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相

盛世红妆:世子请接嫁 第一百九十一章 真相

一秒记住【三七小说网 www.37wx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世子妃,鸾妃那女人果然派人去国公府传信了!”

    冷凌澈将玄角留给了云曦,云曦命他在暗处好生盯着上官鸾的动向。

    玄角一脸崇拜的看着云曦,不愧是世子妃,真是料事如神啊!

    云曦闻后只淡淡的应了一声,没有一丝惊诧,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不相信会真的与国公府没有任何的关系!

    即便现在的一切看起来都是意外,可偏偏云曦就是那个最不相信意外的人。

    如果说上官南煜一心想让上官鸾成为皇后,上官鸾自己有没有这个心思一试便知。

    果然,当云曦与上官鸾说完那一番话之后,上官鸾便迫不及待的派人传信回国公府。

    云曦神情更冷,如今她的已经没有外祖母了,若是国公府真的做了什么,这一次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世子妃,司夫人进宫来看您了!”

    “静姨……”

    云曦现在其实没有心情见人,可想到是静姨便还是点了点头。

    沈静歌没有什么变化,只略略消瘦了一些,一见到云曦,沈静歌便红了眼眶,却隐忍住了眼泪,反是含着淡淡的笑意。

    “这一晃也有一年多不见你了,听说你还把小娃娃抱了来,我这份礼也是免不了的了!”

    “静姨!”云曦福了一礼,被沈静歌搀扶住。

    沈静歌有时候真是恨极了老天,为何所有的折磨都要让云曦一个人承受。

    先是在幼年时承受了丧母之痛,如今就连国公夫人和太子也一同走了!

    沈静歌不知道该劝云曦什么,节哀顺变?可那真是世上最不走心的劝慰。

    “静姨,你不用担心我,我知道该怎么去做。还有司辰那里,还要麻烦静姨代我说一声道歉,那日,我说了很多过分的话……”

    云曦那时陷入了癫狂,彻底失去了理智,其实不论是冷凌澈还是司辰,她都没有怨怪过他们。

    沈静歌闻此叹了一口气,两人相坐无语,想了想沈静歌开口道:“明日便是国公夫人的出殡之日,你可要去国公府?”

    云曦正要开口,玄徵和宁华急匆匆的跑进了殿内,宁华的脸上不仅有慌张,还透着一种绝望,“世子妃,查到了!我们查到了!”

    云曦的身子晃了晃,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沈静歌道:“静姨,有劳你今日特来探望我,我明日会去国公府的!”

    沈静歌见云曦似乎有事要处理,看她精神还算可以,又说了两句劝慰的话,便起身离开了。

    安华几人都围进了殿内,云曦想要喝一杯茶,可她发现自己的手抖得连杯子都端不起来。

    云曦放下了茶盏,双手叠握,藏入袖中,只淡淡的开口道:“说!”

    宁华和玄徵彼此对望了一眼,玄徵咬了咬嘴唇,悄悄的看了云曦一眼,似乎很是同情云曦。

    宁华的环视着众人,每个人都紧张的望着她,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握的拳微微发颤,“太子不是落水身亡,而是被人——毒杀!”

    “毒杀?”

    众人都吸了一口冷气,一致的望向了云曦,反是云曦神色如常,只微垂眼眸,长长的睫翅遮住了眼中的色彩。

    “什么毒?”

    声音冰冷而寒戾,宁华咬了咬牙,开口道:“或许这也不能算是毒,而是一种蛊草……”

    “蛊草?”

    这绝对是云曦这辈子最讨厌的东西,因为害死上官皇后的便是噬心蛊,如今又是云泽……

    宁华点了点头,将她和玄徵的发现尽数道来。

    云曦不相信云泽是落水身亡,就连宁华也不相信,云泽小时候便曾落水过,自那以后云曦便会拉着云泽熟悉水性。

    云泽虽然因为那次的事情对水有了心理阴影,水性也不像云曦一般好,但总归还能扑腾一段时间,怎么会刚刚落水就身亡了?

    而且就算云泽身子不好,可也绝不会因为一个风寒便要了他的命!

    她和玄徵偷偷留在灵堂,可是她们用银针试过,根本就没有的任何的反应。

    虽然不是所有毒都能用银器探出,可是每种毒都有自己相克之物,他们在这几日里将所能想到的毒都列了出来,可最后却仍然没有所得。

    宁华心急之中不由嘟囔道:“到底是什么毒,难道还能上天遁地不成?”

    玄徵灵光一闪,一拍脑袋,急迫的抓着宁华道:“是蛊!是蛊!”

    于是他们调转了方向,开始研究蛊虫,蛊虫并不多见,楚夏两国都没有,只有南国的一个偏远部落方才有此物。

    可因为此物实在邪祟,甚至还有能控制人心的蛊虫,所以便是南帝也不甚喜欢,曾下令将那个部落赶尽杀绝,蛊虫的辉煌时代也就此终结。

    现在还能流传出来的蛊虫,也都是当年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所做,但是种类远不如当年那般繁杂。

    噬心蛊也是其中的一种,但是这种蛊虫十分厉害,死者一般死状极惨,也很容易被人发现。

    考虑到云泽的症状,两人翻了整整一夜的医术,最后才有所断定。

    “其实更严格的来说太子所中的是一种蛊草,可这种植物是用蛊虫的养分培养而成。

    因为蛊虫都需要都母蛊,而且虫卵的形成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可这种蛊草却不用。

    只要有人吞食了蛊草的汁液或是种子,哪怕是闻到了焚烧蛊草的灰烬,都会被它感染!”

    云曦的身子颤的更加厉害了,她用力握住椅子,想要借此克制她身体的颤抖。

    “那中了这蛊草会有什么症状?”安华蹙眉问道,其实心里也已经有了约莫。

    “咳嗦发热,四肢无力,头晕目眩,像极了风寒之症!”宁华语落之后,殿内寂静无声,众人都抬头看着云曦,眼中闪着莫名的色彩。

    云曦一直低垂着头,听到此处也不过挑了挑眉,她轻启粉唇,可是薄嫩的唇却颤抖着发不出声音。

    “如何查证?”

    宁华连忙道:“万物皆有相生相克,这蛊草水火不浸,却唯独怕一样东西,那便是盐!

    蛊虫大多需要潮湿阴暗的环境,最讨厌的便是盐,因为盐会使它们失去水分而死。”

    当她和玄徵刚刚将盐洒在太子手臂上时,那块皮肤便瞬间变得褶皱发黑,她和玄徵便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众人见云曦不言不语,喜华试探着问道:“世子妃,我们要不要将此事昭告天下,彻底追查一番?”

    云曦摇了摇头,她轻轻抚摸着自己腰间的玉佩,本是凉滑的玉在云曦手中竟然都泛着淡淡的暖。

    “不必!”

    就算现在追查又有什么用?是能立刻追查出凶手,还是能让泽儿复活?

    偌大的夏国已经让云曦彻底的心灰意冷了,她不会再将希望寄托在任何一个人身上,这一次她要亲手来结束这一切!

    “你们都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半晌,云曦只开口说出这一句话,她转身走向了内间,本就清瘦的身影变得更加瘦弱,那总是挺直的脊背也不知在何时变得有些弯曲,似乎这件事已经彻底将曾经那个骄傲的她压垮。

    喜华还想劝些什么,安华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招呼着他们所有人离开。

    安华向内殿望了一眼,她并不担心这个时候的云曦,因为她心里还有恨意支撑。

    她怕的是,当大仇得报,那时候的云曦是否还有生存的意志和动力,就算她不再寻死,可她又需要多少年才能走出这种悲痛。

    锦泽宫内的窗子尽数封闭,只有微弱的阳光透了进来,给了这昏暗的殿内一丝丝微光。

    云曦颓废的坐在云泽的床榻上,仰着头将眼中的泪水尽数忍回,她不能哭,在为泽儿报仇雪恨之前她都不会再哭。

    眼泪只会让她软弱无力,可泽儿需要的不是一个脆弱无能的姐姐!

    云曦摘落了腰间的玉佩,紧握着玉佩将它贴在了心口,郑重的发誓道:“泽儿,姐姐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母后,不要怪我,他们不是你的亲人,他们不配!”

    耳边传来了脚步声,云曦头也不转的开口道:“我现在不想用膳,你们先退下吧……”

    那人一动未动,似乎仍在注视着她,云曦微微侧眸,瞥见了一抹月白色的衣角,便连忙别开了脸去。

    那人似乎轻叹了一声,宛若山巅荡过的一抹清风,“打算一辈子躲着我?”

    云曦摇了摇头,却仍旧不语。

    冷凌澈没有一丝不耐,他坐在云曦身边,看了一眼被她握在手里的玉佩,“我不会劝你不要难过不要伤心,也不会与你说什么放下过去,好好的珍惜现在,因为这些事就连我也不做到!

    当年我以为母妃自尽了,我那时恨透了一切,恨不得天地崩裂,让所有人都为母妃殉葬。

    我想要弑父弑君,杀尽所有伤害了母妃的人,我那时便想着,等我做到了,便也用那把剑抹了脖子去找母妃算了。

    我可以为了母妃去死,可这世间还有一个人让我想要好好的活着,我想守着她,看着她笑我便不觉得苦了。

    可是我没能遵守自己的诺言,我没能守住她最在乎的人,是我对不起她……”

    “不要说了!”

    云曦双手撑在床上,似在竭力隐忍自己的情绪。

    “所以不管她是怪我还是怨我都是应该的,因为这世间的事本就应由我们两个来共同承担,不管是喜乐还是悲戚我们都该一同面对。

    或许两个人分享快乐会更快乐一些,两个人共同承担苦难也会轻松一些,你说呢云曦?”

    冷凌澈耐心轻柔的在云曦耳边轻轻低语,云曦的身子动了动,半晌,她才咬着嘴唇,声细如蚊的说了一句,“夫君,对不起……”

    下一刻,她便被冷凌澈拥入了怀中,“我说过,你不可以与我说抱歉,因为我是夫君啊……”

    云曦没有说话,只静静的靠在冷凌澈的怀里,那一直飘摇不定的心似乎找到了可以依存的地方。

    这世上纵使所有人欺她负她,可她知道,她永远不是孤立无援的,永远会有这样一个男人将她拥入怀中!

    “夫君,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吗?”云曦靠在冷凌澈怀里,声音幽冷。

    “你想做的便是我想做的,我查到了一些事情,不过现在看来你已经不需要知道了!”

    两人一时静默无语,云曦那看似平淡的眸子却是卷起了泛着血腥色的波澜!

    ……

    国公夫人的出殡之日,大小官员皆是一身素衣前来祭奠,夏帝也特许上官鸾回府。

    当鸾凤轿撵停在国公府门前时,皇家的富贵华丽冲淡了国公府的满眼缟素,上官鸾一身淡青色的宫装,头上插着三支羊脂白玉的雪兰发簪,虽是清雅却又不失皇家的威仪。

    众人一看见上官鸾,纷纷跪地叩拜,上官鸾一抬手,声音威严道:“都起来吧!”

    上官鸾的嘴角噙着一抹并不明显的笑意,她轻眯双眼,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

    她喜欢这种高高在上被人仰视的感觉,然而这些还远远不够!

    定国公虽是上官鸾的长辈,却仍旧要跪地行礼,上官鸾连忙上前一步将定国公搀扶起来,满脸担忧的说道:“祖父这样不是折杀鸾儿吗?多日未见,祖父清瘦太多了!”

    定国公的脸上没有一丝肉,脸颊凹陷,看起来十分憔悴。

    “这是老臣应做的!”

    定国公咳了两声,大夫人走上前来,毕竟是母女,没有那般生分。

    大夫人满眼慈爱的看着上官鸾,握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你怎么出宫了,陛下会不会不高兴啊?”

    “母亲放心,陛下很体谅女儿!”其实夏帝正忙着寻欢作乐,这些事情他才不在意。

    “好了,去给你祖母上一根香吧!”上官南煜开口道,眼眶泛着微红,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是!”

    上官鸾提起裙摆,走进灵堂,跪地为国公夫人叩了三个头,可每当低下头去,她的脸上便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

    她一点都不伤心,更不会为她的那个祖母流一滴眼泪!

    因为组,祖母的心里只有上官皇后,只有云曦,从来就没有真正在意过她这个孙女,更从没有关心她想要什么,甚至还处处阻挠!

    如今这个碍事的老太婆终于死了,她也该得到她的东西了!

    国公府的晚辈叩头上香后,有人高喊一声:“盖棺!”

    这个时候,国公府的小辈要悲伤大哭以示对故去家人的不舍,可当国公府众人正张开嘴准备哭泣时,突然有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等等!”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两道白色的身影仿若踏云而来,仿佛是天上的一对仙人,只在恍惚间来凡间走这一遭。

    云曦一身素白的长裙,上面没有一点花色,发上插着一支乌木的发簪,鬓见斜插着一朵白色小花,要比上官鸾那明显精心装扮的妆容真诚的多。

    上官鸾蹙了蹙眉,她怎么来了,难道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众人的目光都紧紧的追随着云曦,眼中竟是一致的透出敬畏。

    夏帝越发的荒唐,众臣私底下结党营私,有恃无恐,可偏偏这个长公主不知为何反是更让他们感到畏惧。

    上官鸾自然也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嫉妒,众人拜见她只是依礼,可他们对云曦的敬畏却是真的。

    不过只是一个和亲的公主,有什么资格享受众人的膜拜,若是她的地位再高上一些,众人的这种敬畏她也会享受到!

    “本宫想在盖棺之前再见外祖母一面,并将母后的遗物交给外祖母!”

    云曦双手捧出一支发簪,那是一支迎春簪花琉璃簪,上官皇后生前最爱的就是迎春花,这是发簪也是在上官皇后及笄后国公夫人送给上官皇后的。

    “这不好吧,已经到了盖棺的时辰……”上官南煜最先出言反对,他等的就是盖棺这一刻,他可不想多生事端。

    云曦不理会他,只侧眸望着定国公,将手中的发簪呈到定国公面前,挑眉冷声道:“外祖父也觉得这不合规矩吗?”

    定国公一眼便认出了云曦手中的就是上官皇后的东西,他眸光晃了晃,抬手道:“就让云曦去吧,你母亲生前最惦记的便是你妹妹了……”

    上官南煜闻此也不好再阻拦,只好让开了身子。

    云曦看着定国公,他闭目站立,国公夫人的离去似乎让他大受打击,他身形消瘦,似乎连站立都是在勉强支撑。

    若是以前,云曦也许还会相信他是因为悲痛才会如此,可是当她听闻了杨嬷嬷所说的事情,她再也不会相信国公府里的任何一个人了!

    一个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能舍弃的男人,他会有什么真情?

    云曦收回视线,一步一步走向灵堂,冷凌澈则是站在堂外候着。

    定国公抬头看了冷凌澈一眼,此时的冷凌澈一身月白色的锦衣,虽无华丽的绣纹,可那衣衫宛若垂云,越发衬得冷凌澈宛若谪仙般尊华。

    定国公在朝堂上待了一辈子,见过无数的人,他敢说他一眼便能看穿一个人,可这个冷凌澈却当真是心机深沉,难以揣测。

    冷凌澈在夏国待了十年,他竟是没看出这个男人的可怕!

    冷凌澈察觉到了定国公的视线,他侧眸望去,竟是倏然一笑,那笑清冽极淡,却不知为何让定国公心中竟是有些不安。

    “国公爷节哀顺变,保重身体才最是要紧……”

    “多谢冷世子挂怀,此番叨扰世子不远千里而来,国公府深感惭愧……”

    冷凌澈扬唇一笑,收回了视线,抬头看着云曦那纤细的背影,轻语道:“夫妻本为一体,云曦之所爱便是吾之所爱,云曦之所憎便是吾之所憎恶,国公爷不必放在心上。”

    定国公心中越发的觉得怪异,可看冷凌澈却仍旧是一副淡淡的深情,定国公也垂下了眸子,不再多语。

    云曦一步步走到国公夫人的棺椁前,因为尸身需要用寒冰来保存,国公夫人的脸上都挂了一层白霜。

    看着棺椁中再无笑意的老人,云曦深深吸了一口气,“外祖母,云曦来了,云曦为您送行了!

    这是母后很珍惜的发簪,还望外祖母见到母后时,能够再亲手为她挽发!”

    云曦说完,双手将发簪放在了国公夫人手侧,指尖不经意的触碰到国公夫人的手指,冰冷刺骨再无往日一丝温暖。

    云曦怔怔的看着国公夫人,看着这个往日里最疼爱的自己的老人,眼中闪过一层粼粼微光。

    上官南煜却是已经等得不耐烦了,他见云曦已经将东西放在了棺椁之中,便高声道:“盖棺!”