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刀剑相向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三章 刀剑相向

一秒记住【畅阅小说网 c-ccc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云曦呆呆的望了云泽一会儿,这么多日子以来她一直回避着不想去见云泽,她以为她会因此而崩溃发疯。

    可现在她心里竟是空落落的,不痛不疼,好像那一日她所有的疼痛都用尽了,此时竟是变得麻木了。

    或许伤心到极致反是不痛了……

    云曦嘴角的笑意更暖,她轻轻摸着云泽的头,柔声道:“乖,好好睡吧……”

    她则是重新回到琴案前,继续着刚才那首未完的招魂,“魂兮归来!北方不可以止些。增冰峨峨,飞雪千里些。归来兮!不可以久些。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吾心……”

    ……

    入夜,本是安静的夏宫突然被冲天的火光所笼,橘色的火龙仿佛直入天际,俯视着夏宫的每一个角落,似要将目之所及尽数吞噬。

    灰黑色的浓烟化作了火龙脚下的墨云,令所有人都望之生畏。

    巡逻的侍卫和太监们都呆滞的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那不断燃着的巨焰。

    他们从没有见过这般大的火,甚至他们都能感受得到那铺面而来的热浪!

    “走……走水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这才竞相奔走,有人打水有人敲锣,寂静的夏宫瞬间乱成了一团。

    熟睡中的夏帝被喊叫声惊醒,他猛地坐起身子,大声喊道:“宋青!宋青!”

    宋青忙不迭的跑了进来,“陛下不好了,宫里走水了!”

    “走水?那便派人去灭火就好,何至于惹出这般大的动静?”夏帝不悦,只以为是哪个宫里的宫人不小心打翻了砚台或是灯笼。

    宋青却是一脸焦急的说道:“走水的是太子殿下的锦泽宫啊,而且火势凶猛……”

    “什么?锦泽宫?”

    夏帝蹙眉不展,觉得这件事十分不吉利,便穿上了外裳,冷声道:“朕亲自去看看!”

    刚走出殿内,夏帝便看到了橘色的火光,竟是都忘记坐轿撵,便快步走向锦泽宫。

    刚一走到锦泽宫,便看见上官鸾也脚步匆匆的赶了过去,她披着一件大氅,头发只零散散的挽着,一看也是惊醒便赶了过来。

    上官鸾福了一礼,便跟着夏帝向前走去,只看见一众侍卫手里捧着水盆水桶却只在门口站着。

    “你们都干什么呢?没看见锦泽宫走水吗?为何不灭火?”夏帝心中大怒,若是任由这火燃下去,这一片宫殿就都不用要了。

    “陛下,不是奴才们不想进去,是进不去啊!”侍卫太监们都哭丧着脸,一脸的委屈。

    “进不去?”

    夏帝走了过去,只见有几个身着黑衣的男人正守在正门,夏帝认识这些人,他们正是冷凌澈的手下!

    “你们是要造反吗?为何拦着侍卫不准救火?你们速速让开,否则休怪朕不客气!”

    玄商闻后笑了笑,也不见礼,只开口道:“夏国陛下,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望陛下不要怪罪!”

    “奉命?奉谁的命?冷凌澈他想做什么,难道还要烧了我这夏宫不成?”

    夏帝对冷凌澈意见很深,之前冷凌澈趾高气昂的求娶云曦他就已经十分不满了,如今冷凌澈更是不将他放在眼里,他如何能轻易放过他!

    如今楚夏两国战事已平,夏帝相信楚帝也不会想要无故生战,他自然不用像之前一样容忍冷凌澈。

    玄商只淡笑不语,可他们几人却分明没有一丝让开的意思。

    夏帝勃然大怒,正欲派宫中御林军杀入锦泽宫,只见在橘红色的火焰中有两人携手走来。

    他们似乎穿着白衣,却被这漫天的火光染红,仿佛浸了炽热的鲜血。

    橘色的火焰夹杂着蓝紫色的微光,看起来更显诡异。

    “是我让他们做的!”

    云曦淡漠的抬头看着夏帝,这是她此番回宫之后第二次见到夏帝。

    云泽走了七日,可夏帝却始终在后宫妃嫔处流连,完全没有一丝失去亲子的悲痛。

    “云曦!你疯了不成!你这是要做什么?”夏帝许久不见云曦,一见她心中的怒气便忍不住上涌。

    云曦转身望着被火光的照亮的天空,勾唇幽幽说道:“尘归尘,土归土,泽儿既然去了,这宫殿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是你放的火?你……你好大胆的胆子!”夏帝气得直喘粗气,不敢相信云曦竟然胆敢在宫内纵火。

    “有何不敢呢?以前我行事隐忍,为的都是泽儿,如今就连他都不在了,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云曦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火光照亮了她的侧脸,却更显森然。

    她突然侧眸看着夏帝和上官鸾,嘴角一扬,冷笑道:“父皇可知泽儿与我说了什么?”

    夏帝皱眉看着云曦,虽然他一直不喜欢这个女儿,觉得她傲慢又狠毒,可这样冰冷疯癫云曦还是让夏帝觉得格外陌生。

    “父皇,在您心里泽儿是什么?你可有过一日将他当做自己的孩子?

    父皇觉得我做的过分吗?呵呵……”云曦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冷冽的笑声在让人不由汗毛倒立。

    “父皇,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没有母后了,也没有弟弟了,这夏宫这夏国对我来说还有什么可值得珍惜的?

    我不过是烧了一间宫殿,父皇便觉得我过分,可父皇你知道吗,我还有更多过分的事要做呢?”

    夏帝被云曦阴冷的笑逼得后退了几步,上官鸾也一样觉得心惊肉跳。

    她不是没见过云曦出手,可云曦从没像今日这样失去了理智,或许这样的她更加的可怕!

    突然有人急急来报,说是太子的棺椁不见了,众人听得眉头一跳,反是云曦一脸淡漠。

    上官鸾向锦泽宫内望去,突然瞳孔一缩,抓着夏帝的手臂便喊道:“陛下您看,那是不是棺椁?”

    夏帝眯着眼睛顺势望去,脸色瞬间变得冷凝,他像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云曦,颤抖着伸出手指,哆嗦着说道:“你疯了……你疯了……你怎么能焚烧储君的尸身?”

    云曦神色淡淡,默然的说道:“那是我的弟弟,我有权决定他的一切,我想泽儿宁愿汇入江河海洋也不愿意入夏国皇陵!”

    “逆女!逆女!你真是大逆不道!朕要杀了你……”夏帝从没有这般气怒过,哪有皇家子嗣尸骨无存的,这样一定会让祖先震怒!

    “杀我?父皇,你敢吗?你难道不是还要留着我让你的夏国江山稳固吗?

    夜冷风凉,父皇还是回宫好好休息吧,我想泽儿也定然不想见到你!”

    云曦说完冷然转身,白色的衣袖翻飞,残忍又决绝。

    夏帝气得还想说什么,上官鸾却是拉着夏帝劝道:“陛下回去歇着吧,只怕云曦她疯了,陛下与她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啊!”

    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夏帝也不想多见这逆女,便在上官鸾的搀扶下离开了锦泽宫。

    上官鸾咬了咬嘴唇,试探着问道:“陛下,云曦这样是不是对封后有什么意见,若是这般就算了吧,免得惹得她不愿!”

    “明日再找一副棺椁送入皇陵,这件事就算是意外,你将消息封锁好,切勿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

    后日的封后大典照常举行,朕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把戏!”夏帝受够了冷凌澈和云曦,他们越是不喜欢,他便越是要去做!

    上官鸾闻后终是放下了心,她冷冷的转身向后看了一眼,她为了这件事隐忍了多少年,谁也别想破坏了她的好事!

    这场大火整整烧了一夜,直到锦泽宫化为一堆灰烬,再也没有可以燃烧之物,那喷火巨龙才不甘的化作烟云消散。

    云曦靠着冷凌澈在锦泽宫门外坐了一整晚,直到安华几人脚步沉重的将手中的青花海水龙纹坛呈给云曦。

    云曦接过骨灰坛,将它紧紧的搂在怀里,一切都没了……

    “世子妃,还有这块玉佩!”

    安华将玉佩包在帕子里呈给云曦,云曦惊讶的发现这块玉佩竟没有一丝折损,仍旧晶莹白皙,丝毫看不出有经历过一场大火的模样。

    看着云曦怔然的模样,冷凌澈轻叹一声,“或许这是云泽留给你的,好好留下吧……”

    云曦点点头,一夜未睡虽是神色疲惫,可她的眼神却是格外的坚毅,“我们回去吧,还有很多事等我们呢……”

    这场大火被史官记做是一场意外,然而却有野史这般记了一笔,“夏储君泽意外亡故,其姐护国长公主性情大变,纵火焚宫,乃至颠覆王朝……”

    夏国封后大典如期而至。

    上官鸾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安然落下,这两日她一直担心云曦会惹出什么麻烦。

    她以为云曦火烧锦泽宫便是在与夏帝抗议,担心云曦一计不成会再来一计,没想到那日之后云曦和冷凌澈两人便一直待在曦华宫,不曾出来走动半分。

    上官鸾望着镜中披散着一头黑发的自己,露出了一抹如愿以偿的笑意,笑容明艳璀璨。

    这一日终于到了,没有人知道她为此付出了多少!

    自她出生起,祖父和父亲便对她寄予着厚望,虽是什么好东西都可着她,可是她没有像同龄人一般享受过轻松愉悦的童年。

    她要在房里学习抚琴、下棋、女红、诗词,她必须要事事做的优秀,要有大家闺秀之风。

    她渐渐长大了,她不喜欢那种生活,开始变得叛逆,更是试图着反抗。

    后来祖父将她唤去书房,问她是想要嫁人生子,在后院里与男人的妻妾争宠,还是想变得尊贵荣华,受众人仰视。

    彼时她不太懂,母亲便带着她去各个府里做客,带她去看那些美丽的夫人是如何心力憔悴的与姨娘庶女争斗。

    国公府家风严明,就算父亲有姨娘,可父亲从没有偏宠,那些姨娘更是不敢忤逆母亲。

    可更多的府中,那些年轻貌美的姨娘竟是敢对正室颐指气使,甚至有些大臣宠妾灭妻,扶姨娘上位者比比皆是。

    那些夫人曾经也都是漂亮的美人,却在府宅之中将自己的美丽和生气一点点磨灭。

    后来母亲又带着她进了宫,她的姑母是夏国皇后,她然温和清雅,她可以穿着华丽的衣衫,永远被众人环绕,享受着众人的跪拜和仰望。

    即便夏帝有无数的妃子,可皇后的地位却是不可撼动的。

    既然女人注定要这样过一辈子,那她为何不要过得尊荣一些,就算是没有了爱情,至少她还有尊贵的身份。

    从那时起她便静下心来,学习家里安排的一切,再也没有说过一句怨言。

    后来,姑母去了,她觉得很奇怪,祖父却只淡淡的说道;“性子太过刚烈的人不适合这个世道……”

    后来她知道,当初陛下对姑母是一见钟情,更是荣宠至极,只可惜姑母心里一直念着一个人,始终不肯接受夏帝,这才会早早去了。

    她一边感叹,一边觉得姑母太傻,为了一个死人,这样值得吗?

    后来祖父开始要求她模仿姑母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她不能再穿艳丽的衣裙,只能穿着黄白色的襦裙,梳着最简单的发髻。

    她日复一日的学着姑母年轻时的笑,学着她的谈吐脾性,她真的受够了那种生活,更一度厌恶镜子。

    明明镜中的人是她,却偏偏要露出与自己截然不同的表情,她憎恶这种生活,可她又不甘心过那种平庸的生活,她每日都活在挣扎和痛苦之中。

    后来她及笄了,为了掩人耳目她定了亲事,可她自然不会嫁给那人为妻,于是他们便出手了却了那人的性命。

    她借故为他守三年,博了一个贤淑的美名,可她其实一直在等一个时机。

    终于,云曦将后宫清理干净了,她也如愿进宫为妃,得了皇帝的宠爱。

    为了让云曦信任她,她不惜演了一出苦肉计。

    可是,夏帝风流成性,即便有她在身边依然惦记着新鲜的美人,而就算她对云泽千好万好,云泽的心里始终只有云曦一人!

    从那时起她便知道,她要将权力握在自己手中,任何敢阻拦她的人都要死!

    镜中的女子挽着尊贵的鸾凤髻,头上插着一只九尾纯金嵌红宝石的凤钗,九尾凤钗只有皇后才可用。

    上官鸾十分满意自己的装扮,她不喜欢上官皇后那样素淡的打扮,她喜欢这种尊荣和奢华,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皇后娘娘,请穿凤袍!”上官鸾身边的婢女柳絮笑意盈盈,这句“皇后娘娘”更是让上官鸾心花怒放!

    上官鸾伸平双臂,任由一众宫女服侍她穿上繁琐厚重的凤袍,九尾凤凰由孔雀羽线绣成,闪着瑰丽的光彩。

    衣襟袖口都用金线绣着花纹,袖口嵌着数颗宝石,的确是华美异常。

    柳絮也是真心的为上官鸾高兴,便伸手搀扶着上官鸾,躬身笑道:“皇后娘娘请!”

    上官鸾红唇一扬,笑意潋滟,从今日起这夏宫便是她的天下了!

    ……

    大典之上,国公府一派自是喜气洋洋,可一些没有结党营私的老臣却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如今国公府手握大权,上官鸾又做了皇后,太子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这夏国的天下岂不都会是国公府的了?

    然而不管众人如何作想,上官鸾都嘴角噙笑,在众人的仰视下一步一步走向高台。

    从今日起她上官鸾便是这夏宫的主宰,顺她者昌逆她者亡!

    上官鸾含笑走到夏帝身边,就算她嫁给了与自己父亲同样老的男人又如何,如今这夏国谁还比她更尊贵?

    正在夏帝要将凤印送到上官鸾手中时,高台下开始骚动起来,众人的视线都从上官鸾的身上转移开来,不约而同的向后望去。

    定国公眯了眯眼睛,竟然是云曦?

    上官鸾咬了咬牙,事到如今云曦又要来做什么?

    冷凌澈和云曦并肩而行,两人皆是一身白衣,走在红毯之上,那一身素白更显刺眼。

    她们的身后跟着青玉和乐华,两人手里举着托盘,青玉手中的托盘内放的是一把匕首,而乐华手中的托盘内放的则是一尊酒壶。

    两人皆是眉目冷寒,一身肃然。

    她们身后则是跟着四个一身玄衣的男子,每个人都是一样的气度不凡,也都是一样满脸杀气。

    “拦住他们!”夏帝对这两人是失了耐心,此时更是不想见到他们。

    然而那些试图阻拦他们的人都尽数斩于玄宫几人的刀下,血溅红毯之上,而冷凌澈和云曦却是神色未变,只一步一步的走上夏帝。

    “大胆!你们这分明是要造反啊!来人!将他们给朕捉起来!”居然敢公然在帝王面前拔剑杀人,这简直是大不敬!

    众臣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般地步,都无比惊诧的望着云曦几人。

    有一位大臣出来劝阻,“长公主殿下,微臣知道前太子故去,您一时难以接受。

    可后宫不能一日无后,夏国不能没有储君,您着实不应该在今日闹事!”

    “前太子?太子逝世未过十日,便在此举行封后大典,是父皇糊涂了,还是你们太着急了?

    我母后去世已有十余年了,这后位也空缺了十余年,怎么如今就等不得了?”

    云曦冷冷的看了那个大臣一眼,他咂咂嘴,似乎还想分辩什么,云曦却是收回了视线,冷冷道:“玄宫!”

    不等他再次开口了,他的心口便被玄宫一剑刺了个透,众臣都惊慌着后退了一步,眼神畏惧的看着云曦。

    长公主莫非是疯了不成,居然敢屠杀大臣,这可是死罪啊!

    “云曦!你大胆!”

    夏帝气得胸口生疼,云曦冷冷一笑,扬唇道:“这么多年父皇骂来骂去也就这么几句,您说不腻,云曦都听腻了呢!”

    “你……你……”

    夏帝气得说不出话来,众臣都咽了咽口水,没想到云曦竟会这般与夏帝说话,难不成她还真想造反?

    “云曦!不要胡闹了!你这样只会损害你的名声,太子殿下和你外祖母都不忍见你如此啊!”定国公苦口婆心的劝慰着,一副全是为了云曦的模样。

    云曦勾了勾唇角,侧眸看着定国公和上官南煜,冷笑道:“国公爷似乎没有资格与本宫提及他们吧,不知国公爷百年之后,可否有脸面去见他们?”

    定国公梗住了,他眯着眼睛看着云曦,难道云曦知道了什么?

    云曦不再理会定国公,只抬步走上高台,上官南煜忧心忡忡的看着定国公,定国公侧耳与身边人吩咐了几句,身边人会意,不动生色的偷偷离去。

    看来云曦今日不打算善了,好在他们已经将御林军控制住了,防的便是今日。

    定国公双眼泛着寒光,他本不想赶尽杀绝,既然如此,今日便斩草除根吧!

    冷凌澈和云曦站在夏帝上官鸾之间,生生将上官鸾挤到了一边。

    上官鸾也装不出那温和体贴的模样,冷声问道:“云曦,你到底想如何?太子已经死了,难道你还想让夏国再无储君吗?”

    “上官鸾,我此生从未看错过人,唯一一次竟是输给了你!你在我面前喝下至寒之药,我本以为你是自断后路,谁知你要比想象的更加狠绝!

    借腹生子,把持朝政,国公府真是下了一手好棋啊!”

    云曦恨极了自己,若是她早早发现上官鸾的野心,外祖母和泽儿就不会无辜惨死,她只错了一次,却是失了所有!

    “本宫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上官鸾声音冷戾,她狠狠瞪着云曦,看着夏帝说道:“陛下,臣妾看长公主情绪激动,不适合再逗留此处了!”

    “云曦分明冷静的很,依本世子看倒是鸾妃娘娘神色不佳,不如今日便这般算了,早些回去吧!”冷凌澈本不想插手,可他一向看不得有人对云曦指指点点。

    上官鸾狠狠的咬着牙,她才不要离开,她盼了多少年才盼到今日,她绝不会退缩!

    “云曦,朕一直纵容你,可你别以为朕不会处置你,你还是趁早……”

    “父皇,儿臣真是好奇先帝到底是为了什么将你封为储君?”

    “你什么意思?”夏帝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眉目阴沉。

    “儿臣在说您蠢啊!”

    “放肆!”

    面对夏帝的怒声斥责,云曦却是讽刺的勾了勾嘴角,冷笑道:“我放肆的次数多了,也不差在这一回了!”

    “国公府害死了太子,又一手扶持上官鸾上位,还将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封为太子。

    父皇,您觉得这朝中大权会落在谁的手上?是那个尚未长大的婴儿,还是老谋深算的定国公!”

    云曦挥臂一指,指尖直指定国公,众臣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定国公,只见他脸色晦暗难辨,一双眸子更是冷寒至极。

    “朕自会好好教导太子……”夏帝恼怒的分辩道,暗下决心今日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逆女一番。

    “哈哈哈哈……父皇,你真是儿臣见过的最天真的帝王!

    您是不是觉得御医院最近给您的补药十分有效,让你面色红润,身体康健,御医还与您说,您龙体无恙,定会长命百岁!

    可您知道吗,您的那些补药里掺杂了朱砂和少量的砒霜,少用可使人容颜永驻,可是代价便是寿命的折损!

    您身边站着的美人可真是好手段呢,在短短一年之中便收买了整个御医院,竟是没有一人敢与父皇您说实话!”

    夏帝被吓得后退了几步,他却是摇着头,极力否认道:“不可能!是你在骗朕!朕的龙体无恙!”

    “陛下!长公主分明是疯了,您可千万不能听信她的疯话!

    她是不满让臣妾做这个皇后,所以才要陷害臣妾,才要陷害国公府啊!”

    上官鸾听出来了,云曦不仅是要破坏封后大典,更是要让他们无法翻身,难道她真的知道了云泽身亡的真相?

    “上官鸾,你害怕了吗?若是无深仇大恨,我为何非要致你们于死地呢?

    还记得那日我与你说的招魂吗?泽儿已经亲口告诉了我,是你们用蛊草害了他和外祖母,他要我为他们报仇,你说我该不该做呢?”

    云曦笑意森冷,上官鸾被吓得脸色一白,在听到那蛊草之后,她知道云曦不是在诓她,难道这世上真有魂魄。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知道……”

    上官鸾后退一步,有些口不择言,定国公立刻开口道:“陛下,看来长公主的确有些神志不清了,还请陛下下令送长公主回去好生休息!”

    上官鸾也恢复了理智,连忙附和道:“是啊陛下,长公主神志不清,若是再留在这,还不一定会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呢!”

    夏帝一时呆住了,有些无法抉择,上官鸾见此立刻道:“陛下,若是太子亡故真的另有隐情,为何长公主还要焚毁太子的尸身,长公主分明就是在诬陷啊!”

    夏帝被说动了心思,云曦却是冷冷一笑,开口道:“因为我不会让你们妄动我的泽儿,他既然已经去了,我自会让他走的安心。

    上官鸾,你难不成以为你们做的事便是滴水不露吗?御医院的确被你控制的很好,可是那些补药和御医还在,只要一查便知!”

    夏帝性情凉薄,就算让他知道国公府谋害泽儿,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可是有损龙体一事,夏帝却是绝不会姑息!

    “云曦!你真的够了!太子已经死了,而且是落水身亡,你却偏偏要将此事怨在别人身上,你到底想做什么?

    就算我不做这个皇后,一样会有其他人来做,难道你想让夏国因为你一个人就此覆灭吗?”

    上官鸾振振有词,似乎云曦便是夏国的罪人,云曦却是勾起了嘴角,竟然没有一丝怒意,反是可笑的看着上官鸾。

    上官鸾不明所以,正在此时突然有人来报,那是一个小太监,他摔倒在地声音颤抖的说道:“陛下,鸾妃娘娘,国公府的大夫人没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上官鸾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太监,小太监咽了咽口水,开口道:“奴才们本是在湖边打扫,发现水面上飘着一个人,捞起来后发现那就是国公府的大夫人!”

    当宫人将大夫人的遗体抬来时,上官鸾气息不匀,提起裙角便向高台下跑去。

    她希望是宫人弄错了,可当她看见那张熟悉的脸,上官鸾的眼泪瞬间涌出眼眶。

    这就是她的母亲!

    就在昨日她还进宫来看望自己,还握着自己的手泪眼婆娑的说着心疼。

    可怎么会这样,为何她的母亲会好端端的就死了?

    “母亲,你睁开眼睛看看鸾儿啊,我是鸾儿啊!”她忍了这么多年,她好不容易成了六宫之主,可母亲却没有享受到半点荣华。

    “母亲!母亲!”

    上官鸾泪流满面,哭花了精致的妆容,她看着夏帝,泣不成声的恳求道:“请陛下下令严查此事,一定有人故意谋害了臣妾的母亲,还请陛下为臣妾做主啊!”

    “你怎知就是有人故意谋害呢?”云曦嘴角噙笑的看着哭泣不止的上官鸾,原来她也知道痛啊!

    “我母亲怎么会无故进宫?她又不是小孩子更不会自己落水!”上官鸾咬牙狠狠说道。

    云曦冷笑两声,似笑非笑的看着上官鸾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或许是大夫人今日太过欣喜,这才脚下一滑不慎落水,所谓福祸相依,正是如此!”

    “是你!是你做的对不对!”上官鸾站起身,目眦欲咧的看着云曦,这些话都是她曾经对云曦说的,如今却是被云曦反过来对付她。

    “你为了报复我,便杀害了我的母亲,不过是想让我体会一番你的痛苦对不对!”一定是云曦故意为之,她就是为了报复他们!

    “不对!”

    云曦淡淡的开口道,她看着上官鸾,墨眸之中闪着泠泠寒光,“你的痛怎及我之万一?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杀妻弑母,你们也知道痛吗?

    她死了也好,免得日后与你们意见不合,反是要累得你们花费心思来除掉她!”

    “你胡说!我才不会!”上官鸾红着一双眼睛,眼中充满了恨意。

    为了今日她努力了十余年,可她的封后大典不但被云曦毁了,云曦还杀了她的母亲!

    “这种事谁说的好呢?毕竟上官大人做这种事最是得心应手不是吗?”

    云曦憎恶的看了上官南煜一眼,上官南煜脸色一变,连忙避开了视线。

    “陛下!就是云曦杀了臣妾的母亲,您快点将她缉拿,臣妾要她偿命!”

    上官鸾此时哪里还有之前那温婉可人的模样,她神色狰狞,没有一丝一毫相像上官皇后的地方,反是与曾经的杨太后韩贵妃没有一点区别。

    夏帝眯着眼睛看着上官鸾,当初他一眼便看中上官鸾是因为她的言谈举止颇像年轻时候的上官皇后。

    在上官皇后身上他有太多的求而不得,即便上官皇后死了,他依然不甘心!

    可是当他看见上官鸾的时候,上官鸾就像是乖巧温顺的上官皇后,在她的身上他仿佛可以弥补当年的缺失。

    可他对上官鸾的兴趣也只是一时,很快便将她忘在脑后,毕竟她只是相像,她终究不是上官皇后,而他对上官皇后的痴迷也早就不复往常。

    如今看着上官鸾那狰狞狠厉的模样,夏帝的心里没缘由的升起了一丝厌恶。

    他讨厌像杨太后那样的女人,现在的他只喜欢温婉娴静的乖巧女子,对于这种心机深沉的狠毒女子他已经看得厌倦了。

    此时看着上官鸾那面目可憎的嘴脸,夏帝突然有些相信云曦的话了,难道国公府是刻意送上官鸾进宫,为的便是要控制他夏国的江山?

    上官鸾见夏帝始终沉默着,便又开口恳求道:“陛下,今日是臣妾的封后大典,长公主只因为一己之私便害死了臣妾的母亲,实在是胆大妄为!

    长公主以下犯上,无视国法,陛下千万不能再纵容她!恳请陛下为臣妾做主,匡正国法!”

    上官鸾说的义正言辞,云曦闻后却不过是冷笑几声,“上官鸾,你不过是妃嫔之位,本宫何来的以下犯上?”

    “本宫是夏国的皇后,是这后宫最尊贵的女人,自是有权利拿下你!”

    “你尚未接凤印,如何就是我夏国的皇后了?上官鸾,你终于露出自己的真面目了,你假意偶遇父皇,又用苦肉计让来骗取我的信任,为的不过就是这个皇后之位!”

    云曦真是小瞧了国公府的人,他们最善于伪装隐忍,什么血浓于水,在他们的心里只有权力和地位。

    “陛下,您是相信臣妾的对不对?您为臣妾说句话啊!”

    上官鸾急切的看着夏帝,夏帝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直沉默不语的定国公站了出来。

    他身形虽是消瘦,可现在没有之前丧礼上的苍老,那一双眼睛仍旧炯炯有神,定国公冷冷的看着云曦,没有像上官鸾一样辩驳,反是十分平静。

    “云曦!”他平静的开口,眼中闪着晦暗的光,“云曦,你这是做什么?太子的事情就是个意外,你何必迁怒于我们呢?

    云曦,夏国早晚都会再立储君,再封皇后,就算不是我国公府,也一样会有其他人。

    你这样闹下去又有什么必要呢?你母后的在天之灵难道会愿意看到这一幕吗?”

    定国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云曦目光幽冷的看着定国公,她最恨的便是这个人,为了他的利益,难道他就可以枉顾妻女的性命吗?

    “事到如今定国公还想再来利用我的母后吗?若我母后知道,你为了一己之私而害死她的母亲,她会原谅你吗?”

    “云曦,不要胡言乱语了,快回去好生歇着吧!”定国公未见一丝恼怒慌乱,只淡淡的看着云曦道。

    “那我若是不回去呢?”

    云曦冷声反问,淡漠的迎视着定国公,定国公扬了扬唇,竟然笑道:“若是你执意如此,我便也只能狠下心肠了……”

    云曦勾唇一笑,侧眸看着夏帝,嘴角的笑极尽嘲讽,“父皇想不想唤御医前来问问?”

    “不必了!长公主因受打击而疯癫,所说之话自是不足为信!来人!将长公主一行人押下去,封后大典继续!”

    定国公冷声回绝,丝毫没有过问夏帝的意思。

    “定国公,你……”

    定国公微微颔首,开口道:“陛下,长公主已经神志不清了,甚至开始诅咒陛下的龙体,若是再不押长公主离开,或许她便要弑君造反了!”

    “定国公,你我之间到底是谁要造反?”

    云曦和定国公之间的针锋相对让一众大臣都恍然惊觉,只感觉事情不妙,似要有大事发生。

    忽然一众御林军手持箭弩刀剑赶来,将众人围在中间,底下群臣震惊,不安的望着彼此。

    “谁让你们来的?退下!都给朕退下!”夏帝见御林军竟是私自前来,顿时大惊失色。

    御林军没有君令却敢擅自行动,这说明御林军被人控制了,那下一步他们想要做什么?难道还要逼宫不成?

    那些御林军却是稳如泰山,岿然不动,夏帝见此更是大怒,怒声吼道:“你们都聋了吗?朕要你们退下?你们居然敢违背君命,都不要脑袋了吗?”

    然而夏帝的这一番恐吓却没有任何的效用,那些御林军仍旧手持武器站在原地。

    “你们……你们这是要造反啊!”夏帝一口怒气涌上心头,他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要窒息了的模样。

    宋青连忙走上前去,一边劝着夏帝一边为夏帝顺着后背,实则却是一直用眼神瞄着冷凌澈,不知道冷凌澈有没有后手。

    他不禁感叹定国公心机太过深沉,他在宫里不是没有盯着上官鸾,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国公府竟然暗中做了这么多!

    宋青心中有些愧疚惶恐,这件事分明是他的失职,若是冷凌澈因此恼了他,可还会给他救命的药?

    “定国公,你终于坐不住了!是不是国公爷的身份也满足不了你了?你想要什么?封王还是称帝?”

    云曦环视了一下四周,冷冷的笑了起来,她曾经真是愚蠢,竟然一直没有看透国公府的野心!

    “云曦!这可怎么办?你们还有没有人手了?”

    ------题外话------

    今天是一大更,其实关于云泽的这个梗,很多小伙伴都猜对了,你们果然厉害,有点蛛丝马迹就能猜个大概,给你们数个大拇指,更详细的咱们以后再说……

    大奇新文~古言重生,温馨宠文~欢迎收藏~欢迎跳坑~

    《江山策:妖孽成双》

    【前世】

    楚千凝有两件事最后悔:

    一是遇人不淑,错许芳心,一朝青丝如霜,

    二是家仇未报,心有不甘,最终泣泪成血;

    【今生】

    楚千凝有两件事最纠结:

    一是她有报恩之心,却始终寻不到恩人,

    二是她一心想在报仇之后遁入空门,可那人却执意将她拖进红尘……

    她活了两世,好不容易爬出了一个坑,结果又掉进了另外一个坑。

    不过,后来的坑里有挖坑的人陪着她。后来楚千凝才明白,

    她对他相思入骨,他对她执念已深;

    唯他可解她心忧,独她可散他情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