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七章 归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七章 归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宫内丝竹环绕,而锦阳侯府却是一片愁云惨淡。

    殷老夫人坐在殷钰的房中暗自垂泪,就算殷钰有了血脉,可她的儿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钰儿,我可怜的钰儿啊,你怎么能舍得丢下母亲啊!”殷老夫人哭的是肝肠寸断,这时却是传来了扣门的声音。

    “谁?”

    “老夫人,是我!”说话正是锦阳侯府的老管家,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

    “进来!”锦阳老夫人连脸上的泪水都懒得擦,更没有抬头看管家一眼。

    “老夫人,您快看这个!”老管家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什么东西?我没那个兴趣!”殷老夫人仍旧沉浸在悲痛之中,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老夫人!小侯爷他没死!”

    老管家语气轻快,连忙将手中的信塞给了殷老夫人,殷老夫人一怔,这才抹干了眼泪去看手中的信件。

    她的手也抖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老管家,“这是真的?钰儿……钰儿他还活着?”

    老管家用力的点着头,眸中还泛着光,“这信是有人偷偷塞给老奴的,老奴也万万没有想到啊,可这字迹就是小侯爷的无疑!”

    “是!这就是钰儿的字迹,我的钰儿还活着!备车,我要进宫见太后!”

    殷老夫人激动不已,老管家却是摇了摇头,“老夫人,这样不妥啊!若是小侯爷无事,那具尸体又是怎么回事?

    小侯爷既然平安无事,直接回了金陵便好,何必这般小心谨慎呢?”

    “你的意思是,有人要害钰儿?”殷老夫人脸色一变,心中的狂喜又被担忧压下。

    “恐怕小侯爷的处境不是很好,否则也不会让我们偷偷派人去城外接应。

    我们还是先按照小侯爷的吩咐行事,免得打草惊蛇!等锦安王回府后,我们也可去王府求王爷相帮!”

    殷老夫人本就没经过风浪,此时也没了主意,她觉的老管家说的有理,便连连点头。

    “你带上府里身手最好的侍卫,一定要把钰儿平安接回来!我在府里守着,锦安王一出宫,我便去找他!”

    老管家也不敢怠慢,连忙出去筹备此事,殷老夫人在屋子里急得直转圈,双手合十向天祷告。

    突然殷老夫人招呼人进来,吩咐婢女们去厨房准备饭菜,其中一个婢女好奇的问道:“老夫人可是饿了?奴婢让厨房准备些汤羹来?”

    殷老夫人摇了摇头,开口说了几道菜,命她们下去准备着。

    那婢女蹙了蹙眉,问向旁边的侍女们,“以前从未听闻老夫人喜欢吃这些菜样啊!”

    那侍女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这些都是小侯爷喜欢吃的,老夫人这是思念过度了吧……”

    那婢女却是停下了脚步,捂着肚子道:“姐姐们先去,我想去一趟茅厕!”

    这婢女绕了一个弯子,转到了侯府的前院,正发现老管家在召集侍卫,却没有一点火光,看起来很是神秘。

    这婢女蹲在墙角听了一会儿,目光一凝,连忙蜷缩着身体小心离开,趁人不注意从偏门离府了。

    殷府中,殷铭一拍桌案,,冷声道:“怎么回事?难道殷钰已经逃出城外了?”

    殷钰若是一直在金陵城内反是好办,他不敢直接出现,否则便是欺君之罪,可若是他现在在金陵城外,一切就都完了!

    “不应该啊!禁军搜查的多严啊,便是破烂的牛车都会翻个底朝天,怎么可能放出去一个大活人,还是受了重伤的人?”殷锐也觉得难以置信,若是殷钰回来了,他们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不行!我不能让殷钰回城,我要去找太子殿下!”

    殷锐拉住了殷铭,急切的说道:“大哥,你忘了,今日宫里有宴席,所有的皇子都在宫里,就连太子妃也不在府中,你去找谁啊?”

    “这可如何是好?咱们府中的侍卫哪里敌得过锦阳侯府?”殷铭有些心急,他必须要趁着陛下还不知道殷钰活着的时候将殷钰除掉!

    殷铭抬步便走,殷锐不解的问道:“大哥,你这又要去哪啊?”

    “西宁侯府!”

    殷铭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事出突然,他们必须抓紧时间!

    西宁侯听闻此事后也是惊诧不已,没想到殷钰竟会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出去。

    西宁侯也知道时间紧迫,如今也来不及与冷凌衍商议了,便想派一队侍卫与殷铭前去。

    想了想,西宁侯转而说道:“我给你手书一封,你去禁军军营找赵狄,让他随你一同前去!”

    殷铭走后,西宁侯夫人不解的问道:“既然这般着急,派府中的侍卫不是更快吗?”

    “凡事都要小心谨慎,若是有个意外,禁军能以缉拿凶手为由,若是我们派府中侍卫前去,到时候才真是说不清楚了!”

    当人在权力顶峰时,更是要处处小心谨慎。

    暗中的一道身影在看见殷铭和禁军出城之后,便转而向皇宫的方向驰去。

    今日楚帝的心情很好,秦方是个厉害人物,御医都治不好的咳疾,秦方一帖药楚帝便大好了,身子康健,楚帝便多饮了些酒。

    楚帝心情好,便与冷凌衍几人玩起了行酒令,一时气氛更是融洽。

    可没想到那酒令竟是传到了冷凌泽手里,冷凌泽一脸懵懂,见众人都看着他,更加窘迫的低下了头。

    楚帝也不怪罪,只言重新开始,冷凌泽却是小声的说道:“我不会作诗,可我会背!”

    楚帝来了兴致,他没指望这个话都说不利索的儿子能背出什么来,却也笑着让冷凌泽开口了。

    冷凌泽紧张的看了一眼楚帝,咽了咽口水,才小声的嘟囔道:“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冷凌泽的声音虽然很小,中途还有停顿,但的确将一篇文章全都背了下来。

    众人都有些惊愕,楚帝又开口问道,“你还会些什么?”

    冷凌泽想了想,又开口道:“《老子》载:“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心不乱……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楚帝这下更是惊奇了,他本以为冷凌泽只会一些简单的诗词,没想到竟然还会这些治国文章。

    湘妃和端妃都眯着眼睛看着冷凌泽,难道这是个深藏不露的?

    楚帝爽朗大笑,笑容更显慈爱,“那朕来考考你,孟子所说的域民不以封疆之界是什么意思?”

    冷凌泽摇了摇头,紧张的揉着衣袖,“我不知道……”

    楚帝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有些难了,便又问道:“那孟子主张的是何种思想?”

    冷凌泽低着头,踌躇半晌才看着楚帝问道:“孟子是谁?”

    湘妃和端妃都冷笑一声,她们才真是多虑了!

    “你都不知道孟子是谁,怎么会背他的文章?”楚帝不免奇怪,他还真以为冷凌泽什么都知道呢。

    “我……我就是听国子监里的有念书的声音,然后……然后我就记住了呀!”冷凌泽一脸委屈,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

    殷太后叹了一口气,有些怜悯的说道:“若不是当初这孩子烧坏了脑子,也定然是个聪明的!

    有多少官家子弟倒是康健,背一篇文章都要几日,倒是不如十一皇子聪慧!”

    楚帝也点了点头,如此看来冷凌泽也并非完全痴傻,至少这记忆力还是不错的。

    虽然不能指望他以后为楚国效力,但也不能胸无点墨!

    “以后你便去国子监读书吧,光会背文章有什么用,你得知道这里面的含义啊!”这般楚帝已经很高兴了,只要这个儿子不再傻乎乎的,便算是全了他的脸面!

    “那……那我还能出来玩了吗?”

    冷凌泽很是担忧紧张,宸妃抿嘴一乐,摇头道:“不会让你整日读书的,你放心便好,若是读书好了,你父皇还会赏你呢!”

    听宸妃这么说,冷凌泽才放心的笑了,韦喜德嘴角一勾,这十一皇子还真是有趣,若是太傻了陛下难免嫌弃,这样刚刚好!

    冷凌泽玩弄着桌上的杯盏碗筷,发现有一道锐利的视线在看着自己。

    他侧眸一看,正对上冷凌澈的双眸,冷凌澈倏然勾起嘴角,宛若暖阳,冷凌泽心中一颤,却也咧嘴冲着冷凌澈笑了起来。

    冷凌澈收回视线,轻轻蹙了蹙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楚帝看着冷凌泽,喃喃道:“但是得给他找个伴读啊!”

    其实冷凌泽的年龄都可以上朝跟着听政了,可他自然不行,贵胄家的嫡子也都眼界颇高,怎么会愿意与他一同入学,庶子楚帝又看不上。

    “对了,朕记得你家还有哥七公子,年岁虽比十一皇子小了些,但十一皇子心智单纯,倒也能说到一起去,便让他一同来吧!”

    虽说也是庶子,但毕竟是锦安王的儿子,也不算折辱了冷凌泽。

    锦安王心里却是不愿,他藏着还来不及呢,哪里舍得放到宫里来?

    “这……凌逸的生母只是一个夫人,这身份着实配不上十一殿下……”

    “没那么多规矩,两个人一起总比一个人好些!”楚帝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锦安王见此也不好说什么,求助似的看向了冷凌澈,可冷凌澈只低头用膳,恍若未察。

    锦安王暗暗把仇记下了,下回再惹出麻烦,他肯定不管了!

    正在此时,忽然有人进殿禀报,说是殷侯爷传信入宫。

    楚帝一怔,殷侯爷?他还没有册封殷铭啊!

    冷凌衍却是立刻看向了冷凌澈,一双眸子阴鸷冷森,他又做了什么?

    楚帝仍在怔愣之中,殷太后沉声道:“将信呈上来!”

    殷太后展开信件,手指轻颤了几许,才将信递给楚帝,激动的说道:“陛下,这是殷钰的字迹啊,他还活着啊!”

    “这……这怎么可能啊?”殷钰的尸身都入土了,如今说他还活着,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陛下,殷钰这是在向您求救啊,不管真相如何,我们都应该先把他接回金陵啊!”殷太后一副关切的神情,楚帝觉得脑中有些乱,但还是点了点头。

    “父皇,儿臣……”冷凌衍刚要开口,便被冷凌澈打断了。

    “陛下!凌澈愿意领兵前往,哪怕只有一丝可能,凌澈也定要去搜寻殷钰的踪迹!”冷凌澈行至殿中,与楚帝拱手说道。

    楚帝也知道殷钰和冷凌澈相交甚好,便点头答应了,“好!朕命你带一队御林军前往,看看哪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楚帝看了殷太后一眼,开口问道:“不如今日这家宴先散了?”

    “不必!想必也用不了多少时辰,殷钰是你的表侄,也算自家人,若是他真的还活着,也算是为他接风洗尘了!”

    殷太后都如此说了,这家宴自是不能散,冷凌衍暗暗攥拳,原来这宫宴是为他准备的!

    他现在在宫里不知道外面的消息,冷凌澈诡计多端,只怕他定然还打着其他的主意!

    可事到如今他再如何焦急也没有办法,只希望外面的人不要太过愚蠢。

    蓝玉柳和端妃都有些担心,蓝玉柳看到云曦正抱着团团温柔浅笑,脸上一派轻松淡然,好似外面的纷争与她全无关系。

    蓝玉柳垂下了眸子,她也只是个女人,她也只想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可她是太子的女人,生活注定不会平顺。

    殷太后闭目养神,楚帝也安静的等着,众人都不敢发出声音。

    湘妃没听韦喜德提及过此事,一时有些困惑,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件事也不难猜。

    若是殷钰真的还活着,那必然是有人蓄意加害,想到太子府最近在为殷铭的事情奔走,湘妃勾起了嘴角,灿然一笑,看来一会儿有好戏看了!

    时辰也不早了,团团打了一个哈欠,有些不耐烦的哼唧起来,殷太后抬眼看着团团,与云曦说道:“让人抱他去内殿睡,不然一会儿也定会被吵醒!”

    云曦将团团交给了金嬷嬷,金嬷嬷忙小心的抱着团团去了内殿。

    锦安王抬眸看了云曦一眼,这夫妻二人一副坏心肠,只怕一会儿又要使什么坏主意了!

    漫长的等待让楚帝有些没了耐心,但见殷太后仍旧稳坐,他便也不好说什么。

    过了一个多时辰,茶都来来回回换过许多盏,众人都有些坐不住了,这时殿外才隐隐传来声响。

    众人立刻坐直了身子闻声望去,最先进殿的是冷凌澈,楚帝连忙问道:“怎么样?殷钰真的……”

    “回陛下!殷钰的确还活着!”

    楚帝松了一口气,殿内开始传来窸窸窣窣的窃语声。

    “人在那?快传进来!”楚帝有一堆的疑问,很不得立刻便问个彻底。

    “可是……殷钰受了伤,只怕现在还没有办法给陛下请安!”

    云曦一愣,冷凌澈明明派人去保护殷钰了啊,怎么还会受伤?

    不过转而一想便也猜到了殷钰的心思,他分明是在用苦肉计……

    “快传御医!就在德彰宫诊治!”

    殷太后发令,宫人连忙去请了御医来,御医一见殷钰也只震惊不已,诊治之后忙来回禀。

    “启禀陛下、太后娘娘,小侯爷受伤颇重,但是没有性命之忧,只需静养几日便可。

    反是有一些陈旧伤口,看起来应是近日所伤,那些伤才最是要紧,若非小侯爷福泽深厚,只怕……”

    “殷钰竟伤的如此严重?难怪他一直没有传信回金陵,堂堂锦阳侯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哀家定要捉出这个幕后凶手,为锦阳侯出气!”殷太后气得不轻,楚帝和锦安王连忙相劝。

    楚帝本是有些不悦的,可听到殷钰是勉强捡回一条命,便也放下了芥蒂。

    冷凌澈拱手,轻声道:“其实在臣去之前,有一队人先行找到了殷钰,只是他们并非保护,反是像要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