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十章 搜查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十章 搜查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云曦听闻冷凌澈他们不日便要归来时,心情很是轻松。

    这样不仅冷凌澈平安归来,殷钰的事情也能尽快得到解决,她也就不必再提心吊胆了。

    殷钰听闻之后,心情略有松意,却又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他环视着屋内,听着一众婢女的说笑声,还有团团稚嫩的咿呀学语声,殷钰只觉得十分的安谧祥和,这种氛围真是让人不舍……

    一时间,殷钰的心情竟是复杂起来,他一直盼着自己的伤口尽快好起来,这样他就能早一些离开,免得给二嫂她们添麻烦,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他又莫名的失落……

    可就在殷钰躺在床榻上仰面朝天思索的时候,云曦突然慌忙的小跑进内间。

    殷钰从未见过云曦如此慌乱,连忙问道:“二嫂,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云曦脸色冷肃,眉宇间竟满是急色,“陛下在回金陵的途中遇刺了!”

    “什么?”

    殷钰震惊的下意识的起身,动作牵动伤口,疼的殷钰倒吸冷气。

    “那陛下的情况如何?”这件事太过出人意料,楚帝出行,身边有无数侍卫保护,怎么会遇刺?

    “具体情况还不得而知,可是现在满城都被禁军控制了,说是正在搜捕缉拿刺客……”

    云曦声音冷冷,殷钰闻后一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云曦,“难道……此事是冲着我来的?”

    这简直太荒谬了,为了他竟然做得出行刺帝王的事情,他们是疯了不成?

    “目前看来很有可能,王爷和世子他们还远在城外,禁军以缉拿刺客为由,便是王府也不得阻拦搜寻……”云曦看了殷钰一眼,眸中一片忧色。

    殷钰挣扎着想要起身,云曦连忙按住了殷钰的肩膀,“你要做什么?”

    “不行!我得离开!若他们的目的真是为了我,我决不能留在你这!”若是真的查了出来,云曦的闺誉就全毁了!

    “现在城内全是禁军,你能去哪?而且你现在浑身是伤,若是他们以你是刺客为由对你痛下杀手,你岂不是去送死吗?”

    他们这招果然高明,不管殷钰是留是走,都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如今殷钰“去世”的消息都已经传到了楚帝的耳中,若是在这个时候发现殷钰藏在锦安王府,那么他们背负的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冷凌衍果然够毒!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拖累你们!”楚帝多疑,若是知道锦安王府也参与此事,还指不定猜想出什么来!

    “世子妃!不好了!有人带着一队禁军冲进了王府,说是看见刺客逃到了我们这!”

    喜华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云曦和殷钰脸色齐齐一变,没想到他们的动作竟然这般快!

    殷钰脸色瞬间泛白,如今他便是想转移都不能够了,偏偏二哥此时不在,若是此事传了出去,她岂不是要背负骂名?

    云曦看了殷钰一眼,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安华道:“你让玄商出去迎着,务必要好好配合禁军仔细搜查府邸,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

    安华会意,连忙去办,可饶是这样也只能拖延一段时间,云曦与殷钰四目相对,云曦的双眸突然浮现一抹冷寒的厉色,让殷钰看着都觉得心惊。

    “青玉,你……”

    云曦冷冷吩咐道,殷钰闻后更是震惊,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青玉点了穴道,如何也动弹不得,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殷钰狠狠的望着云曦,不停的用眼神表示着他的不愿,可云曦却是不再看殷钰,如今只能破釜沉舟了!

    带兵前来的是禁军左统领陈彪,玄商眯了眯眼睛,陈彪是西宁侯的手下,他能爬上这个位置也要靠西宁侯一路提拔,看来今日果然是为了殷钰!

    “左统领,这是出了什么事?王爷和世子不在府中,您这闯进锦安王府怕是不妥吧……”

    陈彪看了玄商一眼,他穿着虽是简单,但是王府众人对他很是恭敬,想来应是王府的体面人。

    陈彪掏出了令牌,冷声道:“陛下遇刺,我等奉命搜查,有人说曾看见刺客逃窜到王府附近,自是要进来搜查一番!”

    “竟然有这等事?左统领放心,锦安王府定然全力配合!可是后院都是王府女眷,不如您先搜查前院,也好让女眷们有个准备的机会……”

    陈彪虽然很想直接闯进后院,但是这里毕竟是锦安王府,他还是要所顾忌的。

    “嗯!你们分成四队,给我的认真的搜!”

    玄商扬唇一笑,一挥手道:“你们几个前去带路,此等大事不能懈怠,每座院子每间屋子都要细细的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陈彪看了玄商一眼,玄商笑意盈盈,态度恭敬,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陈彪收回视线,前院的动作还是快点好,他应该找一个借口快点去后院,毕竟太子的意思是……

    王府的下人们十分尽责,恨不得每个柜子都打开查一遍,陈彪有些不耐烦了,可偏偏玄商一副尽职尽责的模样,让他一时不好开口。

    正在这个时候,章氏和蓝玉杺竟是突然进了王府,玄商皱了皱眉眉,直接开口道:“王府今日有事,二位夫人请回吧!”

    “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前些日子我们得了些上好的血燕,我们这样的人如何配吃,便想着给世子妃送来……”

    章氏打开锦盒,里面装的的确是血燕。

    玄商淡漠的看了一眼,他们王府难道还会差这点东西不成?

    陈彪却是开口说明了来意,章氏惊讶的不禁掩唇,担忧的说道:“那刺客若是逃遁,最安全的地方岂不是全是女眷的后宅?

    玄商管家可有在后院多安排一些侍卫,若是惊动了哪位可就不好了!”

    陈彪扬唇一笑,他等的就是这一句!

    “这位夫人所言有理,不过也不必如此麻烦,禁军在此自是能护住众人的安危!”

    陈彪说完便只留下一队人在前院搜寻,他则是带着剩下的一众人直奔后院。

    玄商瞪了章氏二人一眼,连忙跟上,章氏和蓝玉杺相视一笑,也抬步跟上。

    前院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后院,锦夫人和霞夫人带着冷凌逸和冷清蓉站在院中。

    “这前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动静怎么这么大?”锦夫人捏着冷凌逸的肩膀,一脸的茫然。

    “谁知道呢?本来还想小憩一会儿,如今却是不能了!”霞夫人甩了甩帕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冷凌逸却是紧张的不行,若是一会儿搜到二嫂的屋子,那殷侯爷的事情……

    冷凌逸紧张的直咽口水,霞夫人瞥了一眼,笑道:“七公子的胆子也太小了,你看你六姐都不害怕呢!”

    冷凌逸懒得理会霞夫人,望着那些浑身甲胄的禁军更是担心的不行。

    玄商对几人行了礼,简单的说了一下情况,“还要委屈二位夫人了,禁军要搜查房间……”

    “那你们得小心点!我房间里好多瓷器玉器,你们要是碰坏了可要赔的!”冷清蓉只关心她的那些宝贝,剩下的可不在乎。

    “小姐放心,我们只是搜查刺客,怎么会弄坏府里的东西?”

    陈彪一挥手,禁军便进了每个屋子搜查,陈彪神色轻松,并不在意,玄商垂下了眸子,看来这个陈彪是有备而来的了!

    几个院子简单的搜寻了一圈,自是什么都没有,玄商引着陈彪向前走,开口道:“前面是大少夫人和世子妃的院子,因为二位小公子都还小,还请您的手下务必要动作轻些!”

    “这是自然!”陈彪满口应道,指挥道:“这样太慢了,你们去大夫人处搜查,切记动作要轻!剩下的人与我与世子妃处!”

    玄商攥了攥拳,但愿世子妃已经准备好了!

    霞夫人甩着帕子要跟上去,锦夫人不解的问道:“你跟上去做什么?”

    “当然是看热闹啊!”霞夫人的笑意十分灿烂,在某一瞬竟让锦夫人觉得十分陌生,似乎这霞夫人有哪里不一样。

    冷凌逸也朝着云曦的院子跑了过去,锦夫人心里惴惴不安,也只好抬步跟了上去。

    章氏和蓝玉杺走在众人最后,蓝玉杺小声的问道:“大嫂,你说太子的消息准不准啊?”

    “十有八九吧!”

    “哈哈!这下可热闹了,我看她日后如何见人!”

    两人都嘴角扬笑,轻松愉悦的跟上去看热闹了。

    芙蓉阁门前有人把守,就算迎面走来的是一队禁军,乐华脸上也有没有一点惧色,只掐着腰站在院子前,冷脸看着众人。

    陈彪不悦的皱起了眉,玄商开口道:“他们只是例行检查,不会耽搁很久的……”

    乐华抿了抿嘴角,看了玄商一眼,才不情不愿的离开,还狠狠的说道:“小心点!”

    陈彪没想到一个小小婢女都这么猖狂,想到太子吩咐的事情便立即率队进了院子。

    安华与陈彪福了一礼,笑着说道:“奴婢刚才已经禀告了世子妃,世子妃说让大人好生查着,我锦安王府一定配合!

    不过那间是奶娘的屋子,现在小公子正在睡觉,还请大人千万不要惊动了小公子!”

    “自然!”其他的屋子不过就是一个过场,陈彪看了一眼房门紧闭的正屋,嘴角泛起了冷笑。

    章氏扫视了一圈,好奇的问道:“咦?怎么不见世子妃呢?”

    安华淡淡笑笑,开口道:“世子妃正在屋内沐浴……”

    陈彪眸色一冷,这个时候沐浴,说出来谁会信,还不是为了躲避搜查?

    章氏脸上的笑也淡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搜查其他地方的禁军都已经回来复命,并无刺客的踪影。

    陈彪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与安华说道:“如今只剩下这一间房子了,还请世子妃行个方便!”

    安华闻后笑了笑,语气轻松道:“世子妃定然会配合,只是世子妃现在在沐浴之中,还请大人多等一会儿了……”

    陈彪哪里能等,锦安王和冷凌澈距离金陵已经不远了,若是等他们回来,定会受阻,他必须在锦安王和冷凌澈回来之前将人揪出来!

    “除了锦安王府,我们还有其他的地方要去搜查,哪里等得起,还请世子妃行个方便!”陈彪高声说道,却没得到云曦的回应。

    安华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了,但还是有礼的说道:“大人,世子妃正在沐浴,如何行方便?

    不如大人留下一队人在此,等世子妃沐浴好了之后,自会让人进去,这样也不会耽误大人的差事!”

    “不可!我必须亲眼看着才行,上面的命令便是如此,我怎能怠慢?”

    安华也冷了脸色,沉声道:“这位大人,说句不中听的话,世子妃在里面沐浴,难道里面还会藏着刺客不成?

    您这是怀疑锦安王府,还是想要败坏世子妃的名声?我们已经在全力配合您了,您怎么如此咄咄逼人?”

    陈彪感叹这个小婢女口舌之伶俐,却也正色道:“并非我对锦安王府不敬,只是此事事关陛下,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这般说来,你们现在还要硬闯世子妃寝房了?”安华收起笑意,乐华几人也围了上来,两方一时剑拔弩张。

    陈彪心中焦急,他明知道人在里面,却又不好直接闯进去,着实为难。

    章氏转了转眸子,向前一步,担忧道:“世子妃紧闭房门,还没有声音,该不会被刺客挟持了吧?”

    蓝玉杺闻后明白了章氏的意思,更是一脸慌忙,“天哪,若是世子妃被贼人挟持,岂不是有性命危险?

    禁军不好进去,我是女子总是方便的,我要进去看看世子妃是否安好!”

    蓝玉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仿佛是要为了云曦去送死的模样,章氏侧身绊住了安华几人,蓝玉杺猛的向房内冲了进去,嘴角悠然扬起,语气难掩欢快,“你们真是说笑,这哪里有人沐浴了!”

    陈彪闻后也带人走了上去,玄商面露急色,安华却是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嘴角轻轻一挑。

    玄商见此放下了心,看来世子妃是有准备的!

    外间很简单,一眼便可以看清,蓝玉杺的嘴角泛着冷笑,大步便迈向了内室,云曦,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我这次要让你再无容身之地!

    然而蓝玉杺刚走到外间门口,里面便传来了女子的尖叫声,蓝玉杺愣住了,陈彪以为里面有什么情况,正要冲进去,只闻里面一阵水波流动的哗啦声。

    那声音十分慌乱,还有一女子尖锐的喊叫声,“大胆,你们竟敢擅闯世子妃寝房,都不要命了是吗?”

    陈彪没敢迈步,只开口问着蓝玉杺,“里面怎么回事……”

    先冲出来的是宁华,她狠狠的推了蓝玉杺一把,指着拐角处的陈彪几人,“好大的贼胆!竟是敢闯我锦安世子妃的寝房,都不要脑袋了是吗,都给我滚出去!”

    蓝玉杺不敢辩驳,陈彪见此也不敢再闯,连忙带人退了出去。

    蓝玉杺脸色一白,刚才她看的清清楚楚,云曦的确是在里面沐浴,听到她的声音才从浴桶里出来……

    难道殷钰真的不在里面?

    若是殷钰不在,那他们今日岂不是麻烦了……

    陈彪还有些发懵,正想问蓝玉杺看到什么没有,只见云曦披着一件大氅,完全浸湿的乌发松散的挽着发髻,发丝上还不断的淌着水,分明是刚刚沐浴过后的模样。

    章氏一时瞠目结舌,陈彪也脸色大变,他们只以为沐浴是个说辞,没想到云曦是真的在里面……

    云曦脸色冷寒,那一双墨眸泛着幽幽寒光,额间的那抹红梅在水珠的沾染下更显得妖娆冷艳,“刚才是谁带人闯进去的?”

    安华站出来,一脸愧疚的说道:“奴婢无用,拦不住殷二夫人和这位大人……”

    云曦扫了一眼不敢言语的蓝玉杺,几步走到陈彪面前,陈彪拱手想要赔礼,云曦却是冷笑一声,抬手便狠狠打了陈彪两个响亮的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