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八章 身份(第一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八章 身份(第一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怔然的看着面前的少年,这个她看着长大的最熟悉不过的孩子,此时却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在她的心中他一直都是那个会软软的扑向她,会拉着她的衣袖撒娇的喊着“阿姐”的男孩子。

    可此时他眸色坚定,眉宇间稚气尽褪,全然不再是那个因她离开而嚎啕大哭的孩子了。

    “泽儿,你……”

    冷凌泽蹲下身子仰望着云曦,他的双眸明亮璀璨,眼中似乎洒了星辉。

    他握着云曦的手,面含微笑,一字一顿道:“阿姐,相信我好吗?给我一次保护你们的机会,这一次泽儿绝不会让你们失望!”

    其实云曦想告诉他,不管他什么样子,她都不会失望,因为在她心里他就是世上最好的弟弟。

    可看着他那双坚决自信的眼睛,云曦将这些话压回了心底,终是点了点头。

    她想不出理由来否决他,他长大了,她不能因为自私而拴住他的脚,让他无法振翅高飞。

    “可你也要答应我,不管你做什么,都一定要小心谨慎,还有那冷凌衍,你绝对不要去招惹他,此人心狠手辣,现在的你还无法与之为敌!”

    冷凌衍为了自己都敢行刺君王,这样偏执的人太过危险!

    “你放心吧阿姐,我知道该怎么做。阿姐,这里毕竟是楚宫,我现在是楚国的皇子,不再是你的亲弟弟。

    所以你不要对我太好,也不要事事护着我,免得有人误会了你!”

    这件事才是他最头疼的事,他们明明是亲姐弟,可现在他们成了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若是阿姐对他太好,那些居心叵测之人还不指定要如何构陷阿姐!

    云曦点了点头,泽儿的成长让她欢喜也让她忧愁,即便到了楚国,他们还是逃不掉夺嫡的命运,或许这便是宿命吧!

    姐弟两人还有千言万语要说,可为了不让人起疑,两人只好藏起了心事。

    云曦神色恍惚的离开了冷凌泽的寝殿,冷凌逸小心翼翼的迈进殿中,试探着问道:“你们说了什么啊?你们两个的眼睛怎么都红红的?”

    一块花生酥的威力真的这么大?

    冷凌泽瞥了冷凌逸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吃你的花生酥吧!多事!”

    冷凌逸挠了挠头,心中暗叹,果然是因为花生酥啊……

    ……

    云曦的头脑里还乱糟糟,泽儿的想法她不是不明白,可夺嫡一事哪有那么简单。

    冷凌衍和冷凌洄都有自己的势力,朝中哪里有人会关注一个痴傻的皇子。

    就算他可以找个时机“恢复清明”,冷凌泽的出身只怕也一样遭人诟病。

    云曦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向后宫走去。

    宸妃正在殿内交代着内务府众人各项事,冷清菲即将出嫁,而且年关将至,宫里的琐事也越发的多了。

    听闻云曦求见,宸妃一愣,随即遣散了众人,请云曦进殿说话。

    “你倒是稀客,这好像是你第一次来我这吧?”

    往日里众人都在德彰宫,云曦的确没来过宸妃的寝宫。

    宸妃的寝宫只有两个字形容,那便是“奢靡”!

    殿内幽香入鼻,却不见香炉,这香气是从宫殿的墙壁里渗出来的。

    白玉为砖,黄金为梁,处处都透着皇家的奢华和富贵。

    宸妃让人上了茶,茶香扑鼻,云曦开口问道:“这可是君山银针?”

    宸妃抿嘴一笑,点头道:“还是你识货,清落那丫头喝什么都像喝白水一般。

    她来我这,我可从不给她沏好茶,反正也是浪费。这君山银针今年的收成不好,总共才上供了二斤,一斤送到了德彰宫,剩下的就都在我这了!”

    楚帝对宸妃的宠爱是真的,就单看这宫里的装饰,简直比皇后的宫殿还要华丽。

    “男人大多都有一个毛病,给你一堆金银之物,便觉得他对你的爱情比金坚!

    年轻时我也会被这些迷晕了双眼,现在想想真是有够可笑的!”宸妃抿了一口茶,眼中却只有冷笑和嫌恶。

    云曦垂下了眸子,她明白宸妃的心情,换做是她,楚帝下令杀了她所有的家人,就算现在将整个国库都给她又能弥补什么呢?

    “姨母,云曦来是有一件事想求您!”

    宸妃挑了一下眉,一时竟觉得好笑,“哦?这倒是新鲜,有什么是我那外甥做不了的,居然还得让你求到我这?

    难道是那小子惹你生气了,你想我教训他一番?”

    云曦却是神色端正,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宸妃道:“我希望姨母能够将十一殿下养在名下!”

    “什么?”宸妃一时错愕不已,惊讶的看着云曦,见她神色凝重,不似玩笑。

    “云曦,你怎么会突然有这个念头?”宸妃如何也猜不到云曦今日前来的目的竟是这个,不免觉得震惊。

    “姨母,其实……其实十一殿下他并不痴傻,或者应该说他自从上次从假山摔落之后,便恢复了正常。

    清落的事也都是靠他化险为夷,凌逸单纯胆小,根本就想不出那般完整的计划!”

    云曦的说辞一个比一个让宸妃震惊,她一时有些难以消化,“你说冷凌泽他不仅很正常,还很聪明?”

    云曦点了点头,宸妃蹙眉问道:“既然他早就恢复了正常,为何还要隐藏?”

    “他能在宫里安然长大,无不是因为没人会忌惮一个痴儿,也不会有人想要利用他。”

    宸妃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个被她们看作是痴儿的孩子倒是聪明的很,还知道养精蓄锐隐忍筹谋。

    “云曦,我知道你一向很关照十一殿下,他救了清落,我也很感激,可是我不能因为这些便来认抚育一个孩子。

    他是个皇子,他这般隐忍难道不是因为他也在觊觎皇位吗?皇权的争夺太可怕了,就算我们扶他上位,日后他也未必感激!”

    想当初玉家上下尽心辅佐楚帝,可最后不也是一样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她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不会的姨母!他不会的!”

    云曦斩钉截铁的说道,宸妃却是慈爱的看着云曦,拍着她的手道:“我当年也是这般相信陛下,可结果又如何呢?

    云曦,你也是宫里出来,别人不知道,难道还会不知道那个皇位的诱惑力吗?不论是谁坐上,他都会变!”

    云曦承认宸妃的观点,她也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可是这个人是她的弟弟啊,就算他也会变,可他们之前的感情是永远不会变的!

    看着宸妃坚决的模样,云曦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宸妃道:“姨母,其实他是我的弟弟……”

    云曦将冷凌泽生母的身份告诉给了宸妃,毕竟借尸还魂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她要是说了只怕宸妃会以为她疯了。

    云曦与宸妃聊了许久,将金陵的局势与宸妃分析了一番,更是竭力为冷凌泽保证。

    宸妃答应说自己会考虑的,云曦这才离开。

    虽然泽儿一再说要靠自己的力量,可他必须要有一个足以匹及的身份,至少届时众臣不会再有说辞。

    当冷凌澈听闻此事后,也震惊不小,没想到世间竟真有如此奇妙之事。

    可看着云曦那欣喜的模样,他也眉眼弯弯,上天终究没有太过亏待他们姐弟。

    “夫君,泽儿经此变故变化真的太大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想得到楚国的皇位!”云曦靠在冷凌澈的怀里感叹道,心中喜忧参半,既欣喜他的成长,又担忧他的处境。

    “他终究是个皇子,生来便是要如此的!不过这样也好,谁都没有他更适合做这个皇帝……”谁都会变,可就算云泽也变成了一个冷血的帝王,但是他对云曦是不会变的。

    “可我很担心,冷凌衍不可小觑,若是有朝一日他意识到泽儿是个威胁……”

    冷凌澈浅笑一声,伸手刮着云曦精致的鼻梁,“冷凌衍是对手是我,而不是泽儿,我会让他如愿坐上帝王之位的!”

    其实这样也好,若是云泽做了夏国的皇帝,届时三国开战反是麻烦,如此倒是无后顾之忧了!

    “嗯!”

    云曦笑着将冷凌澈环的更紧,她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她曾觉得上天对她太过残忍,如今却又瞬间觉得她拥有了一切。

    她的泽儿没有离开她,他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云曦笑得绚烂欢喜,虽然这些日子以来她没有再黯然神伤过,却也从没有这般笑过。

    而他心中的欢喜并不比她少上一分!

    冷凌澈突然俯身将云曦压在身下,云曦眨着双眼望着眼前的俊颜,眼中那藏不住的喜悦和一丝淡淡的惊讶在此时却是如此魅惑。

    冷凌澈轻轻抚摸着云曦的脸颊,他现在很想破坏她眼中的喜悦,让她的眼中只能倒映着他一个人的身影。

    宽大的裙摆被人撩起,云曦立刻按住那只向上游走的手,终是忍不住低声喝道:“你做什么?”

    “软榻红被,孤男寡女,曦儿觉得我要做什么?”

    “不……不行……天还没黑呢,我们怎么能?”云曦红着脸推拒着冷凌澈,晚膳还没用,若是被门外的丫头们知道,真是丢死人了!

    “你我是名正言顺的夫妻,谁管得了我们何时恩爱?”冷凌澈哪里会放过到嘴的美味,即便云曦推拒,他还是三两下便脱尽了云曦身上的衣裙。

    “曦儿,我喜欢女儿,我们再要个女儿好不好?”

    冷凌澈细细碎碎的吻落在了云曦的脸颊身上,云曦的身体渐渐化作了柔水,只揽着冷凌澈的脖颈,娇媚的应了一声,“嗯……好……”

    ……

    年关将至,冷清菲的婚事也越发的近了,最近这些日子冷清菲的性子更加暴躁起来,不是打骂宫人,便是寻死觅活,可楚帝听闻之后却是更加的厌烦,只觉得自己看错了人。

    湘妃也是想尽办法的哄楚帝开心,希望楚帝能够回心转意。

    可最近宸妃对楚帝也十分的照顾,不是亲手做羹汤,便是红袖添香,湘妃很难有机会和楚帝独处。

    冷凌洄整日见母亲和姐姐愁云满面,泣泪涟涟,心里也烦闷的很,便背着湘妃准备去求一求楚帝。

    可他刚一到楚帝的书房,便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本宫要见父皇,你们进去通报!”

    以往这些人哪敢直接拦他,如今竟是也敢如此不敬!

    “这不是十殿下嘛?你们还不让开,真是眼瞎了!”韦喜德笑盈盈的走了出来,冷凌洄见此脸色稍暖。

    “殿下先稍等一会儿,陛下和十一殿下在里面下棋,奴才这就去通报!”

    “冷凌泽?”

    冷凌洄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一个傻子难道还会下棋吗?

    楚帝一向很疼冷凌洄,以前他还没有上朝听政,楚帝对他便十分慈爱,后来他上朝听政,楚帝对他更是尽心培养。

    若是他来求父皇,父皇一定会可怜他们的!

    冷凌洄这般想着,韦喜德却是一脸为难之色的走了出来,“殿下还是回去吧,陛下不愿见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