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五章 再生变故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五章 再生变故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冷凌澈回到芙蓉阁时,云曦正哄着团团睡觉,冷凌澈见云曦的情绪平缓了许多,嘴角欣慰的扬起。

    他脱下了朝服,洗净了手,才接过云曦怀里的团团。

    团团已经要睡了,此时正半眯着眼睛,一张红润的小嘴轻轻的吧唧着。

    见团团睡了,冷凌澈小心的将团团放在了小床上,才拉着云曦坐在床榻上说话。

    “今日陛下问我,此时夏国动乱,可是攻占夏国的好时机?”

    云曦眉头一挑,“陛下是在试探你?”

    冷凌澈握了握云曦的柔夷,莫不在意的说道:“也不全是试探,他的确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自从宸妃复出之后,楚帝对冷凌澈的态度有了很明显的转变,冷凌澈也感觉的到,楚帝对他虽有防范,却不是之前的忌惮。

    云曦闻后只点了点头,神色虽是清冷,眸中却也泛着一丝担忧,“我对夏国的确没有眷恋了,可夏国的百姓却是无辜……”

    “夏国现在虽然动乱,可各地军阀割据,拉拢人心还来不及,自是不会迫害百姓!

    可楚夏南三国迟早一战,这是绝对无法避免的!陛下和南帝都有野心,而夏国无疑是一块肥肉……”

    这个问题冷凌澈一直在考虑,因为那时他以为这夏国迟早会交到云泽的手中,为此还筹谋了一番,如今倒是无用了……

    天下之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的确不是他们所能控制的。

    云曦压住了心中的愁绪,不想再去思虑有关夏国的事情,便主动引开了话题,“我今日进宫去看十一殿下了,他好像受了很大的惊吓,一直抱着我哭……”

    冷凌澈眉尾动了动,双眸微眯,似有不悦,云曦觉得冷凌泽是个孩子,他可不那么觉得。

    已经是十四岁是少年了,再过三年都可以娶亲了,居然还敢抱着他的曦儿撒娇。

    云曦却是没注意到冷凌澈的神色,只自顾自的说道:“不过这次他清醒之后好像有点不一样了,甚至连人都不记得了……”

    “失忆?”

    云曦摇摇头,叹道:“也不知道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看着云曦担忧的模样,冷凌澈将心中的不满压下,若是冷凌泽能让云曦转移一下注意,他便姑且受着吧!

    “对了夫君,小侯爷那边可还顺利,他这一晃也离开许久了……”

    提及殷钰,云曦发现冷凌澈那一向淡然的脸色微微生变,双眉轻蹙,眉宇间似有忧色。

    云曦心头一凛,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可是他那边有何危险?”

    见云曦担心,冷凌澈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安抚道:“事情的确有些难办,但是未必有危险,你先不要忧虑,陆流君已经去助他了……”

    “陆流君是去找小侯爷?”云曦坐直了身子,一脸惊诧的看着冷凌澈。

    虽然她也不敢相信陆流君那样的人会做出离家出走的事情,却也没想到陆流君竟是被冷凌澈安排去找了殷钰。

    “丞相府的公子总不好突然失踪,男女情事最适合掩饰不过……”冷凌澈淡笑说道,远山般的眉轻轻淡开,犹如浓墨晕染。

    云曦怔愣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还真是厉害,什么事都能用得上!

    不过陆流君和殷钰的关系众人皆知,若是陆流君没个由头便离了金陵的确惹人怀疑。

    若是真有人想对殷钰不利,至少他在暗处还有一个帮手。

    ……

    冷凌泽的头渐渐不痛了,便央着孙嬷嬷要出去逛。

    孙嬷嬷其实恨不得能让冷凌泽一直安分的待在屋子里,却又不忍心圈着他,便带了好几个小宫女小太监一同跟着冷凌泽。

    冷凌泽向四周打量着,他对这楚宫没有一点印象,可他必须尽快适应,至少要熟悉宫里的主路,否则以后只会更加麻烦。

    冷凌泽做出一副玩乐的模样,一会儿摘花,一会捡石子的,看到一些宫殿便会去问孙嬷嬷。

    孙嬷嬷也都耐心的一一回答着,心里却是觉得就算她与冷凌泽说了,只怕他也记不住啊。

    冷凌泽在心里一点点熟悉着路线,迎面碰见了一行人,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衣着华美的中年妇人,她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与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

    那两个孩子虽然一个是男孩,一个是女孩,但长得却十分相像。

    与樱桃套话很简单,这宫里有谁冷凌泽都已经知道的差不过了,可樱桃只是一个小宫女,再多的利益关系她便不知道了。

    冷凌泽打量着眼前的几人,看来她们便是很受楚帝宠爱的湘妃以及九公主、十皇子了!

    冷凌泽躲在了孙嬷嬷的身后,一副很怕见人的模样。

    孙嬷嬷一行人连忙给湘妃几人行礼问安,湘妃扬了扬嘴角,笑得十分温婉,声音也是悦耳动听,“看来十一殿已经大好了,如此本宫便放心了……”

    孙嬷嬷跪在地上,却发现冷凌泽还呆呆的站着,便连忙拉了拉冷凌泽的衣摆,开口道:“这是湘妃娘娘,殿下快问安啊!”

    冷凌泽被孙嬷嬷拉扯的手足无措,他紧张的揉搓着自己的衣袖,一副几欲落泪的模样。

    “算了,你们都起来吧!”湘妃还不想与一个傻子置气,便淡淡的抬手让他们起身了。

    九公主冷清菲走上了前去,笑盈盈的看着冷凌泽,声音甜脆,“十一弟恢复的不错嘛,以后无趣可找我们来玩!”

    顿了顿,冷清菲又笑着说道:“二堂嫂很喜欢你呢,她是不是经常去你那啊?”

    冷凌泽眨了眨眼睛,小声的问着身边的嬷嬷,“谁是二堂嫂……”

    “就是冷世子妃啊!”

    “哦!”冷凌泽点了点头,抬头又问道:“那谁是冷世子妃啊?”

    孙嬷嬷一时无话可说,冷凌洄被逗笑了,开口笑道:“九姐,你就别问他了,他知道什么啊!”

    冷清菲也笑了笑,她扫了冷凌泽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都说十一弟命不好,可我看十一弟很幸运呢,偏偏入了二堂嫂的眼!”

    孙嬷嬷也怕冷凌泽会冲撞湘妃几人,便连忙拉着冷凌泽走了。

    冷凌泽一直低着头,眼中一片清明,看来这湘妃母子几人对阿姐有很深的敌意,否则也不会试探一个心智不全的人!

    如今有夺嫡可能的便是太子冷凌衍和十皇子冷凌洄,可冷凌衍比他们年长不少,他虽然没有见过,但他能稳坐太子之位多年,绝对不是个蠢笨的。

    相比之下,十皇子年岁小,他的母族一开始支持的还是曾经的二皇子,的确是处于劣势。

    不过他之前便知道这两方在锦安王府均有势力,只是太子一方现了败势,湘妃若是想要和太子齐头并进,只怕对锦安王府定会虎视眈眈。

    看来他要多注意些这个湘妃了!

    不过他现在没有人手,处事的确有些艰难,还是慢慢图之吧!

    “九姐,你与一个傻子废什么口舌啊?”冷凌洄一想到冷凌泽的傻样就觉得好笑。

    “傻子才会口无遮拦啊,可是他也着实太傻了!”冷清菲摇了摇头,也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湘妃脸色微冷,伸手扯断了一朵娇艳的小花,“这次还真是可惜,居然没伤到他们一点!”

    他们花重金请了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门派,结果竟是全军覆没,好在没有牵扯到他们身上!

    “母妃别急,反正这宫里又不是只有我们想要他死,且看着吧,也许秋猎便蛮有趣的呢!”九公主低声说道,冷凌衍与冷凌澈虽是没有正面交恶,但也是势同水火,坐收渔翁之利许是更好!

    说到秋猎,冷清菲又问道:“母妃这次与父皇一同去吗?”

    湘妃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冷声道:“这次去的妃嫔只有宸妃一人!”

    冷凌洄打量着湘妃的神色没有说话,冷清菲却笑着说道:“母妃要代理六宫,自然不能随行!”

    “话虽如此,可是你父皇也是真心偏向宸妃,就连对冷凌澈的态度都缓和了下来,就算宸妃没有皇子,对我们也是个阻碍!”

    更何况楚帝夜夜宿在宸妃那,若是宸妃再有了身孕,这才是最难办的!

    可是这些话湘妃没有说,毕竟冷清菲年纪还小。

    冷清菲想了想,突然笑道:“宸妃只有冷清落那么一个宝贝女儿,若是她的婚事能握在我们手里,宸妃可还敢不听话?”

    湘妃摇了摇头,脸色沉郁,“若是以前还好办,如今就算你父皇也不会答应的!”

    “那就让他们不得不答应啊!”

    冷清菲笑得甜美可人,湘妃怔了怔,用手戳了戳冷清菲的额头,“你真是个鬼机灵!”

    母子三人笑着离开,很是欢喜!

    ……

    过了两日,云曦做了些点心,又抱着团团进了宫。

    可这次云曦没有将团团留在德彰宫,而是要抱去给冷凌泽看看。

    殷太后有些不放心,冷凌泽毕竟不是正常的孩子,下手没有轻重,弄伤了可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云曦和冷清落齐齐保证,殷太后才答应暂时放人。

    冷凌泽在宫里思索着宫里的局势,他不可能一下子比得上冷凌衍和冷凌洄,可至少他要让楚帝记得他还有一个皇子。

    只要楚帝心中有他,对他稍稍看重,他行事也会比现在轻松的多。

    他正是想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人问好,他一听便立刻跑了出去,果然是阿姐!

    “姐姐!”

    冷凌泽飞扑过去,冷清落愣了愣,正奇怪他怎么会突然与自己亲近,谁知冷凌泽竟是扑向了云曦。

    冷清落弹了冷凌泽的额头一下,不高兴的说道:“你姐姐在这呢,她是嫂嫂!”

    冷凌泽揉了揉额头,低头抿了抿嘴,但还是掩饰住了眼中的不悦。

    见冷凌泽不理自己,冷清落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这个姐姐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冷凌泽惊喜的发现云曦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肉娃娃,他连忙张开手,笑着说道:“抱!”

    孙嬷嬷哪敢让他抱,万一摔倒了可怎么办。

    云曦笑着说道:“他还小,你一定要轻轻的,好不好?”

    冷凌泽郑重的点头,他怎么会伤了自己的小外甥?

    冷凌泽一接过团团,众人就如临大敌,连忙在四周护着,生怕冷凌泽情绪不稳,弄伤了团团。

    团团醒着呢,他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冷凌泽,咿呀呀的说着什么。

    冷凌泽眼眶一酸,险些落下眼泪,这便是他的小外甥吗?

    长得真偏亮,真像阿姐!

    怀里的娃娃沉甸甸的,那一张小脸蛋胖的粉圆粉圆的,冷凌泽轻轻的晃着手臂,柔声的唤着“团团……”

    冷清落却是诧异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叫团团?”

    冷凌泽心中一紧,他竟然脱口而出了,应该没有人会有人与他说这些吧?

    “胖胖的,像肉团子……”冷凌泽咧嘴笑道,惹得众人也是哈哈一笑,团团的确是胖的很。

    团团似乎不乐意了,伸手去抓冷凌泽的嘴。

    冷凌泽却是笑得更加温柔,满眼都是笑意。

    孙嬷嬷见团团扯冷凌泽的嘴,虽然团团还小,不会扯伤了冷凌泽,可若是冷凌泽觉得痛了一松手,那可就要命了!

    “殿下还是将小公子还给世子妃吧,您看世子妃还为您带了点心呢!”

    冷凌泽知道他们不放心自己,便听话的将团团交给了云曦,故作欢喜的去抢食篮,心中却有些苦涩。

    明明阿姐就在身边,他却不能相认。

    阿姐,不要怪泽儿,泽儿这次一定要自己成长起来!

    云曦见冷凌泽欢快的吃着点心,欣慰的笑了笑,就让他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一辈子也好,不要像他们一样被卷进这无休止的争斗了!

    云曦和冷清落闲坐院中,聊起了琐事,冷凌泽竖耳听着,本想着看能不能听到一些消息,谁知冷清落说的都是一些琐事。

    冷凌泽不免有些失望,他知道这个是七公主,是宸妃的女儿,而宸妃也是冷凌澈的亲姨母。

    他十分熟悉自己阿姐的性格,她对谁都是淡淡的,但看阿姐与冷清落热络的模样,看来这冷清落应该对阿姐很好吧!

    既然这样那便是自己阵营的人,以后可以避免误伤。

    云曦两人坐了一会儿便要离开了,冷凌泽依依不舍的看着云曦,却也不敢再去拉扯,毕竟他们现在不是亲姐弟的关系,他不想给阿姐找麻烦。

    “十一殿下有没有特别喜欢的点心,下回我再拿给你……”

    冷凌泽摇了摇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云曦,“我只要姐姐常来看我……”

    不知为何,云曦的心紧了一下,这样的眼神让她想起了她即将远嫁楚国,泽儿那留恋不舍的目光。

    “好,我会常来的,你在宫里也要乖乖的,好吗?”

    冷凌泽点了点头,目送云曦两人离开。

    阿姐,等着泽儿,泽儿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清落,你没有没有觉得十一殿下有哪里不一样了?”云曦蹙眉问道,她总觉得冷凌泽似乎与以前不一样了。

    “不一样?我怎么没发现,他不是一直这样吗?”冷清落是什么都没看出来,便拉着云曦兴奋的说起了秋猎的事。

    “二嫂,这次我会跟着一同去秋猎,你喜不喜欢小兔子,我给你抱一窝回来!”

    云曦不禁失笑,开口道:“兔子倒是无所谓,猎场可不比宫里,你要处处小心才是!”

    “二嫂你就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云曦闻后笑笑,心里却对秋猎有些放不下,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又趁机有什么小动作,但愿他们此行一切顺利吧!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过得十分平静,甚至让人忘了这金陵险峻的局势。

    可就在冷凌澈他们即将启程的前一日,突然生了事端!

    那日冷凌澈回来的颇晚,就连晚膳时分过了依旧没有回府,若是以前冷凌澈有事一定会派人告诉云曦不必等他,难道今日是出了什么事?

    未等云曦思虑,外面隐隐有了嘈杂声,房门突然被人冲撞开,只见玄宫几人抬着一个架子走了进来,上面还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

    云曦心中一沉,走上前去一看,不由惊呼出声,“小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