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三十一章 二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三十一章 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泽和宸妃都是一愣,谁都没料到那个宫女招出的竟然是湘妃!

    湘妃如今处境艰难,正在因为冷清菲的事情发愁,湘妃是断然不信她现在还有这个能力在她的身边安插人手。

    不过随即宸妃和冷凌泽两人也都心中清明,韦喜德老奸巨猾,只怕在行事前便已经找好了后路。

    狡兔三窟,即便韦喜德没有怀疑冷凌泽,还是在事前便为自己铺了退路,就算事情败露,那宫女也只会招出湘妃,他是半点麻烦都没有的。

    冷凌泽有些遗憾,本以为能通过这件事扳倒韦喜德,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小心谨慎,难怪他能屹立多年不倒!

    宸妃也觉得有些失落,这个阉贼还真是命大,不过迟早有一日她一定会杀了韦喜德为玉府中人报仇!

    楚帝却是怒不可遏,他的愤怒和愧疚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愤怒的咆哮道:“湘妃!居然又是她!她真是越发的不安分了!

    朕本以为她会因为清菲的事情安分一些,谁曾想到她竟然将手伸到了你这里,朕决不轻饶!来人啊……”

    “算了吧!”

    宸妃冷冷开口,楚帝有些惊讶,不解的问道:“她这般算计你,怎么能轻易放过她?”

    “事情发生在我的宫里,出事的又是我宫里的宫女,现在连人证都没有了,却要因为此事去责怪湘妃,何人会认?

    只怕湘妃不但不认,明日这宫里便会有谣言传来,说是我自己用了苦肉计,为的就是趁机陷害湘妃……”

    宸妃在说这句话时,瞥了一眼垂眸而立的韦喜德。

    无凭无据便说湘妃害她,只怕等宫中谣言四起,楚帝又会反过来怀疑她,届时要是韦喜德说上几句风凉话,反是得不偿失。

    韦喜德果然是老谋深算,为自己谋出路时还不忘算计她一番!

    楚帝听闻之后心中更是愧疚,可碍于冷清落和冷凌泽都在,他又不好太过劝慰。

    宸妃冷着脸色,淡漠的看了楚帝一眼,“陛下没事便回吧,臣妾累了,要休息了!”

    楚帝想要说什么,可看冷清落两人还坐在一旁,便只好说了两句宽慰的话,起身离开了,途中频频回头看着宸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韦公公!”

    宸妃开口唤住了韦喜德,韦喜德颔首转身,“娘娘有何吩咐?”

    “那宫女你处理吧,想来交给韦公公处理最合适不过了!”

    韦喜德知道宸妃在点他,却也只是不动声色的恭敬道:“娘娘信任奴才是奴才的福气,奴才是不会让娘娘失望的!”

    韦喜德看了冷凌泽一眼,便退出了寝殿。

    冷清落抚着胸口,喘了一大口气,“我觉得今天这事怎么怪怪的?”

    宸妃和冷凌泽谁都没有说话,宸妃觉得有些累了,便挥手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啊?可我们还没吃饭呢呀?”冷清落属于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事情过去了她就不会再多想了。

    “拿到你房里吃去!”

    冷清落看宸妃是真的没有兴致,便只好“哦”了一声,拉着冷凌泽一起走了。

    宸妃揉了揉眉心,自嘲的扬起了嘴角,美艳的容颜浮现了一丝疲惫。

    本性难移,他永远都是那个多疑狠心之人,只怪她自己瞎了眼,竟是爱上了那样一个人……

    ……

    韦喜德又找过冷凌泽一次,冷凌泽不高兴的嘟着嘴道:“你骗人,你说我按照你的话说了,父皇就不会让宸妃做我的母妃了,也就不会有人看着我了!可你骗人!宸妃还骂了我呢……”

    韦喜德见此松了一口气,忙耐心的安抚着他,“殿下别急,奴才怎么会欺骗殿下您呢!那是事出有因,奴才也没想到啊!您先别急,老奴还会为您想办法的,机会还是会有的!”

    冷凌泽乖巧的听着,不住的点头,心中却是冷笑不止,不会再有机会了,因为这一次换他来出手了!

    楚帝因为那件事对宸妃既愧疚又怜惜,好东西流水一般的送到了宸妃宫里,可宸妃连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进了库房里。

    宸妃对他不假辞色,楚帝为了避免尴尬,多数都留冷凌泽的殿内,时而指点他下棋,时而考他背书,免得两人相对无言。

    楚帝惊讶的发现冷凌泽的记忆十分好,所有的书拿出来他都会背,与他讲过的典故他也都全都记得。

    想当初其他皇子们可都是每日苦学,而且只怕现在也达不到随意翻出一本书就能流利的背诵。

    楚帝对这个小儿子也越发的喜欢了,甚至总是遗憾的感叹,若是这个儿子也如常人一般,只怕学识文采定不输于任何人!

    宸妃每日只和冷凌泽说话,对楚帝大多数时间都用着冷暴力,就算楚帝与她说话,也不过“嗯啊”的敷衍着。

    冷凌泽冷眼看着,心中暗想,莫非世上的男子都是这副模样,你越是不假辞色,他便越是趋之若鹜?

    楚帝在宸妃这里得不到回应,心里自是憋屈郁闷,越想湘妃便越觉得气恼,若不是湘妃如今他和宸妃还好好的,宸妃也不会与他生气不肯理她,如今因着她的挑拨,他已经好几日没看到宸妃的笑脸了。

    可宸妃不想追究此事,楚帝却是愤怒难平,竟是寻了个错处,便将湘妃降为了秦妃。

    虽然只是一个封号,但却相差甚多,没有封号的妃子地位要低了很多。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楚帝好久不来她的宫里了,她见到楚帝来了简直是欢喜不已,正想着该如何讨楚帝欢心,谁知道他坐了一会儿便说茶水热,点心硬,说湘妃心里没他这个皇帝,便甩着袖子气呼呼的走了。

    湘妃还回过神来,没过多久,便传来了楚帝的旨意,竟是夺了她的封号!

    她这么多年在宫里都是顺风顺水,何时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她自是不服,可不管她怎么求见楚帝,楚帝都不肯理会她,最后还是韦喜德出来,暗暗提及了宸妃,湘妃这才知道自己是又被人给算计了!

    湘妃一回到宫里便先砸了两个一人高的花瓶,将屋内的瓶瓶罐罐全都砸了一个稀巴烂,冷凌洄在一旁皱眉看着,等秦妃发泄完了,才开口问道:“母妃可见到了父皇?父皇到底为何下了这样的旨意?”

    难道只因为点心不好吃,茶水温度不够便动了这般的怒火?

    “还不都是宸妃那个贱人!她居然又在背地里算计我们,若不是韦喜德告诉我,我还被蒙在鼓里!”

    秦妃被气得胸口生疼,一口银牙几欲咬碎,“该死的宸妃,一个连皇子都没有的女人也敢如此嚣张?

    就算她现在得宠又如何,这宫里的富贵与她有何关系?”

    冷凌洄沉默不语,他突然想起冷凌泽最近颇得楚帝欢心,不由皱眉道:“她现在不是在抚育冷凌泽吗?”

    “一个傻子有什么了不起的!”秦妃不屑的冷笑道,突然神色一凝,瞬间睁大了双眼。

    “难道她想扶持一个傻子?”

    “母妃!不管他心智如何,他都是父皇的血脉,若这也是锦安王府的意思呢?”冷凌洄想的多了一层,若是锦安王也有这个意思,他们便不得不防了!

    “可陛下如何会让一个傻子做国君?”湘妃还是不肯相信,觉得这件事太荒唐了。

    “那若是父皇没有别的子嗣了呢?”

    冷凌洄脸色更冷,秦妃捂住了嘴巴,神色有些惊恐慌张,就算冷凌泽是个傻子,那也是陛下的血脉,日后继承大统,这楚国的大权岂不都落在了锦安王府的手里?

    “怪不得那云曦对这个傻子如此看重,锦安王甚至还将儿子送进宫来做伴读,宸妃又甘心抚育一个傻子,原来他们打得是这个算盘!”

    母子两人正私语着,外面说内务府有人求见,秦妃调整了一下气息,不管怎么样她不能在下人面前露出颓废之色,否则就连宫人们都敢不把她放在眼里。

    内务府的宫人看了秦妃一眼,恭敬的开口道:“秦妃娘娘……”

    单单是一个称呼便险些让秦妃失了理智,她压住心中的怒火,冷冷道:“什么事?”

    “是宸妃娘娘吩咐奴才前来,说是请您过目九公主的嫁妆……”

    秦妃上前一步打翻了宫人手中的册子,嘶声怒吼道:“滚!给我滚!”

    看着秦妃嘶声力竭的模样,冷凌洄狠狠握拳,母妃曾是父皇最喜欢的女人,他是父皇最疼爱的儿子,如今这一切却都被那两人毁了,可恶!可恶!

    ……

    转眼已经到了九公主冷清菲出嫁的日子,宫里一片喜庆之色,虽然楚帝最近厌烦了秦妃,但并没有苛责冷清菲的待遇,毕竟一国公主出嫁不能丢了皇家的颜面。

    有年轻的小姐们给九公主添妆,可是冷清菲从始至终都冷着一张脸,就连一点笑模样都没有。

    女子出嫁当日脸上都会抹着厚厚的胭脂水粉,冷清菲脸色雪白,此时冷着脸,一双眼中透着浓浓的哀怨,仿若幽怨的女鬼一般。

    众人也不敢说笑,满是红绸的殿内没有一丝生机和欢笑,让众人压抑不已。

    终是将冷清菲送上了轿撵,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秦妃泪眼朦胧的看着冷清菲的轿撵越行越远,心里疼的如刀割一般。

    宸妃嘴角凝笑,抬步走到秦妃身边,浅笑说道:“今日真是恭喜秦妃了,看着女儿出嫁,你这做母亲定是十分欢喜吧!

    这都是你为九公主积的福报呢,不然九公主哪里来的这样的运气呢!”

    “玉婉和!”秦妃目眦欲咧,恨不得上前撕烂宸妃的笑脸。

    宸妃扶了扶头上的发钗,只侧眸给了秦妃一个极尽嘲讽的笑,“本宫还要去招待一众夫人,便不陪你在这闲聊了……”

    宸妃说完笑着扬长而去,一众夫人小姐只看了秦妃一眼,便跟上了宸妃的脚步。

    纵使宸妃没有皇子,可楚帝对宸妃的宠爱是众所周知的,她们谁也不敢怠慢。

    秦妃气得浑身直抖,看着宸妃那得意的背影,又看了看这满殿的红绸,想到冷清菲上轿时那死气沉沉的脸,身子一倒昏了过去。

    后宫内摆着几桌宴席,宴请都是一众官家夫人,可虽然今日是冷清菲的婚宴,主角本应是秦妃,但秦妃迟迟未来,宸妃便下令开席,众人言笑晏晏,完全将秦妃抛之脑后。

    冷凌洄听闻秦妃昏倒,立刻跑去探望秦妃,秦妃躺在宽大的床榻上,脸上是掩饰不住疲色,整个人仿佛衰老了许多。

    冷凌洄看的又是心疼又是愤怒,他没有打扰秦妃,转身跑了出去。

    他现在一看见这满宫的红绸便觉得厌烦,九姐出嫁了,母妃生病了,就连他也被父皇厌弃了,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冷凌洄一个人跑到湖边,只有这里没有刺眼的红色,他站在桥上看着粼粼的湖面,让他的心情稍稍舒缓。

    “皇兄!你也在这玩吗?”

    稚嫩的声音在冷凌洄身后响起,冷凌洄狠狠转身,一副恨不得吃了冷凌泽的模样。

    冷凌泽却是浑然不知,反是走到了冷凌洄身边,讨好的笑道:“皇兄怎么没有在前面吃席呀,今天不是九姐姐出嫁吗?”

    冷凌洄的双拳握的更紧了,冷凌泽仿佛很喜欢冷凌洄一般,非要往他的身边贴,他从怀里取出了一个黄玉扳指,献宝一样的给冷凌洄看。

    “十哥,你看这个扳指好不好看?这是父皇给我的,他夸我棋下得好,便给了我这个!就是太大了,我用不了……”

    冷凌洄一把抢过,眼中满是妒忌,这的确是父皇的东西,他居然舍得把这黄玉扳指赏给一个傻子?

    父皇虽然给过他不少东西,但还从未赏过他贴身之物,父皇对一个傻子居然比对他都好。

    冷凌泽也不抢,他看见了冷凌洄腰间的玉佩,握在手里抚弄着,“这块玉佩真好看,这是不是父皇给你的啊!

    我以前以为父皇很凶呢,实际上他很好的啊,他教我下棋画画,还给我讲历史故事,我有爱吃的父皇也都给我!皇兄,你说父皇是不是很喜欢我啊!”

    冷凌洄眸色越发的冷了,他看着低头玩弄玉佩的冷凌泽,眼中闪过杀意。

    这些疼爱以前都是他和母妃的,如今却被宸妃那个贱人还有这个傻子抢走了。

    宸妃还想扶这个傻子上位,若是这个傻子死了,她还拿什么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