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八章 落定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八章 落定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说什么?竟然有人敢刺杀锦阳侯?那人在何处?可有就地处决?”

    楚帝现在一听到刺杀便怒火中烧,想他堂堂帝王竟然在回金陵的途中被贼人所伤,如今竟是又有人敢刺杀锦阳侯,真是好大的贼胆!

    “陛下,此事牵扯过深,凌澈不敢妄自决定,还请陛下裁决!”

    楚帝不禁皱起了眉,什么样的贼人是冷凌澈不敢擅自处决的?

    冷凌衍双拳紧握,阴鸷的目光宛若匕首一般射向了冷凌澈,他果然还有后手!

    冷凌衍压制住心中的郁气,他抬头看了殷太后一眼,只见殷太后稳坐如山,正在一颗颗的捻动着手中的佛珠,对殿内的事情似乎一点也不在意。

    看来她也是早就知道的,什么家宴,什么家人相聚,分明是为了诱他入宫!

    冷凌衍垂下了眸子,却是恨得目眦欲咧,为何冷凌澈想做什么便有无数的人相帮,而他却要处处受制,不公平,不公平!

    “带进来吧!”冷凌澈声音冷淡,外面的御林军闻声押着两人进了殿内。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楚帝一拍桌案,怒声叱道,那威严的声音让殿内跪着的两人不禁抖了抖。

    两人缓缓抬起头,这两人正是殷铭和赵狄!

    殷铭早已经吓得面如死灰,赵狄还好,没有被吓成一团,他侧眸瞪了一眼殷铭,都是这个没用的东西害的他被连累!

    “殷铭?赵狄?”

    楚帝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半晌才冷笑出声,“好啊!你们还真是什么都敢做啊!

    一个谋害自己的至亲兄弟,一个敢助纣为虐,竟敢率禁军去刺杀锦阳侯,你们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楚帝大怒,将桌子拍的“砰砰”作响,殷铭不由自主的缩起了肩膀,满脸的惊恐畏惧。

    赵狄跪行向前,叩首道:“陛下!微臣冤枉啊!微臣今日一直在城内抓捕刺客,这殷铭诓骗微臣,说是发现了刺客的踪迹。

    此事事关陛下安危,臣不得不亲自前去探查,却是没想到,殷铭竟然是在利用微臣为他行如此之事!还请陛下恕罪啊!”

    “你……你……”

    赵狄将自己推得干干净净,气得殷铭一时说不出话来。

    冷凌澈长身而立,微微垂头看了赵狄一眼,“我率御林军赶到之时,正看到你们与锦阳侯府的侍卫厮杀,就算你是被诓骗至此,难道锦阳侯你也认不得吗?”

    “这……当时天色太黑了,微臣只见一伙手持刀剑之人,下意识便以为那些是暴徒……”

    “赵大人!当时的御林军都曾听见锦阳侯府之人在自报家门,可禁军却是没有一点留情的意思啊!”

    就算不认得锦阳侯府的侍卫,可金陵的官员有哪个不认识殷钰的?

    “我……我只以为锦阳侯已经死了,以为他们是在诓骗我……”冷凌澈的逼问让巧舌如簧的赵狄也有些招架不住了。

    “赵大人,侯府侍卫的衣着你当真认不出吗?”

    各府侍卫都有统一的着装,将侯府侍卫错认为暴徒,这个理由太过牵强了。

    赵狄的额上也渗出了冷汗,宸妃擦了擦嘴角,开口道:“之前我还以为这赵大人是个恪尽职守的呢,竟是连怀孕九月的四公主都被赶下了马车,非要搜查一番才可,怎么转眼就犯了这等错事?”

    “竟有此事?”

    楚帝更为不悦,端妃忍不住了,瞪着宸妃说道:“这里哪有女人说话的份?宸妃好生看着便好了!”

    “我又没谈论朝政,不过随意说了一句有什么干系?你又不是皇后,管的也太宽了吧!”宸妃眼眸一挑,不屑的冷声道。

    端妃气得浑身直抖,宸妃的话就像刀子般扎在她的心上,她后位被废,还不是因为这个该死的贱人!

    湘妃也挑起了唇角,柔声道:“两位姐姐别吵了,伤了和气就不值得了!

    话说回来这赵大人做事也有些过了,那四公主可能藏匿刺客?居然让她挺着个肚子下车,若是动了胎气,你可承担得起?

    还有今日,你也太偏听偏信了,禁军怎能随意出城,至少也要向上请示一番啊……”

    端妃更是气急,湘妃看起来像在劝慰,实则句句珠玑,每句话都想置赵狄于死罪!

    湘妃笑而不语,这赵狄又不是她们的人,自是要趁机排除异己,若是能牵扯到冷凌衍的身上就更好不过了。

    楚帝脸色阴沉,宸妃几人都不再说话,殿内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感。

    楚帝看着一言不发的殷铭,冷声质问道:“朕问你,可是你诓骗禁军前去刺杀殷钰?”

    “臣……臣没有,臣不敢……”

    殷铭哆哆嗦嗦的否认着,可他一时却又想不出理由来为自己辩解。

    楚帝越发的没了耐心,直接吼道:“来人!将这两人押入刑部,严加审问!”

    看着两人被拖走,一直沉默的殷太后才开口道:“陛下,锦阳侯身份尊崇,却险些被奸人所害,甚至那些随行的大臣也都死在了矿脉之中。

    这绝不是一件小事,只怕是有人蓄意为之,图谋不轨,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母后放心,这件事儿臣定要严加审讯,敢伤我朝中众臣,此等野心之辈绝不能轻饶!”

    殷太后点了点头,缓缓起身,“哀家先回去了,殷钰就先留在德彰宫修养吧!”

    众人恭送太后离去,宸妃也陪着楚帝离开,湘妃冷眼看了端妃一眼,幽幽开口道:“长夜漫漫,只怕端妃今夜要难眠喽!”

    端妃怒不可遏,她很想问问冷凌衍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可众人都在她不好开口,只能憋了一肚子气,今夜注定无眠。

    云曦抱回了团团,冷凌澈揽着云曦,一家三人温馨和乐,冷凌衍大步一迈,挡在了两人面前,阴冷的声音从他的牙缝中挤出,“冷凌澈,你还真是阴险!”

    云曦只低头看着团团,并没有抬头,冷凌澈轻轻勾起嘴角,温和如玉,没有一丝的冷厉和冰封,声音更是淡若清风,“太子谬赞,我们彼此彼此……”

    “哼!”

    冷凌衍愤然甩袖离去,蓝玉柳提着裙摆在后面小跑紧追。

    云曦和冷凌澈只相视一笑,这场博弈的赢家只会是他们!

    次日,朝堂之上一片哗然,谁都没想到锦阳侯殷钰根本就没有死,而之前善命远扬的殷铭竟然被牵扯到了谋杀锦阳侯一事中。

    那些纷纷上奏请求册封殷铭为锦阳侯的大臣都叫苦不迭,一边担心楚帝怪罪,一边担心殷钰找他们的后账。

    楚帝脸色阴沉如墨,大臣们都如履薄冰,接连几日的早朝都安安静静,便是最聒噪的御史台都安分守己,不敢触了楚帝的逆鳞。

    刑部负责调查此事,楚帝还责令大理寺一同审理,两人越往下查越觉得可怕,没想到这往日里不甚出彩的殷铭,竟然还敢炸毁矿脉,为的便是除掉殷钰!

    殷铭听闻之后大惊失色,他哪来的本事炸毁矿脉啊!

    刑部尚书方脸威严,看着殷铭道:“你也是侯府之后,本官也不愿对你施加酷刑,如今证据在此,你还是招了吧!”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大理寺卿叹了一口气,苦口劝道:“自古都说刑不上大夫,你是老侯爷的子嗣,我等也不愿将那些刑具用在你身上。

    如今证据表明,之前的几座铁矿坍塌也都是你一手策划,为的便是引锦阳侯出城,你便好暗中下手。

    只是你没想到,锦阳侯福泽深厚,竟是逃脱一死,你这才铤而走险,诓骗禁军去刺杀锦阳侯……”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是带着禁军去,可之前那些事……”

    外面传来了一行人的脚步声,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都赶紧起身,“参见太子殿下!”

    冷凌衍淡漠的“嗯”了一声,眼神仿若危险致命的毒蛇,殷铭不敢对他对视,连忙将头低下。

    “此事关系重大,本宫来看看事情进展的如何了!”

    刑部尚书上前一步,拱手道:“殿下,臣等已经查到了殷府收买官员炸毁矿脉一事,只是这殷铭还不肯承认……”

    冷凌衍向前走了两步,鄙夷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殷铭,愚蠢之人就该死!

    “殷铭,如今人证物证具在,你如此坚持还有何意义呢?倒是不如给自己留些体面,敢做敢当吧!”

    殷铭冷笑一声,怨恨的看着冷凌衍,“殿下,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

    是冷凌衍主动找到他的,是冷凌衍亲手策划了这一切,可为什么如今所有的罪责却都要让他一人来背负?

    “殷铭!”冷凌衍厉声低吼道,他侧眸看了一眼身后的刑部尚书和大理寺卿,嘴角扬起了笑。

    “殷铭,事实胜于雄辩,若不是因为贪心,你怎么会走到今日这步?

    那日是冷世子亲自将你缉拿,那么多御林军和禁军都看着呢,你以为还能有侥幸吗?”

    殷铭别开头,不去理会冷凌衍,他做的他会认,可有些事他绝对不认!

    “锦阳侯是太后娘娘很宠爱的小辈,那日你带着禁军刺杀殷钰,这便已经是死罪了,你这般坚持还有什么必要呢?

    不过,你毕竟是老侯爷的亲子,我们之间怎么说也还有点血脉关联,本宫会请父皇宽恕你的子女,也算是给你留点香火!”

    冷凌衍不徐不疾的说道,表情更是轻松至极,殷铭是个必死之人,可他的子女可死可活,他知道殷铭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冷凌衍!你!”

    殷铭目眦欲咧,他沦落至此都是这冷凌衍一手促成,他看着冷凌衍那莫不在意的笑,身子骤然一瘫。

    是啊,无论如何他都是死罪难逃,就算他攀咬冷凌衍,楚帝也不会对太子如何,可他的子女只怕逃不过冷凌衍的魔爪。

    冷凌衍满意的笑了笑,转身与刑部尚书两人说道:“本宫只是奉命前来看看此事进度,便不多加打扰了!”

    两人恭送冷凌衍离开,正准备再审问一次,殷铭却是坐在枯黄的稻草堆上,将头深深埋下,几欲垂至胸前。

    “我招……”

    “什么?”

    殷铭说话的声音太小,两人一时没有听清,殷铭却突然像发了疯一般的抓着牢门,目眦欲咧的吼道:“我招!我都招!这些事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啊!”

    ……

    锦阳侯一案尘埃落定,殷铭收买官员炸毁矿脉,蓄意谋害锦阳侯,楚帝判他斩立决,其弟殷锐被发配边疆,两人皆被从锦阳侯府除名。

    至于殷铭的生母发妻还有年幼的妻儿,楚帝责罚,只责令她们搬出殷府,不得再入金陵。

    至于赵狄因为失职之罪被罢免了官职,被楚帝随意安排到了一处荒芜之地做了个五品的参将。

    芙蓉阁中,云曦正在给冷凌澈穿衣,她一边系着腰带,一边开口道:“冷凌衍行事果然严密,竟是将事情都推到了殷铭的身上,只怕他一开始便是如此打算的!”

    他想要的不仅是个助力,更是个可以顶罪的傀儡,心机真是深沉可怕。

    冷凌澈只是面含微笑,宛若雪色芙蓉,美人服侍的感觉自是非常美妙,可冷凌澈还是有些心疼。

    他伸手揽住云曦,手掌微微上提,两人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彼此的鼻息,“天色还早,你怎么不多睡会儿?白日府中琐事不断,你的身体可吃的消?”

    云曦嗔怒的推开冷凌澈,伸手抚平冷凌澈衣上轻微的褶皱,“胡闹什么?一会儿你还要上朝呢,若是被朝臣看见你朝服褶皱,定会笑你!”

    “笑我什么?笑我有夫人服侍?”冷凌澈追赶上去,细碎的吻落在了云曦的额间,脸颊,眼看着就要落在那粉嫩的薄唇上,却被云曦红着脸挣脱开。

    云曦气息微喘,红着脸说道:“你快走吧,不然上朝就要迟了,又会有御史弹劾你!”

    “都是男子,他们懂的……”

    云曦被冷凌澈几句话调戏得面红耳赤,索性不再理会,冷凌澈见好就收,轻笑道:“好了,你再睡一会儿吧,我真的要走了。”

    “我也不睡了,听闻最近七弟和十一殿下都十分用功,我打算做些点心给他们送去。”

    冷凌澈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不见了,原来云曦早起不是为了服侍他,而是为了给那两人做点心。

    冷凌澈挑了挑眉,什么都没说,十分大度的离开了,心里却盘算着今晚回来便要让云曦下不了床,看她还有没有精力给人做点心?

    ……

    冷凌逸听说自己成了皇子伴读十分紧张,甚至一夜未睡,后来发现十一殿下单纯活泼,没有架子,两人倒也算玩得很好。

    一般皇子入国子监,学业是非常沉重的,当年冷凌衍几人都是点灯读书到深夜。

    可先生也知道冷凌泽与旁人不同,只教些皮毛浅显的东西,两人过得也算是自在。

    这些东西冷凌泽早就熟记于心,他只是想让楚帝关注他,入国子监也是为了他之后恢复正常找一个合理的借口。

    否则一个没读过书的痴傻皇子,日后出口成章岂不是惹人怀疑?

    冷凌泽看了一眼摇头晃脑读书的冷凌逸,心中不免疑惑,这人是冷凌澈的弟弟?

    难道冷凌澈一人把其他兄弟姐妹的智商都占了?

    午休的时候,两人并肩出了国子监,冷凌泽在想事情,冷凌逸却是眼尖,兴奋的喊道:“二嫂!”

    冷凌泽也抬起头,脸上立刻露出了笑,朝着云曦奔了过去,拉着云曦的衣袖喊着“姐姐!”

    云曦命人给他们擦了手,拿出食盒让他们吃点心,冷凌逸不客气的挑着自己最喜欢的点心吃了起来,毫不吝啬的赞赏着。

    冷凌泽拿起了一块红枣乳糕,清甜熟悉的味道在嘴里荡开,这些竟是阿姐亲手做的!

    云曦一时有些失神,看着冷凌泽小口吃东西的样子,喃喃说道:“你真的很像我弟弟,每次吃点心时他也一定会最先吃红枣乳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