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四章 除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四章 除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府里又不是没有府医,何必非要送出府外医治?

    “那人是如何伤的?此时在哪?”霞夫人抓住身边的婢女,急切的问道。

    那婢女一怔,茫然的答道:“奴婢也不知道啊,随意问了一句,说是那人受伤严重,要送到医馆……”

    那婢女一脸疑惑,不过一个小厮受伤,霞夫人为何这般关注?

    霞夫人沉下了脸色,殷钰肯定藏在王府里,他最近一定会试图逃出金陵,什么受伤的小厮,分明是他们用的障眼法!

    霞夫人有些着急,事出突然她没有办法亲自出去联络,她还要看着殷钰免得被他跑了!

    霞夫人看了小婢女一眼,开口道:“你帮我在王府西墙上立一根燃着蜡烛,快去!”

    “啊?为什么啊?”小婢女觉得今日的霞夫人十分陌生,说的做的她都不明白!

    “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还不快去!”如今只能先这般做了,联络外面的禁军要紧,至于这个丫鬟,事后弄死就好!

    霞夫人急匆匆朝着后门赶去,远远便看见了一行人,其中一个人的身影霞夫人一眼便认了出来,顿时嘴角一扬,看来她所料没错。

    “这不是世子妃嘛?您在这做什么呢?”

    霞夫人明显感觉到云曦脸上的神色一变,心里更是确认了几分。

    “霞夫人?这句话该我来问你吧!”云曦冷冷的开口,若是没有刚才的那抹失色,霞夫人都要以为自己猜错了。

    “我这不是听到了后院的动静,便过来瞧瞧热闹嘛!长夜漫漫,我一个人孤寂清冷,还不如出来看看热闹呢!

    我听闻是有个小厮受了伤,什么样的小厮能劳动世子妃大驾啊?”霞夫人还是往日里那副喜欢拈酸吃醋的无害模样。

    “你说什么呢?”喜华愤愤不平的站了出来,却被云曦拦下。

    “这小厮是因为帮芙蓉阁做事才受了伤,我心中愧疚,送他出外诊治难道不可吗?”

    霞夫人悄然一笑,抿嘴道:“当然可以,可是不过一个小厮,若是世子妃心中不安,派个贴身婢女便已经给足了他体面。

    这亲自前来岂不是折煞了他……我到真是好奇这小厮长得是何等模样了!”

    那小厮盖得严严实实的,就连容颜都遮住了,霞夫人作势走上前去,却被喜华拦住。

    “你想干什么?也不看看自己身份,也敢在这和世子妃说些有的没的!

    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送到医馆去,晚了便治你们的罪!”

    喜华厉声叱道,霞夫人却是笑着说道:“喜华姑娘好大的脾气,我这不也是为世子妃好,特来提醒一番吗?

    前两日便因为刺客一事惹得金陵众说纷纭,如今世子妃更该小心些才是,若是被人知道我们王府偷偷送出去一个人,岂不是惹得一身腥臊吗?”

    “你的意思是,我送出去的是刺客?”云曦冷冷的看着霞夫人,霞夫人却无一丝惧意,反是仍挂着笑意。

    “世子妃说的哪里的话,我怎么会这么想呢?我这不是关心世子妃嘛,您可别多想啊!”

    “你们几个将人送出去吧!”云曦只扫了霞夫人一眼,便冷声命令道。

    霞夫人见云曦要走,心中不免焦急,也不知道他们看没看到她传的消息!

    霞夫人抬眸看了云曦一眼,难道她要彻底撕破面具吗?

    正在霞夫人挣扎时,门外突现一众甲胄加身的禁军,领头的将领云曦并不认得,可那将领却十分有礼的与云曦行了礼。

    “下官赵狄参加世子妃!”

    “王府的小厮受了伤,我要派人送他去医馆!”

    或许是因为有陈彪的前车之鉴,这赵狄十分恭谨,“城内还在缉拿刺客,城中治安不同往日。

    便让下官派人护送王府之人吧,也免得有个意外!”

    这赵狄聪明许多,只字不提搜查之事,反是只说保护,倒是让云曦不好发作。

    “不过一个小厮,怎敢劳烦禁军护送,传出去未免说我锦安王行事猖狂。

    我会排遣府中侍卫随行,便不麻烦赵大人了!”云曦直接拒绝道,示意几人快走。

    赵狄却是笑盈盈的说道:“禁军的职责便是保护皇家的安危,王爷身份尊崇,谁敢多语半字,世子妃不必客气!”

    云曦语凝,她看了赵狄半晌,见赵狄不肯让步,便开口道:“如此便算了,这般兴师动众,传出去反是不好!

    你们将人抬回去吧,再去外面找个大夫来,赵大人继续缉拿刺客吧!”

    云曦说完之后,转身便要走,霞夫人和赵狄有些心急,若是能在此时发现殷钰最好不过。

    届时不管殷钰和冷凌澈如何解释,楚帝都会怀疑两府的用心,就算暴露也是值得的!

    霞夫人这般想着,便走上前去扯下了覆在小厮身上的黑布,喜华惊叫一声,赵狄立刻睁圆了眼睛望去。

    霞夫人笑望着云曦,想在她的脸上看到惊慌失措,可她反是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看到了云曦脸上冰冷的笑。

    霞夫人双眉一凝,立刻望向了那个伤者,可那张脸平淡无奇,哪里是那个面若桃花的殷钰?

    “怎么可能?”霞夫人走上前去,用力的揉搓着那张脸,似乎想要撕破这一层皮肤看到另一张脸。

    云曦只冷冷的看着霞夫人,嘴角凝着点点冷笑,她抬头扫了赵狄一眼,赵狄心中立刻明白了,哪里还敢久留,连忙赔笑道:“府中的事情世子妃一人处理便好,下官便先离开了!”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霞夫人还沉浸在震惊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什么不可能?你以为这人会是谁?刺客还是殷钰?”云曦语调轻松,嘴角含笑的看着霞夫人。

    “你是故意的?难道你就是为了引我上钩?”霞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云曦,难道云曦早就发现她了?

    “不然你觉得我为何会在这里?秋夜微凉,若不是为了钓鱼,我留在暖房之中岂不是更好?”

    云曦的笑有些刺眼,霞夫人咬了咬牙,却是莲步一移,跃身而起要逃离王府。

    云曦冷笑出声,没想到霞夫人的身手还真是不错,只可惜……

    玄宫几人早就守在暗处,几下便把霞夫人打落在地,一柄长剑横在脖颈,霞夫人才停止了挣扎,只狠狠瞪着云曦。

    “霞夫人还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呢!没想到往日里最喜欢贪图银钱的你才是最”别无所求“的啊!”

    云曦轻轻拍了拍手,她是发自内心的要为霞夫人的演技而感到赞叹。

    霞夫人也不再隐藏,明艳的脸上浮现了丝丝冷笑,“你是如何发现我的?”

    “说实话,你的确藏的够深,我之前也从未留意过你。可自从那日你带着冷清蓉来讨要秋装,我便心生了怀疑。

    就算你是歌姬出身,可你是陛下所赐,怎么见识反是如此短浅,甚至还将六小姐养成了那般的性子!

    贪财好物的确是个很好的掩饰,可做的太过反是惹人生疑!”

    霞夫人不屑的冷笑一声,挑眉道:“就这样?”

    “事到如今难道你没有一丝愧意吗?不管怎么样六小姐都是你的亲生女儿,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愧对她吗?”云曦无法理解她的狠心,她毁了冷清蓉一辈子,难道不会心痛吗?

    “哼!我本就死士,连命都能不要,还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你究竟是如何怀疑我的?”霞夫人根本就没有一点的在意,冷清蓉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好用的道具,谁会考虑一个道具的未来?

    云曦心中不禁对冷清蓉有了一丝怜悯,有这般的生母真是她的不幸。

    “我本已经打消了太子府的疑虑,可却突然发生了陛下遇刺一事,禁军甚至还借此搜府,那时我便知道王府里一定有内应!

    这件事的确是我的疏忽,我之前从没有关注过你,任由你在府中游走,你看似喜欢说的闲事,实则却是在打探消息!”

    这个眼线不除,他们做事只会束手束脚,可这些毕竟只是他们的猜测,不过今日一试,倒是收获颇丰!

    云曦看了喜华一眼,喜华会意上前去搜霞夫人的身,霞夫人恶狠狠的瞪着喜华,却被玄宫禁锢的动弹不得。

    “世子妃,只搜到了这个!”

    云曦打开纸张扫了一眼,上面写的是关于冷凌逸的身世。

    云曦将纸张收进了自己的袖中,冷眼看着霞夫人,“你是谁的人?”

    霞夫人进王府的时候冷凌衍年岁还小,那时候的他未必有这样的手段!

    “我是陛下赐给王爷的,即便我只是个夫人,你也不能私自处决了我!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眼线,只凭我今日在这里阻拦了你?云曦,你们若是敢动我,便是对陛下的不敬,一定会让陛下忌惮!”

    霞夫人撕下了一直伪装的面具,那个看起来最愚蠢的霞夫人竟也是个了不得的聪明人物。

    云曦叹了一口气,看着霞夫人开口道:“你说的不错,你是陛下赏赐的人,我们的确不好私自处决了你!

    可若霞夫人是因为顶撞了欧阳侧妃,被疯癫的欧阳侧妃所杀,这件事与我们便没有干系了……”

    “欧阳侧妃?”

    霞夫人几乎都忘了这么一号人,自从冷凌墨被锦安王行了家规之后,便被关在院子里,每日都喝的酩酊大醉。

    欧阳侧妃的神智也越发的不清醒,甚至还出来闹过两次,说什么自己是锦安王妃之类的疯话。

    锦安王嫌她烦,直接封锁了院子,每日除了送饭的人进去,便再无人出入。

    霞夫人一时有些听不懂,云曦耐心的解释道:“欧阳侧妃已经是个疯癫之人了,难道陛下还会去审问一个发疯的妇人吗?

    欧阳侧妃好歹也算是太子殿下的姨母,这件事若是深究起来丢的岂不是太子的脸,你觉得陛下会为了一个歌姬大动干戈吗?

    一个小小夫人的死活谁会在意,不过对外说一声暴毙而已,最多是你的主子心疼一会儿,这么好的一颗钉子居然废了?”

    云曦的声音很温柔,更是极尽耐心,霞夫人怔怔的看着云曦,似乎还想说什么。

    云曦从袖中抽出了那张纸,在霞夫人面前展开,又从灯笼中引了火苗,将那张纸烧成了灰烬。

    霞夫人看着那张燃着的纸张缓缓飘落,最后只变成一缕黑灰,眸中不由浮现了惊恐。

    “你是谁的人并不重要,因为有些人注定要死,我这个人没那么重的好奇心!

    我知道你们死士最重要的就是忠心,你也的确做得尽职尽责,我怎能忍心让你的死士生涯有污点?”

    云曦缓缓贴近霞夫人,扬唇浅笑道:“我告诉你,你的猜测很正确,他就是世子一母同胞的弟弟!”

    云曦说完直起了身子,冷眼看着霞夫人眼中的不甘,冷然转身,声音幽寒,“处置了吧,弄得干净些!”

    “云……”锦夫人不甘心的嘶喊着,然而她刚喊出了一个字便再也没有机会发出声音了。

    云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如今眼线除了,他们也该好好思索如何将殷钰送出金陵!

    ……

    楚宫中。

    楚帝咳了几声,才看着锦安王道:“霞夫人怎么突然就没了?”

    “回陛下,都是臣弟管教不严,竟让欧阳侧妃与霞夫人两人冲突至此,更没想到欧阳侧妃会……

    还请陛下降罪,那罪妇全凭陛下处置!”锦安王一副气怒的模样,心里却是恨冷凌澈和云曦,什么事都要他来善后!

    “罢了罢了,这件事也不好听,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你这个王爷,后院的事你也好好管管!”楚帝又咳了起来,喝了几口水才勉强压下。

    “不过你身边总得有人伺候着,朕再为赐两个年轻温柔的贵家小姐吧!”

    “陛下!臣弟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哪里还能再纳年轻女子!”锦安王连忙拒绝道。

    楚帝却是笑了,“朕比你年岁还大,这宫里不还是得选秀吗?你是堂堂锦安王,多少女子会趋之若鹜?”

    “皇兄,臣弟不想再纳女子进宫了!以前皇兄让臣弟纳谁,臣弟便纳谁,可这么多年了,臣弟也累了!

    女人的心思远比我们更多,如今臣弟好不容易有了两个孙子,不想再乱起来了……”

    锦安王眸色疲倦,楚帝动了动嘴角,心中也有亏欠,除了王妃是锦安王自己所选,其余的女子都是他赐给锦安王的,这些年锦安王确实过得不好。

    “既然你不愿那便算了,遇到喜欢的女子你自己收了吧!对了,殷钰的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办,他好歹是我们的表侄,朕也没想到……”这件事也让他颇为为难,他没想到殷钰会这么年轻就去了。

    “此事自有皇兄决断,臣弟不敢妄言!”锦安王拱手称道。

    “都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谁想到会变成这般,若是朕知道会这样,也不会让他去了!

    母后一向疼他,心里只怕更是难过,你让云曦多带团团进宫看望母后,免得她心中忧思!”

    楚帝没说几句话便又咳了起来,他挥了挥手,让锦安王退下。

    他接过御医熬好的汤药,皱眉喝尽,“这药喝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御医院这些废物们!”

    “陛下不要动怒,奴才去御医院问问,看看能不能多加些甘草,也让陛下好的快些!”

    楚帝“嗯”了一声,韦喜德躬身出殿,唤来自己的亲信嘱咐了一遍。

    “转告太子殿下,王府的钉子没了,让他务必注意王府外的动静!”

    韦喜德看着小太监的背影,眉头紧锁,真是可惜,这颗钉子他埋了这么多年,起了不少的作用,如今竟是废了,不仅太子要小心,他也务必比要谨慎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