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十章 父子结仇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十章 父子结仇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帝一愣,看着冷凌泽那满眼的孺慕之情,楚帝的心稍稍软了。

    “你觉得朕对你很好?”

    冷凌泽用力的点头,露出了纯真质然的笑,“父皇给我好吃的,还让人教我读书,对我最好了!”

    楚帝一时感触颇深,如今年纪大了,人便越发的渴望真情。

    他对冷凌泽着实说不上好,这十多年来他根本就从未想过这个儿子,也从未过问过他的处境。

    他对其他的儿子却都充满期待,他何尝没有给他们优渥的生活,给他们最好的先生,可是这些又有几人会记在心里?

    在他们的眼中,他只是一个皇帝,他曾经也是皇子,自然明白每一个皇子心中所求都不过这个皇位而已。

    身为皇家之人就不能太过贪心,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代价便是真情真心。

    可他不过赏了冷凌泽一些果子,去国子监学习也是每个皇子应该享受的权利,冷凌泽却是因为这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便记在心里,还试图用自己的能力来报答。

    在这一刻,楚帝是真的感觉心中微暖,他看着冷凌泽低头研磨的样子,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

    至少这宫里还是有人别无索求的不是吗?

    “好了,你别磨了,先生布置的功课你要认真完成才行,以后有时间朕会亲自考你!”

    楚帝的语气也不由得变得柔和起来,冷凌泽乖乖的放下了手中的墨石,静悄悄的站在一边。

    韦喜德此时已经传膳过来了,楚帝看了一眼说道:“将这些东西都送到十一皇子的住所吧,另外你再准备一些上好的笔墨纸砚送去!”

    韦喜德跟了楚帝多年,自是看得出楚帝心中很好,连连点头,躬身去准备。

    在送冷凌泽回去的路上,韦喜德开口问道:“殿下,老奴交代你的话你都说了吗?”

    冷凌泽一边点头,一边迫不及待的打开食盒,欣喜的看着里面的点心,十分的兴奋说道:“你说的真准,父皇真的给我好吃的了!”

    冷凌泽没有按照韦喜德的吩咐来做,那些话太虚伪了,根本就不像一个孩子能说出来的!

    韦喜德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声音更是耐心柔和,“老奴自然不会欺骗殿下,殿下以后还要不要听老奴的话了?”

    “要!要!你对我真好!要不这点心我分你一半吧!”

    冷凌泽笑盈盈的看着韦喜德,韦喜德脸上笑意更深,声音阴柔中又有些尖锐,“这些都是殿下的东西,老奴怎么能要呢……”

    他想要的可不是这些啊!

    韦喜德将冷凌泽送回了寝宫,孙嬷嬷和樱桃正着急找不到冷凌泽呢,见冷凌泽平安归来才松了一口气。

    又见冷凌泽是被韦喜德送回来的,还被赏赐了不少东西,两人更是为冷凌泽感到高兴。

    “陛下很疼十一殿下,特让咱家将殿下护送回来,如今任务完成,咱家就告辞了……”

    孙嬷嬷送韦喜德离开,樱桃接过食盒,小心的打开看了一眼,惊讶的说道:“殿下,这点心也太精致了,陛下对您真好!”

    “你吃吧!”

    冷凌泽淡淡的瞥了一眼便进了书房,樱桃有些奇怪,以前世子妃送点心来的时候,殿下可没赏过她一块,今日怎么这么大方?

    樱桃觉得冷凌泽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可她一向是个不愿意费脑子的人,只小心的收好食盒。

    她可不敢吃,若是一会儿他哭闹着要点心,她去哪里变出来啊?

    冷凌泽坐在书房里发呆,他会继续去讨好楚帝,可是他不能一直这么傻下去,他还需要一个契机“恢复正常”……

    韦喜德途中遇到了湘妃,立刻躬身行礼,湘妃冷眼看着韦喜德,声音微冷,“韦公公最近真是好忙啊,本宫想见公公一眼都很难呢!”

    “湘妃娘娘哪里的话,娘娘有吩咐奴才一定随叫随到!”

    然而韦喜德的恭敬并没有让湘妃舒心,湘妃冷哼一声,看了一眼韦喜德前来的方向,“韦公公最近对十一殿下可是上心的很呐,看来是又有新的主子了?”

    “娘娘说笑了,奴才只是奉陛下的命令给十一殿下送点东西,十一殿下性情单纯,陛下很是喜欢!”

    韦喜德淡然的应道,湘妃冷笑一声,她并未将冷凌泽放在心里,一个傻子就算得了些赏赐又能如何?

    可有些事她便忍不得了!

    “殷钰的事情本宫竟是最后知道的,韦公公的嘴巴很严嘛,看来你心里还是有太子这个主子的!”

    她好不容易才收买了韦喜德,发现太子也在收买他,她便将计就计让韦喜德假意投诚,实则给她传些冷凌衍的消息。

    可出了这么大的事,她竟然一点不知道,否则定然可以做些什么,绝不会让冷凌衍这般轻易的脱身!

    “湘妃娘娘,太子殿下是何等谨慎之人,他在不需要奴才的时候,可是一句话都不会多说的,这件事奴才也不知情啊!”

    湘妃狐疑的打量着韦喜德,见韦喜德不似说谎,这才怒气稍平。

    “你好生盯着冷凌衍,若是他当上了皇帝,以他的个性会给你多少荣宠,自己想想清楚!”

    湘妃说完拂袖离开,韦喜德站直了身子,看着湘妃离去的身影,眸色阴冷。

    从本质上说这个女人和冷凌衍没什么区别,以前他没有更好的选择,如今却是不必再犹豫了!

    ……

    一晃,团团已经快七个月了,他本就长得壮实,竟是早早就会爬了,这般一来便更是累人,大家都得眼睛不离的看着他。

    团团经常来德彰宫,也不怕生,刚把他放在软塌上,他便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

    虽说爬的还不甚利落,有时候前进一步倒是要后退两步,但好在他耐性不错,总是能爬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宸妃看着有趣,拍手将吸引团团的注意,团团却只看了一眼,便专心的玩自己手里的布老虎。

    宸妃见此只好摘下身上的碧玺串,团团一看见便立刻手脚并用的爬了过来,虽说他那圆滚滚的身子在途中波折不断,可那双眼睛却是始终盯着碧玺串不肯离开。

    宸妃满意的将团团抱在了怀里,团团则是挥着小手甩着碧玺串,似乎在显摆自己的战利品。

    “这小家伙精的很,没有点好东西还真骗不来他,你们两个不用担心他会丢了,一般人家可拿不出他喜欢的东西呢!”

    宸妃轻轻拍着团团肉肉的小屁股,团团也不在意,只咧嘴笑着。

    云曦也很是无奈,她和冷凌澈也不是个贪财的性子啊,这团团的贪财贪吃倒是与生俱来的!

    “哀家这小曾孙聪明着呢,哀家就等着看团团抓周会抓个什么东西!”

    殷太后满脸慈爱的笑,云曦听到这便有些好奇,开口问道:“皇祖母,那当年世子抓的是什么呀?”

    殷太后看了宸妃一眼,两人都相视一笑,殷太后扬唇笑道:“你定然猜不出,澈儿他当年竟是抓了一个胭脂盒子,把你父王的脸都气青了!”

    “啊?”

    云曦觉得难以置信,那般清冷淡漠宛若仙人的冷凌澈当年竟会抓到胭脂?

    宸妃一边哄着团团,一便笑着说道:“当时锦安王害怕凌澈留恋脂粉堆,只留了几个嬷嬷伺候,剩下的都换成了小厮。

    不过澈儿越大,那性子便越是清冷,哪里像留恋花丛的人,反倒是锦安王自己立身不正!”

    云曦已经习惯了,只要但凡提及到锦安王,不出三句宸妃一定会责骂几句。

    殷太后喝茶不语,宸妃“嘶”了一声,看着云曦促狭道:“不过这抓周说来也是准的,澈儿偏偏抓了一个胭脂盒子,如今可不是心里只有云曦一人嘛!”

    “嗯!不错!宸妃说的有理!”殷太后也跟着附和,羞得云曦脸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转下去,心里后悔自己这般好奇了。

    出宫之前,云曦带着团团去见了冷凌泽和冷凌逸两人,冷凌泽搓着手正要抱团团,冷凌逸却是蹦着上前,“我来!我来!”

    云曦笑着将团团交到冷凌逸手上,冷凌逸立刻双手抱住,团团也顺势环住冷凌逸的脖子,冷凌逸一脸得意的显摆道:“我总陪团团玩,团团可喜欢我了!”

    冷凌泽蹙了蹙眉,越发觉得冷凌逸欠揍,团团低头看着冷凌逸粉白的脸,突然咧嘴一笑,张着嘴就咬了过去。

    “哎呦!二嫂,他咬我!”

    云曦抱过团团一看,发现冷凌逸脸上竟然有两个浅浅的痕迹,可见团团刚才是有多么用力。

    团团已经长牙了,两颗门牙已经冒出了一半,或许是因为长牙很痒,最近很喜欢咬东西,可咬人还是第一次。

    “你怎么能咬人呢?”

    团团却是啃着手指咯咯的笑着,似乎在幸灾乐祸。

    云曦也是无奈,这个时候的孩子说不懂打不得,真是让人头疼。

    “姐姐,让我抱抱吧……”

    冷凌泽走向前去,云曦有些担心,冷凌泽立刻说道:“我不会让他咬到的!”

    冷凌泽将团团抱在怀里,团团睁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盯着冷凌泽看,冷凌泽扬唇一笑,眸中一片为柔色。

    团团竟然也异常安分,与冷凌泽两人四目相对,不知道两人在想些什么。

    冷凌逸揉着脸,一脸委屈,“他在你那为什么那么安静?”

    “不讨厌我呗……”

    冷凌逸立刻看向了云曦,委屈的撇着嘴,“二嫂,团团是讨厌我吗?”

    云曦有些无奈,听说过两个男子为女子争吵的,还没见过两个男孩子争抢一个小婴儿的!

    云曦侧眸看着冷凌泽那温和的笑,心里却有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冷凌泽对团团的感情似乎并非一般人对小婴儿的喜欢,更像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疼爱,就好像团团是他所珍视的人一般。

    云曦强迫自己压下心中那个天方夜谭的想法,心里一直在提醒着自己,冷凌泽不是泽儿,他们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呦,这不是世子妃嘛,还真是好巧呢!”湘妃和九公主冷清菲挽手走来,母女两人明明长得清丽可人,可笑容总透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冷意。

    “湘妃娘娘……”云曦福了一礼,准备抱着团团离开,不愿与这两人浪费口舌。

    “团团长得真可爱,快让我抱抱!”

    冷清菲直接走到冷凌泽身边,伸手便要接过团团,没等云曦开口,冷凌泽却是直接将团团塞进了云曦的怀里,“团团沉,太重了!”

    云曦怎么会让冷清菲碰团团,拖着团团的屁股说道:“团团分量重,最近还喜欢咬人,伤到九公主就不好了!”

    冷清菲委屈无辜的看着云曦,“二堂嫂是不喜欢清菲吗?为什么十一弟都能抱,我却不能?”

    云曦素来是个软硬不吃的人,只淡淡笑道:“九公主若是喜欢小孩子,便让湘妃娘娘再为你生个弟弟吧,王府还有事,告辞了!”

    冷凌泽也拉着看热闹的冷凌逸离开,一边还担忧的说道:“快走吧!先生一会儿该打手板了!”

    湘妃和冷清菲没理会两人,冷清菲莫不在意的笑了笑,轻声道:“母亲可找好了人选?秋收宴会宴请大臣及其家眷,最好不过了……”

    “自是准备周到,如今冷凌衍有了秦方,咱们也不能示弱不是吗?”

    母女两人相视一下,挽着手臂扬长而去……

    ……

    芙蓉阁中,云曦侧倚在榻上,她抱着团团,看着团团那张白胖白胖的脸,笑着柔声道:“团团,叫娘亲,娘亲……”

    团团“咯咯”的笑着,在云曦怀里不安分的蹭来蹭去,云曦无奈,他这点倒是像极了他父亲。

    云曦有些迫不及待要听团团喊娘亲了,可看着团团在她怀里滚成一团的样子,也觉得是她有些心急了。

    冷凌澈下朝回来,便看见床上玩闹成一团的母子,墨眸中漾了一池春水,嘴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柔情。

    “你回来了?正好你看下团团,我记得库房里还有些好东西,一会儿让安华给四公主送去……”

    冷凌澈拉住云曦的手,轻轻吻着她光洁的手背,语气幽怨,“为夫才刚回来,你便要扔下我吗?”

    “我马上就回来,等我一下……”

    冷凌澈抓着云曦的手不肯放开,他嘴角凝笑,抬起食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邪魅笑道:“利息……”

    云曦脸色泛红,想到屋子里也没有别人,便踮起脚尖飞快的在冷凌澈的薄唇上印上了一吻。

    “咯咯……”

    两人闻声望去,只见团团撅着小屁股跪在床榻上,睁着黑亮亮的眼睛看着两人,他粉嫩的小嘴咧着,还淌出了一道晶莹的口水……

    云曦更加的羞涩了,有一种被人“捉奸”的感觉,只嘱咐冷凌澈照顾团团,便抽回手腕快步离开。

    冷凌澈觉得手中的细滑触感还在,看着云曦离开的方向,又看了看床榻上流着口水的团团,不由的一脸嫌弃。

    儿子和美人,他显然更喜欢美人!

    冷凌澈正想掏手帕,可看着团团那脏兮兮的样子,便又塞了回去,他的帕子都是云曦绣的,怎么能擦这种脏脏的东西!

    冷凌澈扫视了一圈,拿起了团团的一个肚兜,勉为其难的将他的口水擦干净。

    冷凌澈拿了一本书来看,将团团塞在他旁边的床角里,免得他胡乱爬动。

    团团待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哼唧了几声表示抗议,可冷凌澈仍旧无动于衷。

    团团眼睛不眨的看着冷凌澈,见他真的不理自己,又低头看了看红色锦被上冷凌澈那如玉的手指。

    他歪了歪头,似乎觉得十分美味,爬过去便狠狠咬了一口。

    “嘶!”冷凌澈一时不妨,没料到团团会出口伤人,他那莹白的手指上还沾着某些晶莹的液体,而罪魁祸首正在咯咯的发笑。

    冷凌澈眉头一蹙,小小年纪便如此调皮,以后还了得,于是冷凌澈便冷着一张脸,用书拍了拍团团的屁股,正想训斥两句,谁知团团却是咧嘴便哭了。

    “我让你看着他,你欺负她做什么?”云曦上前将冷凌澈推开,心疼的抱起了团团,细声细语的安慰着,还不忘狠狠瞪着冷凌澈。

    冷凌澈还从未被人如此“算计”过,今日竟是败在了小屁孩手上,他怎么就觉得团团是有意的呢,他那力度连个飞虫都拍不伤!

    冷凌澈将书合上,冷冷一笑,好小子,来日方长咱们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