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二章 白玉择主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二章 白玉择主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抱着团团来了德彰宫,殷太后和宸妃都立刻露出了笑容,招手让云曦坐下。

    云曦将团团交到殷太后怀里,殷太后抱着沉甸甸的小曾孙,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

    “看咱家团团真是越长越漂亮了,这小鼻子小嘴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个女娃娃呢!”

    团团最近总是咿咿呀呀的,张着小嘴便咿呀个不挺,看起来像是在和殷太后说话似的。

    “哎呦,你们看,团团这是在和哀家说话呢!”

    “噗嗤!”冷清落忍不住笑出了声,一脸好笑的问道:“那皇祖母听明白团团说的是什么没呀,不如也给我们讲讲?”

    殷太后白了冷清落一眼,继续逗弄着怀里的团团,笑着说道:“我的小曾孙说啊,他最喜欢哀家这个曾祖母了……”

    冷清落和云曦相视一眼,冷清落笑着说道:“是!是!谁都不跟您抢!”

    宸妃偷偷打量着云曦,她抿了抿嘴唇,笑意明艳动人,“要说云曦有福气呢!谁家的孩子有这般的讨喜,澈儿是个宠妻的,等着孩子长大,还不知道得对云曦多好呢!”

    “虽然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但是也得看是谁的孩子,澈儿的儿子以后也定然是个极其孝顺的,肯定比他祖父一辈的强!”

    殷太后也点头附和道,云曦不由失笑,殷太后这句话实在自相矛盾,照殷太后的意思来说,锦安王若是不好,冷凌澈又哪里好的了呢?

    果然偏心是不讲道理的啊!

    云曦见殷太后逗弄团团正开心着,便开口说道:“皇祖母,云曦想去看看十一殿下……”

    殷太后和宸妃一怔,两人齐齐瞪向了冷清落,云曦连忙解释道:“是昨天世子回来与我说的,我便想着来看看……”

    殷太后瞪了冷清落一眼,什么澈儿说的,分明是这个嘴上没有把门的说的!

    “那孩子也着实可怜,自出生起便一波三折的,谁曾想如今又病了?”

    宸妃也十分可怜冷凌泽,他心智有亏,若不是殷太后管着他在宫里只怕会活的更艰难。

    如今又受了重伤,也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去!

    “哀家已经派了好几位御医,可他摔到了脑袋,这能不能醒只能看天意了!”殷太后对冷凌泽虽是没有什么感情,可以一想到那般的一个孩子生死不明,心里也是难过。

    “有皇祖母和姨母照料,我想十一殿下定是没事的!那就先劳烦皇祖母帮云曦照看团团,我和清落先去探望十一殿下!”

    “去吧!”殷太后点头答应,看着两人离开才叹了一口气。

    “云曦这孩子着实命苦,这若是换在一般人身上只怕早就颓废了!”宸妃感同身受,心里对云曦疼的紧。

    “好在澈儿是个好的,他会好好照顾云曦的!”殷太后抱着怀中的肉团子,眼中也都是怜惜。

    宸妃点点头,其实女人这一辈子何谓输赢,有一个知冷知热,一心对你的男人便已是天大的幸事!

    冷清落出了德彰宫才拍着胸口,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刚才可吓死我了,你是没看到皇祖母那杀人的眼神,太可怕了!”

    “清落,你帮我做一件事可好?”

    “当然好啊!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都行!”冷清落笑颜如花,一脸灿烂。

    “我想让你帮我去找一下十一殿下生母的画像,但是千万不能让人知道!”

    皇帝的后宫人数众多,有很多被帝王的宠幸的女子却也都是苍凉的度过一生,甚至无人知晓。

    可是只要是生有皇嗣的妃嫔,哪怕只是一个宫女也会有画像。

    “啊?二嫂,你要这个做什么啊?”冷清落一脸不解,二嫂什么时候对十一弟的生母这般有兴趣了?

    “你先别问了,快去帮我找,记得千万别让人知道!”云曦再一次嘱咐道,若是事情真如她所料,那冷凌泽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人得知!

    “好!我这就去找!”冷清落见云曦神色严肃,心中也莫名的紧张起来。

    云曦带着宁华来了冷凌泽的寝宫,孙嬷嬷一见云曦来了,泪眼朦胧的请了安,“世子妃回来了?老奴真是该死,居然没有看住十一殿下,若是十一殿下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奴也没脸活着了!”

    那日孙嬷嬷告诉冷凌泽云曦就要回来了,冷凌泽听了十分高兴,嚷嚷着要去花园摘花给云曦。

    孙嬷嬷见天气好,便带着冷凌泽去了园中散步,一开始冷凌泽乖乖的花园里采花,可孙嬷嬷坐下擦汗的功夫冷凌泽便爬到了假山上。

    孙嬷嬷还未等叫侍卫去扶冷凌泽下来,冷凌泽一个不稳直接摔了下来。

    “嬷嬷先别急,十一殿下未必有事!我这婢女医术不错,不如让她来看看吧!”

    “那真是太好了!”现在只要能治好冷凌泽,孙嬷嬷便谢天谢地了。

    冷凌泽躺在床榻上,他因为一直发热,额上敷着一块凉手帕。

    他一张小脸烧得通红,嘴唇都有些干的褶皱起来。

    云曦的心中一阵心痛,泽儿临死前那张苍白无血的小脸在云曦的脑中挥之不散。

    云曦情不自禁的握紧了手,紧张的看着宁华为冷凌泽探脉。

    她真的不希望这样一个干净可爱的少年就此殒命。

    明明他们是世上最干净的存在,他们没有伤害过任何人,没有染上丝毫的血腥,为什么上天就要对他们如此残忍?

    宁华的表情有些严肃,这让云曦觉得心中一紧。

    “孙嬷嬷可否将御医写的药方给我看看?”

    “自是可以!”孙嬷嬷赶紧拿出药方交给宁华。

    “御医院的药没有问题,这的确适合殿下的身体现状,殿下是因为头部受到了撞击而导致发热,如今除了喂药,便只能期待着殿下自己熬过去了!”

    有殷太后看着,御医们也很是上心,那药方没有一点问题,只能靠冷凌泽自己挺过去了!

    “这可怎么办啊……”

    孙嬷嬷再一次灰心了,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云曦正想劝慰,冷清落满头大汗的跑了进来。

    “宁华,你扶着孙嬷嬷去外间休息,你也给孙嬷嬷探探脉,夏日本就容易上火,也给孙嬷嬷开张调理的方子!”

    “这……这可如何使得啊!”

    宁华却是明白云曦这是有话有与冷清落说,不由分说的便搀着孙嬷嬷去了外间。

    云曦坐在冷凌泽床边,发现他额上的帕子有些温热了,便拿下手绢放在铜盆里浸湿,拧干后又重新覆在了冷凌泽的额上,眼里满是心疼和怜惜。

    冷清落四处打量了一番,见没有人才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张薄纸。

    妃嫔的画像以及楚帝收藏的画作都放在了蕴华楼,冷清落借口是宸妃想看她最初入宫的画像进了蕴华楼,那些太监一听是宸妃要求立刻照办。

    冷清落便故作不经意的询问,是不是所有妃嫔都有画像,管事的太监奉承道:“只有身份尊贵或是育有皇嗣的妃嫔才有画像,但是这宫里谁都无法与宸妃娘娘相比!

    宸妃娘娘的荣宠那可是宫里的独一份,您看这画作都有专门的小太监的管着呢!”

    管事太监殷勤的拍着马屁,冷清落附和的点了点头,冷清落便不经意般问起:“那十一殿下的生母呢?他如今受了伤,却也没有照料,真是可怜,本宫倒有些好奇他生母的模样!”

    管事太监有些为难,“不是奴才不给七公主看,实在是不好找啊,奴才若是记得没错,好像的确有过一张……”

    冷清落给了管事太监几片金叶子,“你这般说本宫倒是越发好奇了,你帮本宫找出来,重重有赏!”

    那管事太监一听立刻翻找了起来,最后只找到了一张小像,冷清落趁他不注意塞进了衣袖,这才带回了给云曦。

    冷清落还等着云曦夸她能干,云曦却只是蹙着眉展开了画像。

    冷凌泽的生母不受宠,就连画师也都敷衍的很,只随意画了个轮廓,完全没有讲究用色传神。

    “二嫂,你说十一弟他长得多漂亮啊,我原以为他不像父皇,应该是像他的生母,不过他的母亲长得还真是挺普通的啊……”

    其实不能怪冷清落这般说,宫里的画师都是捧高踩低,若是位份高的妃嫔,他们会将那妃嫔美化数倍,个个都像天上的仙女似的!

    可一看这用纸用墨,便知当时的画师是有多么的不用心,这画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可云曦却是怔住了,她拿着画卷的手有些微微发颤,冷清落不解,试探着问道:“二嫂,这画难道有什么玄机吗?”

    云曦摇了摇头,心情却十分复杂,虽然这画很不走心,用笔粗糙,可是画师是有功底在的,至少五官轮廓还是有的。

    画中的女子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衣裙,她的头上梳着厚重的刘海,将整个额头都盖住了,她的肩膀有些畏缩,看起来胆小又怯懦,这样的一个人的确与美人无缘。

    可是,细细观察她的五官,云曦绝不会认错,她的眉眼面容至少与她的母后有七分相似!

    这世上不会有那么多的巧合,远在万里的冷凌泽却酷似她的泽儿,原来他们之间竟是还有这种血缘!

    虽然当年的事很难查证,但是云曦的心里却是已经信了,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相似的两个人,怎么会那么巧合冷凌泽的生母额上便有一块胎记?

    她竟然还有一个亲表弟,那是她素未谋面的姨母所生下的孩子!

    “二嫂,你到底怎么了啊?”见云曦眸中泛光,冷清落更是担心了。

    云曦擦了擦眼角,摇头道:“没事,只是一时有些心疼十一殿下……”

    “这倒是真的,十一弟真的太可怜了!”冷清落一向不喜欢她的这些兄弟姐妹,后来因为殷太后的教导,她才与冷清萱相交甚好。

    可她从未讨厌过冷凌泽,因为他单纯无辜,就像一张白纸。

    云曦微微俯下身子,想要再为冷凌泽洗一洗手帕,腰间坠着的白玉佩触碰到了冷凌泽的手指,突然发出了蓝紫色的光芒。

    “二嫂!这是……”

    云曦赶紧捂住了冷清落的嘴,她也惊怔不已,之前这玉佩发出蓝光是在云泽的葬礼上,今日它为何又发出了光芒,难道是冷凌泽也要离去了?

    “宁华!宁华!”

    听到云曦急切的欢声,宁华一路小跑赶到了内间,“宁华,你快给十一殿下探脉!”

    孙嬷嬷和宁华都吓得不轻,以为冷凌泽的情况突然不好了,宁华连忙走了过去,可是探脉之后,才疑惑的看着云曦,“十一殿下虽然尚未苏醒,但是也没有恶化啊,世子妃怎么如此焦急?”

    “嗯……我刚才发现他的额头有些热,所以……”

    云曦自是不能说出玉佩的事情,便随便找了一个理由。

    宁华想了想,与孙嬷嬷说道:“嬷嬷可以找些酒来,用酒给殿下擦擦身子,虽说不能根治发热,但总归会舒服些!”

    “是!我记得了,一会儿我便给殿下擦身子!”

    就算冷凌泽是小孩子,也不能在云曦面前脱衣。

    云曦也知道自己该走了,可她刚一迈步,便不由自主的看着自己腰间的玉佩。

    既然冷凌泽无事,那这玉佩……

    云曦解下了腰间的玉佩,小心放在了冷凌泽枕下,“这是我的玉佩,便放在十一殿下这里为他祈福吧,等他醒了我再拿回来……”

    你没能保护泽儿,若你真是一块有灵性的白玉,便请你好好守护这个孩子吧!

    孙嬷嬷点点头,送云曦一行人出去,却没有人发现,在她们离开时,那玉佩散发出了耀眼的蓝紫色光芒。

    那光芒刺眼夺目,将整个殿内都照的恍若仙境,床上闭目的少年眉眼微微皱起,嘴唇抿成了一条细线,他似乎很是痛苦,又似乎陷入了无法逃脱的噩梦。

    直至最后蓝紫光芒消散,少年的五官才归于平静,他薄唇微启,轻轻呢喃道:“阿姐……”

    云曦回到德彰宫时,锦安王和冷凌澈都在,锦安王早就想团团想的要疯了,一听云曦抱着孩子进宫了,一下朝便赶了过来。

    因为回到王府,冷凌澈对他的防范太严,他想见自己的孙子还得跟做贼似的,一听团团在殷太后这,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

    锦安王直接便要抱孩子,却被殷太后骂了一顿,让他好好将手洗干净再来。

    锦安王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照办,可是团团玩了一天,早就困了,此时正呼呼的睡着。

    锦安王便蹲在地上,拉拉团团的小手,戳戳团团的小脸。

    宸妃一向看不上锦安王,便冷言冷语道:“王爷的手是拿刀枪的,可别磨坏了团团的小脸蛋!”

    “就是!你皮糙肉厚的,别碰坏了团团!”殷太后一听也觉得有道理,连忙将锦安王推开。

    锦安王狠狠的瞪着宸妃,宸妃却是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锦安王府的男孩子以后自是顶天立地的人物,哪里有这么金贵!”

    “王爷说的是!可有出息不等同于要像王爷一样皮糙肉厚,丑陋不堪啊!”

    宸妃一句话险些将锦安王气个半死,“谁丑陋不堪了!团团长得分明像本王,以后定然英俊不凡!”

    “呵呵,王爷的脸皮还真厚!”

    两人一番唇枪舌剑,云曦几人都很是无奈,团团皱了皱眉,睁开眼睛就咧嘴哭了,殷太后气得直骂,“你们要吵就给哀家出去,看把团团吓得!”

    一直沉默的冷凌澈开口道:“团团应该是尿了,我来……”

    “不用你!本王来就好!”

    锦安王终于有表现的机会了,蹲下就要给团团换尿布。

    云曦想说什么,却被冷凌澈拉住了。

    锦安王美滋滋的刚脱下团团的尿布,便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射在了锦安王的脸上。

    众人都怔住了,冷凌澈的嘴角却扬了扬,云曦无奈,团团有个习惯,就是尿布摘了才会尿,所以他们都会用尿布挡一下。

    团团已经完全睁开了眼睛,他滴溜溜的望着锦安王,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像看到了很有趣的事。

    锦安王抹了一把脸,竟是不嫌脏,一脸自豪的和别人显摆道:“团团不怕我了,团团一看我就笑了,哈哈……”

    众人:“……”

    完了!锦安王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