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五章 图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五章 图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锦安王府的霞夫人生病暴毙,众人闻后也没有当一回事,不过就是一个低位份的妾室,自然不会在金陵掀起任何的波浪。

    唯一一个难以接受的便是冷清蓉,看着她啜泣不止的模样,云曦心中不禁感叹。

    若是冷清蓉知道霞夫人只把她当做工具一般对待,她可还会如此伤心了?

    “我娘亲身体一向康健怎么会突然就去了,一定是有人害她对不对?”冷清蓉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锦夫人看着也心中不忍。

    “六小姐节哀顺变,莫要哭坏了眼睛……”

    “你们是不是都在看我的笑话,我没了娘亲,你们就能欺负我了对不对?我是父王的女儿,你们别想欺负我!”

    锦夫人的好言相劝却只得来了冷清蓉的横眉冷对,冷凌逸想要说什么,锦夫人却是摇了摇头。

    失了母亲的孩子已经够可怜的了,还与她计较什么?

    云曦却是看不惯了,冷清蓉好歹是王府的女儿,却被养成了这般的性子,以后出嫁也是个问题。

    以前她不在乎,霞夫人如何教养自己的女儿与她无关,可霞夫人根本就没想教好冷清蓉,如今霞夫人不在了,她实在看不下去冷清蓉那一身泼妇习气!

    “出殡的时辰到了!来人,扶六小姐回自己的院子!”

    “我不走!我就要在这,你别以为你是世子妃就能指使我,我才不听你的!”冷清蓉瞪着云曦说道。

    严映秋也蹙起了眉,提醒道:“六妹,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王府的小姐,言行怎能如此?”

    “我知道你们都是瞧不起我,你们都要欺负我,我要去找父王!”冷清蓉根本就油盐不进,严映秋气得也连连摇头。

    “来人!拉住六小姐,将她送回自己的院子!明日我会请两个教习嬷嬷来,一日学不会规矩就一日不得出院子!”

    云曦下了狠心,冷清蓉被霞夫人养废了,可她什么都不知情,云曦也不忍心看她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就算有王府做靠山,她这个样子出嫁也绝对被夫家厌烦!

    “云曦!我讨厌你!我会告诉父王的……”冷清蓉被人拉走却仍不忘嘶声喊着。

    严映秋摇了摇头,看着云曦道:“她未必会领你的情!”

    “我也不需要她领情,你看她那个样子,连普通人家的女儿都不如!”云曦懒得与一个小丫头一般计较,她自己无愧于心就好。

    “对了大嫂,康儿也大了,你也要出来透透气了,明日我在芙蓉阁办一个赏花宴,大家都来凑个热闹吧!”

    想到冷凌弘也说自己都要发霉了,严映秋笑着点了点头,她也才二十多岁,总不能每日足不出户的。

    ……

    第二日,冷清落脚步轻快的走着,无意中瞥见了一抹身影,她眯着眼睛看了看,见竟是冷凌泽,便笑着走了过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谁知道冷凌泽倏然转身,眼神却冷得慑人,见是冷清落才低下了头。

    冷清落看得一愣,开口问道:“你在这干什么呢?”

    “我……我想捉蝴蝶……”

    冷清落笑了,觉得自己只是看错了,便拍着冷凌泽的脑袋道:“你个傻孩子,这都深秋了,哪来的蝴蝶?”

    冷凌泽低着头不知道说些什么,冷清落也不再问,只说道:“不和你聊了,我要先走了,我今天可是去见二嫂哦,回来给你带点心!”

    “你去找姐姐?”冷凌泽抬起头,眼中泛着光。

    “对呀!”冷清落故意显摆道,见冷凌泽似乎也很想去,想了想便道:“我带你一起去吧,有我在不会有人说你的!”

    他当然很想去,可想到一会儿的事情,冷凌泽还是摇头道:“姐姐让我乖乖的,我不去!”

    “哎呦!你倒是知道听话了啊,不去拉倒,别哭鼻子啊!”冷清落说完便快步离开,冷凌泽却是若有所思起来。

    他刚才想事情想的有些入迷了,竟一时没控制好自己的表情,好在这冷清落不是个聪明人,否则还真是麻烦!

    冷凌泽朝着御花园走去,韦喜德以有好玩的为借口诓骗他来御花园,冷凌泽倒是不担心他会对一个“痴傻皇子”如何,心里却不由琢磨起来。

    冷凌泽慢吞吞的走到了御花园,楚帝正在御花园中散步,韦喜德一直四处张望,好像在看着什么一般,突然韦喜德面露笑颜,与楚帝说道:“陛下,您看,那不是十一殿下吗?”

    楚帝蹙了蹙眉,也顺势望去,看见了藏在树后的一个身影,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

    有一个痴傻的儿子倒是还不如没有!

    韦喜德招了招手,冷凌泽犹犹豫豫的走了过去,他只低垂着头,也不知道问安行礼,看的楚帝更是心中一阵憋闷。

    “殿下,您还不拜见陛下吗?”韦喜德笑盈盈的提醒道。

    冷凌泽抬头看了楚帝一眼,便连忙收回了视线,似乎是被楚帝吓到一番。

    “儿臣……儿臣给父皇请安!”冷凌泽磕磕绊绊的总算是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楚帝神色淡淡,还是抬手让冷凌泽起来了,“抬起头来!”

    楚帝命令道,冷凌泽咬着嘴唇抬起了头,眼中带着恐惧。

    楚帝却是一怔,自从这个儿子出生后,他便再也没理会过,没想到他竟是长得如此俊秀,若是头脑正常也定是个人中龙凤。

    楚帝觉得有些遗憾,冷凌泽的衣衫虽然有些褶皱,但人长得俊逸,楚帝的神色也好了一分。

    他随手拿了一个果子,示意冷凌泽来拿,冷凌泽歪了歪头,怯生生的问道:“给我吗?”

    “嗯!”

    冷凌泽见楚帝点头,嘴角立刻扬起了笑,美滋滋的接过果子,却是藏在了衣袖中。

    “不吃吗?”楚帝以为他会拿起来就吃。

    冷凌泽摇着头,小声道:“嬷嬷说,皇帝的赏赐要供起来……”

    楚帝轻笑出声,韦喜德也抿嘴笑了,“吃的不用供着,否则岂不坏了?”

    “哦……”冷凌泽似懂非懂的咬了果子一口,楚帝眉头松了松,虽然这孩子心智不全,但总归不算讨厌。

    楚帝突然觉得喉咙有些痒,便连续的咳嗦了起来,冷凌泽怔怔的看着楚帝,突然走上去轻轻拍着楚帝的后背。

    楚帝和韦喜德都愣住了,冷凌泽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只开口说道:“我病的时候,嬷嬷就这样照顾我的!”

    冷凌泽一脸认真的表情,说他胆大吧,他都不敢与人对视,说他胆小,他却敢做别的皇子都不敢做的事!

    皇子大了便都明白君臣有别,在他们心中他先是君才是父!

    “父皇还难受吗?”冷凌泽的眼神纯粹,没有一点讨好,反而让楚帝觉得舒服。

    “朕没事了!”

    韦喜德打量着楚帝的脸色,开口道:“十一殿下,您是不能随意接近陛下的!”

    “啊?”

    冷凌泽受到了惊吓,连连后退几步,可怜兮兮的看着楚帝,一副几欲落泪的模样,“我不知道的,我不是有意的,不要打我……”

    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楚帝看着也有几分怜悯,便看着韦喜德道:“你吓唬他做什么,他什么都不懂!”

    “是奴才的错,都是奴才不好!”韦喜德连连赔罪,楚帝挥了挥手,又看向了冷凌泽。

    “你将这些吃食都给他送去吧,朕先回寝殿了!”自从上次遇刺后,楚帝便觉得身体大不如从前,最近更是觉得疲累。

    冷凌泽傻傻的站着,看着人都走了,才咬了一大口果子,看着韦喜德问道:“好玩的呢?”

    “好玩的自然有!奴才一会便给殿下送些九连环之类的小玩意,保准殿下喜欢!”韦喜德笑意很深,看着冷凌泽的眼神更是赤裸。

    “太好了太好了!”冷凌泽做欢喜模样,韦喜德笑容更盛。

    “那殿下还想不想要更多好玩的好吃的?”韦喜德耐心的哄骗着,眼中跳着充满了野心的光。

    “当然要啊!我喜欢!”

    “那殿下以后就都听我的好不好?我保证让殿下一辈子有数不尽的好吃的好玩的!”韦喜德抓着冷凌泽的肩膀,眼神有些凶狠。

    冷凌泽抬头看着韦喜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颜,一口雪白牙齿宛若贝壳,“好啊!我愿意!”

    韦喜德站直了身子,满意的看着大口吃着果子的冷凌泽,这个选择或许更好!

    韦喜德让人将吃食和冷凌泽一同护送回宫,冷凌泽这才扔掉了手中的果子,将嘴旁的汁液擦净。

    他垂下了眸子,让人看不见他眼中的深色。

    这韦喜德今日是有意让他见到楚帝,难道他存了那般的心思?

    虽然这件事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他又不是真的痴傻,他在夏国看了那么多勾心斗角,韦喜德的心里他也看透一二。

    冷凌衍羽翼丰满,冷凌洄又有自己的母族,就算他扶其中一人上位,也未必能得多大的荣宠。

    可像他这种无依无靠的“傻子”才是最好不过,若是他登基为帝,以后这大权岂不都落在了他一人的手中?

    冷凌泽勾唇冷笑,这楚宫里的人也都不简单啊,不过谁利用谁还不一定呢!

    又到深秋,芙蓉阁院内的白芙蓉开的正盛,云曦命人在院中备了茶水点心。

    众人都许久未聚,一时谈天声不止,今日就连一直安心养胎的四公主也来了。

    陆琼羽已经许久未见四公主了,她看了一眼四公主圆滚滚的肚子,笑着问道:“四公主现在的状态倒是比前几个月好了许多呢!”

    四公主轻轻摸着自己圆圆的肚皮,嘴角扬着温柔的笑意,“前几个月着实磨人,过了四个月便也好了,我每天都能吃能喝,你们看我都胖了一圈了!”

    “这个时候就是要胖些才好看!你看我怀着康儿的时候多难看啊,我那时候都不想照镜子呢!”

    严映秋上一胎怀的辛苦,那时候又出了许欢宜的事,怀相的确有些不好看。

    “四姐,御医有没有与你说临盆的时间啊?”冷清落一边嗑瓜子,一边好奇的问道。

    四公主嘴角眉梢都藏着笑,本就温和似水的眉眼更加柔美,“大概在下月初吧,也不知道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

    “男孩女孩都一样,四姐夫家里人那么好,肯定不像旁人家一样重男轻女!”

    说到此处,四公主有些羞涩的抿嘴一笑,“嗯,他的确说想要个女儿……”

    看着四公主娇滴滴的模样,众人都不禁玩笑起来,四公主招呼不住,忙岔开话题道:“团团呢?一段时间不见,我怪想他的!”

    “他在屋里睡觉,世子看着他呢……”云曦向屋内望了一眼,便笑着说起了其他。

    屋内,冷凌澈正抱着团团与殷钰说话,可是团团着实有分量,抱了一会儿冷凌澈便有些没耐心了,索性将团团放在了殷钰旁边。

    殷钰的伤已经好了许多,忙坐起来护着团团,“二哥,哪有你这么看孩子的,你也不怕他掉下去!”

    “若是那样,还真是没用……”

    冷凌澈淡淡开口,殷钰咋舌,也不知道冷凌澈这句话是在说他还是团团。

    “今日朝中已经有不少人联名上书,请求陛下封殷铭为锦阳侯!”

    团团已经会翻身了,不安分的翻来翻去,殷钰眼睛都不敢离,只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殷府前两日刚出了丑闻,没想到掩饰的倒是挺好的!”

    “殷铭这些年私底下做了不少善事,如今都被人翻了出来,自是受人敬重……”

    两人都语气清淡,话语里却都藏不住嘲讽奚落之意。

    “不过这次还真是可惜,冷凌衍行事严密,矿脉一事竟然做的滴水不露!”

    “事关谋逆,自是要格外小心!”

    两人一时沉默不语,团团在殷钰的怀里看了一圈,也没有他能玩的东西,便伸手去扯殷钰肩上的纱布。

    “嘶!”

    殷钰一不留意疼的倒吸冷气,团团却越发高兴,伸手还要去拉,殷钰连忙将团团放在远点的地方,扫了冷凌澈一眼道,冷哼一声道:“不愧是你儿子,蔫坏蔫坏的!”

    冷凌澈嘴角轻轻勾起,重新将团团抱在怀里,他拉着团团的小胖手,淡声道:“谁说他蔫坏了,这分明是明坏……”

    冷凌澈说完还摇头自言自语道:“有待提高!”

    殷钰一时语凝,看着冷凌澈怀里笑得开心的团团,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小家伙以后不得被教成一个魔头啊!

    “二哥,你这么教孩子,二嫂知道吗?”

    冷凌澈将团团放在了小床中,侧眸看着殷钰道:“出了金陵小心一些,你的命有很多人惦记着!”

    “你弟弟我的命可金贵着呢,不过这金陵城中的事情就有劳二哥了!”殷钰挑唇一下,那双桃花眼微微眯起,自有一番风流之气。

    天气微寒,众人坐了一会儿便也都请辞了,冷清落见四公主未走,便问道:“四姐,你不走吗?”

    “我还想与二堂嫂多打听一些女子生产之事,你们先走吧!”

    冷清落有些失望,她看了云曦一眼,本以为今天能看一看钰哥哥,看来又不行了。

    冷清落最初得到殷钰的死讯后,根本就接受不了,听说殷府有人去闹事,当即便要出宫去砸殷府,殷太后怕她惹事,便将事情与她和宸妃说了。

    冷清落本以为云曦今日请她们来可以让她看一看钰哥哥,没想到她这个四姐却是留下了。

    云曦对冷清落眨了眨眼睛,冷清落才只得作罢,与陆琼羽一同离去了。

    “外面冷寒,我们进屋说吧!”云曦拉着四公主的手,柔声说道。

    “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也不知道康儿闹人没有,你们先聊着吧!”严映秋脚步匆忙的离开,云曦两人无奈一笑。

    四公主看了云曦一眼,勾唇浅笑道:“我听说金陵城外有个华光寺,女人求子都去那里,我明日也打算去求一支香!”

    云曦拍了拍四公主的手,眸中却带着一丝歉意,却只担忧的说了四个字,“务必小心!”

    四公主轻轻摸着自己肚子,笑意温柔,“嫂嫂放心,御医说我胎象很稳,不会有事的,而且如此积德之事也算是为这孩子谋个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