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九章 第二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九章 第二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怎么可能?父皇怎么会不见我?”冷凌洄慌了手脚,父皇从未如此对待过他!

    “奴才怎么敢欺骗殿下呢,陛下的确不愿见您啊……”韦喜德面露忧色,语气却很平缓。

    “殿下,您可是要为九公主求情,老奴还是劝您一句,别去惹陛下的晦气了,这次陛下是真的生气了!”

    “九姐明明是被人陷害的,父皇怎么能狠心将九姐推入火坑?”冷凌洄终究还是年岁小,忿忿不平的开口道。

    “哎呦!殿下可不能这般说啊,若是让陛下听到,只怕连您也会被牵累啊……”

    韦喜德一副着急担忧的模样,冷凌洄听了之后却是更生气了,“事实如此难道还不许人说了?分明是那女人算计,不但害了九姐,还夺了我母妃的大权……”

    韦喜德低头冷笑,这冷凌洄终究还是太嫩了,若是没有湘妃为他谋划,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这时冷凌泽从殿内走了出来,秋宇跟在他身后,手里还提着食盒。

    他看见冷凌洄便咧嘴笑了笑,走到冷凌洄身边,小心的讨好道:“皇兄你也来了,你也是来和父皇下棋的吗?父皇可厉害了,我以前只能下十子,今天却能下二十子了!

    父皇还夸我来着,说我有进步,还给我拿回了一堆的好吃的!”

    冷凌泽说完拿起了秋宇手中的食盒,递到冷凌洄面前,欢喜的笑道:“皇兄你也吃!”

    冷凌洄紧握着双拳,嫌恶的避开。

    以前都是他陪着父皇下棋,父皇有什么好东西也都会想着他,如今他却是宁愿陪一个傻子,也不愿见自己!

    “走开!我不要!”

    冷凌泽却仿佛看不懂人的脸色,仍旧执意将食盒送到冷凌洄面前,冷凌洄失了耐心,抬手便打在冷凌泽的手臂上。

    冷凌泽被打痛了,手中的食盒摔落在地上,里面的糕点全都碎了。

    冷凌泽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狼藉,突然便哭了起来,“我的点心,我的点心啊……”

    他蹲在地上,试图想要将脏了的糕点捡起来,韦喜德连忙拉住冷凌泽,劝道:“殿下,这些都脏了不能吃了,您快起来!”

    “我不!这些我还都没吃呢,我要吃!”冷凌泽不肯起来,执意要去捡地上的吃食。

    秋宇在后面看的有些愣了,十一殿下平时也没这般模样过呀!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将殿下拉起来啊!”韦喜德尖着嗓子冲着秋宇喊道,秋宇这才回过神来。

    众人拉扯时,宸妃远远走来,看到这里的情景,眉头不由一皱,“这是干什么呢?”

    众人连忙给宸妃请安,韦喜德开口回道:“十殿下与十一殿下闹着玩呢,不小心把十一殿下的食盒碰倒了……”

    宸妃心里清明,冷凌洄如今哪里有心情与冷凌泽玩闹,想必是将气撒在了冷凌泽的身上。

    “九公主快出嫁了,十殿下若是无事还是多陪陪九公主吧,毕竟以后你们姐弟相见的机会就少了!”

    冷凌洄不敢和宸妃叫板,只瞪了冷凌泽一眼,便怒气冲冲的扬长而去。

    宸妃看着满脸泪痕的冷凌泽,嘴角不禁微微抽搐,若不是云曦与她交了底,她还真看不出这冷凌泽是装的!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机,以后也定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送十一殿下回去吧,若是扰了陛下,你们可就麻烦大了!”宸妃冷冷说了一句,抬步走向了殿内。

    韦喜德安慰了两句,命秋宇将让冷凌泽带了回去,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韦喜德勾唇笑了笑。

    冷凌洄不算太聪明,如今湘妃失势,只怕他以后更是举步维艰了,想必宸妃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定会趁机打压!

    可随即韦喜德又有些担忧,冷凌洄相对还好处理,至于那位心机深沉的太子殿下,就连他也看不透啊!

    韦喜德进殿伺候,发现宸妃果然在趁机告状,“十殿下以前看起来也是稳重有礼的,今日怎么发起了脾气,竟然把十一殿下都惹哭了!”

    “还有这样的事?”楚帝皱起了眉,抬头看着韦喜德道:“到底怎么回事?”

    韦喜德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楚帝气得直拍桌子,“他这哪里是在与凌泽生气,他分明是在怨怪朕!”

    楚帝气得咳了起来,宸妃连忙轻抚着楚帝的后背,“陛下怎么又动怒了!孩子不都这样吗,谁都想要父亲母亲的宠爱,一时失态也是正常……”

    “朕对他们九分好时,他们想要十分好,若是给了他们八分,他们便要一个个的怨怪朕!

    倒是都不如凌泽宽厚,哪怕朕只给他一个果子,他也知道感激父亲的恩德!”

    宸妃一边劝着,一边感叹冷凌泽的手腕,居然在这么快的时间里就得到了楚帝的喜欢,还真是厉害。

    “你再去御膳房备些精致的点心给凌泽送去!凌洄这是越发过分了,好好的孩子都让湘妃教坏了!”

    韦喜德领命立刻去办,楚帝如今越喜欢冷凌泽对他的计划才越好,可他自然想不到,在他一步步算计利用冷凌泽时,却成了冷凌泽手中的棋子。

    宸妃给楚帝斟了一杯茶,最近她一直在想着云曦的那番话。

    如今楚帝只有三个皇子,不管是冷凌衍还是冷凌洄都视他们为死敌,也许冷凌泽真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她走到楚帝身后,为楚帝轻柔的捏着肩膀,“陛下,臣妾有一个想法……”

    “呦!你也学会客气,居然自称”臣妾“?”楚帝闭目享受,还不忘笑话宸妃。

    宸妃佯怒掐了楚帝一把,开口说道:“臣妾觉十一殿下是个好孩子,只可惜生母早逝,不然定然要比现在聪慧识礼。

    我身边只有清落一个女儿,她又自小长在太后娘娘身边,如今对我虽也算是孝顺,却从不依赖,我这心里始终觉得遗憾。”

    楚帝拍了拍宸妃的手,轻叹了一声,“是朕不对,苦了你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还提他做什么?只是我今日看到十一殿下那般小心的讨好十殿下,结果反是被十殿下欺负的痛哭起来,我也是个做娘的人,这心里总觉得难受。

    没有生母撑腰的孩子,在这宫里就如同浮萍,无依无靠,虽然陛下对十一殿下很是照拂,可您这日理万机的哪里能一直分心照顾一个孩子!”

    楚帝想了想,也赞同宸妃的说法,都说母以子贵,其实何尝不是子凭母贵!

    “陛下,所以我想将十殿下养在名下……”

    “什么?你要养着凌泽?”楚帝按住了宸妃的手,诧异的回头看着宸妃。

    宸妃走到楚帝身边,叹了一口气,眉目柔和又带着怜惜,“清落与谁都不甚亲近,我却发现她对十一殿下反是很好。

    十一殿下虽说与常人有异,但心思纯真,率真可爱,我心里也十分怜惜。

    以前我是没这般想过的,可今日看着他哭的满脸是泪的模样,我便想着,若他是我的孩子,我定然不让他被人欺辱!”

    宸妃见楚帝不说话,便垂眸低语道:“若十一殿下是个正常的孩子,我是绝不会有这般的想法的。

    可他只是一个心智不全的孩子,即便我抚育他,想来也不会影响朝中局势吧……”

    宸妃语气落寞,楚帝闻此连忙说道:“你多虑了,我可没想这么多!若他是个正常孩子,我早就将他养在你名下了,可他毕竟……”

    “陛下!我反是觉得十一殿下这样很好,我一贯喜欢直率单纯的人,清落小时候我没能亲自照料,若是可以照顾十一殿下,倒也算是弥补了我之前的遗憾。”

    宸妃可不相信楚帝的说辞,这后宫的大权他一开始都不放心给她,若冷凌泽是个正常的皇子,他更不可能同意。

    就算两人现在海誓山盟,可十年前的事情他们都不可能放下,只不过是一致不提罢了!

    “可你现在本就在打理后宫之事,若是还要照顾一个孩子,朕怕累到你啊……”

    楚帝关切的说道,宸妃却是想也不想的说道:“那陛下便让其他姐妹代理六宫吧,相比与内务府那些人周旋,我反是乐得照顾一个讨喜的孩子!”

    听宸妃这般说了,楚帝扬唇笑了笑,开口道:“你可别想偷懒,我可不放心将事情交给别人,我这一天天的已经够辛苦了,若是后宫再不安静,我真是要累死了!

    既然你不嫌麻烦,那便是凌泽的福气,改日我便下旨,将凌泽养在你名下,这样也免得宫里再有人轻视他!”

    宸妃微微一笑福礼谢恩,楚帝也觉得这样很好,清落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届时宸妃也有个寄托。

    有宸妃照顾,冷凌泽也不会再被人欺负,就算他是个好孩子,可他日后也注定无甚出息,若是没人护着,只怕下人们都敢轻视他。

    等楚帝写好了旨意,命韦喜德传旨时,韦喜德整个人都愣了,捧着圣旨不会动弹。

    “陛下,宸妃娘娘怎么会愿意照顾十一殿下?”见楚帝瞥了他一眼,韦喜德连忙解释道:“娘娘每日已经很繁忙了,而且十一殿下也不是稚龄孩童,会不会不方便啊!”

    宫里的妃子若是自己没有儿子,的确会抱养低位宫嫔的孩子,但那也都是抱养不懂事的小孩,冷凌泽毕竟已经十三岁了!

    “凌泽虽是年岁不小了,但和小孩有什么区别?宸妃是看见有人欺负凌泽,心中不忍,在想着要照顾他,如此也好!”

    楚帝看着奏章莫不在意的说道,韦喜德却是深深的蹙起了眉。

    这样一来他再想接近冷凌泽就难了,而且若是宸妃也有着和他一样的念头,他这一番努力岂不就白费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

    韦喜德不敢耽误,连忙去宣旨了。

    孙嬷嬷几人听了都十分高兴,冷凌泽认了宸妃为母妃,这身份要高贵不少。

    而且有宸妃的庇佑,看宫里的哪个人还敢为难他?

    孙嬷嬷按着冷凌泽欢天喜地领旨,冷凌泽伏在地上,脸上一片震惊之色。

    这是怎么回事?宸妃为什么要突然养一个痴傻皇子?

    难道是阿姐?

    冷凌泽越想越觉得可能,宸妃是冷凌澈的姨母,一定是阿姐怕自己在宫里孤立无援,这才帮他求了一个庇护!

    冷凌泽无奈的勾起了嘴角,果然,不管过了多久他在阿姐心中都是个孩子,她总是会想尽办法来保护他。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的身份提了上去,这对于夺嫡也是个极其重要的事情!

    孙嬷嬷拉着樱桃几人去收拾东西,韦喜德将冷凌澈拉至一边,眼神锐利的盯着冷凌泽,“你喜欢让宸妃做你的母妃吗?你喜欢以后有人日日管着你?甚至不允许你玩乐吗?”

    冷凌泽心中冷笑,却是委屈的摇着头,韦喜德见此一笑,附耳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