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四章 筹谋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四章 筹谋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都是一愣,这可是极其不合规矩的,冷凌泽虽说心智不全,但已经是十四岁的少年了,哪有叔嫂之间可以这样的!

    “殿下,您快放开世子妃,这可不合规矩啊!”孙嬷嬷吓得脸色都白了,连忙小声开口道。

    可是冷凌泽恍若未闻,只抱着云曦伤心的落泪,云曦的心中一软,侧头与孙嬷嬷说道:“这孩子估计是吓坏了,你在外间守着,别让人进来就好!”

    孙嬷嬷看了一眼哭的正伤心的冷凌泽,心中也有不忍,便点点头答应了。

    云曦以为冷凌泽是因为摔下假山而害怕了,便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开口安慰道:“没事了,不要怕……”

    “阿……姐……”他声音哽咽不已,几乎让人难以听清。

    云曦听到冷凌泽唤她姐姐,不由失笑,想到两人最初见面时,冷凌泽还叫他娘亲呢!

    “我是你二堂嫂,不是姐姐……”虽然冷凌泽也是她的弟弟,可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被任何人得知。

    冷凌泽始终抽泣着,云曦耐心的安抚着,他很想告诉她,他不是冷凌泽,他是她的弟弟云泽!

    可是,声音已经到了嘴边,他却迟迟不愿开口,若是阿姐现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她会怎么做呢?

    她会担心他,惦记他,会不顾一切的保护他,可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又是什么呢?

    在夏国时,阿姐因为他屡屡遭受危险,她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平稳的生活,他不想再一次拖累她!

    他真是一个没用的弟弟,要始终躲在姐姐的羽翼下存活,可他不想再那样了,他也想保护姐姐,保护他所珍视的人。

    想到此处,他只是更加用力的揽住云曦,将所有思念尽数倾诉在这个拥抱里。

    云曦发现今日的冷凌泽似乎有些不同,可她一时却又说不好哪里不对,只能任由冷凌泽抱着她,任由他将头埋在她的肩窝,肆意的哭泣着。

    过了半晌,冷凌泽终是渐渐停止了哭声,他抬头时发现云曦的肩膀湿了,便连忙用手去擦,“脏了……”

    “没事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云曦笑着拍了拍冷凌泽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里握着那块玉佩,脸上的笑容不由一凝。

    冷凌泽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佩,将它递给了云曦,云曦接过玉佩,轻轻抚摸着上面的纹路。

    “这是我弟弟的玉佩……”

    冷凌泽眸光闪了闪,想到那两个宫女的谈话,便低声问道:“他在哪?”

    云曦摇了摇头,骤然用力将玉佩握紧,“他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但我相信那里一定很美……”

    冷凌泽垂下了眸子,原来他真的已经死了……

    难怪他在睡梦之中会看到阿姐绝望无助的哭泣,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真是弱小的可怜,没有了姐姐的庇佑便无法生存,他不想再做这样的人了,这一次他要来守护她!

    “以后我就是你的弟弟,你就是我的姐姐……”他握住了云曦的手,那曾经总是有些朦胧黯淡的眼眸竟是变得璀璨而明亮,让云曦一时竟有些眩晕。

    云曦摇了摇头,一定是她想多了,她可能是太过思念泽儿,才会觉得冷凌泽的眼神像极了泽儿望她的时候,带着无限的憧憬和欢喜。

    “殿下,你要记得唤我一声堂嫂……”

    冷凌泽却是固执的摇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曦,一字一顿道:“就是姐姐!”

    云曦也不疑有他,只以为冷凌泽是在闹小孩子脾气,便只笑笑不再多语。

    云曦其实很想将玉佩留在自己身边,毕竟这是泽儿最珍视的东西。

    可是想到这玉佩在触碰到冷凌泽时也会发出蓝紫色的光芒,她又觉得是这玉佩选择了冷凌泽。

    而且冷凌泽也的确好了起来,虽说她也不敢相信是这块玉佩治好了他,但是心里却又放不下。

    云曦不舍的望着手中的玉佩,再一次抚摸着上面的纹路和那已经有些褪色的紫色璎珞。

    她将玉佩放在了冷凌泽的手里,柔声说道:“这是我弟弟的东西,我本希望这块玉佩能保护它,可是……

    你很像我的弟弟,这块玉佩也与你很有缘分,你能帮我好好守着这块玉佩吗?不要让它离开你的视线,更不要让别人夺走了它……”

    冷凌泽握住手中微凉的玉佩,用力的点头,不仅是这块玉佩,他还要守住更多的人!

    冷凌泽转了转眼眸,如今他只是一个痴傻皇子,而且就连母亲都没有,想必在这宫中生活定然十分艰难。

    可这种痴傻却也是救命的,在他羽翼丰满之前,他还是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好,或许做些事情也要更加的简单。

    他抬头看了看云曦,虽然他说是要保护阿姐,不过现在他却是要用阿姐来做些事情!

    “姐姐,我是个傻子对吗?是不是所有人都讨厌傻子啊?”

    他努力的做出一副痴傻无辜的样子,他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夏国的一幕一幕,可他能够猜到,在阿姐知道他死了时候一定是痛不欲生。

    阿姐一定会为他报仇,那便一定会与国公府有一场恶战。

    阿姐遇到的所有的危险都是因为他,若是没有他,他的阿姐早就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

    虽然那时他好像已经死了,可是阿姐那张惨白的脸,那双猩红的眼,还有痛苦绝望的表情都无比清晰的映在他的脑海中。

    他绝不会让历史重演,虽然这具身子有很多的缺陷,可他也是个皇子,他也有资格夺得皇位,拥有皇权的人便有能力守住一切!

    云曦和宁华一怔,两人都有些怜悯的看着冷凌泽,可冷凌泽只歪着头看着云曦,一脸的疑惑不解。

    “这些话是谁说的?”

    冷凌泽再不受宠也是个皇子,如何也轮不到他人置喙。

    “就是今天给我扫地的宫女们啊,她们说我傻子,跟了我的人都太倒霉了,一辈子都没出息!

    她们也挺可怜的,不如就让她们去想去的地方吧!”

    他一个势单力薄的皇子自是没有权利更换宫人,可他也不想在身边留下这样的隐患。

    她们现在便嫌弃他这个主子,以后也定会因为利益而选择背主!

    云曦心疼的看着冷凌泽,他被人嘲讽耻笑,他反而还要帮着她们说话,这般单纯善良的孩子为何上天就不能对他好一些?

    “宁华,你让孙嬷嬷进来,问一下今日在殿内打扫的是那些宫女,带她们来见我!”

    云曦沉眸开口道,人善被人欺,那些宫女竟是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着实可恶!

    孙嬷嬷听了宁华的话,立刻唤了那三个宫女进来,孙嬷嬷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疑惑的跟了进去。

    那三个宫女跪在地上给云曦请安,云曦冷冷的看了她们一眼,冷声道:“十一殿下也在这,你们难道看不到吗?”

    几个宫女顿时愣住,连忙又给冷凌泽行礼问安。

    “自古以来都讲究个尊卑有别,主便是主,仆便是仆!不过我也不是没见过刁奴,因为主子良善便欺到了主子头上,那便是不可饶恕了!”

    几个宫女被吓得浑身直抖,她们当然知道云曦为何发作,定是因为她们今日说了冷凌泽的坏话。

    可是她们往日也说过,怎么就在今天为难她们了呢?

    难道是冷凌泽向云曦告了状?可他不是个傻子吗?

    有个尖下巴的宫女辩解道:“世子妃息怒,奴婢们恪尽职守,未敢有一点怠慢,还望世子妃明察!”

    云曦看了冷凌泽一眼,开口道:“殿下你说!”

    “她们是没有欺负我啊……”冷凌泽眨了眨眼睛,歪头说道。

    那宫女心中一喜,冷凌泽一惯好说话,只要她们没有打他欺他,他哪能分得出好话坏话!

    “她们没有欺负我,是我不好,都怪我傻,才让她们吃苦了……”冷凌泽喃喃说道,一双大眼睛里闪着同情的光。

    孙嬷嬷脸色一变,这些小宫女在她面前就恭恭敬敬的,没想到她一离开,竟是敢欺负到了主子的头上,这等不安分的东西自然不能再留!

    “世子妃,这都是老奴的失责,竟然让这样的东西伺候殿下,老奴这便将她们罚入辛者库,让她们好好长长记性!”

    那三个宫女吓得瑟瑟发抖,就连话都说不清了,冷凌泽则是拉着云曦的衣袖,小声的问道:“辛者库在哪啊?”

    云曦低头一笑,柔声说道:“是她们想去的地方!”

    冷凌泽满脸欢喜,拍手笑道:“那太好了!我这里的确不好,委屈你们,这下你们高兴了吧!”

    几个小宫女吓得抖若筛糠,冷凌泽指着其中的一个小宫女说道:“姐姐,她的名字可有意思了!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云曦摇了摇头,冷凌泽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嘻嘻的说道:“她叫樱桃,她的名字居然是食物,那怎么不叫鸭梨和苹果呢?”

    云曦打量了一眼那个年纪较小的宫女,看着冷凌泽问道:“你怎么记得她叫什么呢?”

    “因为她的胆子就像樱桃一样大啊,我问她我叫什么,她吓得哆哆嗦嗦的不敢说话呢!”

    云曦看了樱桃一眼,听冷凌泽这般说这个小宫女倒不是个奴大欺主的,至少还知道尊卑。

    “让她留下吧,另两个人押入辛者库吧!”

    云曦说完便不再理会那些宫女的哭求,樱桃死里逃生,还跪在地上哆嗦着,云曦便开口道:“以后只要好生照顾十一殿下,自然不会亏待你们!

    你就先来做殿下的大宫女吧,以后若是有人嘲讽欺辱殿下,一如今日这般处置!下去吧!”

    樱桃简直不敢相信,直到孙嬷嬷出言提醒,樱桃才连忙叩头谢恩,踉踉跄跄的出去了。

    “世子妃,那小丫头年岁不大,能做好大宫女吗?”孙嬷嬷有些担心。

    “能力还是其次,至少她知道尊卑。而且十一殿下情况不同,若是找些年岁大的来反是容易生出别的心思!”

    小孩子的心性总是单纯一些,这样对冷凌泽也好,孙嬷嬷一听也这个道理。

    云曦不能久留,毕竟他们是叔嫂的关系,一听云曦要走,冷凌泽立刻拉住了云曦的手,泪眼朦胧的看着云曦,“姐姐,你要走了吗?”

    “我不是宫里的人,不能一直待在这,而且还有个小宝宝需要我照顾呢!”云曦没有与他说什么规矩,就像哄孩子一样的劝道。

    冷凌泽眼中一亮,拉着云曦说道:“我也要看小宝宝,下回姐姐让我看好不好!”

    他还没看过自己那个小外甥的,真想好好抱一抱!

    “好!下一次我进宫就带来让你看,你也要好好休息,要听孙嬷嬷的话,不许再做危险的事情了!”

    冷凌泽听话的点头,依依不舍的看着云曦离开。

    孙嬷嬷也去送云曦,冷凌泽这才露出了深沉严肃的表情。

    他对这个楚宫没有一点记忆,好在这个身体本身也不灵光,一时倒是无人怀疑。

    可若是他想完成心中所愿,他必须尽快熟悉宫里的情况。

    他摸了摸还有肿胀的后脑,这件事还急不得,他决不能再出任何的意外了,还是先找那个叫樱桃的宫女打探一番吧!

    那个樱桃胆子小看起来又笨笨的,最适合向她打探宫里的事情了,免得被人察觉。

    他轻轻抚摸着腰间的玉佩,一双星子般的眼中闪着冷戾的光芒,既然上天又给他一次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牢牢把握!

    ……

    御书房中,楚帝招了锦安王、冷凌澈、冷凌衍还有十皇子冷凌洄说话。

    楚帝半眯着眼睛,开口道:“如今夏国狼烟四起,各地军队混乱不堪,对我们而言倒是个机会……”

    楚帝说完似有若无的看了冷凌澈一眼,等着众人答话。

    冷凌洄想了想开口道:“父皇英明,夏国此时民心不稳,的确是个好时机!”

    楚帝点点头,看着冷凌澈问道:“凌澈你觉得呢?”

    “臣觉得并非如此!”

    “哦?为何啊?”楚帝语气淡淡,似有不满。

    “如今夏国战事刚起,的确是民心不稳,可若是我们此时进攻,反是给了他们一致对外的机会!

    若是有人在此时出手,趁着抵挡外敌将军队一统,只怕更是麻烦!”

    冷凌澈声音清淡,不论在谈及什么,都像是在说着风花雪月一样动听。

    楚帝敲了敲桌案,点了点头,冷凌澈看的果然透彻。

    “想要一棵巨树倒塌,便要让它从里面一点点腐烂,最后我们只需轻轻一推,它便彻底瓦解了,对我们而言更是省时省力!”冷凌澈神色淡然,好似在说着与自己全然无关的话题。

    楚帝又转头看向冷凌衍,开口道:“太子觉得呢?”

    “儿臣觉得世子说的极对,我们若是此时攻打,只怕反是给了南国可乘之机!”夏国虽是乱了,但不代表一击即破,等待时机才是最好。

    而且,现在还不是动兵的时候!

    楚帝笑着赞许了两人,冷凌洄有些不好意思,拱手道:“儿臣无用!”

    “你年纪还小,不急!”

    楚帝并不介意,他看了冷凌澈一眼,开口道:“只是届时攻打夏国,你还要与云曦好好沟通啊!”

    “陛下放心便好,云曦绝无异议,而且这也是微臣的夙愿!”

    楚帝满意的点点头,这样很好,他现在也不想再打压冷凌澈了,冷凌澈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以后辅佐君王也必不可少!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朕要和锦安王商量一下秋猎布防的事情了!”

    三人躬身退出,冷凌衍阴鸷的看着冷凌澈,冷笑道:“你果真冷血无情,云曦跟了你还真是……”

    冷凌衍笑得意味深长,他听闻夏国太子没了,云曦定然十分绝望,事实证明她的选择是错的。

    冷凌澈只勾了勾嘴角,未见一丝怒意,“太子是储君,还是多关注楚国之事吧,我的家事便无需太子操劳了!”

    冷凌澈说完便翩然离开,冷凌衍勾了勾嘴角,笑得阴森冷酷,冷凌澈,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题外话------

    叮咚,您的好友腹黑泽已上线……

    不能小看我们小泽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