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六章 破绽(第一更)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六章 破绽(第一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团团会喊“娘”之后,团团就越发的忙了,每个人看见团团都非要教他说两句话不可。

    可是团团却是金口紧闭,一个字都不肯说,只每日鼓捣着自己手里的东西,你若是说的多了,团团便会利落的翻身,用屁股对着人,以此来表达自己的不喜欢。

    冷凌澈也想让团团叫他父亲,但是团团每次只是看着他傻笑,还会咧嘴流口水,偏偏一个字都不说。

    “两个字对团团来说有些太难了,一个字或许会好些,不如你教团团喊”爹“怎么样?”

    可冷凌澈却是想也不想的就回绝了云曦的提议,他不喜欢“爹”这个称呼,听起来一点都不严肃。

    冷凌逸晃着一个拨浪鼓哄着团团,但是团团很快就移情别恋了,手脚并用的爬到别处,抱着手里的布老虎就啃了起来。

    冷凌逸看着团团那圆润的屁股,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二嫂,团团长得真好玩,就像一个肉团子,屁股比别人脸上的皮肤都好……”

    云曦:“……”

    “世子妃,刚才门外小厮递来了一张拜帖!”

    云曦接过一看,不禁一愣,将手中的拜帖给了冷凌澈。

    冷凌澈挑了挑眉,“司辰?原来是他……”

    “司辰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呢?”冷凌逸感到好奇,觉得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想必司辰已经安顿好了静姨,我在这看着团团就好,你快去见司辰吧!”

    冷凌澈笑意浓了几分,若是云曦迫不及待的见司辰他才是要怒了呢!

    云曦倒是没想着避嫌什么的,只是冷凌澈和司辰讨论的事她也插不上话,她能守住这个小家,但是外面的局势只能交给冷凌澈了。

    书房大门紧闭,没人知道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半晌之后司辰才要起身告辞,中途却是又止住了脚步,似是有话难以开口。

    冷凌澈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眉宇间似有不悦,“云曦现在很好,你不必担心……”

    “不是……我知道她很好,有你在她自然不会有事,我想问的是七公主她还好吗?”司辰有些扭捏,或许是因为他知道云曦在冷凌澈身边绝不会有事,所以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想的竟是七公主冷清落!

    冷凌澈有些惊讶的看了司辰一眼,随即想起了什么,才轻轻淡淡的开口道:“还算好吧……”

    这个回答让司辰有些茫然,什么叫还算好吧?

    不过他也习惯了冷凌澈的态度,便开口道:“我这次是带着弟弟一同来的,我在玉井胡同租了个宅子,世子若是有事需要可以尽管来找我!”

    “日后只怕还少不了麻烦你……”冷凌澈也不客气,点头应道。

    冷凌澈那纤长的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这金陵只怕很快就要乱起来了,有司辰在也好……

    ……

    宫里湘妃被夺权,九公主又被楚帝指给了一个寒门书生,而且婚事就在年前举行,看起来似乎很是匆忙。

    众人只知道是湘妃母女惹怒了楚帝,具体发生了什么还并不清楚。

    宸妃本就独得圣宠,如今又得了后宫的大权,一时更是炙手可热。

    湘妃失势对冷凌洄一派的确有些不妥,但前朝之上众人对宸妃的态度却没什么变化。

    即便宸妃得势,可她一日没有皇子傍身,便一日掀不起大的风浪。

    冷凌洄显得沉默了许多,楚帝近日对他也十分冷淡。

    冷凌衍侧眸看了冷凌洄一眼,谁让他有个愚蠢的母亲,偏偏要去招惹宸妃那个女人。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冷凌洄就此败了,那个计划便也可暂时搁置。

    冷清菲整日将自己关在宫里,不是嚎啕大哭,便是乱砸东西泄愤。

    湘妃看着的心疼,她求了楚帝多次,可楚帝这次却是铁了心,说什么都不肯收回命令。

    冷清菲是她的宝贝,她怎么忍心让她嫁给一个寒门书生呢?

    “菲儿别哭了,快吃些东西吧……”

    “我不吃!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死了算了!我会被所有人嘲笑,我堂堂九公主居然嫁给了一个贫贱之人,甚至还没有冷清萱嫁得好,我以后还如何嫁人啊?”

    冷清菲一直是宫里最得宠的公主,她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的最好,谁知她竟落得如此地步!

    “菲儿,虽然他是个寒门学子,可听闻他学识很好,若是他能一举高中,并不比那些空有富贵头衔的公子哥差。

    而且有母妃为你筹谋,你的日子是绝对不会辛苦的!”湘妃苦口婆心的劝道,她就算再怎么不愿也无法违抗皇命啊!

    冷清菲不但没有冷静下来,反是因为湘妃这一番话变得激动起来,“母妃,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子吗?你和我说这些话不过就是为了不让我再闹下去,免得我惹怒了父皇对不对?

    你心里只有十弟,你担心让惹得父皇不快,他会迁怒十弟,会影响他的前程对不对?所以你便舍弃了我,还说这些谎话诳我!”

    湘妃气得想伸手去打冷清菲,可看着冷清菲那张满是眼泪的小脸,又心疼不已。

    “这里怎么如此热闹?哎呦,九公主怎么哭了,这好日子将近,你应该高兴才对吧!”

    宸妃穿着一身金色绣芙蓉撒花的华丽宫装,发髻左右各插着一支牡丹点翠金步摇,看起来华美无双,使得整个殿内都亮了起来。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你给我离开!”湘妃恨不得上前撕了宸妃,看着她脸上那不怀好意的笑便更是怒火中烧。

    “湘妃的火气怎么这么大,没事多喝些菊花茶,清热解毒,明目静心!

    我这也是好心,毕竟是我在代理六宫,虽然我很讨厌这些琐事,但是九公主的婚事我还是要尽心操办才是。

    九公主喜欢什么尽管与我说,下午我便派人来给九公主量身形,毕竟婚期紧张,这嫁衣还是要尽快做才行!”

    宸妃的手里拿着一条挑金丝的帕子,以帕掩唇,眉目含笑,似在真心的为此事感到开心一般。

    冷清菲更加沉默了,只低着头任由眼泪一颗颗的落在被子上。

    湘妃咬着牙,冷冷说道:“你今日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风凉话吗?”

    “不错!”

    宸妃收敛了脸上的笑,她身量修长,要比湘妃高出半个头来,此时居高临下的逼视着湘妃,竟让湘妃生出了怯意。

    “你争宠我不在乎!你不敬我我也不在乎!可你们不该将手伸向我的落儿,既然你们触了我的逆鳞,就别想好过!”

    “你……你……”

    她们平日里都是背后动刀子,可宸妃是真的嚣张跋扈,从年轻时便是如此,如今她比以前更多了一分狠毒。

    “还记得曹婉仪吗?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凄惨吗?就是因为她将念头动在了我的清落身上!”宸妃向前一步,伸手捏住了湘妃的下颌。

    “我不是曾经的玉婉和了,以前的玉婉和空有一副霸道的外表,实则却是外强中干。

    你心疼了是吗,那你可想过若是清落被你们算计,我的心情又会如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要斩草除根!”

    宸妃狠狠一推,将湘妃推倒在地,在湘妃惊恐的注视下,冷冷笑道:“你让九公主安心待嫁吧,若是她不满意这桩婚事,我会亲自为她挑一个更好的!”

    宸妃冷笑着大步离开,一想到那天的场景,她的身体还会不住的冰冷,若是那日没有冷凌泽两人在,清落她……

    宸妃摇了摇头,不敢再想,转身吩咐身后的婢女道:“你们再去准备些好东西,一会儿本宫要给十一殿下和七公子送去……”

    即便她已经送了很多的礼物,可是他们救得是清落的命,这份恩情她会始终记得!

    冷清落也知道了那日的事情,想一想便觉得后怕,心里对冷凌泽两人也是充满了感激,最近几日总会带着吃的去看他们,而冷凌泽对此却是十分厌烦。

    在冷凌逸面前他不用再装疯卖傻,可这冷清落每天都来,着实烦死了,早知道那天就不管她了!

    其实冷清落也挺惨的,那天被他们从窗子推了出去,身上都摔青了,好在她没有娇滴滴的毛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冷凌逸挺喜欢七公主的,其实任何一个温和的人他都喜欢。

    冷清落没有架子,又一向没大没小,与冷凌逸也聊得十分热络。

    聊着聊着,冷凌逸突然开口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叫司辰的人,我觉得这名字挺耳熟的,可是又想不起来……”

    “你说谁?司辰?你怎么会问起他?难道他来了金陵?”冷清落“唰”的一下站起了身子,抓着冷凌逸的肩膀急迫的问道。

    冷凌逸被晃得头都晕了,只得回答道:“只有一个叫司辰的人来找二哥,但是我没见到他啊……”

    冷清落却是不等冷凌逸说完,提着裙子便向宫门跑去!

    “哎!”

    冷凌逸见冷清落已经跑远了,不由疑惑问道:“七公主怎么这么激动?”

    转头看见冷凌泽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怎么推他也没有反应,冷凌逸更是好奇了,这个司辰到底是谁来着,为什么他们一听见司辰的名字都这么激动?

    冷凌泽眸光微闪,司辰大哥竟然来了金陵,难道他也不愿再留在夏国了?

    若是司辰大哥能帮他,他还真是多了一个好帮手。

    最近湘妃被打压的颇狠,若是他能趁机拉下他们,他是不是就有一席之地了?

    冷凌泽回了宫里还在一直想着这些事,看着在他书房伺候的秋宇,冷凌泽心中暗叹。

    最近他更加的小心了,便是吃菜都不敢挑食,生怕让秋宇看出他的喜好。

    秋宇摆好了饭菜,冷凌泽一向不用人伺候,他便要转身离开。

    他本想问问冷凌泽想不想喝汤,转头看见冷凌泽正闭目靠在椅背上,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橘色的烛光打在冷凌泽脸上,让秋宇有一瞬的恍惚。

    想当初太子也有这样的习惯,一有烦心事便靠着椅背闭目深思,有时候这么一待便是一个时辰。

    烛光有些模糊了冷凌泽的容颜,让秋宇觉得这人便是太子殿下,他向前挪动了一步,冷凌泽却倏然睁开了眼睛。

    他见秋宇看着自己,便歪着头茫然的问道:“还有什么事吗?你也要吃吗?”

    秋宇摇了摇头,连忙退下,心里也觉得自己的想法甚是荒谬。

    冷凌泽没有在意,更不知道刚才他无心的动作让秋宇心中一惊。

    秋宇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里给提笔给云曦写信,汇报了一下冷凌泽的日常,想了想又加了一笔,“今日偶见十一殿下紧靠椅背,闭目沉思,竟恍若太子殿下在世。十一殿下一切安好,世子妃勿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