理着,用些上好的药材!”楚帝听到冷凌泽无事便松了一口气,他看着冷凌洄,眼中有着无限的失望。

    可是他现在只有这三个儿子,凌泽虽是让人怜惜,可他毕竟只是一个痴儿,他不能因此就惩罚冷凌洄……

    楚帝正想开口,樱桃走了出来,她向来胆子小,看见楚帝便吓得发抖,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上了前去。

    “陛下,娘娘,奴婢在陛下手里发现了这块玉佩,可这块玉佩不是殿下的。殿下还说着胡话,什么扳指啊之类的……”

    冷凌洄的脸色唰的变了,他立刻摸向了自己腰间,发现那里空空荡荡。

    难道是在冷凌泽玩弄他玉佩时被他扯了下去?

    冷凌洄惊恐的抬头,发现楚帝手里的那块玉佩正是他的,而楚帝正在用一种无比阴沉的目光看着他。

    冷凌洄开始不住的发抖,他怎么也没想到冷凌泽会将他的玉佩扯落,还一直握在了手里,现在他该怎么办?

    可他自然想不到,这么多的意外实则都是那个落水的少年一手策划的。

    他早就暗中跟着冷凌洄,看着冷凌洄停在湖边,便吩咐秋宇去取渔具,这样秋宇势必会经过冷清落所在的暖阁,以她那坐不住的性子一定会来凑热闹。

    冷凌洄的玉佩也是他早就惦记上了的,今日便是冷凌洄不推他,他仍然会落水重病。

    他水性还算可以,他装作扑腾的样子,实则是在等秋宇他们到来。

    秋宇一到,他便立刻装作要沉入湖底的模样,当时只有他和冷凌洄在,他们之前便发生过口角,这次任由冷凌洄如何辩白也不会有人相信!

    “你去搜十殿下的身!”

    楚帝冷声吩咐韦喜德,冷凌洄脸色惨白如纸切不敢违抗,突然韦喜德身子一顿,楚帝立刻问道:“发现了什么?”

    韦喜德看了冷凌洄一眼,将搜到的东西呈给了楚帝,楚帝见后勃然大怒,因为韦喜德手中的便是他赏赐给冷凌泽的黄玉扳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