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一章 有难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一章 有难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秋收宴当日,四品以上的大臣极其家眷皆入宫赴宴,秋收宴与普通宫宴不同,君臣所食皆为粗粮,菜食多为绿色的蔬菜。

    云曦瞥了一眼桌上的菜式,虽说是青菜,但那青菜是用小火熬了一夜的鸡汤做出来的。

    那蘑菇看起来虽是不出彩,可里面却是夹着鱼虾的肉羹,所谓的从简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

    舞姬穿着金色的纱裙,裙上闪着细碎的亮片,象征着秋日的丰收富足,楚帝看的饶有兴致,众臣也都其乐融融。

    男子喜欢看歌舞,女子的注意自是不放在这上,年轻的女子都趁机偷偷打量对面的公子,时而看的脸色绯红,时而羞涩的低下了头。

    夫人们也不闲着,她们那一双锐利的眼睛也都似有若无的瞄着男宾席,为自己的女儿挑选着如意郎君。

    冷清菲抿了一口清酒,笑望着冷清落,声音甜腻亲近,“七姐姐,你有没有心意的公子呀,皇祖母可是很惦记你的婚事呢!”

    那些夫人的耳朵极其敏锐,立刻竖耳听了起来,特别是那些儿子还未娶亲的。

    七公主自幼养在殷太后身边,所受的宠爱是其他皇子都没法相比的。

    如今宸妃复宠,那圣宠是宫里的独一份,若是娶了七公主,岂不是找了一个极好的靠山?

    冷清落本是在喝着小酒听着小曲,一派自在作风,听到冷清菲的话,才转过头冷着脸说道:“与你有什么关系?喝你的酒得了!”

    说完冷清落便仰头将酒饮尽,虽然楚国好酒,楚国的女子也可饮酒,但是像冷清落喝的这般豪迈的却也在少数。

    有些夫人暗自琢磨起来,这七公主的身份模样是不错,就是这性子看起来有些骄纵啊……

    云曦贴近冷清落,小声开口道:“就算你酒量好,也没有这般饮酒的道理,少喝些吧……”

    冷清落满嘴答应着,却是十分贪这杯中之物,总是趁着云曦不注意偷偷的喝。

    云曦见此也懒得理会她,只目视前方,欣赏起歌舞来。

    “你们瞧,那个坐在十皇子身边的人是谁啊?以前怎么没见过呢?”

    “真的呢,这般俊秀的少年以前怎么从未看过?”

    “你们真是孤陋寡闻,那是十一殿下啊,听闻陛下最近很疼他的,便特许他来参加宫宴了!”

    一些年轻的女孩子在云曦她们身后咬耳朵,冷凌泽因为心智问题,以前从未参见过宫宴,众人自是没见过。

    “没想到这十一殿下长得竟然如此清秀,只怕成年后模样更是出众,只可惜……”

    众女好一番怜惜,就算他长得比冷凌澈殷钰更出色,以他的心智也不会有人愿意嫁给他!

    这些话云曦都听到了,她抬头看着对面那低头坐着的少年,心中有些伤感。

    她之前一直觉得冷凌泽这般也好,不会被卷入夺嫡之争,可以一辈子活的单纯开心,他现在是个孩子,这样的确没什么,可等他成年之后呢?

    为何她的母亲和姨母都这般命苦,泽儿早早去了,冷凌泽又心智不全……

    而此时在众人眼中看起来局促不安的冷凌泽正在暗暗琢磨着自己的谋划,如今冷凌衍和冷凌洄算是势均力敌,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奋起直追也无甚效果。

    若是其中一人现了败势,他也能谋得一线生机!

    “殿下在想些什么,可是这些饭菜不合口味?”

    温润如兰的声音传来,冷凌泽下意识打了一个寒颤,侧眸看了一眼浅笑的冷凌澈,小声的嘟囔道:“我不饿……不想吃……”

    冷凌澈勾唇笑笑,不再说话,如水般淡漠的眸中划过一丝凌厉。

    酒过三巡,湘妃见楚帝兴致正浓,便浅笑嫣然的说道:“陛下,今日是秋收宴,外面又是秋色正浓,天高云淡,何不趁此机会君臣同乐?”

    “哦?湘妃可是有什么建议?”

    楚帝饶有兴致的问道,今年楚国丰收,粮库收了不少新粮,粮食充足国家才能兵强马壮,楚帝自是开心。

    “臣妾倒是也想不出什么新鲜玩意,只是觉得单单饮酒有些无趣,不如便以”秋“字为令玩一个行酒令。

    但是每句诗都要有丰收喜庆之意,切不能伤春悲秋影响了氛围。

    若是诗做的好,陛下便要重赏,谁若是对不出来,便要自罚一杯,如何?”

    “好!这个主意不错,朕正好也看看这些年轻人们的学识,谁对得好,朕必定重赏!”楚帝爽朗笑道,面色比往日红润了不少。

    湘妃看了冷凌洄一眼,冷凌洄笑着点了点头,他早已做好了准备,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让父皇高看的机会。

    楚帝正说笑着,无意间瞥到默默坐在一边的冷凌泽,冷凌衍和冷凌洄都有官员奉承,却只有冷凌逸一人会偶尔与冷凌泽说两句话。

    楚帝对这个孩子也是有些怜悯,想到冷凌泽只怕对不出行酒令来,便开口道:“凌泽,你们刚刚入学国子监,学业不可荒废,如今也玩够了,快回去准备功课!”

    冷凌泽自然明白楚帝的意思,却只做出一副懵懂乖巧的样子,听话的点了点头,冷凌逸也连忙起身跟上。

    云曦觉得有些诧异,以前楚帝对冷凌泽是不闻不问,没想到如今竟是会细心的为他考虑。

    楚帝先说了一令,众人好一番捧场,直说这绝对堪称千古绝句。

    楚帝笑笑,命人击鼓传花,场面一时热闹非凡。

    冷清落喝了几杯酒,觉得殿内有些热,她又一贯最讨厌吟诗作对,觉得太过刻意,心中愈加烦躁。

    云曦见她起身要走,按住她的手腕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去外面吹吹冷风,再说我也不喜欢作诗!”冷清落笑着说道,示意云曦不用担心。

    “我陪你吧……”

    正巧此时那绸花到了云曦的手里,鼓声也戛然而止,湘妃笑着说道:“看来今日可以一见世子妃的文采了!”

    如此云曦自是不好离开,冷清落连忙小声说道:“我就在殿外吹吹风,这宫里我还不熟悉嘛,放心吧!”

    冷清落趁机偷偷溜走,楚帝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到,云曦无法,只得起身作诗。

    冷清落一路跑到了殿外,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冷风,她最讨厌那些小姐无事凑在一起吟诗作对,只觉得矫揉造作,无趣的很。

    会吟诗就一定好吗?金陵才女比比皆是,但有几个是不在意荣华富贵的?

    吸了些冷风,冷清落觉得清醒了一些,便决定去不远处的小花园走走,等行酒令过了她再回去。

    可她刚一转身,正巧有一众宫女捧着酒壶向殿内走去,其中一个宫女正撞在冷清落的身上,托盘的内的两个酒壶全都洒了,冷清落那身蓝色的宫装瞬间染湿了一片。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公主饶命啊!”那小宫女立刻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身子抖若筛糠。

    冷清落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裙,也有些不悦,“你怎么看路的?”

    “公主饶命,是奴婢眼瞎了,奴婢真的不是有意的,求公主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冷清落不是个好性的,但见这小宫女不住的磕头,额头都有些红了,便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起来吧!今日算你运气好,你若是撞上了别的贵人,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冷清落拂袖而去,那小宫女长舒一口气,有一种劫难余生的感觉。

    冷清落觉得自己真是倒霉,还要绕个大个圈子回去换衣裳,倒是不如称病不回去了!

    冷清落这般想着,脚步不由得轻跃了起来,而此时冷凌泽和冷凌逸正在不远处的凉亭里坐着,冷凌逸似乎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冷凌泽则是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他们所在的凉亭是高处,冷凌泽瞥见了冷清落,见她脚步轻快,不禁撇了撇嘴,冷清落一看就像肚子里没墨水的人,定然是害怕出丑,偷偷溜出来的!

    这世上果然只有阿姐一个女人堪称完美!

    “陛下不是说让我们读书吗?我们还是快些回去吧!”冷凌逸就是个乖巧的性子,觉得他们在这里偷懒不好。

    冷凌泽瞥了一眼,不耐烦的说道:“你觉得父皇让我们出来是想让我们读书?”

    “对呀!”

    冷凌逸认真的眨着眼睛,冷凌泽一脸不屑,翻了一个白眼道:“你真是冷凌澈的弟弟?”

    “那是自然!”想了想冷凌逸又补充道:“亲的不能再亲了!”

    “哦……那还真是可悲啊……”

    冷凌泽似笑非笑的说道,冷凌逸没听懂,缠着冷凌泽解释,冷凌泽任由他拉扯也只是笑着不说话,突然他一把捂住了冷凌逸的嘴,拉着冷凌逸蹲了下来。

    冷凌逸虽是觉得奇怪,但还是安安静静的蹲在冷凌泽身边,他顺势望去,只见一个侍卫从前殿方向走来,向南面走去。

    等到侍卫的身影消失,冷凌泽才松开了手,冷凌逸大口的喘着气,不解的问道:“我们为什么要藏起来啊?”

    “再往南就是后宫了……”

    冷凌泽开口说道,冷凌逸也感觉到了不对,虽说后宫也有侍卫巡逻,但都是一队御林军一同巡逻,也有互相监督之意。

    若是哪队里的御林军与宫女有苟合,那整队人都会受到株连,绝不会存在一个侍卫随意行走的情况。

    “他不会是刺客吧?若是刺客要行刺也该去前殿啊,后宫此时也没有身份高贵的人啊……”

    冷凌逸喃喃自语道,冷凌泽却是眸色一凝,拉着冷凌逸便向下跑去,“快走!”

    若是他没猜错,只怕那人要有难了!

    冷凌逸一时没想明白,只得任由冷凌泽拉着他。

    两人一路飞跑,终是见到了那侍卫的身影,两人藏在假山中,看着那个侍卫四周环顾,最终进了一间不起眼的偏殿。

    而这时候便有一个婢女走了出来,坐在门外谨慎的守着。

    冷凌泽抿了抿唇,他在宫里生活了十多年,夏宫当年是多么的热闹,这种把戏他见得多了。

    只是以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只怕还不足以成事,冷凌泽看了一脸小心的冷凌逸一眼,在他耳边说道:“一会儿快跑,但要从北边的小路绕回来找我,记住了吗?”

    还不等冷凌逸回答,冷凌泽便一把将冷凌逸推了出去。

    “谁?”

    这边的响动惊动了守门宫女,冷凌逸来不及多想,撒腿便跑,那宫女不敢大声喊,只得拼命的追赶冷凌逸,以防有人泄露风声。

    趁着宫女离开,冷凌泽偷偷的靠近了偏殿,他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里面没有什么声响。

    冷凌泽攥了攥拳,现在的他本该韬光养晦才对,可那人好像是阿姐很重要的人,若是他无视无辜之人的安危,那他与恶人又有什么区别了?

    想到此处,冷凌泽咬了咬牙,不管了,这次豁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