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章 命运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章 命运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金陵时,金陵都已经得知了夏国的消息。

    王府中人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出现半分差错,冷凌弘和严映秋在门口迎着二人回来,两人却也只说了好生休息,别的话便也不知从何开口。

    就连一直说话难听的锦安王这次也都沉默不语,只打量了云曦一番,又看了看团团,便让两人回了芙蓉阁休息。

    芙蓉阁中的人也都安安静静的,谨慎的打量着主子的脸色。

    自从回了夏国之后,云曦便几乎没睡过一夜好觉,沐浴之后,她也发现自己的身子沉的很,似乎有万千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她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棉被上传来了温暖的阳光气息以及那熟悉的淡淡兰香。

    这股令人安心的味道让云曦在瞬间觉得放松,她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大口的呼吸着这恬淡安谧的味道,让这抹安心充斥着她心中那个空荡的角落。

    有人掀起棉被的一角,那股兰香越加的清晰,他将云曦环在怀里,心疼又怜惜的抚摸着那残断的碎发。

    冷凌澈除了陪伴没有给云曦任何的压力,他没有让云曦为了他和团团而坚强,也没有让她为了这个家而振奋。

    每个人都有伤心崩溃的权利,他不愿她故作刚强,强迫伤口结痂,可里面却仍是血痕累累。

    他会一直陪着她,直到时间能冲淡她的伤悲。

    冷凌澈本以为云曦还会一如往常那样背对着他缩成一团,可没想到她竟是转过了身子,睁着一双淡淡伤感的眸子望着他。

    冷凌澈一时怔住了,下一瞬云曦竟是将头埋在冷凌澈的怀里,紧紧的环着冷凌澈的腰身。

    “夫君,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

    云曦一直沉浸在失去云泽的痛苦之中,可这不代表她看不到他们的付出和伤悲。

    只是那时她只想自私的伤感下去,她没有办法为了让他们放心而故作洒脱。

    “我不会一直消沉的,我还有你,还有团团,我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

    冷凌澈环着怀中柔弱的娇躯,心中酸楚,他将薄唇印在云曦的额间,声音温柔缱绻,“你不用这样,你可以伤心可以难过,我不需要你强颜欢笑。

    若是想哭了不要躲起来,你的夫君一直在你身后呢!”

    云曦往冷凌澈的怀里缩了缩,鼻子抽了抽,乖巧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冷凌澈将云曦环的更紧了,在她的耳边柔声道:“这些日子你太过劳累了,早些睡吧,不要多想了……”

    这一觉云曦睡的昏昏沉沉,之前躺在曦华宫的那张床上,她一闭上眼睛就是母后和泽儿,这么些日子以来,她未有一日安睡。

    如今回到了温暖熟悉的环境,远离了那个充满了噩梦的地方,云曦竟是沉沉的睡去了,再次睁眼时都已经是第二日午时了。

    金色的阳光透过床幔,细细碎碎的落在了云曦的脸上,她缓缓睁开眼,撩起床幔翻身下地。

    “世子妃你醒了?”

    外间传来安华小声的试探声,“嗯,我起来了,进来吧……”

    安华和宁华守在外间,一见云曦起床便走上前去,宁华借着搀扶云曦的时候试探着为云曦把了脉。

    云曦无奈一笑,伸出了纤细的手腕,“不过诊脉你何必这般小心翼翼的?”

    宁华一愣,随即也不好意思的赔了笑,宁华细细的探脉,发现云曦只是身子弱了一些,倒没有什么大碍,“世子妃的身子着实有些弱了,奴婢这便去准备些药膳。”

    云曦没有拒绝,笑着点了点头,安华一直在观察着云曦的神色,见她仿若往常,可安华却不敢有一点轻松。

    “世子妃今日有什么安排吗?”

    “就帮我挽一个简单的发髻吧,我今日就在府里!”虽说云曦应该进宫去拜见殷太后,可只怕殷太后她们见了她,反是要为她难过。

    “团团呢?可是在睡觉?”

    “没呢,咱们小公子可真是能吃,没睡多一会儿便吵着要吃东西了!”

    云曦闻后笑了笑,开口道:“那把团团抱来吧!”

    在夏国的时候云曦可是一次未抱过团团,安华怔了怔,随即连忙笑着点头,云曦知道惦记团团这绝对是个好现象,怕的就是云曦什么都不放在心上。

    团团长得要比同龄的娃娃壮实些,不仅小脸圆圆胖胖的,就连那小胳膊小腿上胖的都是肉褶子。

    安华将团团抱了来,团团刚喝饱了奶,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云曦起身走过去,小心的接过团团,一晃她已经有几日没好好看望团团了,此时看着他粉白的一张小脸,心中不觉酸涩。

    她那时满心都是伤痛都是仇恨,她只想杀光了那些加害泽儿的人,让他们复出鲜血的代价。

    她那时甚至一眼都不想去看团团,她不想看见他那纯真璀璨的笑脸,更不想让他感觉到她母亲的怨怒憎恨。

    云曦已经很久没有抱过团团了,团团越发的沉甸甸的,他睁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云曦。

    云曦扬唇浅笑,低下头用自己脸去磨蹭团团那柔嫩细滑的皮肤,刚才一直打量云曦的团团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两条胖胖的小胳膊还不安分的挥动着。

    “小公子还是最喜欢世子妃了,平日里奴婢可没看见小公子这么开心过!”安华希望团团能让云曦开心一些,希望云曦能够早些从悲伤中走出来。

    云曦嘴角笑意更暖,她将团团放在床榻上,将他那不安分的小手重新塞回襁褓里。

    团团却是不配合的挣扎着,嘴里还咿咿呀呀个不听,似乎在抗议云曦的动作。

    云曦无奈,只还开口道:“安华,你将窗子和门都关上吧,看来他是不肯再回去了!”

    云曦索性将团团从襁褓里抱了出来,任由他躺在床上伸胳膊踢腿。

    团团一边吧唧嘴,一边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自由,或许是因为太开心了些,他那红彤彤的小嘴竟然流出了口水。

    云曦笑着俯身为团团擦嘴,团团却看见了云曦腰间系着的白玉佩,伸出小手便握住了玉佩。

    云曦怔了怔,打开了团团的小手,将一只小布偶塞到了团团的手里。

    云曦低头抚摸着玉佩,低声喃喃道:“这是你小舅舅的东西,他那个人其实一点都不大方,就算对你也未必舍得给你玩……”

    团团自是听不懂云曦的话,抓着小布偶就开始挥动着手臂,云曦深吸了一口气,用衣袖擦了擦眼角,重新笑着与团团玩乐起来。

    安华正好看到这一幕,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外间。

    果然,世子妃不会那么快就走出悲伤……

    “世子妃!七公主来了!”

    云曦怔了怔,点头道:“快请进来!”

    往常冷清落都像一阵风似的,今天走路却十分有公主的模样,走路悄无声息。

    看见云曦对她笑,冷清落反是表情僵硬,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见云曦正在逗弄团团,冷清落走了上去,轻轻戳了戳团圆的小手,“几日没见这小家伙越来越胖了,以后该不会真的变成一个团子吧?”

    云曦闻后一乐,“那只能说明你二哥的名字起得好,名如其人!”

    冷清落见云曦笑得柔和,心情也放松了一些。

    团团毕竟精力有限,玩了一会儿就开始打哈欠,安华想把团团抱走,云曦却道:“让他在小床上睡吧,我也不累了……”

    团团在内间睡着了,云曦便拉着冷清落到了外间,询问着殷太后和宸妃的身体。

    “皇祖母和母妃她们都好着呢,倒是二嫂你……”

    她们知道了夏国的事情,她们一边生气,一边心疼云曦,可却什么都帮不了她。

    “你们不用劝我了,我心里有分寸的,回宫后你也与皇祖母她们说一声,让她们不要挂念我,改日我便带团团进宫!”

    冷清落这次来一是为了打探云曦的情况,二也是来劝慰的,可她一向不擅长做这种说客,此时见云曦情绪稳定,便也放下了心。

    “二嫂,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打击很大,可你还有我们呢,我们也都是你的亲人,你要是委屈难过千万不要硬挺着!”

    看着冷清落那小心翼翼劝慰的模样,云曦点头笑了笑,两人说了一阵子话,冷清落想起殷太后和宸妃的嘱托,让她不要打扰云曦太长时间,便准备起身离开了。

    云曦想送冷清落,却被冷清落推回了屋子里,“我又不是外人,二嫂可不用麻烦着送我!

    等二嫂休息好了,就早点进宫去瞧我们,皇祖母真的可想你了!”

    云曦笑着点了点头,冷清落刚想走,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转身与云曦说道:“皇祖母本是不想让我告诉你的,可我觉得还是与你说了吧!”

    “什么事啊?”云曦笑着问道,只以为冷清落又听到了什么八卦。

    “是十一弟他……”

    “他怎么了?”云曦的心莫名一紧,不知为何十分的紧张。

    “十一弟他昨日玩耍时从假山上掉了下去,磕到了脑袋,从昨夜烧到了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

    皇祖母不让我和你说,是不想你再多思,可我觉得还是告诉你吧,毕竟你挺喜欢十一弟的……”

    云曦的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有什么支离的片段在一点点穿成线索。

    “二嫂!二嫂!你怎么了?”

    冷清落见云曦脸色突然泛白吓得不轻,云曦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没什么,我起的晚了些还未用膳,有些头晕而已……”

    冷清落听闻之后赶紧扶着云曦坐下,“二嫂你也真是的,你未用膳怎么不早说啊,真是吓死人了!”

    冷清落赶紧命人准备饭菜,最后还是云曦好说歹说,冷清落才放心的回宫复命。

    宁华端着药膳走了进来,小婢女们也都端着清粥小菜送进了房内。

    云曦却是一动未动,突然抬头对安华说道:“安华,你将外祖母留给我的匣子拿来!”

    “匣子?”安华虽然有些疑惑,不知道云曦要用匣子来做什么,但还是立即的拿了过来。

    里面除了几样首饰,剩下的都是纸张,云曦一张张翻着,上面记得大部分都是上官皇后小时候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异常。

    云曦蹙了蹙眉,她仔细端详着木盒,突然发现木盒底下有一个小小的夹层。

    打开夹层,里面是两页薄薄的纸张,纸张有些泛黄,有些地方还有些发霉的迹象,云曦小心的展开,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这大概是外祖母刚生下母亲没多久的时候写的,字里行间都是一个母亲的自责和无奈。

    她想保下自己的孩子,可是她不仅只有那一个女儿,她还有别的儿女,她不想失去那个女儿,却也不能将危险带给其他的孩子。

    上面还写她试着去打探过那个女孩的下落,原来定国公的意思是让人将这个孩子彻底除掉。

    可是那人面对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也无法狠下心肠,恰好有一对经商的夫妻经过,这两人没有自己的孩子,见男人一脸为难,便上去询问。

    男人听闻这两对夫妇并非本地人,便将孩子给了他们,还嘱咐道若是想一直养着这个孩子就绝对不会再来长安。

    夫妇两人欣喜若若狂,抱着孩子就走了,至于下落便无人得知。

    这么多年国公夫人一直没有停止寻找那个孩子,她只知道那个孩子脸上有胎记,长的应该酷似上官皇后,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云曦看完之后将纸张重新塞回了匣子里,安华和宁华见云曦神色不对,连忙开口询问。

    云曦深吸了一口气,幽幽开口道:“如果事情真的如我所料,那么这天下还真是小的很……”

    安华和宁华不明所以,两人都一脸的疑惑不解。

    等冷凌澈下朝归来,云曦将心中的猜想尽数告知了冷凌澈。

    冷凌澈闻后也是惊怔不已,云曦之前在宫里便听孙嬷嬷说过,冷凌泽的生母脸上似乎有一块胎记,若是事情真的如此,那冷凌泽岂不就是她的表弟?

    “夫君,我明日要进宫一趟,今日清落来看我,她说十一殿下昨日受了伤,此时正昏迷不醒。

    我想明日带宁华去看看他,不管他是不是我的表亲,我都不想让那个孩子再有事!”

    虽说云曦一开始照顾冷凌泽是因为他长得酷似云泽,可是她也是真的喜欢那个孩子天真烂漫的性格。

    他年纪还那么轻,她不忍心让他也一样早早逝去。

    “嗯,明日你带着团团和宁华进宫,下朝后我去接你们!”

    两人只环着对方,却谁都没有说话,若事情真的如此,命运还真是难以捉摸!

    第二日一早云曦便起来梳洗,进宫不能穿着常服,自然也不能穿着一身素净。

    用过早膳后,团团也睡醒了,云曦多给他裹了一层小被子,免得早上风凉,冻到了他。

    云曦自是要先给宫里递拜帖,宸妃知道了也早早的去了殷太后的宫里等着云曦。

    “一会儿见到云曦不准落泪,也不要再安慰她,就当什么事都没有!”

    殷太后又嘱咐了一遍,冷清落都听得不耐烦了,便开口道:“二嫂状态挺好的,她又聪明又坚强,哪里有皇祖母说的那般柔弱!”

    “不然哀家为何说你傻?云曦是不想让我们惦记着,这不代表她心里就不在乎!

    我们的安慰对她来说反而是一次次的折磨,所以一会儿都给我控制住,谁也不许提一个字!”

    “听到你皇祖母的话没?多大的人了,还没有个心眼!”

    宸妃也出言埋怨道,冷清落一脸委屈,昨天不是她们让她去安慰二嫂的嘛,怎么现在都是她的不对了?

    谁说孙媳是外人,依她看分明孙女才是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